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歷史小說 > 武煉巔峰

第三千七百八十九章 塵埃落定

    楊開屢次施展空間法則靠近虛天鼎都被甲隆施法振出,一時間臉色也是難看無。

    甲隆雖不通空間之力,但虛天鼎在那邊,楊開想奪源天果勢必要靠近虛天鼎,他只需在那四周施壓便可。

    星界諸多偽帝無法突破半圣們的防御圈,休想接近源天果,在這最后關頭,魔族多出來的那幾個人竟成了制勝的關鍵。

    時間流逝,爭斗不停,眼睜睜望著諸多半圣一點點接近虛天鼎自己卻無能為力,諸多偽帝心急如焚。

    終到某一刻,虛天鼎觸手可及,甲隆低喝一聲:“攔住他們!”

    言罷,轉身朝虛天鼎沖去,大手張開,朝那源天果抓下,目光之一片火熱的光芒,只要奪了這源天果,那他便可贏得最后的勝利,不但能讓星界這邊血本無歸,還可以讓魔族那邊多出一位魔圣,到那時候,星界再無反抗之力。

    而在這時,忽然一人的低沉聲緩緩傳來:“破天……一擊!”

    恐怖的神念轟然彌漫開來,那無影無形的神魂攻擊此刻竟化作一支肉眼可見的短矛,直朝甲隆腦袋處沖去。

    楊開猛地瞪大眼珠子,扭頭朝說話之人望去,卻見那邊一個年男子沖自己微微一笑,眼滿是狡黠之意。

    這個年男子楊開認識,但不熟悉,正是魔天道四大君使之一的火君。

    之前進入玄天殿的時候,楊開還特意關注過這個人,畢竟他是魔族陣營當唯一的一個人類,實在是有些鶴立雞群,想讓人不關注都難。

    在玄天殿這個天地秘境,楊開倒是與對方沒照過面,也沒打過交道,方才的混戰偶爾有幾次交手,但在大家都留有余地的情況下,也沒能試出對方的深淺。

    誰知此刻他竟是忽然發難,而且攻擊的對象還是甲!

    此舉太過讓人意外,正如之前楊開突然沖倉末下手一樣,魔族那邊只怕也沒想到魔天道這個火君居然有膽子去暗算魔族的第一半圣。

    唯獨楊開眼前一亮,驚喜交加。

    若火君一言不發,他或許也弄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只會去猜測這個火君本心懷不軌,意圖搶奪源天果,可當那破天一擊四個字喊出來的時候,他哪還想不到什么。

    這個神魂秘術他也會,而且教導他這一秘術的,正是曾經在青陽神殿神游鏡遇到的天衍。

    天衍生于神游鏡,長于神游鏡,因為沒有肉身,所以在神魂修為的造詣極為恐怖,那神游鏡也是一方世界,而天衍在神魂修為的造詣,絕對已到大帝的層次。

    后來楊開機緣巧合得了生身果,煉制出生身丹,幫天衍塑造肉身,助他擺脫神游鏡的桎梏,現于這天地之間。

    只不過天衍當時肉身剛成時,實力低微,后來在青陽神殿待過一段時間,稍有成長后便外出云游去了。

    之后便再無音訊。楊開也曾想過去打探他的消息,可魔族入侵,星界大亂,哪還有這份精力。

    怎么也沒想到,失蹤了多年的那位前輩,居然在自己眼前,而且還成為了魔天道的四大君使之一,更混進了玄天殿之,在這最后關頭倒戈一擊。

    楊開不知這些年來天衍到底都經歷了什么,竟讓他從零開始,修為直達偽帝之境,不過想來也不怪,他本有大帝的底蘊,只是本無肉身而已,得楊開相助塑造了肉身,所有關于武道的感悟都在,只需要一步步踏實修煉,修為自然能迅速提升,不其他武者,還要受限各種瓶頸桎梏。

    至于他的相貌會發生變化,應該也是動用了什么秘術的緣故。

    天衍的神魂修為本是大帝級別,縱然有諸多受限,無法發揮出全部力量,這一擊也不不容小覷。

    那肉眼可見的神魂之矛在甲隆毫無防備的情況下從背后轟進他的腦海之,甲隆魁梧的身軀猛地一怔,竟一下子滯在原地動彈不得,而他朝源天果抓去的大手,距離那枚七彩神果也不過一尺之遙。

    還沒完,天衍暴起發難之后,看也不看甲隆,雙手一合一拍,旋即猛地朝兩旁一推。

    巨大的火圈以他為心,轟然擴散開來,那火圈之蘊藏著灼熱的力量,諸多魔族半圣猝不及防被沖的人仰馬翻,原本緊密的陣型也在這一瞬間露出了巨大的破綻。

    “還不動手!”望著一臉驚喜莫名的楊開,天衍輕笑一聲。

    “多謝前輩!”楊開急急言罷,身形晃動,順著天衍撕開的那一道缺口便沖了出去,眨眼之間便來到了虛天鼎前。

    “混賬!”直到此刻,甲隆才回過神來,強忍著腦海鉆心的疼痛,探出去的大手化掌為拳,轟向楊開的腰腹。

    楊開置若罔聞,眼只有那一枚源天果,在甲隆的拳頭及身的瞬間,虛無秘術施展而出,將己身放逐虛空。

    充滿毀滅之力的一拳,穿過了楊開的身軀,雖沒有打出全部威力,但那振蕩虛空的力量還是讓楊開悶哼一聲。

    甲隆臉色一變,再想阻擾已經晚了,扭頭之時,只見楊開已經竄到了那顆小樹,一手抓住了源天果,輕輕一摘,便將那七彩神果收入囊。

    甲隆徹底瘋狂,怒吼之朝楊開撲去。

    楊開凝神以待,心知這下只怕要到分生死的時候了,之前因為要搶奪源天果,大家還都有留手,可如今源天果被自己奪走,魔域諸多半圣豈會甘心?站在魔族的立場,算拼死也不能讓楊開將源天果帶出去。

    狂風暴雨一般的攻擊,四面八方朝楊開打來。

    十多位半圣的聯手,直讓楊開的臉色凝重無。

    然而在這時,轟隆隆的聲響,虛天鼎外圍浮現出一層透明的光幕,不等那些攻擊打到楊開面前,便全部被阻攔了下來。

    楊開怔住,甲隆怔住,所有的半圣和偽帝全都怔住了。

    大殿內一片靜謐,一雙雙目光全都盯著躲在虛天鼎內小樹的楊開,各自的神情不一。

    “哈哈哈哈哈!”楊開忍不住大笑起來,緊繃的心神在這一瞬間徹底放松下來,他也沒想到,奪了源天果后,玄天殿居然還有這樣一層保護的禁制。

    暢快之時也有一絲后怕,幸虧方才天衍前輩及時出手,否則叫甲隆奪了源天果的話,那此刻站在外面揪心的是自己了。

    空曠的大殿之,大笑聲不斷回蕩,魔域諸多半圣的臉色難看的要死。星界諸多偽帝雖有一些不甘,但如今這結果還在可以接受的范圍之內,原本大家進入這里,最大的底線便是不能讓魔族奪得機緣。

    如今雖不是自己笑到最后,可好歹楊開也是星界人。

    陽炎長呼了一口氣,回想起出發之前李無衣的叮囑,頗有一種如釋重負之感,李無衣的犧牲,將近二十位偽帝的隕落,總算沒有白費,最后的最后,居然真的叫楊開這個只有品魔王修為的家伙成了一代人畢生的夢想。

    陽炎為之欣慰,扭頭望了聲雨竹一眼,發現她在微微遲疑一陣之后,似乎也放下了什么,露出一絲微笑。

    片刻后,笑聲一收,楊開冷冷地盯著站在自己幾尺之外的甲隆,拋了拋手的源天果,森聲道:“待本座煉化了這果子,一個個弄死你們!”

    甲隆目眥欲裂,額頭青筋亂跳,望著似乎觸手可及的楊開,真正體會到了什么叫咫尺天涯。

    有那一層禁制存在,他無論如何也不可能對楊開做什么,而楊開這句話,也讓他不由生出一絲危機感。

    這小畜生之前的實力不容小覷,若是真的煉化了源天果之后又該成長到什么程度?到時候,半圣之流會是他的對手嗎?

    而楊開說完之后,竟真的一張口,將源天果塞入口,大口咀嚼起來,目光還死死地瞪著甲隆,一副馬要他好看的架勢。

    甲隆面色一變,此時此刻,縱然再有不甘也無濟于事了,那源天果都被楊開給吃了,難道還能讓他吐出來不成。而且繼續在這里拖延久了,真等他把源天果煉化,想走都走不了。

    一念至此,甲隆萌生退意,低喝一聲:“走!”

    言罷,領著十幾位魔族半圣徐徐后撤。

    星界偽帝們面閃過一絲猶豫,到底還是沒有阻攔。如今塵埃落定,彼此人數相差不多,再爭執下去對誰都沒有好處,不如索性等待楊開煉化了源天果,實力大漲,到時候收拾他們不遲。

    楊開那邊,源天果入口便化作一股甘甜之液,瞬著喉嚨滾落入腹,溫熱的感覺瞬間蔓延開來,讓人緊繃的精神不由自主地放松下來,甚至昏昏欲睡。

    與此同時,楊開識海之各種玄機閃過,讓他洞悉了許多玄妙。

    “玄天殿要關閉了!睆姄沃,楊開望著面前眾人,他也不清楚自己為何知道這些,但是莫名其妙地知道了,整個玄天殿的內里情景,此刻他都洞察入微。

    眾人聞言一驚,不過很快平復下來。

    如今源天果都被楊開給吞了,那這玄天殿也沒有存在的必要了,關閉也是理所當然之事。
试机号759历史记录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