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高級毒師

    將八種陰毒、八陽毒品完,沈峰的腦子就跟沸騰的開水一樣,激烈地涌動著,無數種**的組合方式好似1+1=2的數學題,不用思考也會明白。坐下冷靜了一會兒,他隨手拿起侯覽的瓶瓶罐罐,乒乒乓乓地調配起來。

    “你這是……”侯覽一怔,隨后就看到一份**被沈峰調制而出。

    “奇陰五寒散!”侯覽的眼睛睜得大大的,幾乎要掉出來了。

    初級毒師就能夠配毒,但要學會該毒的毒方才行。沈峰從初級毒師到中級毒師不過是一天的工夫,所會的毒方全是從侯覽手里學的,侯覽知道他不會配奇陰五寒散?墒沁@個從未學過的毒方,他竟然配出來了!

    “乒乒乓乓!”

    就在侯覽吃驚之際,沈峰又是一份**配出!

    “焚陰明寒丸!”侯覽再次失聲驚嘆。

    這個毒方沈峰也未學過!他又配出了一種未學過的毒!

    “哦,原來這種毒你們叫焚陰明寒丸?”沈峰說道,“地火龍舌性如焚火,卻是陰毒,伏涼露性本明和,卻為寒毒,以這兩種毒為底,配以清花、黎草,制成的毒|藥叫焚陰明寒丸倒也恰當!

    說話的工夫,沈峰再配出兩毒。

    “寒地水?陰風吸魂汁?”

    “乒乒乓乓!”沈峰再配!

    隨著時間的流逝,侯覽臉上的驚訝越來越深,沈峰調配出的**也越來越多,大約一盞茶的工夫后,整整九百種毒|藥被沈峰調配完畢!

    “你傳我的毒經中一共列了六十四種基本毒,并根據六十四種基本毒衍生出了三千六百種基本衍生毒,如果我沒弄錯的話,這九百種毒|藥,就是寒、火、陰、陽四類基本毒所衍生出來的所有基本衍生毒,對嗎?”

    “怎么可能?”侯覽驚呼一聲。

    按常理來說,中級毒師想到晉升高級毒師,需要一個漫長的熟悉毒性的過程。熟悉毒性首先要熟悉基本毒,這是毒經中萬毒之本,不懂基本毒永遠只能照方配毒,成不了高手。

    每種基本毒的毒性都不相同,這其中的道道就算浸淫數十年也未必全能了解透?缮蚍宄醮纹范,就能將所有基本毒的毒性分析的一清二楚,實在是毒學界的天才。

    但衍生毒并不是學會基本毒就會配的,每種衍生毒都有它獨特的毒理,基于基本毒,卻又與基本毒不同。正常的毒師在了解基本毒之后,還要花數倍的時間,才能學會由基本毒衍生而成的衍生毒。

    衍生毒有三千六百種,易學難記,大部分高級毒師,一生中都只能掌握其中的數百種。

    侯覽萬萬沒想到,了解了基本毒的毒性之后,沈峰就可以自行配制衍生毒了。他甚至沒看任何一張衍生毒的毒方,就直接配了出來。這就好比說一個小孩剛學會數數,就能夠進行加減乘除四則運算,甚至推導出來無數數學定理,實在太神異了!

    懷著難以置信的心情,侯覽仔細地檢查起沈峰配出的毒,良久才嘆息道:“四大類毒,一共衍生出九百種毒,你居然配得一個不差,太神奇了!你簡直就是毒皇再世!用天才已經不足以形容你了,毒師一道,定會由你發揚光大!請受我一拜!”

    “哈哈!鄙蚍骞首鞲呱畹匾恍,看來他在毒學上的天份,已經把侯覽折服了。

    不過在心里,沈峰比侯覽更驚訝。他的游戲天份本來只在對戰方面,對于pk和戰斗,他有一種過人的直覺,無往不勝?墒窃谏盥殬I方面,他一直很一般,特別是像毒師這種需要記憶大量知識的生活職業,一向腦子不怎么好使的他想沖到高級很難。

    可是這次配毒,他的腦子就像是突然開竅了一般,能想到的全都想到了,仿佛游戲的毒理程序是他設計的,怎么都逃脫不了他的法眼。如今陰、陽、寒、火四系毒物的基本原理都已經讓他吃透,他不禁又拿起放著另外四系毒物的罐子,一個個細品。

    過了不久,八八六十種基本毒的毒性沈峰已經了然于胸,他拿起瓶罐再配,又將其它二千七百種衍生毒一一配出,絲毫不差!

    “沈公公,你真乃曠世奇才,毒皇轉生呀!”侯覽不停地稱贊。

    將三千六百種衍生毒全部推衍而出,沈峰坐在椅子上休息了一會兒。就算他有了過人的超能力,經過這一番激烈的思考也有點吃不消。

    腦子冷下來了之后,沈峰才開始考慮高級毒師的晉級。毒師中級升高級,要求自制出一種緩毒,這種緩毒可由六十四種基本毒或三千六百種衍生毒調配而成。

    “天下之道,在簡而不在繁,在精而不在多,毒之一道想必也是如此。我要發明的獨有緩毒,能用最簡單的材料配出最好!鄙蚍寰従彽。

    “哦?這個道理我倒是頭一次聽,我以為毒越繁復越好……”侯覽露出若有所思的模樣。

    “有了!”沈峰忽然一拍巴掌,“紫**加熱,再配以石礬,就是一種緩毒!”

    “這怎么可能?紫**性凝寒,石礬則酸、寒、無毒,配在一起怎么會是緩毒?”侯覽大搖其頭。

    沈峰不理侯覽,自顧自地拿起一瓶紫**加熱,然后在水將開未開之際,突然倒入石礬,猛烈搖晃!

    “叮叮當當!”幾次搖晃之后,整瓶紫**竟變成了墨綠色,并有一層雜質沉淀下來。

    沈峰輕輕地將墨綠色的汁漿倒入另一個小瓶里,沖侯覽一笑道:“侯公公,我新藥已成,勞煩您為我試藥!”

    侯覽臉色慘白地道:“不成!紫**在天下猛毒中排名第三十八位,服后就會全身抽搐,不出五分鐘立死,我不能喝!”

    沈峰道:“我說這是緩毒,就是緩毒,侯公公你放心,吃了絕不會死!”

    侯覽道:“我外面有兩個下人,你要試藥,我這就把他們叫進來!”

    “何必那么麻煩!”沈峰一邊說著,一邊飛快地起身,按住侯覽,強行將墨綠色藥水灌進了他嘴里。

    “唔,唔……”被灌下墨綠藥水的侯覽,很快就全身抽搐起來。

    “嗯,看來藥性還是過急了,多用溫水中和就好!”沈峰一邊說著,一邊給侯覽灌下了大量的水。

    “咳咳咳!”喝了水之后,侯覽的抽搐的狀況果然消失了,他驚訝地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土道:“我居然沒死?喝了紫**還沒死?”

    沈峰道:“沒死,不過紫**的毒性已經透入你肺腑之中,半個月之后就會發作!

    “?”侯覽臉色一變,“沈公公救我!小人對你的誠心天地可鑒!

    “無妨,你到時只要用明礬化水,喝下三碗,就可無憂,不過想根除卻不容易!”沈峰說道。

    “沈公公,你可不能折騰我,我這一把老骨頭全都是為您而活呀!”侯覽繼續哀求。

    “你放心,只要你聽話,我早晚會為你解此毒的!鄙蚍灏参康。

    趁侯覽不注意,沈峰又輕輕地拿起兩種藥粉,混合在一起,放在手心里。

    ——系統提示:您成功制成了獨有緩毒,并配出完整解藥,請為新毒命名!

    “就叫穿腸吧!”沈峰道。

    ——系統提示:恭喜您制成新毒穿腸,您晉升為高級毒師!

    ————————————————————————————————————

    感謝喵呢嗓打賞2188,成為本書執事!

    感謝空敗世界打賞200!

    感謝nicem、云上的黃金屋、思后匯墨、花間★明月打賞100!

    求偷嫖!
试机号759历史记录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