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歷史小說 > 武煉巔峰

第四千七百五十章 我有一個大膽的想法

    有人不解道:“墨化者彼此之間有感應該如何?沒感應又該如何?”

    楊開摸著下巴道:“我有一個很大膽的想法!諸位且稍等,我去去就來!”

    這般說著,忽然又轉身沖進了那墨煙之中。

    眾人面面相覷,完全不知楊開在做什么,矚目間,只見那濃如墨汁一般的墨煙忽然翻滾起來,緊接著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減少。

    有人失聲驚呼:“他在收取那墨煙嗎?”若非如此,根本沒辦法解釋眼前的景象。

    虞長道和余香蝶更是臉色大變,緊張關注。

    雖說楊開煉化天地泉后小乾坤圓潤無暇,外力不侵,連墨煙和墨蟲都難以撼動他分毫,但那只是對外力而言。但如果真的敞開小乾坤門戶,將那墨煙吸收進去,誰知道會發生什么?

    可眼前的情景無疑說明楊開確實在這么做。

    一時間都有些提心吊膽起來,暗付楊開這膽子也太大了,連他們這些上品開天都忌憚不已的墨煙,他居然要將之收進體內。

    墨煙之中,楊開確實已經敞開了自身小乾坤的門戶,將那濃郁墨煙接引入體。

    他之前一直在頭疼這些墨煙該怎么處理,這玩意看著也不像很快便要消失的樣子,留在這里肯定是不妥的,唯一的解決辦法,便是在此地設下大陣覆蓋,將這一片虛空化作禁地。

    但如此一來,就有些此地無銀三百兩了。天知道有沒有好奇心旺盛的家伙想要破解禁制,一窺究竟?

    如今得知虞長道等人要帶自己前往瑯琊福地,楊開不由動起了心思,將這些墨煙收走,以絕后患!石正小乾坤的門戶已被他施加秘術徹底封鎮了,沒他出手,其他人就算知道位置也休想打開。

    如今再收走這些墨煙,便可徹底高枕無憂。

    順便,他還有一個想法想要驗證一下,對墨族和墨化者他了解的太少,甚至各大洞天福地了解的也不多,如今或許可以借助這個機會試探一番。

    當然,他也沒有愚昧到直接將所有墨煙收進小乾坤,萬一真的出問題,后悔可就來不及了。

    他先是嘗試著收取了一點,很快便驚喜地發現那些墨煙即便被自己收進小乾坤,也依然被天地泉的力量鎮壓著,根本翻不起什么浪花來,更不要說影響自己的心性了。

    如此一來,楊開便放心大膽地施為了。

    天地泉可真是好東西啊,怪不得能位列乾坤四柱!之前在破碎天得到天地泉的時候,楊開可沒想到這東西對墨族竟有如此強大的克制之力。

    天地泉如此,其他三樣肯定也如此,乾坤四柱幾乎可以說墨族的克星!

    不過一炷香時間,所有墨煙皆被他收進了小乾坤中。

    等再飛回來的時候,一群人警惕地無比地望著他,幾十道氣機牢牢將他鎖定,大有一言不合隨時可以出手將他轟成齏粉的架勢。

    楊開心虛了一下,連忙敞開小乾坤門戶:“諸位冷靜,我可沒有被墨化,諸位仔細看清楚了!

    眾人也不跟他客氣,這個時候還是小心為上,一道道神念涌入其中查探,只見在楊開小乾坤內的某一個角落中,大團大團的墨煙如實質一般翻涌著,卻被一股無形的力量封鎮在原地,突破不得。

    除了這一片墨煙存在的地方,小乾坤其他一切如常。

    眾人微微松了口氣,面面相覷,這才知道天地泉竟還有如此妙用,一時間都有些羨慕。

    別看他們的修為比楊開要高,但真要是碰到了墨蟲和墨煙恐怕還真的抵擋不了。

    “楊開,千萬小心,若是察覺那墨煙不對,立刻割舍被沾染的地界,寧愿小乾坤有損,也絕對不能讓自己被墨化!”余香蝶凝聲叮囑。

    割舍小乾坤被侵染的地界,這也是各大洞天福地典籍中記載,針對墨煙和墨蟲的手段。

    如此做法雖然會讓小乾坤受損,或許會導致實力下跌,但總比被徹底墨化要好一些。

    “我明白了!”楊開正色頷首。

    “楊宗主,那些小石頭人……”有人對那些生活在楊開小乾坤中的小石族依然好奇滿滿。

    “哪有什么小石頭人,你看錯了!

    那人被噎了一下,一臉無語,心說自己又不是瞎子,那些奇怪的小石頭人跑來跑去的,自己豈能看不到?

    “好了,閑話休提!”余香蝶環顧四周,“如今還是趕緊前往瑯琊福地要緊,若無異議的話,咱們這就出發了!”

    眾人皆都頷首。

    余香蝶當即催動樓船,朝域門處馳去。

    甲板上,楊開道:“諸位前輩,我有一個計劃,不知是否妥當!

    眾人頓時好奇望來,余香蝶道:“你有什么計劃,說來聽聽!

    楊開道:“諸位原本的打算無疑是直接前往瑯琊福地,查探那些上品開天的小乾坤,找到那些可能存在的墨化者,然后順藤摸瓜尋覓那墨族的蹤影!

    余香蝶頷首。

    “此計固然簡單直接,但弊端方才咱們也都說了,有可能會打草驚蛇,讓那幕后的墨族警惕,那些墨化者也未必會吐露出什么有用的信息,真若如此,諸位此行最多就是解決一些墨化者,治標不治本,那隱藏幕后的墨族日后還可以利用墨蟲墨化其他人!

    言至此處,楊開話鋒一轉:“但如果讓我混入其中呢?我沒有被墨化諸位是知曉的,但瑯琊福地那些墨化者不知道啊。石正這一次出手對付我,他自以為是十拿九穩之事,相信其他的墨化者也會這么想,所以在他們看來,如今石正已經得手,而我……是他們其中的一員!”

    眾人聞言皆都頷首,上品開天的思維敏捷,楊開說的又這么簡單明了,他們自然不難理解。

    “所以我的想法是,先由我去一趟瑯琊福地,搞清楚到底誰是墨化者,若是能探明那墨族的位置就更好不過。到時候敵暗我明,諸位再出手不遲!”

    余香蝶沉吟片刻,螓首輕頷道:“這倒是個好辦法,不過如此一來,你若是暴露的話,可就要面對極大的兇險了!

    若真的執行這個計劃,那這諸多上品開天可就不能與楊開一道進入瑯琊福地了,他們肯定要埋伏在外,等楊開傳遞消息過來,確認無疑之后再現身動手。

    楊開笑了笑道:“他們最強的手段莫不過墨蟲和墨煙,可惜這兩樣東西對我是無用的,如今唯一難辦的是,如何讓他們認同我!所以我之前才會問,墨化者之間是否有所感應,能夠辨別彼此的身份!

    虞長道恍然道:“宗主你將那墨煙收入小乾坤,便是為此打算的?”

    楊開點點頭:“若他們彼此之間沒有感應,自然最好不過,我到底是否被墨化他們根本無從判斷,到時候我只需拿石正來說事,想必他們也不會多加懷疑,若是他們有彼此感應的手段……”

    這般說著,楊開忽然手心一攤,那手心上立刻多出來一團蠕動的墨煙。

    眾人臉色大變,齊齊往后退去。

    楊開連忙收了墨煙,呵呵一笑:“想必這樣就可以打消他們的疑慮了!

    余香蝶瞪他一眼:“說話就說話,別嚇唬人!”

    “是是是!睏铋_連忙點頭應著,“反正不管怎樣,讓我混入其中,打探虛實,總比諸位單刀直入要好一些!

    余香蝶微微頷首,開口道:“諸位怎么看?”

    他們之前的打算固然更簡單,但想要找出那隱藏的墨族恐怕是真的沒什么希望,楊開的方法曲折了一些,卻有希望將那墨族連根拔起。

    對比而言,如何選擇眾人心中都有了答案。

    “我同意楊宗主的提議!庇腥碎_口道。

    “我也同意!”

    “同意!”

    ……

    片刻后,眾人意見達成一致。

    余香蝶道:“既然大家都沒有意見,那就依楊開所言行事了!鞭D頭看向楊開道:“只不過如此一來,你的安全就無法保證了,屆時入了瑯琊福地,萬事小心為上,我們會想辦法潛入進來與你匯合!

    楊開笑道:“真要是暴露了,打不過我還是可以逃走的,這種事我拿手,到時候就需要諸位前輩收拾局面了!

    “好說!北娙私远碱h首。

    不知是不是錯覺,楊開從這諸位上品開天的眼中感受到了一絲絲認同。

    以往他雖然也能與這些上品開天平起平坐,說的上話,甚至在某些地方討價還價,絲毫不虛,卻從未看到過這種認同感。

    一直以來,出身各大洞天福地的上品開天們,看他的眼神就好像看一個暴發戶。

    這也不難理解,各大洞天福地傳承無數年,才有了如今雄渾的底蘊和威名。

    楊開卻是依靠星界世界樹和星界大帝的身份,才有了與他們平等對話的資格,可不就是傳承悠久的世家貴族眼中的暴發戶。

    然而如今不一樣了,按道理來說,瑯琊福地之事楊開是可以撒手不管的,他又不是什么洞天福地中人,雖然掛著一個陰陽天姑爺的名分,可與曲華裳還不是沒成婚么。

    但他卻是主動請纓,深入敵后,混入敵群刺探情報。

    這份膽識和擔當,可不是什么人都具備的。
试机号759历史记录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