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 禮花縛

    雖然腰帶的屬性只是敏捷+2,但沈峰將采花者的妖索系在腰上,再戴上采花者的面巾,立即看到面巾上多出了防御+1的屬性,而腰帶上則多出了力量+1。僅僅兩件套裝,就多出了這兩條屬性,如果收集的更多,屬性肯定會更強。這就是非凡套裝,件數越多越好。

    不過大白天的,又是在送親,沈峰戴個面巾明顯不合適。他只好將面巾放入物品袋里,這時腰帶的屬性又變回了原樣。

    再看其它物品,就全都是材料了。妖蛛絲、妖蛛甲殼、妖蛛毒囊……

    作為一個100級的boss,這頭妖蛛爆出來的東西實在有點少,不過它既然給了職業傳承,那么獎勵就不少了。

    重新回到路邊,生火燒掉路上的蛛絲,解救出被蛛絲困住的諸女,沈峰又開起了總結會議。這次戰斗雖然是一邊倒的趨勢,但女兵們也有不少失誤,否則還能多撐一段時間。

    “那些小蜘蛛突然出現時,就將我們的隊伍搞亂了,后來大一點的蜘蛛撲來時,我們的隊型就已經有點失控了!蓖鯓s總結道。

    “如果我們當初集中注意力,或許可以在大蜘蛛出現時迅速集合,這樣姐妹們就不用各自為戰,火炎繡花針也能集中火力,打掉更掉更多敵人!眲倓倳x升成藍名的馬香道。

    “都怪董清、張華她們反應慢,王榮、張巧她們也沒能配合好我的意圖。如果讓我指揮她們,效果肯定會更好!焙蚊劭偨Y道。

    ……

    聽完了各人的總結,沈峰問:“大家說誰總結的好呀?”

    “馬香!”“王榮!”“張巧!”……

    沈峰又問:“大家說誰總結的不好呀?”

    眾人都看了眼何蜜沒有吱聲。

    “你們看我干什么?一群拖后腿的家伙,哼!”何蜜高傲地揚起俏臉。

    遇到這種事沈峰只能將何蜜拉到一邊私下教育了?墒呛蚊壅讨c沈峰關系好,百般撒嬌,不太把沈峰的話當回事。

    “人家說的又沒有錯,本來就是她們在拖后腿嘛!蜜兒一個人打死了多少蜘蛛,公公你不知道嗎?蜜兒的表現,難道不比她們都好?”

    “我沒說你戰斗表現不好,我是說你戰后總結時不要把問題都推給別人!”

    “公公。人家只是實話實說!蜜兒跟了你這么久。什么都依你,只是說幾句實話,你就不高興了嗎?公公,你不可以對蜜兒這樣……”何蜜竟流下了兩行淚水。

    看著何蜜淚眼汪汪的俏臉。沈峰知道必須要教訓她一回了。所謂的軍紀軍法都是從小的地方開始崩壞。慢慢的無法控制。今天何蜜能當眾指責所有人。明天她就能帶著手下跟其它人窩里斗了,萬里長堤,潰于蟻穴。

    “蜜兒。我以為你跟我這么久,能熟悉我的脾氣了呢,現在看來,你根本不了解我。給我跪下!”

    “公公!”何蜜抹了兩把眼淚,面現驚慌之色。

    “跪下,凡事不要讓我說第二遍!”沈峰冷冷地道。

    何蜜于是萬般無奈地抱著沈峰雙腿,跪在了沈峰面前。

    “正好用她來試試新的職業技能吧!”沈峰暗想。

    拿出新得的妖蛛絲,沈峰將何蜜倒吊在樹上。此時的何蜜左手縛在背后,右手和左腳綁在了一起,身體斜掛,兩腿各縛在一根細枝之上,風一吹,晃晃悠悠,好像隨時都可以掉下來。

    這正是初級縛師所會的三十六種縛法之一:驚心縛。

    驚心縛的結構其實極穩定,根本脫不開,但是卻能給被縛人一種可能會脫結的感覺。如果采用高懸吊,被縛人時刻都會有一種即將栽下的緊張感,故名驚心縛。

    “公公,我要掉下來了!公公,蜜兒摔下來脖子會斷的……”何蜜驚慌地喊。

    沈峰任由她吊了好一會兒,才湊過去道:“你知道自己錯了嗎?”

    何蜜苦著臉道:“蜜兒知錯了,蜜兒一切聽公公的!

    “很好!鄙蚍妩c點頭,將她放了下來。

    看到縛師的職業熟練度漲了一點,沈峰微微一笑。這個職業雖然變態,用處還是很大的,各種縛法可以獎勵、懲罰隊伍中的成員,而如果隊伍中有俘虜,也會難以脫逃。除此之外,因為繩結打得好,隊伍的行軍帳篷、圍欄等設施的耐久度也會提高。

    沈峰不禁想到另一種樂藝。從這生活職業的特點來看,如果真能找到刑師的傳承,兼職了這個職業,以后的軍隊中就會軍法嚴明,用刑得當,士兵的服從度也會大幅提升。而且更關鍵的是,六藝本為一體,相輔相承,兼職這種職業,非但不會有兼職懲罰,還會大大的促進原職業技能。

    “反正都已經當上縛師了,有空就再去看看那個刑師的情況吧!鄙蚍灏迪。

    何蜜被沈峰放下之后,在沈峰身邊不敢再放肆,而是像個小綿羊一樣。不過回到隊伍里,她立即遷怒于董清,找了個借口將董清罵得狗血淋頭。

    董清委屈的要命,一直在用眼神看著沈峰,希望沈峰幫忙。沈峰卻淡定的站在一旁,裝作什么都沒看見。

    為將者要清楚有所為,有所不為。董清本是何蜜的下屬,被何蜜訓罵是份內之事,如果沈峰插手,那么何蜜就不好帶隊伍了。試想董清不省油的燈,如果這次沈峰給她撐腰,下次她可能就不聽何蜜的話。到時兩邊都來告狀,各執一詞,沈峰聽哪邊的好?

    其實天下間不可能有完全和睦的隊伍,要想保證人心不散,還是那個詞。恩威并濟。恩、威兩者,又以權威猶為重要,為將者必須保證自己的權威,下面的小隊長也是一樣。沈峰只要不想撤換何蜜這個小隊長,就要維護她的威權。

    沈峰看看時間,又是好久沒聯系方晴了,這可是親媽,親丈母娘,必須要照顧好。他忙打開通訊面版進行呼叫。

    “媽,現在忙嗎?”

    “叫姐!”方晴嘟著嘴道。

    由于精神不太好。方晴一直懵懵懂懂的。進游戲時也沒有修改相貌,所以一顰一笑都跟現實中一模一樣。

    “姐,忙不忙?”

    “很忙,我一直在數那邊的大樹下有幾棵草。結果到現在還沒數完!狈角绾苷J真地道。

    居然在一直忙著數草。果然是非常忙。沈峰討好似地向方晴笑了笑。然后問道:“這段時間你有沒有下線?要不要我陪你去廁所呀?”

    “唔,去廁所?好呀,我們一起去吧!”方晴點了點頭。

    丈母娘要去廁所。沈峰立即退出了游戲。此時方晴的身體仍被繩索捆著,沈峰摘下頭盔的第一件事就是查看她的尿布,然后為她松綁。

    “說起來,在游戲里我可是一名縛師!鄙蚍逡幻嫦胫,一邊隨手用出了游戲中的技法。傾刻之間,一個禮花縛就縛在了方晴身上。

    看到自己在游戲外輕易結成了禮花縛,沈峰頓時一呆,看來他的能力已經完全可以帶到現實世界了。

    “弟弟,我下線了!狈角邕@時叫道。

    沈峰連忙幫她摘下她的頭盔,然后沖她一笑。

    “咦,有點怪哦?”方晴呆呆地問。

    禮花縛是將人的雙手雙腳束攏后再分,使整個人呈現出一種禮花型狀,屬于初級縛法中的較難縛法。方晴此時被繩子束成了禮花,全身都不能動,但她卻睜著大眼睛看著自己,感到很好玩的樣子。

    “我這就給你松開!鄙蚍逵悬c不好意思地道。

    雖然丈母娘神智不清,但順手拿人家的身體練禮花縛,也太不道德了。

    “不要松,這樣挺好玩的!”方晴笑著說道。

    沈峰有些為難地道:“不松,怎么扶你去廁所呀?”

    方晴想了想道:“你可以抱我去!”

    抱丈母娘去廁所嗎?沈峰撓了撓頭,心想這也不算個事兒,反正都是一家人。

    沈峰是和丈母娘睡客廳,離廁所只有幾步路。將丈母娘放在馬桶上,他就側過頭,等聲響。畢竟方晴的身上只有繩子,沒有衣服,老盯著人家看不好。在心里,他還是把她當成長輩的。

    然而這時方晴卻叫道:“你看著呀,你不看著我怎么噓噓?”

    沈峰大驚道:“你噓噓還要人看著?”

    方睛道:“不要別人看,但是你得看!”

    沈峰無奈,只得轉過頭注視著方晴的俏臉,低聲道:“我現在看著你了!”

    “哈哈!”方晴突然笑了起來,“你好笨哦,看著我的臉干嘛?你難道以為我是用臉噓噓?哈哈!”

    沈峰只得裝傻道:“你難道不是用臉?”

    “不是的,你往下看,順著我的身體往下看,唔,我被你梆著,看不到,但是你可以看到那里……”

    沈峰額上一片黑線。

    方晴見沈峰仍是不動,繼續催道:“快點看呀!要不然我就噓噓不出來了!”

    沈峰只好把視線移向不該看的地方,不得不承認,丈母娘還是很鮮嫩的……

    等了大概一分鐘,方晴仍沒有動靜,沈峰只好輕聲催道:“姐,我一直在看著,你倒是噓噓呀!”

    方晴皺了皺秀眉,有點疑惑地道:“為什么我噓噓不出來?哦,我明白了,你一定是看得不仔細!”

    沈峰:“……”

    “沒話可說了吧?果然是你的原因!快點仔細地看……”

    ps:  感謝難得胡迷、熾焰艾娜絲、vszaf、大被頭打賞100!
试机号759历史记录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