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歷史小說 > 武煉巔峰

第四千八百三十九章 證明給我看

    楊開給出的期限是一個月,一個月內若是沒能見到自己想見的人,便會去一一拜訪八處白蓮教的隱秘據點。

    這樣的威脅對白蓮教來說,是無法忍受的。

    白蓮教教徒無數,據點星羅棋布,自然遠遠不止八處。但誰也搞不清楚楊開所知道的八處,具體是哪里。

    如此一來,即便是想撤離人員也無法做到。

    想要讓自家據點安全,那唯有一個方法,斬草除根,以絕后患!

    期限的最后一天,深夜時分,楊開正在打坐修行,數月的努力,終于讓他將體內的殘毒完全逼出,最后一絲毒素混合著鮮血從口中噴出,頓時神清氣爽,一直沉重的身子都仿佛卸下了枷鎖,重新變得輕盈起來。

    浩氣殿的人以為他中了劇毒之后,即便僥幸不死也會實力大跌,所以六位副殿主才會聯手逼宮,讓他卸下殿主之職。

    他們或許有自私的念頭,或許是出于大局考慮,但楊開在認識到自己的本心之后,便無意再去擔任什么浩氣殿殿主的職位了。

    即便無人逼宮,他也是要退位讓賢的。

    他有更重要的事要做,此處輪回界的種種,對他來說不過是一場虛幻。

    尖銳的破空聲忽然響起,在這寂靜的夜晚顯得無比刺耳,緊接著四面八方一支支利箭穿破門窗,狂風暴雨般將他籠罩。

    端坐在床上的楊開一把抓住了身旁的長槍,下一瞬,叮叮當當的聲音響起,一支支利箭被擋下磕飛。

    但那箭雨卻是連綿不絕,毫無停止的征兆。

    楊開低喝一聲,沖天而起,身形撞破了屋頂。

    頭頂上空卻早有數人埋伏,見他現身,結成勢不可擋的兇猛陣勢,聯手圍殺而來。

    這數人實力皆都不俗,單打獨斗,沒人能擋住楊開三槍之威,然而聯手之下卻是彼此攻防互補,一下子實力大增。

    彼此激斗十幾息,楊開悶哼一聲,身形不由自主地朝下墜去,砸到了房屋,重新落在地面上。

    大地下方,忽然探出兩只手掌,一把抓住了他的腳踝,旋即猛地用力,想要將他拖到地下去。

    楊開看也不看,長槍猛地朝下面一刺,槍入三尺,再抽出時,地面大片血水滲出。

    頭頂上方埋伏的人追殺而來,楊開長槍橫掃,與之纏斗。

    外圍處,卻傳來一聲聲短促的慘叫聲。

    小荷出手了!

    黑夜之中,她就像是一只無影無形的幽靈,所過之處,一片腥風血雨。

    片刻后,她從外圍殺來,與楊開匯合。

    那結成陣勢的數人原本也只能與楊開斗的旗鼓相當,如今再添小荷這個幫手,瞬間支撐不住。

    兩人合作多年,彼此配合的親密無間,白蓮教辛苦培養的高手,在短短不過二十息時間內便被斬殺一空。

    小荷臉上濺了幾滴鮮血,她拿手指沾了,放在嘴中舔了舔,一臉的興奮猙獰,那一身殺機熾烈地猶如黑夜中的明燈。

    仿佛只要還有活物在她面前,她都能殺的一干二凈。

    楊開一巴掌拍在她腦袋上。

    小荷身子矮了一下,不過那濃烈殺機卻是削弱許多,眸中重新恢復了一些理智,面上浮現出一抹委屈的神色,撇撇嘴。

    “找人!”楊開低聲道。

    小荷鼻子嗅了嗅,然后忽然伸手指著某個方向:“這邊!”

    兩人同時身形晃動,朝那邊撲去。

    那邊一棟沒有倒塌的房屋內,數道身影靜靜蟄伏著,氣息不露,即便是強如楊開這樣的頂尖高手,之前也未曾察覺。

    卻是被小荷精準尋覓。

    墻壁轟然破開,不等那幾道蟄伏的身影有什么反應,楊開與小荷兩人已出現在他們的面前。

    四目相對,楊開沖為首的女子燦爛一笑。

    那女子卻是臉色難看至極,身旁的幾個護衛更是面色鐵青。

    小荷的目光在幾人臉上一一掃過,面上有些躍躍欲試,朝楊開投以征詢的眼神,一副能不能殺的表情。

    楊開當沒看到,小荷頓時有些失落。

    氣氛有些詭異,敵對的雙方彼此不過三丈距離,白蓮教一方劍拔弩張,楊開和小荷卻是云淡風輕,好像沒將對方當一回事。

    然而他們越是如此,越讓對方感到緊張無比。

    驀然間,那為首的女子笑了,天地間仿佛只剩下這一笑的光彩。

    “大叔,你找我?”

    楊開眼角跳了跳。

    某一世,眼前這女子跟他說,小家伙別怕。

    這一世,她卻喊自己大叔!當真是因果循環,報應不爽。

    “是,我找你!”楊開點點頭。

    白蓮教圣女曲華裳一臉的純真無邪,微微歪著頭,酥指點紅唇:“你找我做什么?”

    楊開微微笑著,眼中沒有半點殺機,只有一片柔情。

    曲華裳詫異道:“大叔你不會是愛上我了吧?”

    楊開面不紅心不跳地承認了:“我對姑娘一見傾心!

    曲華裳怔住,她身邊的幾個護衛也怔住。

    唯有小荷,仿佛聽到了讓她最感興趣的事情,雙眸忽然變得亮晶晶地,一臉振奮又期待,眼光一會看看楊開,一會看看曲華裳,緊張的不得了。

    曲華裳有些語塞,她方才不過隨口一說,不曾想對方居然這樣承認了,而且看神態,聽語氣,沒有絲毫作偽,真誠的無以復加。

    她年紀雖然不大,但本身是精通人心的好手,所以能從一個人的眼神和語氣中分辨出真話假話。

    她想從楊開的話和神態中找出哪怕一絲一毫說謊的痕跡,卻是一無所獲。

    她忽然咯咯笑了起來,笑的腰都彎了下去,仿佛聽到了世上最好聽的笑話。

    楊開只是靜靜地看著她,目光中一片柔情。

    好片刻,曲華裳才止住笑意,抬手擦了擦眼角笑出來的淚花,望著楊開道:“大叔你對我一見傾心?我可是刺了你一劍的!”

    楊開點點頭:“那一劍差點要了我的命,所以你需要用一輩子來補償!

    小荷面色潮紅,激動的更厲害了,雙手捧在心口,一臉的迷醉,仿佛聽到了世上最動聽的情話。

    曲華裳笑容漸斂,撅了噘嘴道:“大叔你可真會開玩笑!

    楊開往前踏出一步,逼視著她:“我沒有開玩笑!

    曲華裳忽然有些慌亂,皺眉道:“你是浩氣殿殿主,我是白蓮教圣女,注定水火不容,大叔有什么事就直接說吧,不要消遣我一個小姑娘了!

    “你覺得我在消遣你?”楊開又往前踏出一步。

    曲華裳本能地朝后退了一個身位,她身邊的護衛們卻感受到了威脅,畢竟站在面前可是天底下最頂尖的高手之一,這個距離太近了,近到如果對方驟然出手,他們可能連反應的時間都沒有。

    “難道不是?”

    “自然不是,我之所言,句句屬實!

    曲華裳定定地看著他,忽然扭頭望向小荷:“姐姐,他一直這么瘋嗎?”

    小荷聞言搖頭道:“從未有過的事,我一直以為他對女人不感興趣。哎呀,難得他喜歡一個女人,你就答應了他嘛,干嘛這么磨磨唧唧的,雖說你們年紀差的有點大,他都可以做你爹了,但是……但是感情這種東西,跟年紀又有什么關系,我跟你說,你別看他年紀這么大,但他還是個童子雞!”

    曲華裳無語地望著小荷,她知道楊開的存在,自然也是知道小荷的,這位出身翠煙門,卻無意副殿主之位,反而一直給楊開擔任貼身護衛的女人,是很多白蓮教高手的噩夢,白蓮教死在她手上的人不計其數。

    幾乎天底下所有人都以為,這是楊開的女人。

    可現在看來,并不是這樣的。

    這兩人雖然關系親密,卻并沒有突破男女之情。

    浩氣殿殿主是個瘋子,這女人更是個瘋子。

    “你們白蓮教在浩氣殿中安插了不少人手,你身為圣女,理應知道,我在兩個多月之前就辭去了殿主之位,如今我已不是浩氣殿的人了,所以你無需顧忌什么!

    曲華裳哼了一聲:“誰知道這是不是你們浩氣殿的陰謀詭計!

    楊開笑了一聲:“多說無益,時間會證明一切!

    曲華裳默了片刻,忽然俏皮地沖他眨眨眼:“要不你現在證明給我看?”

    “你想怎么證明?”楊開問道。

    “簡單!”曲華裳話落之時,忽然反手從身邊一個護衛腰間拔出了配劍,步伐騰挪,直接閃到楊開面前,長劍抵住了他的胸口,鋒銳的劍刃刺入肌膚,殷紅鮮血流淌了下來。

    曲華裳徹底怔住。

    楊開沒有半點反抗,甚至沒有躲避的舉動,這讓她極為意外。

    浩氣殿殿主一直都是天底下最頂尖的強者之一,她方才動作雖快,卻不相信人家沒有反應的時間。

    兩月之前她能刺殺成功,是因為人家對她不曾有半點防備。

    這一次能得手,明顯是人家不愿躲閃,與上一次情況是不同的。

    彼此近在咫尺,幾乎能感受到對方的呼吸,四目相對,曲華裳看到的只有一雙清澈的眸子,不摻半點雜念,縱然長劍加身,也面不改色,面上的微笑刺眼至極。

    曲華裳心頭一怒,手中長劍猛地朝前遞出三分。
试机号759历史记录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