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章 牛刀小試

    “你姐姐把我借你了,要用嗎?”沈峰笑呵呵地對方雪道。

    要是平時,方雪聽到這樣的話肯定會說滾一邊去,但現在游戲已經三天不能退出了,大家都比較焦慮,人們在焦慮中總是會做出一些過份的事。此時的方雪,不想計較這種過份的玩笑了,只勾了勾手道:“那你過來吧!”

    沈峰有點受寵若驚地走到方雪身邊,方雪卻是縮了縮身子,看了眼方雨。

    “跟你男朋友拉拉手吧!”方雨促狹道。

    “才不要呢,你以為我是你呀!”方雪說道。

    “連手都不敢拉,算什么男朋友呀?”方雨笑道。

    方雪道:“反正是借的嘛!”

    “哈哈!借得也要珍惜呀!”方雨說道。

    自從第一次見面時,沈峰冒犯了方雪,方雪就對他敬而遠之。雖然兩人都不提那件事了,方雪也早表示原諒了,但暗中的隔閡仍在。做為兩人最親的親人,方雨很希望兩人成為好朋友,也一直在找機會促進兩人的關系。

    “既然小雪不喜歡我,還是小雨你陪我吧!”沈峰借坡下驢,準備回到方雨身邊。

    方雨見沈峰要向自己這邊湊,忙道:“別回來,你現在是她的男朋友!”

    沈峰聳肩道:“她連手都不讓我拉!”

    方雨刮了刮臉道:“我不讓你拉的時候怎么不見你收手?你既然是人家的男朋友,就主動一點嘛!”

    “這個……”沈峰撓了撓頭,向方雪投去了一個求助的眼神。

    方雪嘿嘿一笑,別過頭去,假裝沒看到沈峰。

    “居然不理我!鄙蚍逍睦飮@氣。

    初次見方雪的時候,他就被打了一個耳光。至今心有余悸,所以不敢冒然去拉對方的手。但就這么僵在這里,好像自己慫了一樣。也不太好。想來想去,他決定將方雪一軍。

    沈峰道:“小雪呀。我都是你男朋友了,咱們就把你入籍的事辦了吧!”

    “?”方雪俏臉一紅,他怎么別的事不提,就提這事兒了呢?想到不能入籍的事,她就一陣火大,現在退不出去游戲,更是火大,兩種煩心的事一加。她的小嘴又噘了起來。

    “我才不會跟姐姐一樣呢,脫光光讓你亂摸!

    方雨大羞道:“咱們都要餓死了,你還不肯讓男朋友摸一下,活該沒有男朋友!”

    “人家只是還沒機會有!”方雪反駁道。

    “我將男朋友放在你面前,你都不珍惜,還說什么沒有機會!狈接曛噶酥干蚍宓。

    方雪剛準備再爭兩句,又突然覺得現實中已經三天沒吃飯了,大家隨時可能死在游戲艙里,爭這些毫無意義。再退不出游戲,她可能一輩子都不會有男朋友了。這時她又看了沈峰一眼。臉變得紅紅的,因為生命到此結束的話,沈峰是唯一吻過她的人。也是唯一觸碰過她身體的人……

    在這種有些絕望的環境下,再想到體檢的事,方雪發現讓沈峰碰下也沒什么,這畢竟只是個游戲,而且近五百玩家都被沈峰體檢了,也不差她一個。

    “好,體檢就體檢,你不怕你男朋友碰我,我也不怕!狈接晖α送π馗。

    “你肯體檢。那你去那邊的床上躺好,把衣服脫掉吧。上次你看了我,這次我看你!狈接暾f道。

    方雪聽到要脫衣服。臉又紅了,不過她不想在姐姐面前示弱,所以道:“我才不讓你看呢,你回避一下,否則我就不體檢了!”

    “我回避?”方雨一怔,然后笑道:“好,我去幫你們把門栓上!

    方雨走到外面把門關好后,就躲在了隔間里。這城主府是周代王宮,分為數層,最里面的一層是主人居住的,外面的房間是供仆人休息的,方雨現在就躲在仆人的房間里。

    “這個,你真要體檢嗎?”沈峰輕輕地問。

    方雪已經說要體檢了,并讓方雨躲出去了,此時再反悔有點下不來臺,只能硬著頭皮道:“當然,你快點!

    一片片衣物落下……

    沈峰感嘆道:“小雪你的身材真好!”

    “不要亂看!”方雪羞紅著臉道。

    “可我還要詳檢……”

    “唔,我果然不應該讓他體檢!”方雪心中苦嘆。

    此時整個房間里靜靜的,只有沈峰輕輕走近的腳步聲,她感到這樣太尷尬,想叫方雨進來,又開不了口。想到方雨就在隔壁,她故意大聲道:“姐夫,姐姐不在,我們可以聊點私人話題了,你給我好好講講,你平時是怎么跟姐姐親熱的?”

    “?”沈峰一怔,隨后明白方雪想擠兌外面的方雨,引她進來。

    面對這么尷尬的問題,沈峰只能道:“我們親熱的方法也可多了,比如互相親一下什么的!

    方雪向帷簾的方向上看了一眼,暗想沈峰的回答肯定不能把方雨引進來,只得進一步追問道:“誰不知道你們親過,你給我講點我平時看不到的!

    沈峰額頭一片黑線:“比如我也常常這樣地摸你姐姐,你姐姐也像你這樣,身上的每處我都見過,咦,你們的皮膚光滑度竟然一毫不差,足踝寬度也是一模一樣!”

    “你別老摸人家腳了!”方雪低聲道。

    “我這不是讓你放松一下,然后再做進一步檢查嗎?”

    方雪大羞,不過想到姐姐就在隔間看笑話,又大聲道:“我聽姐姐說你和她接吻的時候,手總是不老實,你都碰她哪里?”

    “你想知道?”沈峰覺得這個言語不好直接表達,所以探手道“通常我都是抓著她這里,有時也會按在她這里……”

    “你……!”方雪俏臉緋紅。

    “你這些地方我都要體檢的,先摸兩下你別介意!鄙蚍宓吐暤。

    方雪想到這個體檢確實是每個部分都要碰到,沈峰觸摸也只是輕輕撫過,沒太過份。只好把責備的話咽回到肚子里。為了不讓門外偷聽的姐姐覺得自己丟臉,她又大聲道:“姐姐說,她總是把兩腿掛在你肩上。是怎么掛的?”

    這個問題實在是太羞了,方雪開口前也沒意識到太多。出口后就后悔了。

    沈峰非常窘,但又不好不回答,只得壓低聲音問:“你真想知道?”

    方雪本以為這個問題足以激方雨進來了,沒想到方雨仍沒反應,繼續躲在外間。她不想服輸,所以梗著脖子道:“你詳細地說給我聽聽!”

    沈峰道:“這個……說不了太詳細,除非……演示一下!

    方雪向外間的方向看了一眼,然后道:“好。那你就演示吧!”

    沈峰于是輕輕地架起了方雪的雙腿……

    方雪用非常羞人的方式得到了沈峰的回答,見姐姐還沒進來,有些郁悶了。她有些破罐子破摔,越來越肆意大膽起來。沈峰見方雪的問題都只是夫妻間才會談的問題,只能絞盡腦汁拐彎抹角地解答,但他越拐彎,方雪就越直接。

    “姐姐說,她每次和你在一起,都會進入一種很舒服的狀態,那到底是怎樣的呀。你能給我講講嗎?”方雪問。

    沈峰皺了下眉,想給這個小丫頭一點厲害嘗嘗,以免她老是問下去。于是他道:“這個也是講不明白的。你要是想知道,我可以讓你立即陷入那種狀態!

    “我才不跟你那個呢!”方雪嬌羞地道。

    “不,你誤會了我的意思,我只用一指手指就足夠了!

    “怎么用手指?”

    “體測結果顯示,你的身體各項數據都跟你姐姐一模一樣,我對你們的身體真是太熟了,只要這樣,這樣……”沈峰的手指迅速撫動起來。

    “啊……啊……啊……”方雪陷入了一種奇異的狀態。

    ……

    讓方雪從天堂和地獄之間走了一趟后,沈峰微微一笑。一個騎師。所精通的不只是槍法,還有還有掌法、指法、舌法、貼身技等多種特別技巧。他剛剛只是略施小技。用了職業特技中的拂花輕風手,還有葵花點穴手。就直接將方雪搞定了。

    “看來這騎師還真是無節操,以后和方雨在一起樂趣會變得很多了!鄙蚍逍睦锬袊@。

    “羞死了!狈窖┛s起身子,她沒想到自己剛才會失態成那種模樣。

    “這是正常反應,不必害羞,你姐姐那個時候比剛才你更美!鄙蚍灏参康。剛才只是興致一來,沖動了一下,沒想到看到了小姨子最美的一面,縱然沈峰臉皮厚,也有點不好意思。

    “!姐姐!”方雪突然失聲驚呼。

    沈峰急轉過身,發現方雨不知什么時候已經進了屋子,并遠遠地看著兩人。

    “難道說剛剛我對小雪的所作所為,全被小雨看到了?”沈峰一驚。

    “你們兩個倒是玩得好開心呀!狈接甑吐暤。

    “你看到了多少?”方雪急問。

    “全看到了,你剛剛的樣子好丟人!”方雨揶揄道。

    “啊——!”方雪忽然大叫著向方雨沖去,將她拖到了床上,“姐夫你讓我丟人了,你也要讓姐姐丟一回!”

    方雨掙扎道:“你自己問她害羞的問題,被他弄成那樣子,關我什么事!”

    “我不管,姐夫你快點來弄姐姐!”

    沈峰尷尬道:“這就不用了吧,我和你姐姐每天都弄,而且是更過分那種,所以你不用讓我弄她了!

    “那你就來更過份的那種,我要看看!”方雪叫道。

    “這不行!

    “為什么不行?”

    “那種我是要脫衣服的……”

    “我都讓你看了,你還怕讓我看?”

    ……(未完待續)

    ps:感謝眠不曉、冰冷無心、血楓邪夜、天涯無根草投了2張月票!

    星辰天星、喵呢嗓、這就是青檸打賞200!無名英雄打賞100!
试机号759历史记录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