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646章 見黃

    “你特么欺人太甚了,我們不賭又能咋的呢?誰說我們非得給你賭了!”

    梁不凡氣的不行,這家伙哪是賭玉了,分明就是賭自己的自由了。

    “不賭也可以,那就立馬從本少眼前消失!”

    方大少沒好氣的冷哼道。

    “賭,反正我倆就是一個挖礦的礦工,如果能給方大少賣命,那還算升職了呢。”

    楚楠笑了笑,正愁贏不到大的呢,現在好了,有人主動給自己送大米了。

    梁不凡面色一變,沒想到楚楠會答應方大少的要求,不過轉念一想,以楚楠的行事風格,沒有絕對把握肯定不會那自己人身自由開玩笑的。

    既然答應了,那肯定有十足的把握。

    不由得,梁不凡定下心來:“好,我們和你賭,誰怕誰啊!”

    “很好,那就開始你們的表演吧!”

    方大少坐回椅子,一臉悠哉的扇起了扇子。

    楚楠叫上梁不凡,在三樓大廳轉悠了一圈,發現這里的礦石個個都價格昂貴。

    但論里面的價值,卻大不如二樓和一樓的,有很多都是廢石。

    怪不得,這個方大少會和自己下這樣的賭約,敢情他早就知道了這里的廢石要多于有價值的石頭。

    能設立這樣狡詐的賭廳,估摸也是這家賭坊為了把客人贏得的玉,都掏回來。

    真是個陰險的商人啊!

    “老大,怎么樣?有啥眉目么?”

    梁不凡見楚楠久久沒有動作,內心突然有些慌張起來。

    畢竟這個賭局關乎著自己的人身自由,如果輸了,那可真就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了。

    楚楠深呼吸一口氣,麒麟眼施展極致,將大廳里的每個礦石都掃視一遍,最終嘴角翹起一抹驚喜的弧度,指了指角落里的一塊巨型鵝卵石:“我要這個!”

    “什么!?”

    劉管事面色大變,還以為楚楠會選擇一個看上去比較不錯的礦石呢,萬萬沒想到會選擇一個壓房門的破鵝卵石。

    由于三樓的風比較大,劉管事特意差人從河里搬了塊大鵝卵石,用來壓著房門不被風吹開。

    可現在倒好,這個傻貨選擇了自己用來壓門的石頭,這尼瑪瘋了吧?

    “怎么,這塊石頭不賣么?”

    楚楠眨了眨眼睛,還真擔心劉管事不賣。

    “賣,怎么會不賣呢?不過這石頭可有點貴啊,最起碼要一千斤紅玉。”

    劉管事狡黠的笑著,此刻已然把楚楠和梁不凡當成了二傻子。

    “你開什么玩笑?這破石頭連個價錢都沒標,憑啥張口就一千斤啊?”

    梁不凡不樂意了,劉管事擺明是坑人呢。

    “年輕人,這石頭在我們這里放了十幾年了,早就和我們有感情了,要你一千斤都便宜你了,換成別人,想買我還不賣呢。”

    劉管事一副愛買不買的架勢,引楚楠和梁不凡上鉤。

    “好,一千斤就一千斤,反正生死就這一把,來吧!”

    楚楠做出一副拼命的架勢,將價值一千斤的靈玉交給了劉管事。

    “買定離手,不能改了。”

    劉管事笑得樂不攏嘴,轉頭看了眼方大少,發現方大少也是一臉嘲笑。

    “好啊,多了兩個傭人,以后出門不用走著了,能騎著你們兩個逛街了。”

    方大少站起身,用一種審視螞蟻的目光審視著楚楠和梁不凡。

    “臥槽,你特么還想騎我倆逛街?!”

    梁不凡氣炸了,剛準備破口大罵,就被楚楠攔下了:“行,愿賭服輸,如果輸了,任你宰割,但要是僥幸贏了,你也別耍賴。”

    “放心,本大少不差你倆那點三瓜兩棗,賠得起。”

    方大少哼笑一聲,一瞅楚楠選中的巨型鵝卵石,就一陣辣眼睛。

    心道這要是能開出玉來,自己放屁都能蹦出倆個!

    “老東西,別愣著了,趕緊解石吧!”

    梁不凡寄希望于這塊鵝卵石上,雖然賭的挺大,但他始終相信楚楠這么做是有原因的。

    于是,有些期待起了這鵝卵石里能開出什么寶物。

    劉管事也不猶豫,差人將鵝卵石搬過來,特意找了柄大斧子,準備一斧子砍碎。

    楚楠見狀,急忙伸手阻攔:“算了,還是我自己來吧,玩得這么大,我可是怕你把我的寶貝砍碎了。”

    “寶貝?”

    劉管事忍不住哈哈大笑一聲,之所以選擇用斧子,就是不想在這塊石頭上浪費力氣。

    可這個年輕人,還妄想里面有寶貝,這尼瑪真是腦袋被驢踢了,病的不輕啊!

    “好好好,那你自己來吧,老夫還省力氣了。”

    劉管事將石刀丟給楚楠,自己坐到了一旁觀看起來。

    楚楠拿過石刀,快速切割起來。

    不一會兒,千斤重的鵝卵石就被楚楠削成了一個百斤重的橢圓形。

    到現在為止,還沒看到一點玉的影子。

    “方大少,恭喜你喜提兩個傭人啊,以后出去逛街記得給他倆拴上鏈子,要不然這兩個人腦殘,容易發病咬人啊!”

    劉管事忍不住調侃起來,愈發覺得楚楠和梁不凡有病了。

    切一個鵝卵石還這么用心,要真是這么喜歡,自己去河里隨便撿,犯得上花一千斤靈玉在自己這里過手癮?

    方大少笑著點點頭,有些不耐煩的催促道:“小子,你快點的,本大少的耐心可是有限度的!”

    楚楠不說話,額頭上滲出了絲絲細汗,倒不是擔憂開不出東西,而是害怕把里面的東西切壞。

    不由得,開始輕輕刮起了石皮。

    直到三五分鐘后,石皮表面才慢慢的露出了一抹金黃。

    “媽呀,是黃玉!”

    梁不凡張大嘴巴,不可思議的注視著眼前畫面。

    他這話一出,原本還笑容滿面的劉管事和方大少頓時湊了上來。

    “什么黃玉啊,我看是黃銹吧!”

    劉管事不屑的撇了撇嘴,根本不相信這鵝卵石能開出玉。

    更別說還是什么黃玉了!

    “啪!”

    就在這時,方大少狠狠的拍了一下劉管事的腦袋:“你大爺的,這尼瑪不是黃玉是啥啊?你特么有這么好的石料不早點給老子拿出來,現在好了吧,成人家的了!”

    劉管事被打的有些發懵,仔細一看才發現,楚楠已經把石皮全部剃光了,露出了一塊金黃的大玉。
试机号759历史记录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