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5章 徐州之戰

    曹‘操’和劉表合力戰敗袁術,‘逼’得袁術扔掉南陽,逃到揚州,下一步就是奪取原本處于袁術控制的豫州了。可是他的計劃還沒來得及實施,家里突遭大變。

    曹‘操’的家是在豫州沛國的譙縣,但是他起兵時,為了讓家人安全,特意讓他爹,前太尉曹嵩等人躲到了瑯邪國。

    瑯邪國是光武帝劉秀和‘陰’麗華所生的小兒子劉京的封國,一輩傳一輩,傳到現在。現在的瑯邪王叫劉容,和曹‘操’的關系很好,前些天曹‘操’當東郡太守時,劉容派弟弟劉貌進京送禮,還讓劉貌說曹‘操’忠誠,這也是漢獻帝后來肯東來投奔曹‘操’的原因。

    有了這層關系在,建安十一年曹‘操’以國絕為由,廢除大批王國,瑯邪國就沒有被廢,而是立劉容之子劉熙為新的瑯邪王。不過劉熙當了十一年的國王后,被一個謀反事件牽連,掉了腦袋,封國也因此被廢除,根本沒熬到曹丕稱帝,諸王貶侯的那一刻。

    且不說后世的事,單說曹‘操’起兵之際跟瑯邪王的關系不錯,特意讓老爹帶著家人到那里避難。現在他當上兗州牧,也算有頭有臉的人物了,當然不用老爹再在別人那里躲著,所以特意派泰山太守應劭去接回來。

    瑯邪國是徐州的封國,西邊就是兗州的泰山郡。兗州牧曹‘操’的老爹要走,徐州牧陶謙當然要客氣一下,于是就派手下張闿領兵去送。

    這張闿到曹‘操’家一看,我靠,太tmd有錢了,這曹家簡直就是富得流油呀!

    要說曹‘操’他爺爺曹騰,那就是一手遮天的大太監,他爹曹嵩官至太尉。也不是吃素的貨,這樣的家族有錢太正常了。但張闿苦‘逼’吊絲出身,哪見過這么多錢。于是就殺了曹‘操’他爹曹嵩、他弟曹德,以及其它人。卷錢就跑了。

    據說這個張闿跑到了袁術麾下,日后暗殺陳國相駱俊也正是此人,堪稱三國時代頂級刺客。

    另一邊,泰山太守應劭帶兵來接曹嵩,來了之后只看到一地尸體。沒辦法,他只能收尸回兗州向曹‘操’匯報了。

    曹‘操’歡天喜地的等著老爹前來,想跟老爹炫耀一下自己成為一州之主是何等的風光,沒想到應劭帶回來的只是老爹、弟弟。以及其它人的尸體,這讓他傾刻由天堂跌到了深淵。

    俗話說,殺父之仇,奪妻之恨,不共戴天。曹‘操’雖然不像孫堅那樣知道自己妻子被奪了,但父親被殺的大仇卻不得不報。找誰報仇呢?當然是找陶謙。

    我老爹要搬家回來,你派兵去把我一家殺光,這是什么意思?

    不用說曹‘操’了,換作任何一個人,這事兒都不能忍。于是曹‘操’也不去搶袁術的豫州了。人爭一口氣,佛爭一柱香,我就算丟了天下。也要踏平你這徐州。

    兗州和徐州之間的慘烈戰斗開始了。曹‘操’攻拔了徐州十余城,最后在彭城與陶謙的主力部隊大戰。陶謙不敵曹‘操’,走保郯城。

    董卓之‘亂’時,許多人搬家到徐州,州中人口很多。盛怒之下的曹‘操’坑殺徐州男‘女’數十萬口于泗水,水為不流。其它應縣、睢陵縣、夏丘縣,也全被屠城,不用說活人了,活‘雞’活狗都一個沒有。

    什么叫霸氣?這就叫霸氣。真男人就應該這樣走一城屠一城!

    這個時候誰能拯救陶謙?當然是劉備!

    本來劉備帶著關羽、張飛、趙云在田楷手下‘混’得不錯,已經成為平原相。但袁譚一來,他們立即被打得丟盔棄甲。落荒而逃。

    平原國丟了,他這個冒牌刺史手下的冒牌國相,自然當不下去了,只能帶著殘兵敗將跑回齊國。青州刺史的治所就在齊國臨菑,換到現在來講那里就是省會。田楷一看劉備把半個平原國丟了,只剩下一千殘兵跑回來,也把他晾在了一邊。

    青州的齊國,西南是兗州的泰山郡,東南是徐州的瑯邪國,屬于三州‘交’界地帶。陶謙打不過曹‘操’,只得向田楷求救。畢竟田楷與袁紹對敵,而袁紹和曹‘操’是一伙的。

    田楷接到陶謙的求救信,決定去救一下。他如果不救陶謙,曹‘操’兼并了徐州,那么他就四面全是敵人了。

    “那個誰誰誰,帶著你那一千殘兵,跟我去救陶謙。”田楷說道。

    “我叫劉備。”劉備湊過來道。

    田楷一副黯然的表情道:“劉備是我任命的平原相,現在平原國在哪里?”

    劉備默默無言。

    田楷向劉備身后望了一眼,只見兩個壯漢身后站著一位漂亮的‘女’將,不禁嘆道:“還特喵的帶著家眷,怪不得會打敗仗!”

    趙云大怒道:“誰是家眷?我弓馬過人,所以被公孫大人派來為平原國主騎兵的好不好?”

    “公孫大人知道‘女’人不能成事,所以才派來給我!”田楷嘆了口氣,又轉向劉備等人道:“而你們卻連‘女’人都打不過!”

    劉備敗給了袁紹的大‘女’兒袁譚,所以田楷說他們打不過‘女’人,也沒法狡辯,只能默不吭聲。

    “你瞧不起‘女’人?你早晚會敗在‘女’人手里!”趙云給了田楷一個白眼,然后轉身道:“我不干了,我回家了!”

    “紫瓏!”劉備低聲輕呼。

    “我哥哥死了,早該回家一趟了,前面戰事吃緊,一直沒走。你放心,我們還會相逢的。”趙云說到這里,又湊近劉備耳邊,低聲道:“我會見證你們男人和男人之間的愛情的!”

    劉備白臉一紅:“你怎么知道?”

    趙云道:“這么明顯,誰不知道?男人和男人相戀,已經很讓人‘激’動了,你們居然是三個男人相戀,還愛的死去活來,真是世間的奇跡呀!”

    游戲中的趙云無疑是個腐‘女’,看到三個健壯又美型的男人相戀,頓時被吸引了。

    “好吧,你快回去吧,我這里本來就不需要‘女’人。那個誰誰誰,跟我去救陶徐州!”田楷道。

    于是趙云回家給哥哥奔喪,劉備則帶著他那一千殘兵,隨田楷支援曹‘操’。路上他還看到饑民數千人,立即派兵擄了過來。曹‘操’把人不當人,見城則屠,但劉備卻知道人是好東西,有人才有兵,有兵才有一切。

    “陶徐州,我來支援你了!”田楷道。

    陶謙看到田楷領兵來援,頓時感動的熱淚盈眶:“田青州,有勞了!”

    “不妨事,青州與徐州‘唇’齒相依,理當互相幫助!”田楷拍著‘胸’脯道。

    陶謙向田楷身后諸將看去,只見每個武將手下都兵強馬壯,唯有三個看起來很壯的家伙,身后的兵卻十分可憐。

    “這位壯士是?”陶謙問道。

    “這位是帝室之胄,漢室宗親,劉玄德。”田楷說道。

    “哦,難得,難得。”陶謙點了點頭。

    所謂的漢室宗親是現在最爛大街的東西。漢初劉姓是十分稀少的姓,但是今天,劉姓卻是我國前五的大姓,占全國人口的百分之五。這么多姓劉的是哪里來的?除了一些功高之臣被賜姓之外,大多數當然都是繁殖來的。

    劉備的祖宗中山靖王就有一百二十多個兒子,一代代這么繁殖,四百多年后,全國都是漢室宗親,以致于朝廷還特意設置了一個大官管理他們,就是九卿之一的宗正。

    現在經歷了五胡‘亂’華、李唐、趙宋等無數代,全國劉姓還能占到百分之五,漢末有多少姓劉的就不用多說了。照我來看,每十個人中就會有一位漢室宗親。

    漢室宗親并不值得尊重,只有位高權重的漢室宗親才值得尊重。比如現在的幽州牧劉虞,袁紹就想立他當皇帝,其它的益州牧劉焉、荊州牧劉表,揚州牧劉繇,以及前任兗州牧劉岱……這些漢室宗親才值得一提。當然,到了這個檔次,是不是漢室宗親也無所謂了。

    徐州兩郡三國,瑯邪國、彭城國、下邳國等國王,個個都是根正苗紅的漢室宗親,比劉備宗得多也親的多,這些人都不被陶謙當回事,就更不用說劉備了。

    不過劉備前來支援,陶謙當然要客氣一下,他看著劉備身后道:“玄德,你的兵也太……太少了吧。”

    他本想說兵太爛了,但話到一半不好開口,只好改說少。

    劉備道:“我這些兵里,可有幽州烏丸的胡騎,厲害著呢,公孫大人給的!而且路上我還搶到了數千饑民,加上這幾千饑民,我的兵就有好幾千了!”

    田楷心里暗嘆劉備的兵給他丟臉了,忙湊過去解釋道:“你別看玄德兵少,他其實是很能打的。我前些天任命他當平原相,就被袁紹的大‘女’兒打敗了!”

    劉備心道有你這么夸人的嗎?你這是損我吧?

    不過田楷畢竟是他的上司,他也不好說什么,只道:“如果我的兵多一點兒,就絕不會敗了!”

    陶謙默默無語了一會兒,方才說道:“看你長得如此結實,也是個能征善戰之輩,帶這點兵太委屈了。我撿選手下四千丹楊‘精’兵給你,你可要好好為我守城!”

    “四千人?”劉備一驚。

    劉備身后的張飛道:“四千是多少呀?我們能數的過來嗎?”

    關羽道:“蠢才,四千人用一個個數嗎?你讓他們站四排,只需要數一千人就夠了!上次教過你乘法了!”q
试机号759历史记录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