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愛的初體驗

    沈峰又給這十個少女布置了一些任務,讓她們反復操練,自己則在一旁監督。全息游戲艙不但有室內預警裝置,還可外接門鈴,沒過多久,沈峰就看到了自家的門鈴提示。

    “一定是我訂的鮮花到了!鄙蚍羼R上退出游戲,靜靜地等待著。而另一邊,方雨也立即下線,去給按門鈴的人開門。

    門外,花店的服務員很有禮貌地道:“小姐,有位叫沈峰的先生訂了九百九十九朵玫瑰送您,我們謹祝您和這位先生能夠有情人終成眷屬!”

    “?”方雨一怔。

    九百九十九朵玫瑰是一個大大的花籃,沈峰家太小,放進來立即滿滿蕩蕩。方雨看到這么多玫瑰花,十分感動,又十分嬌羞,支支吾吾地半天說不出話來。

    待到送花的人走了,方雨立即跑到游戲艙,輕打著沈峰的胸膛道:“你真浪費,買這么多花得花多少錢?”

    沈峰嘿嘿一笑。據說老婆和女朋友的區別就是,你花重金給女朋友買禮物,她會覺得很浪漫,但花重金給老婆買禮物,她會覺得很浪費。方雨居然會嫌沈峰浪費,她一定會是個好老婆。

    “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方雨輕輕噘起小嘴。

    “小雨,我愛你!鄙蚍宓。

    方雨害羞地低下了頭,不好意思再看沈峰。

    沈峰見方雨這副可愛的模樣,腹中的邪火又燃燒起來。他忍不住道:“小雨,我好想抱抱你!

    方雨大羞,剛想拒絕,不經意間卻瞥到了沈峰打滿石膏的手。

    想起沈峰為救自己變成了這般模樣,她立即改口道:“沈峰哥哥,等你好了就可以抱我了,想怎么抱就怎么抱!

    “真的?”沈峰大喜。

    方雨整張俏臉變成了熟透的蘋果。她的話確實出于本心,但一個女兒家說出這樣的話也太羞恥了,她恨不得找個地縫鉆進去。

    “我還想親親你!鄙蚍宓么邕M尺道。

    “等你好了的……等你好了,我們……我們想做什么就可以做什么!狈接贻p聲道。

    方雨只是隨便一說,敷衍一下沈峰,但聽在沈峰耳里卻變成了另一種含義——想做什么就做什么,難道真的什么都可以做?

    “小雨……”沈峰喚著方雨的名字,心里滿滿的都是感動。

    “沈峰哥哥……”

    沈峰和方雨都是不善言詞之人,又對視了一會兒,竟只是互相叫著名字,說不出別的話。一種曖昧的氣氛在彼此之間彌漫,又甜蜜又溫馨。

    后來沈峰提議回到游戲,方雨才笑著將他按倒在游戲艙里。

    進入游戲后,沈峰發現整個游戲世界都煥然一新。天更清了,水更綠了,就連何蜜她們十人,也更好看了。這就是初戀的感覺,它讓整個世界都變得更美了。

    不過……這該死的葵花寶典到底是怎么回事呀?沈峰簡直有點抓狂了。在外面還好,方雨幫他擼過兩次,沖動不那么強烈了,但在游戲里,他的小腹就好像要炸開了一樣。

    “別急別急,等我傷好了,就可以和小雨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了!鄙蚍灏参孔约旱。

    可是一想到方雨那俏麗的容顏,沈峰只覺得小腹更熱了。

    “該死!”

    強行壓下負面情緒,沈峰開始檢閱起諸女的對戰成果。通過不斷的練習,包括膽小鬼步念在內的所有人都能熟練使用武器,也可以執行對敵人刺殺的命令,就是不知遇到實戰會變成什么樣。

    “是時候實戰一次了!鄙蚍灏迪。

    在王家巡視了一陣子,沈峰抓出了八個全副武裝的家丁。這八人都曾向他動手,后來在王斌倒地后逃走。

    找了間小院,沈峰將八個家丁和十個少女都關了進去,然后對八個家丁道:“你們幾個,都是襲擊本宮使,犯上作亂的罪人,按律當斬!”

    八個家丁當即狡辯道:“冤枉!我們是奉家主的命令趕你出去,一切都是家主的錯,跟我們沒關系呀!”

    沈峰冷聲道:“別跟我廢話,你們八個要想活命,就把這十個女人殺掉,只要她們有一個活著,你們就別想活!”

    “公公!你這是做什么?”何蜜等人大驚!

    沈峰對何蜜等人道:“你們十個也一樣,想從這里活著出去,就把他們八個殺掉!”

    “這位宮使大人一定是個變|態!”八個家丁暗想。

    不過既然只有一方可活,這些身穿鐵甲、手持長矛、面目猙獰的家丁是不會客氣的。他們各自看了一眼,然后就兇狠地向少女們撲去。

    危機當前,十個少女的隊伍立即亂成了一鍋粥。膽小鬼步念驚叫地坐在地上,褲子濕了好大一片,而厭世者充黛眨眨眼睛,面現喜色,根本沒有抵抗的欲|望。潘麗、程涵兩人,知道自己實力不高,怯生生地向隊友身后縮,而何蜜則窺準機會,一腳將潘麗踹向了敵人!

    “果真如此!”沈峰暗罵了一句。

    在內測時期,沈峰是帶過新募兵的。雖然沒經過實戰的新募兵會亂成一團,但比起眼前這十人的宮女隊伍,還是好太多了。就算再遜的新募兵,也不可能嚇得坐在地上尿褲子,而將隊友送到敵人的槍尖上的新兵,更是聞所未聞。

    還好沈峰拉了八個實力不高的家丁與她們實戰,倘若沒經過實戰直接出城,遇到強敵非跪不可。

    “王榮,掩護潘麗!何蜜,你想死嗎?步念,你給我站起來!張巧,你給充黛一刀!……”

    這個級別的戰斗,沈峰當然不會親自出手,只在一旁指揮。王榮很快回過味來,放了一個火球術,將那個要殺潘麗的家丁炸開,而張巧也擔負起了隊長的職責,鞭策著充黛反抗。

    其實要是單論戰力,沈峰這邊是遠遠高于敵人的。八個家丁都是普通灰名npc,連名字都沒有標注,沈峰這邊最差也是白名。何蜜、黃貞等猛將類型的npc,更是驍勇異常,一個人就可以干掉對方三四個。

    當十個人恢復了訓練時的狀態,敵人立即變得不堪一擊。不過先前那片刻的混亂,已經讓潘麗、充黛、步念都受了輕傷,如果敵人更強一點兒,她們就已經死了。

    “何蜜出列!步念出列!充黛出列!……”

    實戰之后自然要進行一番賞罰,何蜜抱著沈峰大腿哭求,再也不敢賣隊友了,而步念的膽子變大了一點兒,充黛則更積極了一點兒。

    將諸女賞罰完畢,沈峰再次找出十個家丁,進行第二次實戰,第二次實戰比第一次好得多,不過沈峰還是不滿意,他又揪出二十個家丁,進行第三次實戰。

    三次實戰之后,見過血的少女們終于不再混亂,整齊有肅,沈峰決定踏上前往洛陽的征程。

    “神級任務最后的考驗來了,我一定會帶著她們安然回到皇宮的!”沈峰默默對自己道。

    ————————————————————————————————————

    有沒有看到標題想歪的?想歪的不用去面壁了,偷嫖就行了。嘿嘿。
试机号759历史记录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