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歷史小說 > 武煉巔峰

第四千零八十章 門戶現

    月荷等人也早就來了,正翹首以盼,占據了一塊地盤,沖楊開招手不斷。

    彼此匯合之后,詢問了下楊開這一個多月的遭遇,都心驚不已。

    閑話幾句,楊開道:“前輩,該說一說這無老之地的情況了!

    “我不知道!弊>抨帗u頭。

    楊開愕然至極:“你怎會不知道?”他之前也沒找祝九陰打探過無老之地的信息,本以為時機到了祝九陰自會跟他說明,誰知自己此刻主動詢問竟得到這樣的回答。

    “這無老之地本宮又進不去,怎會知曉?”祝九陰哼了一聲,若是他們這些圣靈能進入無老之地,又哪需要去選擇什么承載者?早就親自上陣搶奪機緣了。

    楊開皺眉道:“你雖進不去,可是你之前不是有過承載者……”言至此處,楊開忽然明白過來,祝九陰之前確實有過承載者,只不過那承載者死在了里面,里面到底什么情況她可能還真不知曉。

    “那你知道些什么?我進去之后要做些什么?”楊開退而求其次。

    祝九**:“我只知道里面寶物無數,但是最重要的是一株先天果樹,每一次無老之地開啟的時候,那先天果樹都會出現,只不過只能被摘下一枚先天靈果就會消失不見,我們這些土生土長的圣靈想要離開太墟,就必須得服用那一枚先天靈果,所以才叫奪靈之戰!

    “先天靈果!”楊開眼前一亮,但凡冠以先天之名的,必定非同凡響。

    祝九陰白了他一眼:“別想多了,那果子你們吃了并無多大用處,我們這些圣靈生于太墟,長于太墟,卻也被困于太墟,好在天無絕人之路,那先天靈果是專門為我們這些圣靈而生的。你若能摘得那先天靈果,將它帶出來給我,定會有你的好處!

    楊開點頭稱是,心中卻有些不以為然,對她之言將信將疑,祝九陰估計也是怕他嘴饞吃了先天靈果才會有這番說辭,至于到底有沒有用,暫時還不得而知。

    “先天果樹在何處,需要你自己尋找,先天靈果什么模樣,也得你自己辨別,別動什么小心思,乖乖將靈果帶出來給我,本宮也不會虧待你!

    楊開不迭頷首,心想到時候靈果入手,可就由不得你了。

    似是察覺楊開心頭所想,祝九陰深深地瞧了他一眼,嘴角邊掛著一抹譏諷的笑容。

    “前輩,我要去那邊見幾位故友,還請前輩陪同一二!睏铋_指了指徐真等人所在的方向。

    “見什么見,少節外生枝了,本宮需要調息,你乖乖地待在這里!弊>抨幚浜咭宦,自顧地盤膝坐了下來,這一個月的時間她也消耗巨大,自然是想趕緊回復。

    楊開無語,望了一眼那邊的徐真等人,搖了搖頭。

    沒有祝九陰庇護,他一個人是萬萬不敢過去的,別說的不說,那幾位一直追擊祝九陰的圣靈就不會輕易放過擊殺他的機會,只要殺了他,便能讓祝九陰的籌謀落空,他們自然不會吝嗇出手。

    時間緩緩流逝,二十萬人聚集無老之地外圍,靜心等候。

    直到十數日后的某一天,那變換不已的七彩霞光忽然凝固一瞬,緊接著以更快的速度扭曲變換起來,與此同時,整個太墟境的天地靈氣都在瘋狂地朝這邊涌來,天地靈動,卷起狂風不止,霎時間飛沙走石,乾坤無光。

    所有圣靈都神色一振,抬頭朝無老之地的門戶望去。

    “要開了!”有圣靈低喝一聲。

    二十萬人頓時精神抖擻,齊齊朝門戶矚目。

    祝九陰也睜開眼簾,朝那邊瞧了瞧,探手道:“小子你過來!

    楊開乖乖地走過去:“前輩有什么吩咐?”

    “只有一句話,此行只能成功,不能失敗,你若失敗,對我來說就沒有價值了,知道什么意思吧?”祝九陰淡淡地望著他。

    楊開面無表情地頷首:“自然明白!

    “明白就好!

    與此同時,許多圣靈也在叮囑各自的承載者,或勉力,或威脅。

    顧盼站在夔牛面前,認真地道:“牛爺爺你放心,我一定給你摘來那先天靈果,帶你離開這里!

    夔;饕粋慈祥的老者,發須皆白,長眉及胸,微微一笑道:“盡力便是,最主要的是你自己安全回來!

    顧盼用力點頭。

    肥遺也化作了人形,長著兩個腦袋,邪異非常,口中蛇芯吞吐,嘶嘶作響:“丑姑娘,你要是失敗了,可別怪本座把你吃了!

    “吃吃吃,整天就知道吃,回頭我取了那先天靈果也吃了嘗嘗味道!鼻A裳怒道。

    肥遺兩張臉微微變色:“開個玩笑,嗯,你一定要將那先天靈果帶出來給我,我會給你很多好處的!

    另一邊,徐真捂著腦袋一臉憤怒:“你好好說話便是,干嘛老揍我?”

    朱厭一拳頭砸下去,徐真腦門上頓時鼓起一個三寸高的肉包,閃閃發亮,朱厭道:“你若是不將那先天靈果帶出來給我,可就不止揍你這么簡單了,聽到了沒!

    徐真咬牙切齒:“你等著,等我把你帶出去,讓你給我當五百年坐騎!”

    朱厭冷笑不迭:“你若真有這個本事,本座做那五百年坐騎又何妨?”圣靈生命悠長,五百年對他們來說不過彈指一瞬間。

    “成則活,敗則死!”鯤鯊望著林楓,言簡意賅。

    林楓臉色鐵青:“用不著你多說!

    不遠處,寧道然一臉悠然之色,萬物不縈于心,諸犍化作的中年壯漢瞧的擔憂不已:“小子,你用點心吧,那先天靈果對我來說至關重要,該搶的時候就得搶,可千萬別手下留情!

    寧道然施禮道:“前輩放心,然必定全力以赴!

    諸犍嘆息道:“要是這樣就好了!毙闹袘崙嵅黄,怎么就選了這么一個家伙當傳承者,一副隨遇而安的心態,豈能成大事。

    ……

    天地靈氣不斷地朝無老之地的門戶匯聚,那七彩霞光越來越凝實,越來越璀璨。

    直到三日之后,霞光忽然垂落下來,緊接著,似有一雙無形的大手,將那七彩霞光朝兩旁分開,露出一條直通無老之地的七彩通道。

    所有人都精神一震,定眼朝內望去,可目力所及,根本看不到半點景色。

    無老之地,門戶已開。

    人群之中,幾道身影化作流光,閃進那七彩通道之中,眨眼消失不見,卻是有人已經按捺不住,率先沖了進去。

    這一發而動全身,二十多萬武者齊齊奔赴門戶,這門戶雖大,但此地聚集的人數實在太多,這一股腦涌入其中,頓時有人被擠出七彩通道之外,落進那深幽之地。

    慘叫聲傳來,眾目睽睽之下,那些被擠出七彩通道的武者血肉從身上剝離,前后不過三息功夫便化作一具具枯骨,緊接著枯骨也寸寸斷裂,齏粉飛揚,徹底消散在這世間。

    “通道外有大兇險!”有人驚恐大叫,臉色蒼白,連忙朝后退去。

    而察覺到這一點的武者也不敢再哄擠了,唯恐被人擠出通道,遭遇什么不測。

    不少圣靈樂呵呵地望著這一幕,讓那些武者咒罵不已,這種情況圣靈們顯然是知道的,卻無一人提醒他們,顯然在圣靈們看來,他們的死亡根本不值得關注,他們只需照看好自己的承載者便可,又怎會理會旁人。

    數百人的生命凋零,讓人得知通道外的兇險,后繼者都小心翼翼,離那通道邊緣遠遠的。

    不過很快,異變再生,有武者走在通道中央,卻也慘叫不已,血肉分離,化作枯骨。

    四周武者大驚失色,扭頭望去,不明所以。

    不止一個武者如此,前前后后十幾個人都有同樣的遭遇,慘死在七彩通道各處。

    這一幕讓眾多武者都驚疑不定,不知他們到底為何會死在通道之中。

    有人忽然醒悟:“開天境,他們都是開天境,這無老之地開天境不能進入,進入者死!”

    聽他這么一喊,眾人才回過神來,仔細想想,那死去的十幾個確實都是開天境。

    赤星眾人在幾個當家的帶領下,正準備踏進通道,大當家聞言立刻止步,身后陳天肥等人也是冷汗涔涔。

    他們幾個差點就踏進了通道之中,若真踏進去,只怕也會慘死當場。

    不遠處,楊開臉色一沉,扭頭望著祝九陰:“前輩,開天境不能進這無老之地?”

    祝九陰深深地望了他一眼:“開天境若是能進,我又豈會尋你當承載者?”那劍閣的閣主,六品開天的修為,祝九陰自然會選他。

    “你不早說?”楊開大怒。

    祝九陰淡淡一笑:“現在說晚了嗎?你們又沒有什么損失!

    楊開強忍怒氣:“不晚!”

    這下倒是麻煩了,他本來還在想,將月荷等人都帶著,在那無老之地中若是能得到先天靈果固然最好,若是得不到的話,便帶著他們跑路。

    祝九陰實力雖強,可楊開也早有準備,未必就不能逃過她的追擊。

    現在一切都成了空談,月荷等人無法進入無老之地,就必須得留下來跟祝九陰一起,等于是將人質送到她手上,除非楊開不管月荷等人的死活,否則無論如何,從無老之地中出來之后都得面對她。

    而祝九陰顯然也早有預料,故意沒有跟楊開說及此事,就是要讓他措手不及。

    彼此對各自的打算心知肚明,到底還是祝九陰技高一籌。
试机号759历史记录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