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 毒陣

    沿著秘道向里走,沒走多遠,沈峰就看到了幾只怪異的狗。這幾只狗骨架外突,肌肉成塊,整個身體看起來極不協調,但是偏偏長得極大,一個個有小牛犢大小。

    偵察術扔出:變異狗,50級。

    “50級的狗呀!”沈峰眉頭微皺。

    對付50級的狗不是問題,但沈峰不想打草驚蛇,驚動到密道深處的人。

    悄悄地拿出弓箭,沈峰想暗射穿這幾只狗的咽喉,但很快又發現不對。這只幾狗的脖竟跟腦袋一樣粗,頸骨也分外怪異,如果用箭射它們的咽喉,未必可以一下射穿。

    猶豫了一下,沈峰瞄準了變異狗的眼睛。這些狗雖然骨架外突,幾乎把身體包了個遍,但是眼睛卻是深深凹陷的,可算它們的唯一弱點。

    “嗖嗖嗖!”冷箭飛出,幾只狗的眼都插入了利箭,然后被利箭直貫入腦。雖然沈峰的箭控制的很好,但還是有幾只狗發出了慘呼。

    “只希望秘道夠深,里面的人察覺不到!鄙蚍灏迪。

    將狗尸扔在一邊,沈峰繼續向里面走,又遇到了一紅一綠兩條的巨大的毒蟒蛇。這兩條蟒蛇不但身粗體長,還有四條短腿,看起來相外滑稽。

    變異蟒蛇,60級。

    “居然又是變異的東西!鄙蚍遢p嘆一聲。

    打蛇打七寸,沈峰拉滿雕弓,“嗖!嗖!”發了兩箭,箭支準確無比的釘入兩蛇的七寸!

    然而兩蛇七寸箭。竟然沒有任何痛苦地模樣,而是張大了口,露出滿口的尖牙,探出長長的舌頭。它們的舌頭與普通蛇不同,竟分成了三條叉!

    “嘶嘶——”

    剎那間,兩蟒的三條叉舌頭每個尖端都射出了一股毒液,道毒液一齊向沈峰射來!

    沈峰飛速躲閃,讓道毒液擦身而過,但沒有沾在身上一滴。隨后這些毒液落在地面的青苔之上,青苔立即干枯。并冒出絲絲白煙!

    “好厲害的毒!”身為毒師的沈峰。很想去分析一下這蛇毒,但是兩條蟒蛇不給他這個機會,一齊并頭游來。

    兩蟒的身體粗長,游動十分迅速。但四條小短腿在狹長的身體邊來回亂晃?傋屓烁械接心敲磶追植粎f調。

    “如果七寸不是心臟的話。那么心臟應該是在腹部的這里!”

    沈峰一個縱身閃入紅蟒和綠蟒之間,拔出長劍,擋下數道噴來的毒液。然后身體一偏,乘綠蟒毒液噴盡之機一劍劃向另一個可能是心臟的部位!

    “噗哧!”長劍精準地插入到綠蟒的身體里,但卻沒刺任何東西。這蛇好似根本沒有心臟,那心口處只有一片肌肉。

    “嘶嘶——”受傷后的綠蟒發了狂,動作瞬時快了一倍,大口直向沈峰咬來!

    沈峰扭身一躲,好不容易逃脫了綠蟒的攻擊,另一邊的紅蟒又無聲無息地撲到,似要將沈峰纏住。

    看到紅蟒的滿口尖牙近在眼前,沈峰長劍疾揮,毫不客氣地貫穿了紅蟒的頭!

    “噗哧!”

    又是詭異的一劍。按理說頭部是任何動物的要害,被貫穿后必死,可是紅蟒頭被沈峰刺穿,仍然活蹦亂跳,并且發起狂來!

    兩蟒都發狂了,沈峰只能咬緊牙關,翻轉騰挪,在四濺的毒液、靈活的蛇身之間尋找空隙。雖然他技術高超,一時半會兒不會被毒蟒傷到,但也拿毒蟒沒什么辦法。

    要說平常時候遇到這個級別的波ss,沈峰都會用最快的速度,斬敵要害,一擊之勝,但這兩只蟒蛇竟好像沒有要害,打七寸無效,刺腹部無效,甚至貫穿腦袋也無效,再加上它們的速度快,又有層出不窮的毒液,簡直比普通的60級怪物強上不止一籌。

    “怎么會全身無要害,難道它們也是逆天的祖龍族?”沈峰暗暗皺眉。

    纏斗了一會兒,沈峰發現這兩條毒蟒雖然動作十分迅猛,攻擊也很凌厲,但卻有一個習慣,就是尾巴不愛動。再仔細看它們的尾巴,它們尾巴末端竟不像其它蛇那樣收攏變細,而是微微有些粗,最底端更是有些膨大。

    “難道它們的要害是尾巴尖?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

    懷著試試看的想法,沈峰避過了兩蟒的攻擊,滾到了兩蟒的尾部,然后唰的一劍就刺進了紅蟒尾尖的膨大部位。

    “噗!”霎時,紅蟒的尾端爆出了一蓬鮮血,隨后整個身體就像斷了的發條,高高彈起,落在地上一動不動。

    這蛇的心臟居然真在尾巴尖上!

    綠蟒看到紅蟒身死,再度向沈峰進行狂攻,沈峰已經殺了紅蟒,哪還會怕它?飛速繞到綠蟒尾端,又是一劍刺出。這綠蟒果然和紅蟒一樣,心臟在尾巴上,一被刺立即斃命。

    搞定了兩蛇,沈峰繼續向前走去,前邊還有一只變異猩猩,四手三眼,比兩蛇更難對付。

    這只猩猩的心臟同樣不在胸口,不過有了兩蛇的前車之鑒,沈峰很快就找到了它的心臟部位。一劍刺入猩猩的肩頭,猩猩噴著鮮血倒地,沈峰繼續向前。

    再往前,又有四只變異野豬……

    對付掉了批變異生物之后,沈峰再向前走,立即發現自己毒了,并且的是極為性烈的猛毒。

    要是別的玩家,毒之后定會十分驚慌,但沈峰可是擁有極強抗性的祖龍族,就算是猛毒,也只讓他的健康狀況下降一小截。

    冷靜地分析了一下周圍的情況,沈峰立即發現這是一個毒陣。

    所謂的毒陣,就是環環相扣的一片劇毒區域,只要踏進這個區域,就會毒,但是此毒的解藥就在相鄰的區域之,只要你下一步踏對,就能解掉剛剛的劇毒,但又會同時身新毒。

    如果你知道此陣的走法,自然可以不停地毒解毒毒解毒,當你走此陣,身上將不再有毒。但如果你不知道此陣的走法,只要走錯了一步,沒有后續解藥,就會立即死在陣。

    沈峰手里當然沒有這個陣的路線圖,但是身為一個毒師,他對毒藥有種過人的直覺,再加上祖龍神軀的超強抗毒性,使他有足夠的時間分析自己所的毒,并且尋找到解藥。

    “此毒性甘味烈,是陽火毒類,要解此毒,必須有一絲陰性,一絲清流……左前方那五個杯里一定有一個放著解藥!

    走到五個杯邊,沈峰一一細辨杯之毒,很快從找到了可以解毒的那瓶,不過服下解藥,他也同時了新毒。

    “此毒是一味寒毒,毒性品,以此毒質來看,解藥必含木氣,哦,旁邊那株花的就是解藥!”

    摘下一片含在嘴,沈峰解了寒毒,又了木毒,他繼續向前……

    歷盡千辛萬苦,沈峰走過了毒陣,毒師的熟練度也漲了好高一截。他有些慶幸自己成為了祖龍族,因為他在品毒尋藥的過程有過數次致命失誤,倘若不是祖龍體質抗得住,早就一命嗚呼了。

    “這么厲害的毒陣我都過了,應該到終點了吧!

    沈峰小心翼翼地向前,秘道的盡頭是一個狹長的回彎,轉過彎,他就看到了一個混亂的房間。這個房間里擺滿了瓶瓶罐罐,散發著濃濃的藥味,與侯覽的房間有那么幾分相像。

    袁隗此時站在房間的正央,雙眼一片迷離,明顯已經被藥物控制了,而他的身前,則站著一個奇怪的家伙。

    沈峰不知道這個家伙算不算人,因為他跟正常人完全不同。他的腦袋很大,兩個眼窩變成了兩個窟窿,沒有任何眼珠在里面,但他的兩個顴骨上又長出來了兩只眼。這兩只眼睛都細細長長,看起來陰森詭異。

    再向下看,他的兩只手臂一只是完好的,一根則斷掉了一截,而斷臂的盡頭,則伸出了一根長長的觸須,看起來還很靈活。而他的兩只手臂下,同樣有兩根長長的觸須,好似另一雙手。

    更不可思議的是他腰下的部位,他腰下沒有腿,沒有腳,有的只是一大坨臃腫的爛肉,鼓鼓囊囊,好像是一個比他整個人還大的腫瘤。

    “這貨是妖怪吧?”沈峰一邊想著,一邊扔出了一個偵察術,結果一排淡黃色的字體立即浮現:

    董約,40級,謀士型,友好度-10。

    “董約?張仲景的二師兄董約?”

    沈峰有些驚訝地向這人的臉上再度看去,這才發現這張臉雖然變型嚴重,但確實和張仲景昔日拿出的董約畫像有些神似。

    “這董約是怎么搞的,現在整個身體跟妖怪一樣,太可怕了吧?”沈峰暗想。

    由于一路潛來十分小心,所以沈峰發現了董約,董約卻沒有發現他。此時這個半人半怪的家伙站在袁隗身前,沉聲問道:“侯覽還沒有死?”

    袁隗似乎毫無意識地答道:“我與眾多朝臣聯合上奏章,彈劾侯覽專權驕奢,據說圣上已經開始派人查辦此事了,但不知為何,又下旨止了!

    “豈有此理,你這么大的官,都弄不死這么一個失勢的太監?”董約的扭曲的臉上滿是氣憤之色。

    ps:感謝yz20099打賞1888!感謝vszf打賞1176!

    感謝包咖啡打賞588!

    感謝拒絕融化的_冰、61520、無聊蟲被鳥吃打賞100!
试机号759历史记录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