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歷史小說 > 武煉巔峰

第四千八百一十九章 騙子

    呂安國的身形如雄鷹擊兔,直撲而下,鐵塔般的魁梧身形給人莫大的壓力,膽小的人面對這樣的狂暴一擊,只怕還未交手便已膽寒三分,氣勢一泄,便是實力伯仲也不會是他的對手。

    楊開神色如常,沒有半點慌亂,出乎呂安國的意料,身形同樣縱起,左手狹刀出鞘,刀光照耀天地。

    兩道身影交錯而過,皆都重重地落在地上,發出沉悶的聲響。

    呂安國的眼珠子瞪圓了,雙手捂住了頸脖處,但十指縫隙間卻是有大量血水噴涌而出,那瞪圓的眸子里滿是不可置信的神色。

    在擂臺戰上,他隱藏了自己的真正的實力,所以被楊開一刀擊敗之后挺不服氣,方才楊開追擊而來,他有意想讓楊開見識下自己真正的本領。

    誰知結局竟是這樣。

    與擂臺上一模一樣的一刀,卻是更快三分!

    他同樣沒能擋住。

    只不過在擂臺上,楊開手下留情了,沒要他的性命,這一次卻是送他赴了黃泉!

    呂安國有些想不通楊開那一刀是如何斬出來的,那完全是不可能的角度,一瞬間的時機也非人力能夠掌控,偏偏他做到了。

    而結果便是他全身的鮮血都在流逝,呂安國感覺渾身冰冷,這么好的身手,怎么會跑去孟府應招什么護院?

    無論如何用力也阻擋不住鮮血的噴涌,呂安國喉嚨里發出嗬嗬的怪異聲,一時半會卻又不會死去,噗通一聲,單膝跪在地上,忍受著死亡籠罩的恐懼和痛苦。

    楊開收刀入鞘,看也不看身后的呂安國一眼,邁步便朝前行去。

    只不過才走兩步,身形便一個踉蹌,差點摔倒在地上。

    他不知以此處輪回界的武力標準評判,呂安國算是什么層次的高手,但想來不會太低。

    真正以實力對比的話,他眼下擁有的實力,是要遜于呂安國的,擂臺戰上的一次正面碰撞已經證明了這一點。

    換做土生土長的此地武者,面對呂安國這樣的強者,必敗無疑。

    可他畢竟是六品開天輪回而來,擁有此界武者難以企及的眼力和判斷力,在呂安國看來難以把握的瞬間機會,對他卻不是什么難事,如此方能以弱勝強。

    不過并非沒有代價。

    胸口處被呂安國砸了一拳,肋骨應該斷了三根,喉嚨里滿是鮮血翻涌的味道。

    楊開強行咽下,穩住身形,來到呂安國的馬匹前。

    這馬承受了呂安國飛天而起的力量,四肢已經折斷,此刻倒在地上悲鳴不已,而馱在馬背上的黑袋子中,依然有人形之物掙扎蠕動,口中嗚嗚不停。

    楊開將袋子打開,一張俏麗而慌亂,淚痕滿布的臉龐便出現在眼前,一路顛簸讓她的頭發有些散亂,整個人應該哭的很久,眼眶通紅,當真是我見猶憐。

    望著面前這熟悉的容顏,楊開笑了。

    久違了,曲師姐!

    而她如今的身份,正是孟府大小姐。

    大小姐慌亂而驚恐的眼神似在這一抹笑容下得到了難以言喻的安撫,竟瞬間安靜了下來,定定地瞧著楊開,美眸中閃過一絲絲疑惑困頓。

    眼前的人她仿佛很熟悉很熟悉,但卻從未見過,這種感覺讓她滿心不解。

    楊開伸手將她嘴巴中的布團取出,這才深吸一口氣道:“大小姐不要怕,我是孟府的護院,為救你而來,挾持你的賊人已經被我殺了!”

    大小姐這才看到一旁跪倒在地上的尸體,那地面上殷紅的鮮血沖擊著視野,她頓時花容失色,驚叫一聲,本能地撲向楊開懷中。

    楊開悶哼,嘴角邊溢出了鮮血。

    胸口處斷掉的幾根肋骨被大小姐這么一撞,傷勢似乎愈發嚴重了。

    大小姐聽到聲音,抬頭望來,見他表情痛楚,不禁關切道:“你受傷了?”

    “沒什么大礙!睏铋_將她攙起來,“是非之地,不宜久留,咱們得趕緊回孟府!

    大小姐不住地頷首。

    楊開領著她來到自己騎來的馬匹前,扶著她上馬,正要離去時,忽聽一陣細微的聲響從遠處傳來。

    扭頭望去,只見遠方一陣塵煙四起,似有不少騎士朝這邊飛奔而來。

    楊開連忙指了個方向:“大小姐往哪邊去,快馬加鞭,不要停留!”

    大小姐低頭看著他:“你呢?”

    楊開沖她咧嘴一笑:“我休息會就走!”言罷,拔出狹刀,以刀背在馬臀上狠狠一拍。

    嘶鳴聲響起,馬匹載著大小姐揚蹄離去。

    楊開轉過身,將狹刀交至右手,凝神以待。

    寶田峰那邊的接應過來了,那遠處揚起的塵煙應該就是寶田峰盜寇的蹤影。

    或許他們之前約定了在某處碰頭,結果呂安國久久不現身,他們才主動尋來。

    浩浩蕩蕩上百騎的陣容印入視野之中,楊開舔了舔嘴角邊的鮮血,心中卻難掩興奮和高昂斗志。

    在這里,他沒有空間法則可以依仗,沒有強大的六品開天修為,有的只是此處輪回界賦予他的實力和自己本身的閱歷經驗。

    然而即便如此,以一擋百也是極為不現實的,這幾乎就是必死之局,卻大大地激發了他的斗志和兇性。

    若是自己死在此處輪回界,會有什么后果?余香蝶沒有與他說過這種事。

    但楊開知道自己絕不能死,曲師姐的心障不破,她就沒辦法進入下一個輪回。

    身后又響起馬蹄聲,楊開皺眉望去,卻見大小姐居然去而復返。

    俏臉的臉上一片蒼白,美眸望著那遠方奔襲而來的百騎陣容滿是驚恐,卻是義無反顧地跑了回來。

    大小姐的馬術不錯,高頭大馬在楊開面前揚蹄止步,大小姐氣呼呼地瞪著他:“騙子!”

    楊開頭大:“你怎么回來了?”

    “我……我不知道!贝笮〗阌行┱Z無倫次,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會回來,只是在察覺身后的情況后本能地調轉了方向。

    楊開一咬牙,手抓韁繩,翻身上馬,在她耳邊道:“坐穩了!”調轉馬頭,朝白玉城的方向沖去。

    這個時候再讓大小姐一人離去已經不現實了,對方已經看到了大小姐的身影,若是分兵追擊,她的處境會更加危險。

    還不如由他來守護。

    馬背上,大小姐低垂著頭顱,臉色發紅。

    長這么大,她還從未跟哪個男子如此親近過,馬匹的顛簸讓她的后背不時地與后方溫暖寬敞的胸膛有所接觸,耳畔邊的粗重呼吸更讓她有一絲絲心動,一絲絲慌亂如麻。

    上百騎來到呂安國身死之地,有人檢查了一下,確定呂安國已經死去之后,群雄激憤,快馬揚鞭,朝楊開和大小姐逃遁的方向追擊而去。

    之前楊開騎著快馬追擊呂安國,依仗的便是馬匹腳力的差距,畢竟馱著一個人的速度和馱著兩個人的速度是不一樣的。

    所以他才能追上呂安國。

    而如今,這情況卻是反了過來,所不同的是他是孤身一人,人家寶田峰卻是呼嘯成群。

    彼此距離慢慢拉近,身后馬蹄落地的聲音也越來越響亮。

    大小姐也沒心思意亂神迷了,有那么一瞬間,神色頗為慌亂,只不過也不知想起了什么,竟重新鎮定下來。

    有破空聲襲來,卻是雙方的距離已經拉近到了一箭之地,后方追擊的寶田峰盜寇中有精通射術者,拉弓一箭,卻是偏了些準頭,落在楊開左側三丈外。

    越來越多的箭失從后方襲來,破空之聲不絕于耳。

    大多數箭失都沒有什么威脅,少數有威脅的箭失都被楊開反身回頭,精準地一刀斬下。

    那后方,領頭沖在最前面的一個鷹鉤鼻男子見狀目瞪口呆,楊開的表現出乎了他的意料,這才知道呂安國死的不冤!

    這等反應速度和眼力,絕對是高手!

    孟府還有這樣的強者?他不禁來了興致。呂安國死了,若是能拉這人入伙的話,必定能彌補損失。

    不過前提是要抓活的才行。

    隨著距離的拉近,后發飛來的箭失也越來越多了,楊開雖然盡量攔截,卻總有疏漏之時。

    一支利箭插在馬腿上,奔跑的快馬險些一頭栽倒,幸虧楊開反應快,猛地勒了下韁繩,以自己的力量助它穩住身形。

    跑不掉了!

    原本就沒人家速度快,如今馬匹受傷更是雪上加霜。

    而距離白玉城,還有最起碼兩三個時辰的路程!

    楊開本還期望孟府或者城主府那邊有人前來支援,如此方有一線生機,可直到現在也不見蹤影。

    如今唯有自救,楊開努力回憶著自己追來時的路線,尋找可用之地。

    破空聲再至,楊開雖奮力斬下幾根箭失,卻是有利箭插進了馬腹中。

    隨著楊開奔波了一夜的健馬在往前奔出百丈之后,前蹄一軟,轟然朝地上倒去。

    坐在前方的大小姐一聲驚呼,楊開卻已適時地攬住她柔軟的腰肢,雙腳在馬背上微微一借力,沖天而起,再穩穩地落在地上。

    “抱著我!”楊開低喝一聲。

    大小姐慌亂點頭,連忙雙手環住了楊開的頸脖,穩住自己的身軀。

    楊開單手持刀,另一手拖住大小姐的身子,將她固定在自己身前,轉身便朝一個方向飛奔而來,輕身之法催到極限。

    。

    。
试机号759历史记录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