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歷史小說 > 武煉巔峰

第四千九百四十七章 這是誤會

    那法陣內一道道橘紅色的光芒游走穿梭著,數之不盡,如有生命一般。

    楊開眉頭微揚,意識到這法陣應該就是檢查的關鍵。而在法陣之外,更有一道道七品開天的氣息隱匿在黑暗之中,悄無聲息地打量法陣內的眾人,楊開明顯感覺到,這些圍聚在法陣四周的人個個都抱有警惕之心,天地偉力暗暗催動,似乎只要法陣這邊稍有異動,便會迎來他們的攻擊。

    這些人,應該是負責守護監督這邊的人族強者。

    眾人站在法陣之中,那一道道橘紅色的光芒便朝眾人游走而來,很快,每個人身上都被那橘紅色的光芒籠罩包裹著,在這光芒的印照之下,眾人臉上的表情多少顯得有些詭異。

    眾人皆無異常,唯獨籠罩在楊開身上的那一層光芒,忽然閃滅了幾次,瞬間由橘紅色轉化為漆黑。

    一剎那的功夫,所有的目光都朝楊開望來,鐘良更是眼簾一厲,殺機沛然。

    而一直守護監督在法陣四周的那一道道藏身黑暗中的身影,也齊齊竄將出來,瞬息間將楊開包圍的密不透風,奔襲之中,手中更是法決變換,為首一人口中爆喝:“封!”

    話落之時,一件件精致小巧,專門為這種情況打造出來的秘寶被祭出,分八個方向懸停在楊開身旁,那秘寶之間彼此相連,能量涌動,直接在楊開所處之地化作一片囚籠,將他籠罩其中。

    做完這一切,眾人才暗暗呼了口氣,但那些守護法陣的武者卻依然目光警惕。

    已經很久沒出現過這種情況了,上一次出現這種情況還是數百年前,一位墨徒潛入此地,直接催動秘術爆體而亡,雖然沒給人族這邊帶來多少損失,但那墨徒死后殘留的墨之力卻帶了不少麻煩。

    碧落關這邊也是花了好大的力氣才將殘留的墨之力清除出去。

    今日居然又出現了這樣的情況,好在人族的每一道關隘對此都早有防范,應對及時。

    大殿內氣氛瞬間凝重起來。

    “住手!”馮英急急高呼一聲,“這是誤會!”

    守護法陣眾人不理他,只是警惕地盯著楊開,而楊開則站在那里,低頭審視自己身上的漆黑光芒,心中隱有猜測,當下攤開雙手,安靜地站在那里,示意自己不會有什么輕舉妄動。

    鐘良定定地瞧了楊開片刻,這才扭頭朝馮英望來:“什么意思?”

    馮英對楊開打了個眼色,示意他稍安勿躁,快步來到鐘良身邊,悄悄傳音一聲:“鐘師叔,我可以保證楊開他不是墨徒!

    “你拿什么保證?顯墨陣已有反應,說明他體內有墨之力,既有墨之力,怎么會不是墨徒?”

    馮英再次傳音道:“楊開體內確實有墨之力,不過他并沒有被墨之力侵蝕,他小乾坤內有天地泉封鎮!”

    鐘良眼簾一縮,偏頭看向馮英:“乾坤四柱,天地泉?你確定?”

    “我親自檢查過,可以確定!”馮英正色點頭,“師叔若不相信,可以再次檢查一下!

    鐘良正色頷首:“此事容不得半點馬虎,確實需要檢查!

    馮英悄聲道:“師叔,乾坤四柱事關重大,人多眼雜……”

    她沒把話說全,但鐘良又何嘗不知她的意思?乾坤四柱對墨之戰場這邊有極為重要的意義,每一個身負乾坤四柱的人族強者都是極為寶貴的人才,這種人的存在,實在不宜鬧的人盡皆知,否則說不定會有什么麻煩。

    當下微微頷首,擺手道:“都退下吧,把禁制也撤了!

    那守護法陣的眾人聞言面面相覷一眼,為首的七品開天更是遲疑一聲:“可是鐘師叔,顯墨陣對此人有反應,定是墨徒無疑,禁制撤除的話萬一他有什么異動……”

    “我自有考量,照做就是!辩娏疾蝗莘瘩g道。

    見他堅持如此,眾人拿他也沒什么辦法,畢竟負責這一片區域的主事人是鐘良。少頃,秘寶被收回,籠罩著楊開的禁制囚籠也散去,在鐘良的吩咐下,眾人也都一一離開了大殿。

    沈敖等人一步一回頭,望著楊開的目光驚疑不定。

    若說楊開是墨徒,他們是第一個不信的,這段時間接觸下來,楊開是什么樣的人他們多少也有所了解,有凈化驅散墨之力的手段的人,怎么可能是墨徒,更何況,之前他還化身巨龍守護族人,更在墨族大軍中殺進殺出,死在他手上的墨族不知凡幾。

    若說這樣的人是個墨徒,那就太沒天理了。

    但顯墨陣居然會有反應,這就讓人百思不得其解了。

    不過此事鐘良已經接手,他們雖然驚疑,卻也只能靜觀其變。

    很快,大殿中就只剩下鐘良楊開和馮英三人。

    鐘良并沒有放松警惕,盡管馮英已經有所保證,更告知他真相,但這種事不自己親眼看看是沒辦法確定的。

    “敞開你的小乾坤!”鐘良吩咐一聲。

    楊開點點頭。

    馮英張了張嘴,好意提醒一聲:“他的小乾坤有些特殊,師叔不用太驚訝!

    鐘良不解地瞧她一眼,心想無非就是有天地泉封鎮,既已知道,哪還會驚訝,然而心中雖這么想,但當他的神念探入楊開的小乾坤查探的時候,還是忍不住眉頭一揚,大大地吃了一驚:“你的小乾坤怎么……”

    任何一個查探過楊開小乾坤的,基本都是這樣的反應,楊開也見怪不怪了,隨口解釋道:“弟子精通空間之道,所以晉升開天境的時候小乾坤便由虛化實了,具體緣由弟子也不太清楚!

    他也是真不清楚自己的小乾坤是怎么回事,精通空間之道是一方面,最大的可能是因為他當初晉升開天時,體內開天辟地,融合了玄界珠的原因。

    不過這種事也沒必要跟別人解釋太多。

    鐘良驚愕道:“你晉升時幾品?”

    楊開道:“五品!”

    鐘良嘴角一抽,換言之,楊開五品開天的時候體內小乾坤就已經由虛化實,想他當初辛辛苦苦修行,直到七品的時候才達成此事,簡直沒有可比性。

    不過話又說回來,開天境只有到七品,小乾坤才會真的由虛化實,這是常識,也是亙古不變的定律。能在五品便有此成就的,不敢說后無來者,絕對是前無古人。

    忽然又想起一事,鐘良皺眉道:“你是人族還是龍族?”

    龍族注重血脈修行,血脈精純到一定程度便有相應的實力,根本不需要在體內開天辟地,更不會有什么小乾坤。

    但楊開這邊的情況,卻讓他有些迷糊。

    楊開老實道:“弟子人族出身,身負龍族本源!

    鐘良微微恍然,既有龍族本源,自然可修龍族秘術,化為龍身,不過想起那兩千丈長的巨龍之身,依然不免震撼。

    那可是巨龍!千丈龍身就相當于七品開天了,兩千丈意味著比一般的七品都要強大。

    不過也總算明白,為什么楊開的表現與傳言中的龍族有些不符,這位壓根就不算純正的龍族。

    沉浸心神查探,確實看到了楊開小乾坤中的天地泉,封鎮小乾坤,讓那小乾坤圓潤無暇。

    咂咂嘴,一臉羨慕的神色。乾坤四柱這東西誰不想要,尤其是在墨之戰場這邊,有乾坤四柱的話,就不用懼怕墨之力的侵蝕了,在與墨族的爭斗中可是能占很大的便宜的,可這玩意本就數量稀少,可遇不可求,能得之者莫不是身負大氣運之人。

    他也看到了楊開小乾坤內封鎮的墨之力,忍不住問道:“這樣封鎮在你小乾坤內,對你本身沒有影響嗎?”

    楊開搖了搖頭道:“沒什么影響,甚至有時候弟子還可以借此偽裝成墨徒,此前弟子正是依靠這個本事才能在墨族那邊生存了兩年多!

    這般說著,催動小乾坤中的墨之力,雙眸瞬間化作漆黑墨色。

    鐘良嘴角一抽:“你在墨族那邊待了兩年?”這下是被震驚到了,古往今來這么多年,哪個人族能在墨族那邊待上兩年還安然無恙的?縱然有天地泉庇護,但這膽子也太肥了。

    馮英道:“正要與師叔說這事,弟子此番能夠歸來,全托了楊開的福!

    “怎么回事?”鐘良問道。

    馮英便將自己身上發生的事簡單道來,說起她被域主墨化,借助那一道秘術躲過一劫,出手斬殺了一個上位墨徒之后,楊開主動袒露身份,隨后又與她一起營救墨徒,最終匯聚了三百多人的陣容,殺將歸來。

    繞是鐘良一生見多識廣,也是聽的眼皮子直跳,等馮英說完之后,才深吸一口氣道:“你說他有驅散凈化墨之力的手段?跟著你們一起回來的那數百人,原本都是墨徒?”

    “正是如此!瘪T英正色點頭,“他的手段師叔應該見到過,此前配合弟子斬殺那域主的時候,楊開曾施展過一次!

    鐘良心頭一動:“那白光?”

    對那白光他沒辦法印象不深刻,墨之戰場這邊從未見過那樣純凈的小太陽般的白光,之前他就懷疑域主被殺跟那白光有極大的關系,如今看來果然如此。

    那居然是墨之力的克星!
试机号759历史记录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