第220章 靈帝駕崩

    “嗚嗚嗚,是她先鉆的!”司馬懿很委屈。

    “懿兒,孚兒,你們先出去玩,一會兒干爹教你們玩噴泉!鄙蚍逭f道。

    司馬懿眨眨眼睛道:“那我和妹妹到我房間里等你!”

    顏蕾好奇地問:“什么噴泉呀?”

    司馬懿向媽媽做了個鬼臉道:“不告訴你!”

    看到司馬懿、司馬孚兩姐妹跑出了房間,顏蕾道:“你可別太慣著她們兩個,太頑皮了!”

    沈峰道:“看你說的,我是他們的干爹,不照顧她們還能照顧誰呢!來躺好,我這里有片寧神丸,你先吃下!

    顏蕾吃下沈峰的藥,很快就睡著了……

    當顏蕾再次醒來之時,全身都有一種難言的酥麻感,好像剛干完了一場重體力活。而全身上下更是黏黏膩膩的沾了一層汗。不過身體疲勞的同時,心里卻是有一種莫名的愉悅感、滿足感,她也說不清這是怎么回事。

    “你看我,又睡著了!鳖伬俨缓靡馑嫉氐。

    “不妨事,我的按摩本來就是讓人輕松的,你睡一會兒也是好的!鄙蚍宓。

    “這房間里的味道……”顏蕾嗅了嗅,然后看到方晴還在沈峰懷里,不禁笑道:“我睡著后你又在我房里欺負她了?”

    “你說呢?”沈峰托了托方晴。

    顏蕾笑道:“你一個內臣居然有這么多花樣,晴妹妹嫁你。倒也是沒白嫁!我吩咐下人去燒水吧,我們一起洗個澡!”

    “好,我去把懿兒、孚兒也抱過來!”

    沈峰很快去把司馬懿、司馬孚,以及他的其它女兒司馬馗、司馬恂、司馬進……一一抱進了司馬家浴室,方晴、方雨、方雪也一同入浴。由于魔藥引發的進一步變異,沈峰現在已經是一個變形怪了,所以裝裝太監根本不成問題。至于顏蕾母女衣物只有他才能脫下的事,那就只能用宮中絕活來解釋了。

    洗完澡,沈峰又去了曹家,這次懷里抱著的人換成了方雨。

    “沈公公。我們家孟德不在家呢!”曹操的正妻丁瑤迎了出來。

    “這么巧。我剛剛去建公家,建公也不在家!孟德現在當了典軍校尉,一定很忙吧!”

    丁瑤笑道:“反正整天不著家,著家也不到我房里……”

    進了曹宅。沈峰很快看到了曹昂、曹鑠、曹清三個女兒。而院落的另一間。卞雅抱著剛剛出生不久的小曹丕,輕輕地哄著。

    “主公!”卞雅看到沈峰,立即跑過來跪在了地上。并親吻起了沈峰的腳尖。

    這個美麗的女孩被沈峰教育成功之后,在伎院中當了一段時間賣藝不賣身的花魁,為沈峰賺錢。當然,她其實是賣身的,只是僅賣給沈峰而已,沈峰領地中,有數個女兒都是她生的。

    后來曹操逛伎院,看到卞雅后立即動心了?纯礆v史的時刻就要到了,就做了一個順水人情,將她轉贈給了曹操。曹操得此美人,大喜過望,和沈峰的友好度漲了足足十點。不過兩人的洞房之夜,沈峰還是和卞雅再續了前緣,只是曹、卞兩人都不知道而已。

    “你都已經是曹家的人了,就不用再對我行此大禮了!鄙蚍逭f道。

    “不,夫君說了,我是主公贈他的,沒花他一分錢,所以我仍算是主公的財產,只是暫時服侍他而已。以后我見到主公,仍不能丟掉禮數,主公有任何需要,我也要滿足主公!

    “唉,孟德真是太客氣了,正好我累了,就到你房里歇息一下吧!”

    “主公請!”卞雅將沈峰領進了臥房。

    沈峰坐在卞雅的床上,說道:“說起來,自從你嫁到了曹家,我有日子沒有教育你了呢!”

    卞雅又跪在沈峰的腳下,低聲道:“請主公教育!”

    ……

    從曹家回來,沈峰回到領地,就看到張讓來說劉宏傳召。原來劉宏此時已經不行了,急需交待遺囑。

    前幾天,劉宏一直想立劉協為皇太女,但害怕大將軍何進造反,所以遣何進到涼州去幫皇甫嵩打韓遂。何進知道皇上沒幾天了,于是說手下的兵不夠,袁紹已經去徐州、兗州募兵了,需要等他回來,湊夠兵再走。如此一說,時間就被他拖了下來。

    “何進……走了沒有?”劉宏虛弱的問。

    蹇碩道:“大將軍何進還在洛陽!”

    劉宏嘆了一口氣,示意蹇碩、沈峰等人靠近,然后拉著蹇碩的手道:“立協兒當皇帝!”

    蹇碩含淚道:“微臣遵旨!”

    劉宏點點頭,然后閉上雙眼。這位皇帝死的時候只有三十來歲,他的死和何進的失誤,導致董卓鉆了空子,斷送了大漢四百年江山。

    沈峰雖然和劉宏的友好度很高,但不想收他進領地,因為他是個死基佬。這個時候沈峰不收,又沒有其它玩家,那就只有等他死后葬畢,由其它玩家來做復生招募任務了。

    張讓看到劉宏閉上了雙眼,不禁湊到前面,然后低聲說道:“皇上宴駕了!”

    “這怎么辦?”趙忠看了看其它人。

    蹇碩道:“皇上將二皇女托負給我,大家應該都已經聽到了,這個時候只有先誅何進,再立二皇女為女皇!”

    張讓想了想,這個時候應該站在蹇碩的一邊,畢竟為人臣子,就算平時貪財了一點兒,關鍵時刻也應該忠于皇上。其它太監也和張讓的想法類似,沒人想當叛逆。

    “蹇公公準備如何做呢?”張讓問。

    蹇碩考慮了一會兒道:“何進現在不知皇上已死,我們只要傳旨,說皇上要召見何進,交待后事,何進不得不來!”

    “此計甚妙!”其它太監一致贊同。

    于是蹇碩帶頭,寫了份圣旨,宣何進入宮。圣旨傳出之后,他立即領著手下人馬在皇城做了布置,只等這位大將軍進來,就可以一刀斬下!

    大將軍府中,何進接到圣旨,立即雙眉緊皺。按理說皇上不行了,派人請他這位統領京城附近兵馬的大將軍囑咐后事,是完全合理的。但最近皇上組建了西園兵,任命了八個校尉,并讓自己也聽上軍校尉蹇碩的話,這很反常,前幾天讓他去打涼州,更不正常。

    思前想后,何進還是決定去看一看。萬一皇上真托孤給他,他不在現場,豈不是平白讓別人撿了便宜。

    何進帶好家丁,向皇宮走去,當他走到皇宮門口的時候,突然看到宮門口有人朝他使眼色。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蹇碩的軍司馬潘隱。

    蹇碩在皇宮內布下伏兵,只能何進一出現,就將他砍了,當然瞞不過潘隱。蹇碩的伏兵,還是潘隱帶進來的。但這個潘隱,是何進的舊相識,兩人私交不錯,當然不能眼睜睜地看何進被人弄死。

    何進一看到潘隱使眼色,頓時就知道事兒不對了。他二話不說,調頭就跑,鉆進了旁邊的小巷子里,很快不知去向。

    沈峰這邊和蹇碩一起埋伏在門口,等著何進進來呢,誰成想何進剛一露頭,就跑得比兔子還快,追都追不上。

    “該死!讓他跑了!”蹇碩怒罵。

    沈峰看了看周圍的太監,沒有說話。他是個玩家,在歷史劇情中能起到的作用太少,大部分建議,npc們都不會聽的。此時真正能拿主意的還是受命領兵的蹇碩,以及十常侍中的元老張讓、趙忠等人。

    張讓、趙忠平時收了何蜜很多禮,另一位中常侍郭勝更是跟何進同鄉,與何蜜以及何進之弟何苗關系都非常鐵。此時眼看大事不成,幾個人都不想出亂子。畢竟京城的兵權,大部分還是攥在何進手里,蹇碩所統領的,只是西園兵、宮禁兵這一塊。

    “實在不行,就算了吧,無論大皇女也好,二皇女也罷,都是皇上的女兒,而且立儲以嫡,也符合規矩!睆堊寗竦。

    郭勝道:“就是,大將軍何進在外帶兵多年,我們要是跟他對著干,肯定沒好果子吃!”

    蹇碩很不甘心地道:“再下旨傳召他!我就不信他敢抗旨!”

    何進像兔子一樣逃走之后,立即就進入了自家的兵營,隨后將兵營中的兵全部點起來,屯駐到百郡邸。這百郡邸位于洛陽城的皇城區,屬于各郡駐京機構的所在處,與宮門相鄰。他這是擺好駕式了,只等太監們反臉,雙方就撕逼了。

    這個時候,又一道圣旨傳來,繼續召他入宮。何進在大營的椅子上一縮,說道:“我現在病了,病的很嚴重,連路都走不動了,所以無法奉詔!”

    傳旨的太監看了何進一眼,誰人病了會跑到軍營里,帶領著大兵駐扎到了皇宮邊上?這個借口太牽強了。不過到底發生了什么事,大家心里都清楚,太監請不動何進,只能灰溜溜地回去。

    “碩公公,不是我說,你雖然有幾分本事,但真跟外面的軍隊打起來,誰勝誰負很難料呢!王甫不是人人可做的,就算是王甫,昔日一役誅了竇武,此后好幾年都會被當天的兇險場景嚇醒。我們人沒有大將軍多,皇后又是大將軍之妹,不會向著我們,何去何從,你自己看著辦吧!”郭盛勸道。

    另一邊張讓也道:“依我看,就立大皇女為女皇吧!”

    ps:  感謝鈈繁亦不凡、ganzhiyuan打賞588!

    書友141125140056656、喵呢嗓打賞100!

    感謝?绝B人投了1張月票!
试机号759历史记录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