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章 渤海王

    段颎嘆道:“我老了,張然明也老了,雖然我二人分歧不斷,但也都是為國為民,血灑疆場。那些士族、百姓不知道作將士有多苦,我卻深知。張然明這輩子,和我一樣吃了不少苦,但既未封侯,也未拜相,只是讓一家人從邊境遷居到了弘農,過了兩天太平日子。

    我們這一代人,能讓我稍稍看上眼的,也只有他和皇甫威明了。雖然他對不起我,但都是以前的事了,他既然肯服軟,就放過他吧,明年他就七十了,時侯也不多了,讓他有個善終吧!”

    沈峰道:“既然段大人如此說,那我就不多找他的麻煩了!

    段颎道:“又讓公公白辛苦了!”

    “哪里的話,段大人客氣了!”

    ——系統提示:段颎的友好度+15!

    段颎道:“公公忙前忙后,為老夫幫了這么多忙,實在是我的恩人,如不嫌棄,你我二人就做個忘年交,以后互相以表字相稱,如何?”

    沈峰道:“能和段大人作忘年交,可是一件樂事!”

    段颎笑道:“傲天,叫我紀明就好!”“紀明……”

    從司隸校尉府出來,沈峰又到了弘農一趟,和張奐說明段颎不再追究了,張奐感激涕零,與沈峰的友好度不再為負,變成了0。

    回到領地,沈峰閱視了數個被董萌凈身的太監,品鑒了數個美貌宮女。從登御房走出來,他湊巧遇到了趙舞。

    “娘。最近忙不忙呀?”沈峰問道。

    “很忙,我現在天天在蠶室,幫你養蠶!”趙舞說道。

    沈峰想起趙舞的奶水,又起了壞主意。他說道:“娘,你一定很累了吧?不少字來登御房里歇息一下,我幫你按摩按摩!

    趙舞忙道:“不用不用,你現在的事情那么多,不用為我按摩!

    “你看你這話說的,我孝順你,還不是天經地義的事?”沈峰走到趙舞身邊。不由分說。就將她抱進了登御房里。

    “你要干什么呀?”趙舞看到沈峰將她壓在了宮女們體檢的臺子上,立即問了起來。

    “我要吃奶!鄙蚍逭f道。

    “別胡鬧了,琬兒都快斷奶了,你還要吃!壁w舞打了沈峰一下。沈峰道:“我就是要吃!”

    ……

    好久沒和趙舞在一起了。沈峰倒是有點想她。而且蔡邕反復跟他說過。要照顧好她。為了讓趙舞高興。沈峰很快和她嬉鬧起來,因為兩人的關系好,鬧得尺度很大。

    “你這個小混蛋。把我的衣服還給我!”

    “不還……”

    爭了一陣兒,趙舞爭不過沈峰,只能在沈峰懷里躺倒,然后幽幽地道:“我聽香兒她們說,你每天晚上都和她們在一起瞎鬧?還養了好多條怪蛇?”

    “娘,你也聽說了呀?”

    “什么樣的蛇呀?”趙舞好奇地問。

    沈峰有點不好意思把他的看家寶貝拿出來,因為趙舞不是小姑娘,而是兩個孩子的母親,肯定不那么好哄,倘若她看出來蛇有問題,那就麻煩了。

    “其實我這蛇很普通了,肯定沒有岳父大人的真家伙厲害,娘你見多識廣,我就不現丑了!

    趙舞紅著臉道:“誰見多識廣了,我還真沒見過……”

    沈峰道:“娘,你女兒都生了兩個了,怎么可能……”

    趙舞道:“你爹可是個很保守的人,我們在一起的時候,他都要關好燈,再脫衣服,而我每次和他在一起時,也不像和你在一起時這樣放松,因為我怕他笑話我……”…

    沈峰大奇道:“娘,你詳細地講給我聽聽!

    趙舞嗔道:“這種事怎么好詳細的說!

    沈峰道:“我又不是外人,娘你就看在我從來沒有這種機會的份上,說點給我聽嘛!”

    軟磨硬泡了一會兒,趙舞終于肯給沈峰說心得了。不過趙舞的經歷,沈峰越聽越是有趣,追問了好半天,不禁大笑了起來。

    原來這趙舞每次都是在一片漆黑之中一動不動躺著,等著蔡邕壓上來,然后整個互動過程中,她也是一動不動,生怕打擾了蔡邕。兩人都已經有了兩個孩子了,她還沒搞清楚蔡邕是用什么東西欺負她。

    聽到這個npc生了兩個孩子,還如此清純,沈峰怎么忍得住。哄了一會兒,趙舞就上道了……

    兩人在登御房糾纏了一個小時,沈峰發現他的葵花寶典的熟練度又是沒漲,看來這漲熟練度,第一次非得拿一血不可。

    “娘,晚上你也來吧,這樣小雨、小雪、香兒、芝兒,還有袁夫人,大家在一起很熱鬧!

    趙舞道:“好呀,我把琰兒和琬兒也帶去!

    “琰兒和琬兒?”沈峰一怔,這兩個家伙這么小,怎么可以去那種場合……

    “琰兒和琬兒是你的夫人,你應該和她們多親近親近!壁w舞繼續說道。

    沈峰想到蔡琰蔡琬都不是真人,只是npc,那么年齡問題就完全可以忽略不計了。教育工作,還是應該從娃娃抓起。

    “好,一定要把琰兒和琬兒帶來!”

    接下來的時間沈峰充滿干勁,因為想到晚上可以和七個老婆外加一個袁夫人在一起他就激動。跟方雨、方雪兩人打了個招呼,又被笑罵了一頓,他就一邊研究魔藥的藥方,一邊等晚上了。

    可就在這時,今天輪執守門的潘麗來了。

    “主公,外面袁家人送來了請柬!

    “袁家的人?”沈峰好奇地接過請柬,然后發現今天是袁紹結婚的日子。

    “你早不結,晚不結。偏偏我們今天一家團圓,你要結婚?”沈峰有點不高興。

    不過雖然不高興,袁紹結婚他還是要去的。三國諸侯之中,除了曹、劉、孫三家,就數袁紹最厲害了,這樣的人能刷一點友好度是一點。

    剛準備去參加袁紹的婚禮,又一個人道:“沈公公!”

    “哎喲,王公公!”

    來人正是王甫。

    “陛下要找你!”王甫說道。

    “好吧,那我就先去見陛下!鄙蚍逵悬c無奈地跟著王甫向崇德殿走去。

    兩人走著走著,王甫道:“沈公公。段大人當司隸校尉這么久了。也該為我辦點兒事了!

    沈峰忙問:“什么事?”

    王甫道:“你可知道勃海王劉悝?”

    沈峰皺了下眉,想到那天晚上的盜墓賊,有個綠名就叫劉悝。他當時雖然把劉悝殺了,但綠名人物死了也會復活。所以這個家伙死不了。

    “勃海王怎么了?”

    王甫道:“這個勃海王。正是先帝的親弟弟!

    “哦。原來是他!”沈峰也想起來這么一號人物了。

    漢桓帝雖然搞基去了,沒生兒子,但他的兄弟有很多。勃海王劉悝正是其中之一。按理說有劉悝這個親弟弟,怎么都輪不到劉宏這個遠房堂親當皇帝,就算不立劉悝當皇帝,立劉悝的兒子當皇帝也可以。史書上記載劉悝有七十多個兒女,隨便挑哪個,都是劉志的親侄子,比劉宏可近多了。

    可劉志一死,掌權的竇妙、竇武、曹節,共同擁立了劉宏,為什么立劉宏,而不在劉悝的兒子里挑一個呢?原因很簡單,劉宏的爺爺只生了他爸爸一個,他爸爸又只生了他一個,三代獨苗,近親沒有,歲數又小,所以很容易把持朝政。

    權利的游戲永遠是變幻莫測的,劉宏當了皇帝,就算劉悝再親,也得干瞪眼。

    王甫道:“先帝的身體一直不好,沒有太子,所以勃海王一直想謀反篡位。他的奸計被我們識破,理當滿門抄斬的,但先帝仁慈,只貶他為廮陶王……”

    歷史上雖然說劉悝謀反,但真實情況如何我們無從得知,在皇帝病重的時候他因謀反被貶,這本來就是一件很蹊蹺的事。

    “被貶為廮陶王后,他終于識時務了,特地派人聯絡我,說如果能復國,就送我五千萬錢……”

    “五千萬!”沈峰倒抽一口涼氣,這劉悝倒是真舍得花錢。

    王甫又道:“可是他現在復國了,重新當上渤海王了,謝錢卻是不肯給我,你說怎么辦?”

    沈峰道:“向他要!”

    王甫道:“如果要一下就肯給,那么我也就不愁了?墒沁@個劉悝跟我說,他可以死,錢不能給。既然他不怕死,我也不怕,你說是不是這個理?”

    沈峰道:“王公公的意思是?”

    王甫道:“我最討厭與人結怨了,凡事就應斬草除根!

    沈峰道:“好,等我有空就去跟段大人說此事!

    王甫嘿嘿笑道:“你跟段大人說,李太尉的身體現在是越來越差了,已經很久沒上朝了。國家的三公不可缺,我覺得他最適合替代李太尉,希望他把握好這次機會,可以讓我適時向皇上進言!

    “我會把話帶到的!鄙蚍妩c了點頭。

    很快到了劉宏的書房門口,沈峰硬著頭皮走了進去。

    “皇上,你找我有事嗎?”。

    劉宏看到沈峰立即笑道:“沒事就不能找你了嗎?今天晚上,不其侯府見!”

    沈峰一懔,隨后道:“皇上,今晚可不成,今天袁家的袁本初大婚,我要去他那里道喜!”

    劉宏露出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然后道:“袁家也不錯,我讓他們準備兩間新房!”

    ps:感謝zneki投了2張月票!愛人的天空投了一張月票!

    感謝鈈繁亦不凡、這就是青檸打賞200!喵呢嗓打賞100!

    。

    。,
试机号759历史记录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