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4章 衛將軍

    葉凡和龐博當然不知道,他們‘女’兒的生父另有其人。

    就在諸侯們都在議論太監娶‘女’皇,娶‘女’王之際,冀州牧老道士胡來卻氣得吹胡子瞪眼。

    點名了!他居然被點名了,圣旨只點名了一個人謀反,那就是他胡來!

    “分明是歐陽巨那個賊禿謀朝篡位,襲擊了魏王的大軍好不好?我只是順路端掉她的老巢而已!真謀反的國賊不抓,反倒說我謀反!”

    不過冀州理論上是曹‘操’封國魏國的核心領地,沈峰說他謀反,他還真挑不出理。如果沈峰將所有人都指定為反賊,倒也沒什么,單指定了他一個,那就意味著其它人都可以用朝廷的大旗來討伐他,畢竟所有人都是朝臣,只有他是反賊!

    他倒是不怕沈峰,但冀州位于河北的中央,除了西南有司隸州外,還北有幽州,西有并州,東有青州,南有兗州,如果其它州牧都拿著‘雞’‘毛’當令箭,來個奉順討逆,他就有麻煩了。

    “你什么意思?”胡來很快聯系到了沈峰。

    “哦,你與林楓聯兵進犯我,我說你是反賊又有何不可?”沈峰說道。

    “你……”胡來一直語塞。林楓可是聯合了司隸旁邊的七個州,一起連兵,沈峰別的人不點名,只點他一個,這算中獎了嗎?

    “你既然知道我們七州聯兵而來,還敢用這種方法招惹我?”胡來兇狠地道。

    “哦,除了林楓之外。其它五州都和我達成了退兵協議,只是你不知而已。我已經聯合……算了,與你多說也無益,趕緊領兵前來吧,我等著你呢,我會給你一個大驚喜,并照顧好你的鴿子!鄙蚍鍝]了揮手,作勢要掛斷通訊。

    “等一下!”胡來看到沈峰的從容態度,心中生疑。本來討伐司隸這事,他也沒準備認真。但四面受敵的沈峰竟然故意‘激’怒于他。引他進犯,這是怎么回事?

    要是一般人,被沈峰這囂張態度一‘激’,可能就怒發沖冠的領兵來了。但胡來是誰?全國前五的高手。不但足智多謀。還喜歡疑神疑鬼。

    “一定有貓膩。這小子故意‘激’我出兵,難道是和葉凡、李邪風他們商量好了,準備來個共同偷襲?”

    正如沈峰怕眾人圍攻一樣。位于北方中間地帶的胡來也同樣怕人圍攻。

    “我說,你的圣旨發的不對呀,我可沒有一點謀反之心,只是看魏王遠行未歸,幫她安定國內的局勢而已,現在整個冀州我為州牧,我不主持大局,誰主持大局?如果魏王歸來,我自然會奉她為主……”

    “皇上、魏王均有旨,解除你冀州牧的職務!”

    “這個……將在外,軍命有所不授……話說,別搞這些虛套了,實話實說,你想怎樣?”胡來問道。

    沈峰揮了揮手,繼續一副不耐煩,要掛通訊的模樣:“奉旨討伐你了,還有什么好說的?”

    胡來道:“慢著,你討伐我沒什么好處呀,雖然你我二州相鄰,但只是魏郡與河內郡相鄰了一角,你得到我的魏郡難守,我得到你的河內同樣易失。依我看,我兩人結盟方是上策!

    沈峰道:“我本不想去動你,但你主動來招惹我,我又有什么辦法?放心,馮翊、扶風一帶,我已經派‘精’兵守好,不讓林楓攻下寸土,接下來就是全力圍剿……哦,應付你了,我可不是軟杮子。至于你冀州之地,得之易失,你也不用為我擔心,會有人有合適的砝碼跟我換的!

    胡來看到沈峰又要掛通訊,忙道:“哎呀,看來我們之間有誤會!我只是因為林楓送我西涼馬,所以才跟著湊個熱鬧,根本沒曾想打過你!”

    沈峰道:“哈?你們聯名的檄文都發了,現在又說這種話,誰會信?”

    胡來道:“你要怎么才能信呢?”

    沈峰道:“皇上、魏王,剛剛大婚,你連點賀禮都不送,就更不用說其它了!

    “我馬上準備一份厚禮!”

    于是胡來中了沈峰的空城計,不但與沈峰講和,還送來了不少冀州特產,沈峰也承諾封他一個雜號將軍——鎮北將軍。

    “我說,我坐鎮冀州重地,只有一個鎮北將軍,也不太好吧?”胡來說道。

    沈峰為難地道:“這個……其它人送的禮都比你重,所以重職都已經被大家預定了,你這個雜號將軍,還是我特意讓別人讓出來的。要知道鎮北將軍雖然是雜號,但總歸是四征四鎮之列,在雜號里面也特有面子……”

    “別扯蛋了,雜號就是雜號,你封給個太守還差不多,我再送三千黃金,與五萬冀州‘精’鐵給你,你給我個車騎將軍如何?”

    胡來要車騎將軍的稱號,不光是為了兵符,還想向人展示沈峰與他的關系,這樣也省得周圍人打主意圍攻他。

    “這個……人家送我的是魔鐵,你送‘精’鐵,不好辦呀……”沈峰又搖了搖頭。

    “什么?五萬魔鐵?誰能拿出這么大手筆,這是為了一個官位把家底給你了?我絕對不信!”胡來大搖其頭。

    沈峰道:“我沒說五萬,但也絕對不少,所以車騎將軍你還是不要指望了!

    胡來道:“將‘精’鐵換成魔鐵的話,五千,不能再多了!

    沈峰道:“那我可以擠個衛將軍給你,也不能再高了!

    胡來想了想道:“好,衛將軍就衛將軍,葉凡和李邪風沒有在我之上吧?”

    沈峰道:“原來是沒有,但現在聽到你捐了個衛將軍,那也難說……”

    “豈有此理,我再加五千魔鐵給你,你不能讓他們兩個官位比我高!”胡來吹胡子道。

    于是沈峰笑納了五千魔鐵,又和其它諸侯展開了談判。一圈談判完畢,林楓聯合的七路大軍,有四路得到了的封賞,剩下的三路恐怕也只有林楓肯出死力,其它都會觀望。

    “以蕭湘為大將軍,吳王,領揚州牧,莊不凡為車騎將軍,領荊州牧,胡來為衛將軍,領冀州牧,李邪風為左將軍,領并州牧,歐陽巨為右將軍、國師、領豫州牧……豈有此理!”

    林楓看到沈峰頒布的圣旨,頓時咬牙切齒:“這群雜種,答應了共同出兵,一看到那邊有官當,就食言了!”

    竹革亮道:“這些人都是墻頭草,隨風倒,主公不必介懷,如今涼州完全統一,居民上下一心,鐵騎舉世無雙,羌、胡皆已歸心,不須別人幫忙,我們自己就足以踏平司隸!”

    “不錯,如今我前無npc朝廷摯肘,后無后顧之憂,是時候做個決斷了!”

    是日,林楓調集涼州十萬鐵騎,兵分三路,入侵司隸三輔地區。第一路從林槃城出發,沿涇河前進,經云陽、池陽,取左馮翊,第二路由鶉觚出發,南下取右扶風,最后一路由林楓親自率領,由故道出發,揮師東進,徑取長安。

    “林楓的終于來了,三路齊下,速度果然夠快!”沈峰接到偵察兵的報信后嘖嘖稱嘆。

    “弟,發號施令吧!”方晴說道。

    “嗯!鄙蚍妩c點頭。

    現在沈峰修通了洛陽到建業的傳送‘門’,兩個城市已經聯為一體,坐在沈峰身邊的,是朝廷的大將軍、吳王、蕭湘,分列左右的則是兩國重臣。由于挾天子后被封王,地位飛升,所以沈峰的手下也不是太守、從事之流了,而是真正的王國重臣。

    右邊第一位,是唐國太傅方晴,第二位是太尉方雨,第三位是大司馬、前將軍方雪,第四位是丞相、右將軍諸葛亮,第五位是左將軍趙云……

    左邊與右邊類似,是吳國的群臣,第一位是吳太傅徐珊珊,第二位吳丞相蕭瀟,第三位是吳國的前將軍孫策,再后面是右將軍周瑜,左將軍陸遜……

    和以往例會不同的是,今天有外敵入侵,即將出征,大家不但穿上了衣服,還披上了鎧甲?吹接⒆孙S爽的眾‘女’,沈峰有些恍惚,和平的日子久了,竟忘記大家穿好衣服也是這么美了。

    “小亮,你帶著小悠、琰兒、貂蟬她們守家,注意好東邊的動靜,瀟兒,你帶著策兒、瑜兒留鎮揚州,策兒,輔助好二姨!鄙蚍迨紫劝才帕藘蓚大本營的留守。

    所謂的二姨,就是蕭瀟了。這些年徐珊珊給沈峰生了不少孩子,蕭湘執意管徐珊珊的‘女’兒叫妹妹,方晴也起哄叫姨,所以沈峰只能叫姨。蕭湘、蕭瀟妹妹眾多,所以排行第二的蕭瀟沒法再是小姨,只能成為二姨。

    “我只會進攻,不會留守!睂O策有些不甘心地道。

    沈峰道:“那樣最好,瀟兒,如果‘交’州趁機來犯,就派策兒迎敵,荊州的話瑜兒去,豫州的話,大喬、小喬可同去,徐州再來,你就親自前往,讓外婆守建業城!

    “嗯!笔捪纥c點頭。

    “媽,林楓兵分三路,我們分兩路即可,你帶小懿他們一路,掃‘蕩’、扶風、馮翊兩郡之敵,我與晴兒、小雨她們一路,迎戰林楓主力!”

    “林楓此次志在必勝,你要多加小心!笔捪娴。

    “放心吧,我也志在必勝!”沈峰說道。p

    ps:感謝第感打賞1888!r
试机号759历史记录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