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2章 郡國從事

    “我的部隊一向是‘女’兒當家的,你們以后也會生很多漂亮‘女’兒,彩蝶營的班,早晚會讓她們接下去。至于退役后能否進入地方部隊,或是地方政fǔ,那就要靠你們表現了!鄙蚍褰忉尩。

    卓小蔓、莊萍萍等人眼中閃過一絲黯然,她們雖然長得漂亮,但跟沈峰領地無窮無盡的美‘女’們比起來就很普通了,所以在沈峰心里,也不會有什么地位。她們很想一輩子呆在沈峰身邊,像這個晚上這樣快樂下去,但是那根本不現實。

    “主公,我想一直被你寵幸!”卓小蔓哭道。

    這個在莊不凡面前始終刁蠻的小美‘女’,發現自己對沈峰是可有可無的,再也刁蠻不起來了。

    “好好努力,你會有機會的!鄙蚍濉啃÷砩献钊彳浀牡胤,“正好我要接見我們領地的‘精’英,你可以學習一下先進經驗!

    “主公,你要走?”一個美‘女’問。

    “不走,就在這里見客!

    “?這里要有其它人來?”莊萍萍一驚,F在五百荊襄美‘女’在這里大‘亂’斗已經夠羞了,沈峰居然還要在這里見客。

    “不用驚慌,沒有外人,而且跟你們一樣都是美‘女’!鄙蚍宄鲅园参恐。

    “爸爸,各郡國從事來匯報工作了,你是否接見?”一個漂亮的少‘女’盈盈走了進來,身穿雪白的衣衫,格外出塵。她一雙美麗的眼睛望著沈峰,對滿屋子的‘玉’體橫陳視而不見。

    這個少‘女’叫沈綏,是方雨的‘女’兒,東漢和熹鄧皇后鄧綏轉生,澄名,管理能力出眾。所以沈峰讓他擔任州中主簿,換到現在的說法,那就是秘書長。

    “讓她們進來!鄙蚍逭f道。

    “是!鄙蚪椶D身而出。隨后七個美‘女’魚貫身入。

    卓小蔓、莊萍萍等人看到一下子進來了這么多人,滿面羞紅。想找個地方躲起來。這是房間空曠,她們人又多,哪有地方可以躲,只能相互摟抱著,遮擋住‘胸’前羞人的地方。

    “喲,這是哪里的姐妹,立了什么奇功,可以在這里開小會?”一個美‘女’問道。

    沈峰現在巨大的怪物變身已經可以綿延百里。照顧近百萬人,所以這種五百人規模的聚餐,在大家眼里都是小會,一般人享受不到。至于單獨一個人坐在沈峰懷里——除了沈峰的親近之人,其它人能有一次,就可以夸耀一輩子了。

    “這是荊州來的使節團,小月,坐過來,我介紹給你認識!鄙蚍迨疽夂碌阶啃÷@邊來,介紹道:“這是胡月。目前擔任京兆從事,她可為我平定三輔立下過汗馬功勞,是你們所有人學習的楷模!”

    “原來這位就是林楓的前‘女’友。把林楓的妹妹賣了,然后投靠沈峰的胡月!”卓小蔓睜大了眼睛,然后點頭道:“我一定要向胡姐姐學習!”

    “哈哈,你胡姐姐厲害的地方可多了,你一輩子也學不完!鄙蚍遢p輕一笑,又介紹道:“這是林悠,目前擔任河內從事!

    “啊,你就是那個……”莊萍萍想說當眾被啪,又不好意思說出口。只能笑笑。

    “小悠的哥哥雖然是個‘混’蛋,但她卻非常乖。我的一切命令都會聽,而且還執行的非常出‘色’!鄙蚍灞頁P道。

    “?那你還……”卓小蔓也想說那件事。同樣說不出口。

    “你們都聽過我的事?”林悠看了卓小蔓、莊萍萍一眼,“雖然那次的事很羞人,但能在大家面前,展示主公有多愛我,我也很幸福,而且主公也說了,不介意我被大家看一看,只要我今生只有他一個人男人就好!

    “是這樣嗎?”卓小蔓眨眨眼。

    “嗯!绷钟泣c點頭。其實她心里還是很介意那天的事,沈峰最喜歡的幾個‘女’人,連太監都不能看,而她當時在城墻上,可是被眾多男人圍觀。

    但過去的事已經過去了,并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成為四貴,她憑借自己的努力,和超強的游戲天賦,贏得了沈峰的信任,并且擔任了州中從事,屬于沈峰的干將之一。沈峰待她,也和其它親信沒兩樣,時不時地就會寵愛一番,這樣就足夠了。

    介紹完這兩個,沈峰又介紹起了其它五人。

    司隸校尉手下共有十二從事,第一個是其它州都沒有的都官從事,主管京官,雖然早已經遷都了,但沈峰仍然沒省。第二個是功曹從事,也就是其它州的治中從事,第三個是別駕從事,再之后是主管錢糧的簿曹從事,主管軍事的兵曹從事,最后司隸七郡,每郡一個郡國從事。

    今天是七個郡國從事來匯報工作的日子。按理來說各郡國是由太守或國相治理,州里的從事只是起監督作用,不過沈峰的各郡太守都是親‘女’兒掛名,便于提升等級,比如方雨、方雪之類的,不可能派到郡中真的管事,所以郡中主要由二把手郡丞管事。

    各郡丞也都是沈峰‘女’兒,對沈峰忠心耿耿,不過她們雖然植入了祖珠,可以像玩家一樣應用游戲系統,但畢竟是土著出身,半路出家,一些根深蒂固的土著思想還是改不了,這個時候州中派來指導的工作的從事就格外重要了。

    司隸的七個郡國從事全部是以前高端玩家,游戲經驗豐富,林青衣等采‘女’宮出身的嫡系想搶這個位子都沒能搶到,由此可見她們的地位有多么高了。

    “你們要想一直被我寵幸,就要展示出你們的價值,小悠在我領地中算是跟我晚的,但我現在很寵幸她!鄙蚍逡贿呎f,一邊考量著七郡的工作,“這次第一,果然還是小悠呀?來,小悠,今天我們來個十八盤吧!”

    “謝謝主公!”林悠歡快地跑了過去。

    “什么是十八盤呀?”卓小蔓等人有些困‘惑’,而胡月等人則是一臉羨慕。隨后獎賞開始了,卓小蔓等人的困‘惑’很快變成了‘激’動,原來沈峰還有這么多的‘花’樣,根本未曾展示。

    “我們也可以向她一樣嗎?”卓小蔓在沈峰收功之后低聲問。

    “我可沒時間一個一個地伺候你們,只有像小悠這樣表現出‘色’,或者立下奇功,才會玩玩!

    “努力吧,身為夫君的小妾,我現在都沒份呢!焙孪蜃啃÷擦似沧。

    “?胡姐姐跟主公結婚了?”卓小蔓驚奇地問。

    “恩,我是主公的第十二房小妾,也是目前最后一房!焙抡f道。

    “哇,好厲害!”其它人一齊道。

    “也不厲害了,我又不受寵,每月也就家庭聯歡的時候能被主公單獨寵一下!焙伦炖镎f著不厲害,臉上卻有點小得意。

    “哇,每月都能受寵,還說不厲害!”其它人紛紛吐槽。

    這個時候,沈峰沒理會這些‘女’人,而是獨自走出了這間宮殿,他還有更重要的事要辦。

    卓小蔓看到沈峰人沒了,急問道:“主公怎么走了?我們怎么辦?衣服還都……沒有……”

    胡月道:“這是大好事呀,主公沒給你們穿祖衣就走了,這說明他可能還會回來再寵幸你們一次,你們應該高興才對!”

    “真的嗎?”莊萍萍眨了眨眼。

    “不過主公有時也會忘,如果你們等了三天,主公還沒來,可以去請示一下……”林悠說道。

    “?要不穿衣服,在這里等三天,才能再請示?”卓小蔓有點驚訝。

    胡月道:“小悠這是為你們好,如果太急去請示,主公正忙別的事,會覺得不是什么大問題,告訴手下這種小事別來匯報,那你們可能就一直穿不上衣服了!

    “那我們還是安心等三天吧!”莊萍萍有些委屈地道。

    眾‘女’議論紛紛之際,沈峰已經騎著蕭湘來到了建業。已經收了莊不凡的人質,蕭湘當然要謀反,推翻孫權的統治。而以現在的狀況,直接跟孫權打,實在是費力不討好的事情,好好教育一下,‘逼’她退位,最合適不過了。

    孫權的驃騎將軍府中,啪啪啪的聲音響個不停,孫權、步練師、諸葛謹、陸遜等人同坐一堂,共度良宵。未幾,蕭湘起兵,石頭城開‘門’迎敵,孫權‘交’出了驃騎將軍等印綬,吳國解體,荊州、‘交’州獨立……

    “孩子們,都跟我回家吧!”沈峰說道。

    失去了權力、地位的孫權很無奈,但也只能點點頭,誰讓沈峰是她老爸呢?于是大家都來到了洛陽,鶯鶯燕燕,濟濟一堂。

    又過了數天,沈峰與蕭湘分別將司隸和揚州整肅了一番,消除掉了所有npc殘留勢力,領地內憂盡除,其它各州也漸漸安定,這時一紙檄文傳了過來。

    “爸爸,涼州牧林楓,聯合并、冀、兗、豫、荊、益六州,共同討伐你,說你穢‘亂’宮廷……”沈綏道。

    沈峰嘆道:“‘欲’加之罪,何患無辭,要打就打唄,扯什么宮廷,許都在豫州,鄴都在冀州,漢中王在成都,孫權在建業,和我有什么關系?”

    方雨道:“就是,豫州、冀州雖然知道皇宮、王宮里的人飛了,也多半猜到是我們干的,可是林楓上哪知道這種消息!”

    “真的會有七路大軍嗎?我們怎么辦?”沈綏問道。q

    ps:感謝森林木箱投了2張月票!

    來生的碎片投了1張月票!
试机号759历史记录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