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七百一十三章 莊園談判(十六)

    留下劉牧這樣一個完全沒有任何管理經驗人在這邊主事……現在徐仁杰想來……多少有點后悔自個兒當初決定。

    尤其是時下見得“持槍漢子”出現在面前,徐仁杰很怕自己最擔心事情發生。

    如果這個“持槍漢子”真的是“莊園”一把手,那……自己或許不該給劉牧推舉上位。

    后續自己根本就不該留下劉牧在這“莊園”內。

    自己之前種種想法,核心關鍵還是希望留個自己信得過,可以把控存在。

    如此,后續和“莊園”要是有相關往來,就好處理了。

    但目前看來,自個兒這邊想法還是過于草率了。

    自個兒這廂光顧著自己團隊發展,卻是輕視了劉牧性命安危和他在“莊園”將會遇到麻煩。

    一把槍就帶出了這么多問題。

    漢子的槍來源……老徐他們離開“莊園”時,是給“莊園”槍械都收繳帶走了。

    并且但是老徐還安排了專人進行跟進。

    可這終歸是“莊園”,不是他們勝利者聯盟團隊,所以不能排除對方藏匿了裝備。

    這些可能性都有,但還有可能是……“莊園”這邊從旁的渠道獲取。

    比如,“莊園”派出人手外出獲得。

    外來人進來,被“莊園”獵殺搶奪。

    最后,那就是“光頭黨”特別給予槍械。

    這種事兒聽起來似乎挺不可思議。

    “光頭黨”特別給予武器裝備……要知道村子那邊被“光頭黨”突破拿下后,這般混球可是給所有武器都給拿走了。

    現在“莊園”這邊給武器,這事兒怎么看怎么都不可能。

    但落在現實,徐仁杰并不這么認為。

    他的理由根據也是十分充分。

    看看之前“莊園”沖突時內里人員武器裝備狀況。

    那個時候的“莊園”就已經是“光頭黨”附屬隊伍了。

    這點,徐仁杰做過特別了解。

    盡管當時徐仁杰還不清楚“光頭黨”是個怎樣存在。

    時下看來,“光頭黨”那個時候允許“莊園”擁有武裝……想來很信任“莊園”原來那般管事混球。

    不過仔細分析也沒啥好奇怪的。

    正所謂物以類聚。

    瞅瞅“莊園”原來那般混球做的事兒,再回頭看待此事就不覺著有啥特別意外了。

    另外呢,估摸著“光頭黨”也是看中“莊園”這邊可以提供穩定食品物資來源,所以為了防止“莊園”被別的團隊,勢力盯上,掠奪,沒有如勝利者聯盟那種破敗村子徹底收繳武器。

    若這種安排是“光頭黨”后續給予的處理……娜“莊園”內里人員對“光頭黨”的態度……就不得不引起徐仁杰格外注意力。

    人心這種東西是很難說的。

    誰不希望過安穩和平生活?

    如果“光頭黨”這頭給予“莊園”足夠自制,武裝。

    那很難說“莊園”不愿用食品物資維系這個局面。

    拿一些物資換取安穩……這個買買客觀來說,在末世是絕對可以接受的。

    特別是對“莊園”這些之前經歷過痛苦磨難人來說。

    他們不想從一個險境落入另一個險境,這種想法不奇怪。

    更何況,物資供給對他們來說不是啥難事兒。

    他們自身“莊園”本身就能提供合適物資。

    他們這些人也是沒有必要外出冒險搞物資。

    每周給“光頭黨”定時供給一批物資家就能換的自身安全和武裝……這在末世的誘惑是非常大的。

    “光頭黨”和勝利者聯盟團隊實力對比,若是叫旁人選擇歸順哪個團隊,相信大多數人會選擇“光頭黨”。

    因為抱大腿是人類的本性。

    人類總是喜歡跟強者待在一起。

    簡單一個“持槍漢子”就令的局面陡然變的復雜。

    想來“持槍漢子”自己也不知道,他的出現給徐仁杰小隊帶來了怎樣警覺。

    “我是徐仁杰,請問可以讓我們進去嗎?”徐仁杰直接了當,再行喝問。

    徐仁杰的確認清楚傳到了“莊園”內里守衛耳里。

    聽得徐仁杰確認后,一眾守衛面上緊蹙神采愈發加深。

    他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誰都沒有開口。

    不是他們不想開口,而是目前局面,幾人當真是不知道該如何開口。

    徐仁杰三個字代表的東西實在是太過突出了。

    最后幾人目光全都聚焦在“持槍漢子”身上。

    “持槍漢子”面對眾人矚目目光也是頗看無奈啊。

    不過話茬是他開起的,問話也是他問的,并且他的身份位置也決定了他得站出來面對這個情況。

    “啊,原來是老徐啊,這次過來不知道你有什么事兒嗎?”“持槍漢子”話語說的還是挺熱絡的。

    但是呢,這個事兒落在徐仁杰這邊解讀起來就有點……

    “持槍漢子”這邊問這些……

    很明顯對方是知曉他徐仁杰這個人的,也很在乎徐仁杰這個名字。

    既是如此,對方理應直接開門。

    畢竟,徐仁杰之前帶隊那是實在解救過他們“莊園”的。

    可瞅瞅“持槍漢子”那頭表現出的態度……他們沒有直接開門,而是再行重復了相關問題。

    “他說他們是過來找劉牧敘舊的。”看門守衛低語給答案告知。

    幾乎是在看門守衛給出回應同時,徐仁杰跟進回復:“我這次過來沒有旁的目的,我就是來找劉牧,現在可以開門讓我們進去了嗎?”

    徐仁杰強調訴求。

    他們這行人被晾在外面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了。

    徐仁杰態度一直很好,可態度好,不代表徐仁杰這邊就能夠接受對方這般做法。

    徐仁杰還好說,落在洪濤,葉昊……在他們看來,“莊園”守衛一系列動作有擺譜之嫌。

    己方相關問題早就回答過了。

    如果說雙方彼此第一次見面,“莊園”守衛這般謹慎沒有任何問題。

    畢竟,這是末世,安全起見,多做些排查審核是對己方隊伍負責任做法。

    這是值得稱頌的。

    可現實狀況,雙方彼此并非第一次見面接觸。

    之前的“莊園”沖突,雙方應該說有過足夠認識了。

    這“莊園”守衛能夠有命站在這邊和己方說話,這機會可都是老徐他們給的。

    /txt/27943/

    。_手機版閱讀網址:
试机号759历史记录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