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營養快線

    看到另一個方雨走進來,沈峰終于明白為什么剛剛“方雨”又咬他舌頭,又扇他巴掌了,因為她根本不是方雨,而是方雨的雙胞胎妹妹方雪!

    “這姐妹倆也太像了吧?連衣服都是一樣的!”沈峰欲哭無淚。

    這下可好,初次見小姨子,就又吻又摸,還真沒見外……

    “小雨你……”沈峰感覺有千言萬語堵在胸口,但是說不出來,最后只道:“你怎么才回來?”

    “哦,我買菜的時候小雪已經來了,我就去接她了。然后我們一起上樓時,我突然想起還有一瓶醬油沒買,就把菜和鑰匙給小雪,讓她自己先上來,我去打醬油。打醬油的時候我還擔心小雪找不到門呢,看來她找到了……”

    方雨一邊說著,一邊晃了晃手中的醬油瓶。

    “小雨,你不能這樣醬油呀!”沈峰高聲哀嘆。

    “怎么了?”方雨看到氣氛有點不太對勁,眨著眼睛問道。

    “剛剛我認錯了人,小雪長得居然和你一模一樣……”沈峰捂著臉訕訕笑道。

    “?那你沒……”方雨突然有種不妙的預感。

    這個時候方雪氣沖沖地道:“他耍流氓被我打了,就是這么簡單,姐你別問了。平時總跟我吹他有多好,沒想到竟是這樣一個流氓……哼!”

    沈峰額頭一片黑線,只得道歉道:“小雪,對不起,我真不知道是你。你跟你姐長得太像了……”

    “是我姐你就可以……”方雪想到自己的初吻就這么被強奪了。山峰也被抓了,更可氣的是山谷也被觸摸了!

    這都是她平時洗澡也不敢多碰的地方。居然全都被“姐夫”探索了個遍,是可忍孰不可忍。她的淚水又在眼眶打轉了。

    “到底怎么了,小雪你跟我說說!狈接暌皇帜弥u油瓶,一手拉著方雪進了廚房,細細地問了起來。

    姐姐在問,方雪也不好意思說山峰山谷的事,只支支吾吾地說一進門,就被門后突然跳出的姐夫抱住強吻了。

    “哈哈哈……”聽了方雪的話,方雨頓時如銀鈴般笑起。

    “你還笑,你老公吻了我哎!”方雪皺著秀眉。滿臉冤屈的樣子。

    “哈哈,我不笑,不過……哈哈……還是太好笑了!”方雨笑得花枝亂顫。

    看到這樣幸災樂禍的姐姐,方雪只能沉著臉,一直盯著她。

    方雨笑了好一會兒,才止住笑道:“你老說我的初吻不浪漫,是我主動吻他的,換你的話,一定要有一個熱情似火的男人主動吻你,F在你的初吻浪漫了!”

    方雪繼續無語地盯著姐姐,盯……

    方雨晃了晃方雪的手道:“好了,別生氣了,他肯定把你當成我了。我讓他給你道歉就是了!

    方雪想到那雙觸及自己山峰、谷地的賊手,有些不情愿地道:“把我當成你,你們兩個到底有多沒羞沒臊呀!”

    方雨俏臉一紅。也不多解釋,從廚房探出頭道:“哥。你來給小雪道個歉好不好?她有點生氣了!

    沈峰立即到廚房里繼續給方雪道歉。

    雖然沈峰的道歉很誠懇,但方雪吃了大虧。還是難以釋懷。她的小嘴一直高噘著,上面能掛個油瓶子。

    “叫你總喜歡瞎鬧,看你以后還老不老實!”方雨高聲地責備起沈峰,見沈峰用無比哀憐的目光望來,又悄悄地擠了擠眼。

    “好了,我來做飯吧,小雪你和哥在客廳里等會兒。小雪,你幫我把這塊肉放到冰箱里!

    “哦!狈窖┙舆^姐姐遞來的肉,白了沈峰一眼,然后走進客廳。

    沈峰也回到客廳,看到方雪高噘的小嘴,又是一陣尷尬。

    方雪打開冰箱,將肉放進,突然發現里面有一瓶營養快線。初夏時節天熱,她一路走來口干舌燥,本就渴得厲害,剛剛被沈峰強吻,更覺得嘴中不是味。此時看到這瓶飲料,她立即拿了起來,然后瞄向沈峰。

    沈峰沒注意方雪手里拿了什么,只見她將目光望來,還以為她要繼續追究責任,膽怯地轉向一旁。

    按理來說,客人來了,拿了你們家的飲料,你就算不想給喝,也得讓讓。方雪見沈峰連讓都不讓,反倒將目光偏開,頓時心中再度氣憤萬分。

    這個男人這么流氓,又這么小氣,我姐是怎么看上他的?

    心中不爽,方雪便大聲道:“姐,我喝你們的飲料了!”

    “哦,你隨便了,跟在自己家一樣就好!狈接暝趶N房里道。

    方雪聽到這話,又白了沈峰一眼,然后慢慢地擰開營養快線的瓶子,湊到紅紅的唇邊。

    沈峰這才注意到方雪手中的瓶子,頓時大驚之色。因為這瓶營養快線不是原裝的那瓶,而是方雨這些天收集來的……

    “別喝!”沈峰高聲叫道。

    方雪一怔,隨后冷哼一聲。都管你叫這么久姐夫了,到你家拿一瓶營養快線,你都舍不得給我喝?你不讓我喝,我還偏要喝,心疼死你這個小氣鬼!

    方雪優雅地抬起瓶子,咕咚,咕咚,猛灌兩口,雖然感覺味道有些不對,但口甘舌燥之后喝到冰鎮的飲料,那感覺不是一般的舒爽。

    “唔!好喝!”方雪高聲贊嘆道。

    沈峰整個人頓時石化掉了。他的孩子們就這么進了少女的肚子里,少女的嘴邊,還掛著一抹未盡的白漿。

    看到沈峰大睜雙眼,好似心疼的樣子,方雪又示威性的晃了晃瓶子,繼續將瓶子湊到嘴邊,準備再來一口。

    “別喝,別喝了!”沈峰再次大叫。

    “怎么了?”聽到沈峰的叫喊,方雨還以為兩人吵架了。立即從廚房探出頭。

    “我就喝了一瓶營養快線,他就心疼成那樣。誰知道怎么了?”方雪噘起小嘴,鄙薄地看了沈峰一眼。然后又猛灌一口。

    “誒?”方雨呆呆地看著妹妹手的瓶子,有種不妙的感覺,這時就聽沈峰道:“她喝的是那一瓶!”

    “誒……”方雨頓時也石化掉了。

    就在沈峰和方雨你看我,我看你,相互石化的時候,方雪喜滋滋地第三次將瓶子湊到唇邊。猛灌兩口后她已經不太渴了,這次則細細品味起來。

    看到妹妹喝了半瓶,還在興致勃勃地細品,方雨一時間不敢揭破殘酷的真相。只擔憂地問道:“好喝嗎?”

    方雪放下瓶子,舔了舔嘴唇上的殘白,開心地道:“挺好喝的呀,不過我還是第一次喝這個味的營養快線呢,既不酸,又不甜,反倒有一種原始的味道……話說這是什么味的?”

    “我猜……是海鮮味的……”沈峰隨口敷衍道。

    “海鮮味的?這個好,下次我也買海鮮味的!狈窖┰俅窝銎痤^,咕咚。咕咚,將瓶子喝了個精光,然后擦了擦嘴邊的白濁,豪邁地對沈峰道:“還有嗎?再來一瓶!”

    方雪眨眨眼睛。有些哭笑不得地道:“如果你真的愛喝……冰鎮的是沒有了,熱的……倒是可以現擠點兒……”

    “熱的?姐你每天都喝熱的?”方雨好奇地問。

    “沒……我從來沒喝過……”方雨連忙否認。

    “誰信呀,你肯定天天喝!狈窖┻屏诉谱斓。

    “我真的沒喝……不說了。我去做飯了!狈接昙t著臉退回廚房,回避起這個話題。

    沈峰也低下頭。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整瓶飲料都被喝掉了,現在揭破真相也無濟于事。只會讓兩人更尷尬。

    方雪看到沈峰這副模樣,還以為他是在心疼那瓶飲料,頓時又對他看低了幾分。等方雨做好飯,將飯端上來,方雪便刻意地提起那瓶飲料有多么好喝,一時間沈峰再度窘迫。

    “小雪呀,你別老提那瓶飲料了,那飲料……”方雨想揭破真相,但話到嘴邊還是沒法出口,只得道:“那飲料其實……嗯,是哥自制的,外面買不到!

    方雪挑釁似地說道:“哦,原來是自制的,我說味道怎么那么好。姐夫,你再制一瓶給我吧!”

    “這個……有點難……”沈峰憂傷地說道。

    “我把姐姐都給你了,你連瓶飲料都不給,也太小氣了!像你這樣的男人,還真是罕見……”一瞬間,方雪心中的積怨爆發了。

    “小雪呀,這不是飲料的問題,你別再要了!毖劭疵妹煤湍信笥训年P系越來越僵,方雨從中勸道。

    方雪看到姐姐為沈峰說話,心中更氣,板著臉道:“就是飲料的問題,我就是要再喝一瓶了,姐夫你看著辦,如果你不給我飲料,你就休想和我姐姐在一起!”

    “小雪!”方雨使勁地眼色。

    方雪像是沒看到姐姐的眼色一樣,用咄咄逼人目光直視著沈峰。

    事情已經到了這般地步,沈峰再推拒好像變得真心疼一瓶飲料了,他只能故做豪邁地道:“小雪,如果你真的喜歡喝那種……呃,飲料……嗯,以后要多少,有多少!”

    “這還差不多,姐夫,我跟你說,我以后每天早上都要喝一杯!狈窖├^續乘勝追擊。

    沈峰還能說什么呢,只得繼續慷慨地道:“完全沒問題!”

    “這可是你說的,不許反悔哦!”

    “好了,快吃飯吧!狈接暝谂哉f道。

    沒有人比方雨更清楚那飲料是什么,見到妹妹不停地要喝,她不禁暗想:“那種東西,有那么好喝嗎?”

    ps:  感謝夜想曲、光之舟、落難的毛毛蟲打賞588!

    歌德騎士、喵呢嗓打賞200!

    巴菲特.蓋茨、紫雷皇、碧水鎖秦樓、亦無所圖、左眼里的世界、老婆~我耐你、-;メじ冥℡;、書友140605165003956、書友140602220337007打賞100!

    茄子上架了,求訂閱!傳說中設置自動設置自動訂閱的人,必然會尋找到真愛!求自動訂閱,求真愛!

    另求一張月票破處!
试机号759历史记录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