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0章 豫州歸曹

    此時袁譚已經拿下整個青州,并州也被袁紹的外甥高干搞定,再加上原本的冀州,袁紹已有三州之地,占據幽州的公孫瓚被袁紹打得無力還擊,只能依城固守,被滅也是遲早的事,所以袁紹的底氣很足。|

    袁紹在信里大罵了曹‘操’,并讓曹‘操’帶著皇帝遷都到鄄城。

    東郡是兗州最北邊的郡,鄄城就在東郡之南。曹‘操’原來當兗州牧的時候,就以鄄城當大本營,過了黃河就是冀州,離袁紹很近,也得到了袁紹的很多支援,若是沒有袁紹,他還真撐不下來。

    現在曹‘操’得到半個豫州之后,立即將皇帝和大本營全挪到了許都,不是防別人,就是防袁紹。此時袁紹若想接近皇帝,就先攻下整個兗州才行,畢竟豫州在兗州之南。

    可許都離袁紹是遠了,但是離劉表很近,離袁術也很近,剛剛他攻南陽,還被劉表手下的張繡打得好慘,長‘女’戰死,典韋戰死,死的士兵之多,就更不用說了。

    現在曹‘操’的局面,總之就是一個字:愁人!

    “主公怎么了?好像不太對呀?被張繡打得沒信心了?”鐘繇低聲問荀彧。

    荀彧道:“雖然我們敗的很慘,但以主公的聰明,必然知道過去的事就過去了,不會掛念于心,現在他這個樣子,必有其它事,我們去問問!

    于是荀彧、荀攸、郭嘉、鐘繇等人找到曹‘操’,曹‘操’立即拿出袁紹的信給他們看。

    “遷都?哈哈。許都雖離劉表、袁術很近,但我們圖的就是離他袁紹遠,讓我們遷回去,萬萬不可能!”郭嘉‘摸’著他的光頭大笑。

    曹‘操’道:“我和袁紹的‘交’情看來到頭了,他現在虎距北方,我不是對手,怎么辦?”

    荀彧道:“自古以來成大事者,如果真有其才,雖弱必強,如果沒這份能力。雖強易弱。當初秦朝滅亡之際。漢高祖劉邦和項羽爭天下,劉邦的實力遠不及項羽,但仍奪得了天下,使得大漢朝建立。綿延四百年直到今天。袁紹不如項羽。我們又輔天子。扶義征伐,所以不必擔心!”

    郭嘉道:“袁紹這個人我很熟,依我看。袁紹有十敗,而主公有十勝。袁紹繁禮多儀,主公體任自然,此道勝也;袁紹以逆動,主公奉順以率天下,此義勝也;桓、靈以來,政失于寬,袁紹以寬濟寬,故不攝,主公糾之以猛而上下知制,此治勝也;袁紹外寬內忌,用人而疑之,所任唯親戚子弟,主公外易簡而內機明,用人無疑,唯才所宜,不問遠近,此度勝也;

    袁紹多謀少決,失在后事,主公得策輒行,應變無窮,此謀勝也;袁紹高議揖讓以收名譽,士之好言飾外者多歸之,主公以至心待人,不為虛美,士之忠正遠見而有實者皆愿為用,此德勝也;袁紹見人饑寒,恤念之,形于顏‘色’,其所不見,慮或不及,主公于目前小事,時有所忽,至于大事,與四海接,恩之所加,皆過其望,雖所不見,慮無不周,此仁勝也;

    袁紹大臣爭權,讒言‘惑’‘亂’,主公御下以道,浸潤不行,此明勝也;袁紹是非不可知,主公所是進之以禮,所不是正之以法,此文勝也;袁紹好為虛勢,不知兵要,主公以少克眾,用兵如神,軍人恃之,敵人畏之,此武勝也!

    郭嘉將十勝十敗說完,總結道:“所以袁紹雖強,無能為也!

    曹‘操’聽了郭嘉的話大笑道:“你這話說過了,我可沒那么吊!”

    郭嘉又道:“自從皇帝來到許都,豫州各郡、國都有投靠之意,豫州可迅速平定。公孫瓚未滅,我們可趁袁紹北擊公孫瓚之時,東取呂布,否則袁紹和呂布兩人結盟,我們腹背受敵,事情就不好辦了!

    荀彧也道:“不先取呂布,河北未易圖也!

    曹‘操’道:“你們說的有道理,但我怕的是袁紹侵擾關中,西‘亂’羌、胡,南‘誘’蜀、漢,是我獨以兗、豫兩州之地,抗天下六分之五,為之奈何?”

    荀彧道:“三輔、涼州等地,將帥數以十計,有董卓殘黨李傕、郭汜等人,也有韓遂、馬騰之類的反賊,互相不服,搞不到一伙去。他們看到我們互相征戰,也定會擁眾自保,我們以朝廷的名義,撫以恩德,遣使連和,雖不能久安,但在主公安定山東之前,足以不動!

    曹‘操’道:“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呀!”

    荀彧道:“西方之事,可‘交’給鐘繇,鐘繇若去,主公必然無憂!

    “哦?”曹‘操’眉‘毛’一挑,立即任命鐘繇為‘侍’中,兼司隸校尉,持節督關中諸軍,特使不拘科制。這是相當牛的一個任命,意思就是西方的事全歸你管了!

    “傲天在河南,可以為你聲援!辈堋佟愿犁婔淼。

    “主公放心,我定當安集關中諸軍,使主公無西顧之慮!”鐘繇行了一禮。

    “誰可輔佐鐘繇?”曹‘操’繼續問。

    “韋端可以!”荀彧答道。

    “好,讓韋端當涼州牧!”曹‘操’又下了一道任命。

    于是新的司隸校尉和涼州牧上任了,鐘繇成了沈峰的頂頭上司,而韋端則負責涼州。這兩位新上任的高官,都是空手套白狼的主,不過關中諸將戰成一團,也樂于看到朝廷來的人調停。

    鐘繇至長安,移書馬騰、韓遂等人,為陳禍福,馬騰、韓遂想抱朝廷的大‘腿’,各遣子入‘侍’,西方變得安穩起來。涼州那邊,韋端也‘混’的不錯,后來因為干的好,被提拔到朝廷擔任太仆,并由其子韋康繼任涼州刺史?上У氖,韋康沒他爹有能耐,最后被馬超所殺。

    且不說以后的事,擔說現在曹‘操’剛把鐘繇派出去,心里正忐忑之時,突然聽到一個天大的好消息,那就是袁術稱帝了!

    要說袁術稱帝,其實也有稱帝的資本的。他派孫策過江,孫策將江東諸郡都平定了,每次寫信報告軍情,都是主公長,主公短,一點兒都不像有謀反的樣子,再加上江北的九江、廬江兩郡都已歸他,所以揚州已經全部姓袁了。

    另一邊的豫州,雖然潁川、南陽已經落入曹‘操’之手,但其它郡國還是在他控制之下的,整整一州半的地盤,在這個‘亂’世中,也只有北邊的袁紹能比一比。

    此時袁術在跟呂布爭徐州,呂布自稱徐州牧,所以徐州該歸他管,你袁術無論是揚州牧也好,豫州牧也好,都給我從哪來,滾哪去,徐州的事輪不到你‘插’手!

    袁術看到這種論調火大呀,我是揚州牧、豫州牧,就不能動你徐州?那老子現在當皇帝,看你服不服!

    以袁術的眼光來看,現在天下這么‘亂’的根源,就是皇帝不能服眾。他四世三公,出身名‘門’,高大、富有、帥氣,此時如果站起來稱帝,定會得到全天下人的擁戴,那時不光揚豫兩州的人都服他,十三州的人都會聽他的號令!

    曹‘操’為什么這么吊?還不是接來了皇帝,處處以皇帝的名頭發號施令?老百姓都是愚民,一聽到皇帝的命令就屁顛屁顛了,所以豫州的好多縣都投奔曹‘操’了。但袁術現在自己當皇帝,一點兒都不比曹‘操’差,而且他這個皇帝,比曹‘操’挾持的那個小丫頭片子還要德高望重,誰人不服?

    退一萬步來講,就算袁術稱帝后,其它各州、各縣仍不聽他的話,他也沒有什么損失,而揚州、豫州有了他這個新皇帝,也會更加忠誠。以前是為袁將軍,袁州牧效力,現在是為皇帝效力,哪個好?當然是為皇帝效力好。

    思前想后,袁術發現稱帝是有百利而無一害的大好事,應該趕快實施。所以就在曹‘操’接來天子,煽動豫州諸縣之時,果斷地自立為皇帝了。

    “你手上有皇帝算什么!我袁公路本人就是皇帝!”

    整個豫州,是有兩郡四國的,兩郡分別是曹‘操’占據的颎川郡、汝南郡,四國則是梁國、沛國、陳國、魯國。

    袁術稱帝,首先忌憚的就是陳國。前面說過,陳國的國王劉寵可是武藝驚人,群雄討董的時候還帶兵出征,自稱輔漢大將軍,他的國相駱俊也很配合他。自從袁術占了豫州,這對組合就不怎么聽話,有事沒事的就要找點麻煩。

    袁術稱帝后,立即到陳國征糧,駱俊一聽袁術稱帝了,還來求糧,果斷不給了。袁術心知我就知道你靠不住,馬上派刺客將陳相駱俊及其王劉寵一并殺害,然后縱兵劫掠陳國。

    按照袁術的心思,陳國搞定了,其它人都不會再有什么意見了,擁立他這個皇帝是妥妥的事情。沒想到別人看到他稱帝,非但沒擁立,還一齊背叛了。

    最令袁術痛心的就是沛相陳珪。這陳珪是陳球的侄子,小時候跟袁術關系特好,他的兒子也在袁術手下帶兵。沒想到就是這個深得他信任的陳珪,一聽到他稱帝,立即領著沛國投曹‘操’了,還給他寫信道:“以為足下當戮力同心,匡翼漢室,而‘陰’謀不軌,以身試禍,‘欲’吾營‘私’阿附,有死不能也!

    曹‘操’看到沛相陳珪來投,當然是興奮不已,立即揮軍東征,討伐袁術。此時不打落水狗,什么時候打?

    此次東征,陳國、梁國、魯國都到曹‘操’手里,再加上新投靠過來的沛相陳珪所在的沛國,整個豫州四國兩郡已經盡歸曹‘操’了。,

    ps:感謝無聊蟲子被鳥吃、破曉無明投了1張月票!

    善良的食人族打賞100!
试机号759历史记录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