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6章 劉豫州

    歷史上的張飛是名將,肯定不會像游戲里這樣萌呆,不過游戲里為迎合腐‘女’愛好,已經將劉關張歪曲成基佬了,張飛自然也要被黑一把。

    聽了關羽的話,他大為高興地道:“這個好,那我就去數一千人……咦,按乘法算,是不是站八排,就可以數五百個了?”

    田楷在旁道:“還是站十六排吧,數到二百五比較適合你!”

    張飛點頭道:“這個好,我一口氣就能數到二百,再點五十也不費事!”

    陶謙看了張飛一眼,暗想這樣的糙漢也懂數學,不簡單,這劉備教育手下還是有兩下子的。當下也沒含糊,給了劉備四千丹楊兵。

    劉備手下有了四千丹楊兵,再加上原來的一千殘兵,滿打滿算已經有了五千部曲。至于道上擄來的數千饑民,就不能算在兵里面了。

    “田青州,陶徐州給了我這么多兵,我得為他效力,不能再在你手下了。”劉備對田楷說道。

    “什么?”田楷一怔,“好吧,人各有志,你要投奔陶徐州,那我也沒有話講。”

    劉備這邊跟田楷分手,轉頭就向陶謙表示了投靠。陶謙雖領一州,但卻是文官出身,武將不多,看到劉備這樣的大漢投靠,當然大喜。

    轉天,曹‘操’攻城,劉備率軍幫陶謙防御,兩邊戰個旗鼓相當,曹軍無法破城。陶謙看到劉備是個將才,心中更喜。

    雙方又戰了數天,曹‘操’看到陶謙一時攻不下,軍隊又無糧了,只能引兵退回兗州。

    曹‘操’退了,陶謙立即聽到手下來報,袁術自稱徐州伯。州伯是古官,袁術稱徐州伯的意思是我比你徐州牧高一點點。

    聽到這樣的消息,陶謙當然大怒。我陶謙才是真正的徐州牧,你自稱徐州伯是什么意思?看到曹‘操’把我打得慘,你也要來添點油?

    “那個誰誰誰!”陶謙叫道。

    “大人,我叫劉備。”

    “哦,對,玄德呀,我看你是個人才,我決定給朝廷上表,表你為豫州刺史!”陶謙道。

    袁術新得的揚州,陶謙還真看不上,要搶就搶他的豫州。任命劉備當豫州刺史,袁術聽到后一定暴跳如雷。

    “豫州刺史?”不用說袁術了,劉備本人都被嚇呆了。

    劉備可不是高富帥袁紹、曹‘操’之流,年紀輕輕就能舉孝廉,成為郎官,從此平步輕云,仕途通達。他父親死的早,從小窮的厲害,只能跟媽媽在一起織席子、賣鞋,當初拜師盧植,識字念書,還是同村發小劉德然之父劉元起出錢資助的。

    這個劉德然當然也是漢室宗親,劉備整個村都是漢室宗親,一個老祖宗繁殖下來的。劉德然的老媽對劉德然他爹資助劉備的行為很看不慣,常常阻止,可能是看劉備的媽媽是個寡‘婦’,懷疑兩人之間有一‘腿’。不過劉元起不顧老婆的阻止,繼續資助。

    劉備雖然被人資助讀書,卻不喜歡讀書,只喜歡遛狗、跑馬,聽音樂,買好衣服,可以說除了‘女’人,他什么都喜歡。這些愛好沒有錯,曹‘操’、袁紹都有這些愛好,錯就錯在他不像曹‘操’等人那樣,是高富帥。

    沒有高富帥的腰包,還有高富帥的愛好,這就注定了劉備年輕時代‘混’得非常慘。在當了數年小‘混’‘混’之后,他終于趕上了‘亂’世,于是參軍,打黃巾,贏功名。

    劉備很能打,總能立功,運氣也不錯,沒有戰死沙場。數年沉浮后,他當過最大的官是高唐縣縣令。高唐縣是青州平原國的一個縣,青州刺史焦和最無能,所以這州的黃巾鬧得最厲害,甚至竄到兗州干掉了兗州刺史劉岱。劉備一個小小的高唐縣令,當然擋不住黃巾,很快丟了縣,四處逃竄。

    這個時候,劉備想到當初和劉德然一起上學時,有個同學叫公孫瓚。公孫瓚現在‘混’得不錯,在北方邊境當中郎將。沒什么說的,去投靠吧。

    公孫瓚看到劉備來了,就問:“你以前在哪‘混’呀?”

    劉備道:“我以前在青州平原國的高唐縣當縣令。”

    公孫瓚一聽,忙問道:“喲,高唐令?對高唐熟?”

    劉備心想這個時候要吹吹牛,否則不會受到重用,于是道:“豈止高唐,整個平原國我都熟。”

    公孫瓚點頭道:“這樣呀,那你就趕緊再回青州吧!我任命了一個青州刺史田楷,手下正缺人!”

    于是劉備又回到了青州。

    來到青州,田楷看公孫瓚的介紹信里說劉備以前當過高唐令,并在平原‘混’的相當牛b,人稱平原萬事通,又看劉備很壯,立即讓他當平原縣令,守平原城。

    平原國和河南郡一樣,有個和郡(國)名字一樣的縣,作為郡的首府。平原縣北,就是袁紹的地盤。劉備來的很不是時候,剛來就看到袁譚接任青州刺史,大展軍事才華,他所守的平原縣也成了袁譚展示才華的場所,一戰之后,劉備就丟了平原縣。

    雖然剛當平原令不久,就被袁譚爆了菊‘花’,田楷還是準備再給劉備一次機會。平原國共有九城,包括平原縣在內的六縣在黃河北邊,袁譚主動進擊,很快一一掃平。不過黃河南邊還有三縣,分別是高唐、祝阿、漯‘陰’。其中高唐又是最靠河邊的一縣。

    “玄德,我準備沿黃河布防,你當過高唐令,對這一帶熟,那我就任命你為高唐令……哦,不,我任命你當平原相!整個平原國都歸你管!你一定要布置好防御,別讓袁譚小兒打過來!”田楷吩咐道。

    劉備一聽田楷讓他當平原相,當即大喜。雖然平原國已經大半讓袁譚占了,河這邊只有三縣,但畢竟一下子由縣級官員,成為了郡級官員,這是一個質的飛躍。

    “田青州你放心,我不僅會守住黃河,還會光復平原國,成為整個平原國的平原相!”劉備立下豪言。

    “好小子,希望我沒看錯你!”田楷拍拍劉備的肩。

    可惜的是,劉備雖然立下豪言,但又被袁譚打敗了,帶著一千殘兵灰溜溜地跑回了齊國,也難怪田楷沒給他好臉‘色’看。

    但英雄都是有大氣運之人,劉備在田楷那里‘混’的不開心,此時到徐州,立即時來運轉了!

    陶謙不僅給了他四千兵,還讓他當豫州刺史!

    “這可怎么使得!”劉備‘激’動地道。

    “你別急,豫州的情況非常復雜。豫州刺史孔伷死時,董卓正挾持著皇上,朝廷信命不通,義軍的盟主袁紹派周昂當豫州刺史,袁術卻派了孫堅。后來孫堅打敗周昂,領了豫州,但在征討荊州身死,袁術又派孫堅的大侄子孫賁領豫州刺史。”陶謙緩緩道。

    劉備當即醒悟道:“你是說現在豫州刺史是袁術任命的孫賁?那你舉薦我當豫州刺史……”

    “別急,究竟誰是豫州刺史,現在還沒有定論,因為朝廷又派出了一個豫州刺史郭貢……”

    “什么朝廷已經派了刺史,你還要舉薦我?”劉備再驚。

    陶謙道:“時至今日,誰當刺史不是朝廷說了算,而是州里面各太守、國相的態度。郭貢到豫州之后,本來無人聽從他的命令,但前些日子袁術敗給了曹‘操’,情況就不同了。現在郭貢已經有了不少人馬,但根基未穩,袁術和孫賁正準備對付郭貢,我們也可以‘插’一腳!”

    張飛道:“什么‘亂’七八糟的,我們直接打下來不就行了?”

    陶謙道:“我們剛與曹‘操’大戰了一場,哪有兵力打下整個豫州?”

    劉備道:“如果我沒記錯的話,豫州共有梁國、沛國、陳國、魯國,4國,颎川郡、汝南郡兩郡。”

    陶謙道:“沒錯,與我們徐州相鄰的沛國國相是陳珪,與袁術的關系很好,不過他兒子在我這里,他本身也是徐州人,我向他要一個城,你去屯駐,就可以自稱豫州刺史了。”

    關羽皺眉道:“只有一個城的豫州刺史嗎?”

    劉備道:“一個城足矣,我前面領平原相,不也是只有三城嗎?只要我們有了刺史這塊金字招牌,以后就好辦事了!”

    于是沛相陳珪把離徐州最近的小沛給劉備駐軍,劉備一下子成了刺史級的人物,但他這個刺史只有一個城,沒有比他更空頭的了。陶謙的主要目的只是惡心一下袁術,也沒準備真讓劉備成為豫州刺史。

    “從今天起,就要叫你劉豫州了!”陶謙對劉備說道。

    “豈敢豈敢!”劉備大汗。

    “既然我舉薦你當豫州刺史,你就應該擔當起這個責任,不敢之話再也不要說了。”陶謙揮了揮手。

    于是,劉備就這樣成了劉豫州。

    而北方,劉備原來的老大公孫瓚那里也出現了問題。幽州牧劉虞雖然是個老好人,但對公孫瓚的任‘性’已經忍耐到了極限。他決定干掉公孫瓚。

    劉虞是真正的幽州牧,手下有十萬兵馬,公孫瓚不過是負責邊境軍事的中郎將而已,根本沒法同他相比。前些天公孫瓚跟袁紹打,所用的軍糧都是他提供的,以他的實力,要拍死公孫瓚,就像捏死一只螞蟻一樣簡單。

    幽州刺史的治地在薊城,就是現在的北京。由于與劉虞不和,公孫瓚在薊城東南筑了個小城,自己住。劉虞要對付公孫瓚,立即派十萬大軍圍住了這個小城。

    “這小城這么小,放把火一燒,公孫瓚就會燒死在里面了,根本不用攻城!”有謀士建議道。

    劉虞當即大怒道:“說什么呢?房子都是百姓的房子,百姓的家,國以民為本,豈能‘亂’燒?”

    于是眾人不敢說話了。

    劉虞又道:“你們千萬不可以‘亂’殺人,只要殺公孫瓚就好了,其它人是無罪的。”

    眾軍士默然無語。帶我們來打仗,不讓殺人?你搞笑呢?

    公孫瓚看到劉虞帶了十萬人圍上,本來嚇死了,要不是小城被圍死,沒處跑,他早就逃走了。不過隨后發現劉虞的兵太逗,居然不殺人,不放火,站在城外跟他玩仁義,他立即帶領百名親隨一路殺出,并一路放火,‘亂’突‘亂’沖。

    劉虞手下的十萬大軍被命令不能殺人,看到別人點火沖來,只能躲,于是全軍大潰,劉虞則被公孫瓚抓住。

    公孫瓚宣稱劉虞與袁紹通謀,妄圖稱帝,將他全家殺了個干干凈凈,隨后讓朝廷來的使者段訓封他為幽州刺史,幽州從此歸公孫瓚了。r1152

    s
试机号759历史记录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