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歷史小說 > 武煉巔峰

第四千六百六十一章 竭澤而漁

    “瘋子!”秦奮忽然咬牙厲吼。

    另外一個六品更是滿面痛心疾首的表情:“竭澤而漁!”

    剩下五品雖然沒說過,卻是抿著嘴,表情難看。

    身邊另外幾位同伴終于后知后覺察覺到一絲異常,先前那將秦奮攙扶起來的女子,此刻便站在他身邊,輕聲問道:“秦師兄,那人在攝取槍道道痕?”

    秦奮紅著眼睛點點頭。

    女子微微一聲嘆息。

    這一處乾坤洞天的主人生前精通槍道,這種事他們自然都是知曉的,此地蘊藏的槍道道痕也極為濃郁,所以不管是他們幾位開天境,還是那些一直被圈養在此地的生靈,很多人都善用長槍作為自己的秘寶。

    倒是琳瑯宮的主人夏琳瑯,并不精通槍道。

    以往秦奮和另外兩位精通槍道的開天境閉關修行,每每都能在槍道上有所進步,就是因為這乾坤洞天得天獨厚的條件。

    若說這乾坤洞天是一方魚塘,那此地濃郁的槍道道痕便是那塘中肥美大魚,精于槍道之人便是在岸邊垂釣之人,能釣到多少魚,全看自己的悟性和機緣。

    秦奮和機緣和悟性都不差,所以在槍道上有所建樹,夏琳瑯甚至說過,若是秦奮能百尺竿頭更進一步的話,他日未必沒有機會繼承此處乾坤洞天主人生前留下的衣缽傳承。

    那可是八品開天的衣缽傳承,誰不眼紅。秦奮也一直將自己當成繼承那衣缽的不二人選。

    可是今日此刻,在這滿池肥魚的乾坤洞天中,竟有人拿了一張密不透風的大網入場!

    這一網之下,池中就算還有漏網之魚,恐怕也所剩不多了。

    秦奮怎能不心疼?另外兩位精通槍道的開天境,同樣如此。

    琳瑯宮中,盤膝坐于大陣中心處的楊開,清楚地感受到一道道玄妙的氣機四面八方地涌入自身,讓他得以在槍道上的感悟節節攀升,有一種醍醐灌頂的暢快感。

    自被夏琳瑯帶到這里,楊開就察覺此地的槍道道痕極為濃郁,否則也不至于讓他在短短十年內,槍道攀升兩大層次。

    然而他并不滿足,此地槍道道痕盡為我所用,才是他的目標,至于會不會竭澤而漁,楊開才不在乎。

    夏琳瑯要對他不利,他又豈會跟夏琳瑯客氣?

    原本他就算有這個念頭,也難以施展,可如今煉化了一半琳瑯宮后,卻已經有這個條件了。

    琳瑯宮不止是一件行宮秘寶,更是這整個乾坤洞天的中樞核心,那大陣邊緣,無數道神妙氣機與乾坤洞天緊密相連,牽一發而動全身。

    琳瑯宮在這乾坤洞天中的地位,就等于血妖神宮在血妖洞天的地位,血鴉當初之所以想要煉化血妖神宮,不就是為了掌控血妖洞天?

    楊開如今雖然只煉化了一半琳瑯宮,但沒有另外一半從中作梗,這乾坤洞天也是他說了算的。

    一道道肉眼無法看清,卻又真實存在的槍道道痕為楊開所接納,槍道的造詣迅速攀升,如此一古腦地填鴨灌入,短時間內固然無法領會真意,但日后總有消化之時。

    整個乾坤洞天的變化無聲無息,唯有精通槍道的幾位開天境察覺的最為明顯,隨著時間的流逝,那原本充斥天地間的槍道道痕,很快便稀稀疏疏,最終難以尋覓。

    秦奮面色悲戚。若說楊開鳩占鵲巢琳瑯宮,等夏琳瑯回來之后還能將之收回,那此番槍道道痕被攝取,可就是無法修補的損失了。

    琳瑯宮中樞大陣中,盤膝而坐的楊開不由自主打了個飽嗝,好似吃撐了一般。

    而導致的結果便是他坐在那里,槍意凜冽至極,好像整個人是一柄絕世長槍!那么多槍道道痕,短時間內肯定是無法消化的,但只要能將之化為己用,楊開覺得自己在槍道上的造詣最起碼能再攀升一兩個層次,成為僅次于空間之道的大道。

    煉化了一半琳瑯宮,又奪了此處乾坤洞天的槍道道痕,這一趟雖然是被人家擒進來的,但怎么看都是占了大便宜。

    是非之地,不宜久留,他自然不會傻乎乎地在這里等著夏琳瑯回來跟他算賬。

    琳瑯宮帶不走,強行帶走也不是不可以,只不過如此一來,這乾坤洞天恐怕也要分崩離析了,到時候且不說被圈養在此地的生靈下場如何,便是夏琳瑯也定會與他不死不休。

    空間法則催動,楊開已閃身消失不見。

    再現身的時候,人已出現在當初進入此地的門戶之前。

    夏琳瑯之前外出,氣息也正是在這里消失。

    楊開本以為憑自己的手段,縱然需要耗費一些力氣,強行打開這門戶也不會太困難。但等他真的抵達這里的時候,才愕然發現,這里壓根沒有半點門戶所在的痕跡。

    仔細找了半天,也是毫無收獲。

    楊開不禁眉頭緊皺,下一刻心念微動,依仗著半個琳瑯宮主人的身份,勾連整個乾坤洞天,尋覓那一絲破綻,如果夏琳瑯在此,他肯定沒辦法這么輕松,但眼下的情況無非就是老虎不在家,猴子稱大王的局面。

    很快楊開便有所發現。

    讓他嘖嘖稱奇的是,那門戶不但隱蔽至極,而且還在隨著時間不斷地變換位置。楊開恍然,怪不得自己之前沒找到這門戶所在,原來一直處于一種移動的狀態,害他還以為那門戶還在原先進入之地,白白找了半天。

    既查探到門戶,楊開自然是立刻催動空間法則,見縫插針,欲要強行打開。

    半日之后,楊開臉色鐵青。

    這門戶也不知被夏琳瑯施了什么玄妙手法封禁,已與整個乾坤洞天緊密相連,非得有超越此地乾坤的底蘊,才有機會強行破開。

    這是不讓自己走!

    怪不得夏琳瑯明知自己精通空間法則,也依然放心離去,原來是篤定自己肯定沒辦法破開門戶的。

    如今他雖然是此地半個主人,但畢竟根基淺薄,反觀夏琳瑯在這里經營日久,留有一些后手也不足為奇。

    站在原地默了片刻,楊開又轉身回了琳瑯宮。

    既不讓走,那就不走了!若說之前是監下囚,無力反抗夏琳瑯,那么此刻他已經有了與這位女子七品開天叫板的資本,倒也不是太懼怕她會返回,之所以要離去,只是懶得與她糾纏而已。

    他這一來一回,皆是以空間法則催動,是以一直守在琳瑯宮外的秦奮等人壓根就毫無察覺。

    接下來的日子,楊開一直在琳瑯宮中閉關修行,順便煉化之前攝取的槍道道痕,融為己用。

    不過半月時間,楊開忽然睜眼,閃身來到琳瑯宮一棟宮殿的屋脊上,舉目眺望。

    半月時間的煉化,不足以讓他將那槍道道痕全部吸收干凈,但也差不多讓他的槍道造詣距離第六層只差一線了。

    一道流光從天外飛掠而來,人未到,便已察覺此地的變化,冷厲目光隔著虛空與楊開狠狠碰撞,殺機彌漫。

    楊開沖她咧嘴一笑。

    曼妙身影落在了琳瑯宮外,秦奮等人如一群大人不在家被欺負了孩子似的,齊齊悲戚低呼:“宮主!”

    夏琳瑯面色平靜,抬頭仰望著屋脊上的楊開,只不過那平靜的臉龐下蘊藏著火山即將爆發的怒氣。

    秦奮羞愧萬分:“宮主,屬下有負所托,被那楊開闖入琳瑯宮,奪了大陣玉玨,之前更是鳩占鵲巢,占據琳瑯宮,強攝槍道道痕,屬下該死!”

    夏琳瑯微微擺手,一言不發。

    秦奮愈發慚愧。

    屋脊上,楊開伸手示意,面含微笑。

    夏琳瑯身形一閃,徑直落在楊開身邊三丈處,與他并肩而立,冷哼一聲:“看樣子我小瞧你了!

    楊開回了一句牛頭不對馬嘴的話:“這里風景獨好!

    “你先前隱藏了實力?”夏琳瑯扭頭瞧他,身形雖比楊開矮小,但那眼神卻是高高在上,身為七品開天,她有這樣的資本。

    楊開微笑道:“我也從來沒機會展現出真正的實力,算不上刻意隱藏吧?”

    夏琳瑯擒住他的時候,正是天地泉落戶小乾坤的時候,小乾坤被鎮壓,楊開一身實力根本難以發揮。

    “做了這么多壞事還不跑,你是在這里等死?”夏琳瑯譏諷地瞧著他,說完之后又嘲弄道:“對了,我忘了,就算你精通空間法則,沒我的允許,也休想離開此地!

    楊開如一個老者一般,雙手攏入袖中,誠懇道:“所以就只能在這里等你回來,跟你打個商量了!

    “說說看!

    “你打開門戶,讓我離去,然后從此咱兩進水不犯河水!

    夏琳瑯認真地望著他,好片刻才道:“我就當你在說夢話!鄙斐鲆皇值溃骸皩⒋箨囉瘾k交給我,我可以當這次的事從未發生,依然可以等你晉升七品,否則便是拼著不要天地泉,今日也要殺了你,待你死后,被你奪取的槍道道痕依然會返還此地,連你自身的道痕都會留下來,這么算來也不是太虧!

    楊開微微一聲嘆息:“時吾力弱,言語無斤兩!”
试机号759历史记录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