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0章 喪心病狂

    “二十年前,中科院有個部‘門’發生了一場大火,你知道多少?”沈峰問道!队朴菩≌f

    “主公,我三叔沒有玩游戲,沒法問,不過我特意地問了一下和三叔一同工作嬸嬸。二十年前的那場大火,是由工作人員工作失誤引起的,主管方曉娟還因此次辭退,從此離開了中科院。當時項目的資料以及研究成果,都在大火中燒毀!

    沈峰又問道:“那你知道那個項目是研究什么的嗎?”

    蕭媚道:“知道,這個項目是研究完美dna模組人類,希望能創造出來擁有運動員般身體素質,還有科學家般發達大腦的人。在大火中燒毀的研究成果,其實就是兩個半成品小孩,以前很多胚胎!

    沈峰道:“你確定燒死的小孩是兩個?”

    蕭媚道:“沒錯,嬸嬸說了,當時項目中的胚胎都死的很快,只有兩個發育‘成’人,并且長到了八歲,他們還準備用這兩個孩子繼續研究,結果一場大火全毀了!

    沈峰道:“你的意思是說,這兩個小孩,本身就無父無母,也不是從民間掠來的實驗品,而是由實驗室一手制作出來的?”

    蕭媚道:“這兩個在大火中燒死的小孩確實是由實驗室作出來的,但也不是無父無母,我嬸嬸說,他們都是由我堂妹提供的卵母細胞發育而來,所以應該算是我的堂侄!

    “你堂妹是誰?”沈峰急問。

    “我堂妹就是蕭湘,游戲排行榜第三的那個。比我表弟差一點點。她剛出生時,基因就非常好,叔叔經過分析說,她能長成世上最漂亮的人,也會有世上最好的運動能力,所以未滿月就進了實驗室,提取了她的一些卵母細胞,以供研究。

    后來其它人的胚胎全死了,只有以我堂妹的卵子為藍本的兩個胎兒活了下來,也就是那兩個在事故中遇難的小孩了。說起來。他們在血緣上都是我堂妹的兒‘女’。卻與我堂妹差不多大,還真是很有趣呢!如果他們還活著,不知會不會管我堂妹叫媽媽!笔捗恼f道。

    “你堂妹是蕭湘?玩家中第三的那個蕭湘?當初那兩個孩子是她的孩子?”沈峰一‘激’動,渾身一抖。體內的存貨噴薄而出。灌了身下的蕭湘滿壺。還直往外溢。

    “嗚……”蕭湘受此一擊,渾身不停地顫抖,汗出如漿。隨后就不動了。

    “沒錯呀,其實從玩游戲方面,就能看出來我堂妹的基因非常好了,游戲中的各種技術她都能輕易掌握,就算是我表弟,也只是因為錢投的比她多而已……”

    “你看清楚,你堂妹就是她?”沈峰慌忙將蕭湘抱在懷里,解去‘蒙’著她眼睛的眼罩。

    蕭媚此時才看到這個一直在沈峰身下婉轉嬌‘吟’的美‘女’正臉,正是她堂妹蕭湘。不過這時的蕭湘,已經體內耗盡,雙眼緊閉,口吐白沫暈了過去,姐妹兩個想聊兩句都不可能。

    “咦,湘湘怎么在這里?她不是在東海那邊……”蕭媚對蕭湘突然出現在沈峰懷里很是驚訝。

    “你先出去,我有空再找你談!鄙蚍鍝]了揮手。

    “主公,我想調營,關于那個實驗的事,我可以打聽更多的消息給你,你是想研究dna嗎?我也可幫你,我的專業也是這個方向的……”蕭媚哀求。

    “出去,我有空再叫你,這些事有空再談!

    “主公,您難得有空就幫我調一下吧!我真的不想呆在百濟營了,我跟那些妓‘女’不同!”

    “有什么不同?”沈峰皺眉。

    “至少,我從沒收過錢……”

    “那你連妓‘女’都不如!趕她出去!”沈峰揮了揮手,周圍幾個‘女’兵立即將蕭媚帶了出去。

    趕出蕭媚后,沈峰向方晴道:“姐,讓我‘抽’點血!

    方晴道:“干什么?”

    “做親子鑒定……”

    “少來,用你自己的!”

    “做兩次嘛,以免不保險!

    ……

    當蕭湘再次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被縛在沈峰懷里,沈峰沒有看她,反而專注于手頭的研究。

    已經被教育了數天,蕭湘知道這個時候不能打擾她,但這個縛次她仍然可以做一些取悅于對方的事。她用力地收縮,擠夾……

    “醒了?別‘亂’動,休息一下就好!鄙蚍寰钩銎鏈厝岬乜戳耸捪嬉谎,并且托了托她的身體,根本不向以前那樣霸氣十足。

    “主公?”蕭湘有些疑‘惑’。

    這時圍在一旁的方晴道:“結果出來了沒有?你這個神醫做個鑒定還這么慢?”

    沈峰有些不好意思地道:“出來了,蕭媚……嗯,沒有撒謊……”

    “?”方晴睜大眼睛,看了眼沈峰懷里的蕭湘,“那你還在她的身體里?快拔出來!”

    沈峰道:“都干好幾天了,現在拔有什么用?你還真準備認怎么的?”

    方晴道:“親媽,怎么不能認?我們不是一直就想找到父母嗎?”

    沈峰理了理蕭湘的頭發道:“太年輕了,就比我們大一歲,這怎么能成?”

    方晴道:“領地里差一歲的母‘女’多了去了,也沒見一個不認的!

    沈峰道:“那是游戲里,不是現實!

    方晴道:“現實里認了又怕什么,你快點把她放開,我跟她好好說說!

    “主公?”蕭湘聽到這對話更加疑‘惑’。

    沈峰沒理她,只是解開了縛住她的繩子。

    蕭湘恢復自由后,沒離開沈峰的懷抱,反而在沈峰懷里上上下下……

    “你先停一下……”方晴道。

    “有事嗎?我有點停不下來……”蕭湘道。

    方晴嘆了口氣,她很明白剛上癮時的感覺。不口吐白沫暈倒,就一點兒也不想停。不用說那時了,就算是現在,她也無法讓自己停下來,能控制一切的只有沈峰。

    沈峰于是抱緊蕭湘的小腰,將蕭湘按在懷里,不讓她運動,并輕聲道:“說完話再玩,我到時陪你好好玩!

    蕭湘看到腰被按死,只得夾緊沈峰的身體。并縮在沈峰懷里。

    “那個……嗯……蕭媚剛才來過。你知道嗎?”方晴問。

    蕭湘道:“我聽到她的聲音了,不過當時實在是……太舒服,沒空理會她,隨后……嗯。我腦海里一片空白……”

    方晴道:“我明白你那時的狀態。不過我們談論的事你有沒有聽到一點兒?”

    蕭湘道:“剛開始聽到了一點兒。你們好像在談論我爸爸的研究?后來就……嗯,我整個人好像到了另一個世界,只有我和主公……”

    “聽到就好。當初研究所有兩個實驗品小孩你知不知道?”方晴問道。

    “知道呀,一男一‘女’很可愛,我小時候爸爸領著我看過一次,并說那其實是我的兒‘女’,我當時隔著玻璃對他們做鬼臉來著。不過隨后大火,把他們全燒死在里面了!笔捪娴。

    “原來當年隔著玻璃對我們做鬼臉的小孩是你!我還以為你也是實驗品呢!”沈峰驚叫。

    “咦,你……”蕭湘睜著大大的眼睛看著沈峰。

    方晴這時道:“你知道我和弟弟在實驗室里當實驗品,每天被各種折磨,為什么不救我們?我和弟弟一直都以為我們是被擄走的民間孤兒,沒有爹媽關心,才會這樣……主持研究的是你爸爸?那么也就是我外公了?親外公居然拿我們當實驗品……”

    蕭湘道:“你們是當初死于大火之中的……我那兩個……孩子?不可能,你們怎么還活著?”

    方晴道:“我和弟弟每天被人各種研究,‘抽’血、打針、電擊、吃‘藥’,都快被你們‘弄’死了你知道嗎?好在老天有眼,在八歲的時候,我們兩個在無盡的虐待中覺醒了異能……”

    “異能?”

    “沒錯,我們兩個那時能用‘精’神控制其它人,但研究人員沒有發現,這也為我們逃跑創造了契機。我控制著方曉娟放火,制造出了工作失誤,我們被燒死的假象,弟弟則是支開‘門’衛,使得我們成功逃跑。

    只可惜那時我們的能力都不強,從實驗室逃出后,就失散了。弟弟因為‘精’神力過耗,失去了記憶,后被孤兒院收養。我狀態要好一些,寄居在方曉娟家中,并控制著她養活我們。但幾年后,方曉娟想擺脫控制,給我下了套,我雖然殺了她,但自己卻變得神智不清,直到與弟弟再次重逢!

    “你是說,你是我的……‘女’兒?”蕭湘一驚。

    “從生物學角度上來看是這樣,我不知道你怎樣看我們這兩個實驗品,不過我還是希望你能與我們相認,畢竟你是我們的媽媽!狈角绲。

    “誒?……”蕭湘呆住。

    數分鐘后。

    “對不起了,我那時很小,不知道你們在實驗室里受罪,不過就算我知道,也無濟于事,我爸爸是個科學狂人,常說為了科學什么都可以放棄……”

    “沒關系,媽媽,你肯認我,我已經很開心了!狈角绲。

    方雨在一旁感嘆道:“太好了,媽媽終于找到真正的外婆了,而且外婆看起來好年輕!”

    蕭湘道:“這位是?”

    方晴道:“實驗室里最初的胚胎除了我和弟弟之外,就沒有活下來的,所以他們后來用弟弟的‘精’和我的卵培養出了我們的孩子,就是眼前這兩位。當初剛逃出來時,她們身體有嚴重缺陷,我為養活她們,指示方曉娟買掉了他哥哥的祖宅,這倒給她們惹了不少麻煩呢!”

    方雪道:“媽媽是世上最好的人了,其實我們小時候的外婆,根本不是外婆,只是在媽媽控制下的傀儡人,媽媽一個人又當外婆,又當媽媽,真的很辛苦,我最喜歡媽媽了!不過某人嘛,就完全不一樣了,小時候從來沒見到過人,等我們長大了,倒跑來欺負我們了!”

    方晴道:“好了,別老說爸爸了,若沒有爸爸,媽媽現在還瘋瘋癲癲的呢,哪能給你們講這些事!

    “確實是我不好,讓你和小雨、小雪受苦了!鄙蚍迦埛窖,示意她和蕭湘一樣坐在自己懷里。

    “主公,你……你……”蕭湘望著沈峰一時無言。

    ps:舊的一年過去了,祝大家新年快樂!

    感謝毐尊成為12月本書第一粉絲!gas1981蟬聯本書票王!夏天的小狼蟬聯本書第一評論員!

    貌似這章有點喪心病狂,不過愛怎么樣就怎么樣吧,實在不想束手束腳的寫了,太累。
试机号759历史记录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