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4章 郭嘉

    潛進徐州城中,沈峰很快來到呂布手下的秦宜祿家!朴菩≌f杜鵑此時身穿一件紅‘花’襖,端莊淑麗,在院中紡著棉‘花’。

    沈峰一個偵察術扔出,發現杜鵑竟不是綠名了,而變成藍名?磥硭骢跸s完成歷史任務,導致董卓身死,被系統記了一大功,檔次也提升了。

    “相公?”

    聽到身后有聲音,杜鵑立即回過頭,見來人是沈峰,頓時一怔。

    “好久不見,杜姑娘!鄙蚍逡话褜⒍霹N抱住。

    “沈公公,你別這樣,我有丈夫了!倍霹N急道。

    “唔?杜姑娘已得良婿?”沈峰沒有松開,卻是抱得更緊了。

    “嗯,公公松手,求你了!我不好對不起丈夫!”

    沈峰道:“我們那一次,不是‘挺’好的嗎?今天我們就再續前緣吧!”

    杜鵑道:“公公若再不放手,鵑兒就唯有一死以證清白了!”

    沈峰只好暫時松開手道:“沒想到姑娘竟是如此貞良之人,一時冒昧,抱歉了。我本以為,我們是好朋友呢!”

    杜鵑道:“我們是朋友,公公送我魔‘藥’,助我殺掉殺父仇人,杜鵑也很感‘激’,但我是有夫之‘婦’,還請公公不要失禮!”

    沈峰道:“看樣子你很愛你的丈夫?”

    杜鵑道:“宜祿對我很好,我很愛他,他也很愛我!

    沈峰問道:“當日董卓身死之時,我曾去找過你。但沒找到,你是怎么跑到秦將軍這里了?”

    杜鵑道:“董卓死后,呂布想納我為妾,但我的衣服脫不下來……他一怒之下,就想殺我,是宜祿救了我。雖然我們一直沒能那個,但他對我很好……”

    “這樣!”沈峰皺了下眉。

    “沈公公,說起來,當日我們在一起的時候,我的衣服很容易就脫下來了。怎么現在就脫不掉呢?”

    沈峰道:“要不我為姑娘脫脫試試?”

    杜鵑臉一紅道:“這怎么行。那次**于公公的事,我已經跟宜祿坦白了,他說不介意我那次,但以后……不可以……況且宜祿還沒碰過我。怎能讓公公再碰?”

    沈峰沉‘吟’了一下道:“秦將軍在家?”

    “跟著呂使君出征去了。只有我在家!

    “那就好!鄙蚍逵窒蚨霹N走了過去。

    “公公你要干什么?”

    “我這人不擅言辭。專擅以行動說話!

    “不要呀!”

    杜鵑掙扎著,但還是被沈峰抱到了房間里。

    半小時后,杜鵑有些呆滯地望著沈峰。身體還在痙攣,腦子卻是凌‘亂’。她不知該不該把這事兒跟丈夫說,雖然是被強迫的,但丈夫未碰過她,反而再次讓沈峰碰了,說給丈夫聽,只會讓丈夫生氣而已。

    “你不可以把我們的事說給任何人聽!宜祿娶我的時候,人人都說他撿了董卓的舊鞋,我不能讓人家再嚼舌頭了!我也不會跟宜祿說,這次就算了,你也不要再來找我了!”杜鵑說道。

    沈峰道:“好,我不說出去,不過我會偷偷地來!

    “不行,我是有丈夫的人,不會偷人!”杜鵑堅定地道。

    “好吧,你不會偷人,我每次都用強,這樣行了嗎?”

    “不行!”

    沈峰只好壓在杜鵑身上,繼續一下一下地鑿著,并說道:“覺得行的時候叫我!”

    許久之后,杜鵑用顫抖的聲音道:“我抵抗不了你……但……一切……都是你胡來,跟我……沒關系!”

    “當然,你不要跟任何人說,包括你丈夫!鄙蚍遢p‘吻’著她道。

    “嗯!倍霹N點點頭。

    “我有空還會再來看你的!鄙蚍鍛鹜曛,給杜鵑穿好衣服,瀟灑地轉身離去。

    “唔,又脫不下來了,這是怎么回事?”杜鵑‘摸’著祖衣皺眉。

    此時,重新一統兗州的曹‘操’已經南征,將豫州西部的潁川郡,以及大半個汝南郡都納入掌中。

    歷史上曹‘操’得到潁川非常簡單,袁術從南陽逃竄到揚州后,就對豫州西部的控制力大大降低,現在又在徐州與劉備死磕,更沒空管這邊。潁川郡以及汝南一帶,主要是何儀、劉辟、黃邵、何曼等黃巾出身的將領,歸順在袁術手下,戰斗力不高。

    曹‘操’率軍斬了劉辟和黃邵,何儀等人只好投降,潁川、汝南就基本差不多了。隨后將皇帝迎來,挾天子以令諸侯,袁術又不識時務地稱帝,兩相對照,豫州的其它封國及縣全都望風降于曹‘操’,諸如李通之流有實力的將領,也同樣投奔了曹‘操’,袁術的地盤越來越小。

    游戲中曹‘操’得到潁川的經過就更簡單了,少林寺住持歐陽巨,早在曹‘操’來之前就搞定了何儀、劉辟、黃邵等人,成為了潁川太守,這幾位黃巾賊更是在少林出家,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而曹‘操’一來,歐陽巨立即很識時務地率軍出迎,讓曹‘操’不費一兵一卒,就拿下了此郡。

    “潁川真是繁華呀!”曹‘操’站在潁川許縣的大街上感嘆。

    潁川郡的許縣,就是后來的許都,漢獻帝的落腳之處。大漢王朝的最后二十五年,這里都是首都,直到曹丕稱帝,才又遷回洛陽。

    歐陽巨在旁道:“聽聞皇上已經東遷到了河東郡,曹使君可有迎皇上的打算?”

    曹‘操’道:“我正有此意,不知諸位意下如何?”

    夏侯惇等人紛紛道:“山東未定,皇上身邊又都是韓暹、楊奉之類的‘亂’賊,還是不要去攪這渾水了!”

    荀彧道:“昔晉文公納周襄王而諸侯景從,漢高祖為義帝縞素而天下歸心。如此從人望,服天下。大順大德之事不去做,反倒擔心韓暹、楊奉之流干什么?如果其它人搶在了我們前頭,恐怕就來不及了!

    曹‘操’點頭道:“沒錯,是應該迎皇上!

    歐陽巨道:“洛陽經董卓之‘亂’后殘破不堪,曹使君若能迎來大駕,不如東都此城。許縣在潁川最富,且城墻完好,用來做新都最合適不過了!

    曹‘操’道:“這里雖然不錯,就是禿子多了一點兒!

    歐陽巨尷尬地道:“曹使君,我們不是禿子。是和尚!”

    曹‘操’低聲跟身邊的人道:“我怎么覺得這個邪教。比黃巾賊還要糟糕呀?至少黃巾賊不剃頭,也不搞得怪模怪樣!”

    曹仁勸道:“主公,這伙人不吃‘肉’,不喝酒。也不娶媳‘婦’。什么都省了。很好的。依我看,這里當首都,國家每年都能節省大批錢財!

    曹‘操’道:“子孝的話有理!”

    荀彧道:“豫州西部已定。事不宜遲,主公應該即刻去迎皇上!”

    曹‘操’道:“戲志才已死,你又要留下來鎮守,不能隨我出征,誰人可替我出謀劃策?”

    荀彧道:“荀攸、鐘繇!”

    曹‘操’道:“荀攸、鐘繇?他們在哪?”

    荀彧道:“應在天子處,主公若迎天子,應該可得此二人!”

    曹‘操’道:“此二人既然不在,再為我推薦一個!汝南、潁川這一代,向來盛產人才,不會沒有的!

    荀彧略一沉‘吟’,緩緩吐出兩字:“郭嘉!”

    其實郭嘉和荀彧一樣,都是先去投奔袁紹的。袁紹身為諸侯盟主,虎踞冀州,又四世三公,可謂高、富、帥三者俱全,對天下‘精’英都有致命的吸引力。

    郭嘉一去,袁紹十分禮敬,待之上賓,但禮數雖然到了,郭嘉卻不歡喜。他偷偷跟好朋友辛評、郭圖等人道:“袁公雖禮賢下士,但不懂用人之術,考慮的事情雖多,卻抓不到重點,整天在謀劃,卻很少有決斷,每天看起來很忙,很累,但根本不辦事,這種人難成大事!我要找更適合的主公,你們跟我一起走吧!”

    辛評、郭圖道:“袁家四世三公,恩德天下,人人來投奔,武將如云,謀臣如雨,天下最強,你要往哪去?我跟你說,這年頭人品、智商什么的都是虛的,唯有高、富、帥,三者齊備才能成事。袁紹的‘毛’病雖多,但最高、最富、最帥,舍此之外別無人選!

    郭嘉一看這兩個朋友只認高富帥,和他‘尿’不到一壺去,不再跟他們多講,自己走了。離開袁紹后去哪呢?當然是找比袁紹矮一點,但也很富很帥的兗州牧曹‘操’了。

    曹‘操’得荀彧舉薦,立即召見郭嘉,共論天下事,最后感嘆道“使孤成大業者,必此人也!”

    郭嘉也高興地道:“真吾主也!”

    當然,前面說的都是歷史中的事,而不是游戲中的事。游戲中曹‘操’得荀彧推薦,召見郭嘉,立即聽到一聽嘹亮的佛號:“阿彌佗佛!”

    曹‘操’定睛一看,只見一個二十多歲的小和尚,剃著個大光頭,站在他面前。

    “你是……”

    “小僧就是郭嘉!”

    曹‘操’不由得對身邊的荀彧道:“這郭嘉怎么是個和尚?”

    荀彧道:“正是因為他是和尚,我才沒有立即向主公推薦。但若想成大事,必須此人相輔!”

    此時歐陽巨在一邊暗笑。郭嘉可是潁川陽翟人,離少林寺不遠,為了渡化這個徒弟,他可是費了不少苦心。有郭嘉當徒弟,天下誰人可以擋住他少林寺前進的步伐?

    當然,他不知道收郭嘉為徒之時,西北河南郡的那位鄰居也成了諸葛亮的老爸,究竟是他的徒弟厲害,還是沈峰‘女’兒厲害,那就要未來戰場上見真章了。

    ps:感謝森林木箱、tiandigudu、天涯無悔人、夢中人自在夢中游、軍工廠投了1張月票!
试机号759历史记录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