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訓練

    一轉眼,一個小時過去了,王斌家的后院中嬌聲不斷。

    少女們之所以發出嬌聲,當然不是因為嬉鬧,而是因為沈峰在領著她們訓練。王斌不敢對沈峰的借院有意見,眾女見假王榮身首異處,也都變得格外聽話。

    “立正!”

    聽到沈峰的命令,眾女立即站直身體,胸挺得高高的,目視前方,不敢有一點兒小動作。

    “趴下!”

    “唰!”眾女幾乎是同一時間匍匐在地上,好似院中的巖石一般,不露一點鋒芒。

    可是沈峰還是皺了下眉,然后一腳踹在了何蜜的屁股上,訓斥道:“撅這么高干什么!”

    何蜜很無辜地說道:“公公,人家屁股天生翹……”

    “我說高了就高了,你哪那么多廢話?”沈峰上去又是一腳。

    何蜜低頭收臀不敢吭聲。

    其實沈峰不是想欺負何蜜,只是葵花寶典產生的那種沖動實在難以遏制,而何蜜的臀部太挺翹,太誘人,讓他忍不住想碰一下。再一看其它諸女,也都是楊柳一般的身段,要多婀娜,有多婀娜,還真是憋得沈峰欲仙欲死。

    “該死的葵花寶典,我這到底是怎么了!鄙蚍宀唤谛睦锓磸蛧@息。

    “公公……我可不可……可不可以……不拿著她的……頭?”膽小鬼步念顫聲道。她懷抱著那個死去假王榮頭顱,渾身打著擺子。

    “等你什么時候不怕了,就可以不拿了!鄙蚍宓。

    “可是我拿著就害怕……”步念帶著哭腔道。

    “害怕你就拿一輩子吧,總有不怕時候,再廢話我砍了你!鄙蚍宀蝗葜靡傻氐。

    步念不敢再問,繼續臉色慘白地抱著那個死人頭。

    教了眾人最簡單的集合、散開、小心、隱蔽、掩護等戰術后,沈峰又領著眾女去選購武器。這時他聽到了系統的提示聲,那個抱著死人頭的步念,居然升了一級,膽子也變得稍大一點兒了。

    “真是意外之喜!鄙蚍甯袊@了一句,然后讓步念歸隊。

    何蜜、黃貞、甘靜、文清都會用刀,所以各自買了一把樸刀,其中黃貞、甘靜還會一點兒箭術,沈峰給她們配了弓箭。王榮、張巧屬于文官系,各自買了手杖,至于潘麗、程涵、充黛、步念等四個普通型npc,不擅長任何武器,沈峰只能給她們每人配一把竹劍了。

    武器配好,一行人再次回到王家后院,沈峰將所有人分成了兩組。張巧、甘靜、何蜜、程涵、充黛五人為甲組,張巧隊長,甘靜副隊長,王榮、黃貞、文清、潘麗、步念五人為乙組,王榮隊長,黃貞副隊長。兩組拉開架式,展開模擬對戰演練。

    何蜜一直以為自己能當上隊長,結果連個副隊長都沒當上,心中老大不情愿。不過沈峰教訓了她兩次之后,她就不敢再有意見了。

    另一個問題大戶是厭世者充黛,她很不積極,總是給團隊拖后腿。不過沈峰發現她雖然想死,卻很害怕痛,所以每當她表現出失誤,沈峰就狠狠地打她,打了幾次,她就再也不敢不配合了。

    在沈峰的調|教下,眾女的戰斗意識逐步提高,作戰技術也越來越好。不過沈峰看到她們曼妙的身體來回搖擺,心中那種不可遏制的烈火越燒越烈,他甚至想將她們中的一個叫來,直接按到草叢里……

    “我這到底是怎么了?”沈峰反復地揉著腦袋,竭力讓自己變得不那么異常。但蠢蠢欲動的念頭,就像是石頭下的野草,越壓著越長。

    看看快到晚上吃飯時間了,沈峰決定提前下線靜一靜。吩咐了一聲諸女自行練習,他就退出了游戲。

    頭盔依舊套在頭上,滿是石膏的身體動彈不得,但沈峰現實中的身體那一處也跟游戲中一樣一柱擎天,當真怪異到家了。

    “我難道病了嗎?”沈峰暗想。

    不過就算是有點小病,沈峰也不想去看醫生。這次住院,他見識到了醫院有多黑暗。就說他鄰床的一個病人吧,這家伙為什么會住院呢?因為他發現自己的一個蛋蛋綠了!

    蛋蛋綠了不是小事,他立即去看醫生,醫生檢查了半天道:“這是一種非常罕見的疾病,趕緊動手術割了吧,否則另一個也可能會綠!

    這家伙一聽醫生說割,哪敢拒絕,當時就拿出多年積蓄上了手術臺,將那顆綠了的蛋蛋割了。之后他住了數天院,和沈峰成了熟人,雙方關系很不錯。

    由于家里很窮沒什么錢,他很快就出院了。出院后沒幾天,他悲哀地發現另一個蛋也綠了!

    再去找醫生,醫生建議繼續手術。上次手術已經花光了他所有的錢,這次他只能四處借錢,才上了手術臺,將第二個蛋也割了。

    這一次他又和沈峰住了鄰床,當真是緣份。不過他借錢住院,當然更不肯久住,三天后就出院了。已經沒有蛋蛋的他,本以為后顧無憂了,沒想到過了幾天,他那根僅存的棍也綠了!

    他哭著跑進醫院,但這次沒能做成手術,因為他湊不夠手術費。醫生告訴他回家安心地等著,也許病會痊愈,不過萬念俱灰的他卻跳樓自殺了。

    事后,沈峰聽到幾個小護|士談起這事,這窮小子其實什么病都沒有,只是買了條綠色內|褲,而內|褲掉色。那位主治醫生嫌上個月的分紅太少,決定多做幾個手術,提高一下收入,于是就把他忽悠死了。

    想到那位可憐的病友,沈峰更加不敢去看醫生了。倘若醫生看到沈峰這東西不軟,立即認為這是一種非常罕見的疾病,必須動手術割掉,那沈峰后半生的幸福就沒了。

    “絕對沒有病,全是心里作用。放松,放松!鄙蚍宸磸蛯ψ约赫f道。

    可是腹中那種真氣的充脹感,一直在沈峰的腦海中揮之不去。他不禁再次讓內力流轉,流過傷痛的四肢,瞬間痛感消失,本已萎縮的肌肉似乎又充滿了力量。他甚至覺得可以靠內力將全身石膏震碎。

    “幻覺呀,幻覺,游戲中的武功,現實中怎么會有!鄙蚍逶谛睦锬。

    這時方雨也下線了。女孩輕輕幫沈峰摘掉頭盔,然后問道:“沈峰哥哥,晚上想吃什么?”

    “什么都好,你先扶我去下廁所好嗎?”沈峰有些不好意思地道。由于不明原因,他那里實在很漲,或許去廁所能好一點兒。

    “哦!狈接攴錾蚍暹M了廁所,很久之后都沒有出來。因為沈峰遇到了和中午同樣的問題,那就是尿不出來!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沈峰十分尷尬,方雨也暗暗著急。女孩想到中午的事,滿臉通紅,不過還是小聲提議道:“沈峰哥哥,要不要我再幫你揉揉?中午的時候,你那個了之后,不是就順利的噓噓了嗎?”

    再讓方雨揉揉?沈峰感到全身的火都燃了起來。他想拒絕,但話到嘴邊,怎么也說不出口。

    “小雨……我……這……”

    “嘿嘿,別不好意思了,我不是外人!狈接贻p輕在沈峰腰間掐了一下,然后小手又覆了上去,“放松,放松,哥哥乖乖!”

    看到少女天真爛漫的模樣,沈峰渾身又顫栗起來。他萬萬沒想到這種夢中才有的事會發生第二次。

    望著方雨俏麗的容顏,沈峰情不自禁地道:“小雨,你真美!

    “嘻嘻,沈峰哥哥原來也會說好聽的哄我!狈接晷Φ。

    “我是說的真心話,小雨,你真的好美……真的好美……”沈峰反復地呢喃,身體也慢慢地越來越無法控制。

    就在忍無可忍的時候,他急道:“小雨,快點躲開些,不要……不要……再弄到你臉上……”

    “放心吧,我這次……唉?”

    ——————————————————————————————————

    今天,你收藏了嗎?請一定要將本書加入書架喲!還有推薦票,每一張推薦票都是一份愛心,撲街作者們都是很脆弱的,他們需要鼓勵!
试机号759历史记录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