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歷史小說 > 武煉巔峰

第三百二十四章 吃什么東西?

    好吧,我承認有些yd了……

    今rì更新晚了,主要是身為一個資深宅男,出門一趟挺受罪的,而且還暈車,雖然前天晚上就到家了,可直到現在也沒調整過來,估計還要調整個幾天時間才行……蕓麗微微一笑,走上前去,伸手玉手,正yù扣門,里面卻突然傳來一陣動靜。

    這動靜奇妙怪異,聲音也不小,似乎有男人正在嘶吼咆哮,也有女子正在嗚咽呢喃,只不過那男人的聲音酣暢淋漓,女子的聲音不太清晰,仿佛被什么東西堵住了嘴巴。

    聲音傳入外面三個女子的耳中,讓她們都是一愣。

    不過很快,美婦蕓麗潔白的頸脖就粉紅起來,抬起的一只玉手也微微輕顫,雙眼微微迷離,水盈盈地一片,觸電般地收回手來,輕咬著紅唇杵在那里,不知該如何是好了。

    秋憶夢也是呆了一下,旋即似乎想起了什么,面皮忽然通紅,咬牙輕罵一聲:“混蛋!”

    駱小曼眨巴著大眼睛,側耳傾聽,微皺著好看的眉頭,訝然道:“秋姐姐,里面什么聲音?”

    “唔……”秋憶夢被問了個措手不及,一時根本不知該如何作答,“里面……里面大概在修煉吧……”

    隨口扯了一句,秋憶夢紅著臉說不下去了。

    駱小曼狐疑地打量著她,又看看蕓麗,小聲道:“修煉么?我感覺怎么像是在打架。你們……你們臉紅什么呀?”

    “沒有!”秋憶夢睜著眼說瞎話,只覺得面皮猶如火燒一般滾燙。

    就在這時。

    里面的動靜忽然更大更猛烈了許多,男人的嘶吼和女人沉悶的呻吟夾雜在一起,匯聚成一股蠻橫的沖擊,傳入三女的耳中。

    這聲音似乎蘊藏了神奇的魔力。讓人情不自禁地雙腿酥軟,嬌軀泛紅。

    “啊……”駱小曼小聲驚呼著,面上一片駭然之sè:“秋姐姐,那混蛋男人是不是……”

    “什么?”秋憶夢一雙眼睛閃爍不定,芳心一片亂麻。

    “他是不是把里面的女人殺了?”駱小曼驚呼,美眸劇烈地顫抖著,輕聲央求道:“秋姐姐,我們快走吧。我好難受……”

    “怎么了?”秋憶夢一驚。連忙問道。

    駱小曼支支唔唔,好一會才輕聲道:“我想上廁所……我們快走吧!

    “哦!鼻飸泬裟樇t的幾乎快滲出鮮血,也覺得此地不宜久留了,正yù跟蕓麗說一聲然后離去,面前的房門卻是忽然被打開了。

    緊接著,一個妖嬈的少女出現在三人面前。幾人皆都臉紅萬分地互相看了一眼,那妖嬈的少女發絲凌亂,衣衫不整。近乎是**著雪白的**,**上一片殷紅的光暈,手上抓著幾件衣物。神sè惶惶失措。

    順著那雪白的嬌軀往下看,秋憶夢和駱小曼分明看到她的身體上一道道五指印,尤其是胸前兩團白兔上,深深的五指印痕猶如烙鐵烙上的一般清晰,似乎已經烙進了她的體內?雌饋碛|目驚心。

    修長白皙的兩腿間,一片**的,有晶瑩的絲線正在順著大腿往下滑落。

    她的嘴唇邊,有還一抹rǔ白sè的液體……

    “啊……”碧洛猛吃一驚,傻傻地看著面前三女,然后咬了咬牙,紅著臉從她們身邊竄過,刷刷刷就不見了蹤影。

    雖然沒穿好衣服,但行宮里的全是女子,她也沒什么要避諱的,倒是楊開那里,她是一刻也不想多待了。

    碧洛走后許久,三女依然沉浸在詭異的沉默之中。

    好片刻,駱小曼才忽然回過神,輕輕地問道:“秋姐姐,那位姑娘吃的什么呀?”

    秋憶夢面上也是一片迷茫,緩緩搖頭。

    吃的什么呢?怎么也不擦干凈。

    蕓麗緩緩轉身,聲音輕顫著,有些不敢去看秋憶夢和駱小曼,只是問道:“兩位姑娘,你們……還要見楊公子么?”

    秋憶夢深吸一口氣,微微點頭。

    都來到這里了,總不能還轉身回去。

    蕓麗應了一聲,這才站在門口嬌聲喊道:“公子,秋姑娘和駱姑娘過來了,想見你一面!

    “進來吧!

    蕓麗一愣,然后看著秋憶夢和駱小曼道:“兩位請!”

    秋憶夢和駱小曼整了整臉sè,這才邁步走進去。待她們進了房間,蕓麗才逃也似的蹬蹬蹬蹬跑下樓。

    屋內,楊開大刀闊斧地坐在一張鑲金佩玉的太師椅上,衣衫周正,笑吟吟地看著兩個走進來的少女。

    和他的目光一對視,秋憶夢不禁想起剛才的動靜,俏臉微微一紅,趕緊撇開目光。

    駱小曼怯怯地跟在秋憶夢身后,沖楊開咬牙切齒。

    楊開也不以為意,只是看著她們。

    被這肆無忌憚的目光一盯,秋憶夢竟一時忘記自己要來干什么了,傻杵在那里一言不發。

    正沉默的時候,樓下再次傳來蹬蹬蹬的腳步聲,片刻后,一身火紅衣衫的碧洛去而復返。

    此刻她已經將衣服穿好,臉蛋兒雖然依舊紅暈,卻沒了之前的窘迫,恢復一如既往的妖嬈。

    絲毫沒有顧忌屋內的秋憶夢和駱小曼,碧洛對楊開喊道:“喂你這混蛋,我jǐng告你啊,我只是想試試男人是什么滋味,并非要跟你扯上什么瓜葛,今rì之事,你不欠我我也不欠你,rì后少來糾纏本姑娘,知道了么?”

    楊開愕然,苦笑點頭:“曉得了!

    碧洛氣哼哼地揮舞了下小拳頭,耀武揚威道:“你若敢糾纏不清,小心本姑娘要你好看,哼!”

    見她這么不待見楊開,駱小曼不禁生出一種同仇敵愾的感覺,微笑地望著她,似乎希望她再多罵楊開幾句。一解心頭之氣。

    哪知碧洛只是說了一聲,轉身就要離去。

    “這位姐姐……”駱小曼實在看不下去了,趕緊招呼她。

    “怎么啦!北搪逍σ饕鞯赝樞÷,眼神在她巨大的雙峰間流轉不停。

    “你吃東西沒擦干凈,嘴邊還有……”駱小曼微笑地提醒一句,伸手在自己的嘴角邊示意了下。

    “呃……”碧洛愕然,伸手擦了擦,發現果然如此。恨恨地瞪了楊開一眼。又淺笑嫣然地對駱小曼道:“謝謝,改天找你去玩!

    “恩!瘪樞÷_心地應著。

    沒想到,這行宮里的女人也挺好說話的。

    秋憶夢在一旁察言觀sè,總感覺哪里有些不對勁,但到底哪里不對勁卻又說不上來,皺眉苦思。卻是一無所獲。

    碧洛旋風一般離去。

    被她這么一打岔,秋憶夢的心神也穩了下來,微笑地看著楊開道:“看不出來。你在這里過的挺滋潤的啊,住的環境這么好,又有美女服侍。怕是有些樂不思蜀了吧?”

    楊開嘿嘿一笑,一霎不霎地盯著秋憶夢,揚眉道:“秋大小姐今天來找我,怕不是來羨慕我的生活的吧?有什么話就別繞彎子,直接說了吧。我不喜歡女人在我面前玩心機!

    秋憶夢一怔。輕笑著點點頭:“開門見山也好。是這樣的,我想讓你幫我們兩個離開這里!

    果然。

    楊開神情自若,淡淡道:“你看我像是有這手段的人么?”

    秋憶夢淺笑著道:“最起碼,你沒被禁錮一身實力,不試試怎么知道?”幽幽一嘆,道:“你和我跟小曼不一樣,我與小曼一身真元都被封禁,根本無法與人動手。難道你愿意一輩子留在這里?”

    這般說著,又掩嘴笑了:“也對,在這里衣食無憂,又有妖媚女王給你當靠山,修煉資源不用發愁,更有美人服侍左右,怕是個男人也不愿意離開了!

    “少跟我用激將法!睏铋_冷笑一聲,“你覺得有用?”

    秋憶夢眉頭一皺,察覺楊開的難纏,苦笑道:“好吧,我也直率一些,說說你的條件,你要我怎么做,才愿意幫我和小曼離開?”

    “你憑什么認為我能讓你們離開?”楊開皺眉,神sè不悅,這女人也太自以為是了。

    “就憑你和妖媚女王的關系不一般。只要你肯在她面前美言幾句就行了,我和小曼對她的價值又不大,她把我們扣留在這里有什么用處?我秋家和紫薇谷可以用物資來彌補她的損失!

    見楊開沉思,秋憶夢急忙道:“你只需傳個話就行,我和小曼實在是沒法見到她,要不然也不會來拜托你!

    “我也見不到她!”楊開冷哼一聲。

    “怎么可能?她之前對你那么好!鼻飸泬粢荒樀牟恍湃。

    “信不信在你。不怕跟你們說了,扇輕羅現在不在飄香城,好像跟城里的高手去雷霆獸王的領地了!

    楊開能知道這個消息,也是那天跟樂煜大戰的時候,不經意聽到那些神游境高手說起的。

    那rì雖然與樂煜戰斗,但他也是眼觀六路,耳聽八方。

    “啊……”秋憶夢驚呼一聲,美眸中閃著興奮和躍躍yù試的光芒,急問道:“她既然不在這里,那你為什么不離開?難不成你還真想一輩子待在這里了?”

    “我能去哪?”楊開冷冰冰地望著她,眼中全是不善和厭惡。

    “去……”秋憶夢頓時語塞。

    是啊,他能去哪?凌霄閣現在恐怕已經空無一人了,師門長輩,同門師兄妹師姐弟全不見蹤影,他能去哪?

    貌似,他無處可去!

    楊開一句話,頓時讓秋憶夢意識到他的為難之處。

    更何況,秋憶夢不知道的是,楊開體內還有扇輕羅的追魂印。有這玩意,楊開就算逃到天涯海角,扇輕羅也能找到他,還不如省省力氣留在這里。rq
试机号759历史记录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