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 毀三觀(為kj的萬賞加更)

    高大全很想笑。

    還真是太陽底下無新事。

    只是,同樣的選擇放在他面前,他卻已經不是從前的那個人了。

    即便是當初,高大全之所以妥協,也是為了以后不再妥協。

    他的骨頭,并不軟。

    趙構應該是想敲打一下他,不空顯然也認為自己吃定了他。

    但是高大全的決定是:

    “我去年買了個表。”

    不空一怔。

    他自然不懂這個網絡流行語。

    “衙內這是什么意思?”

    高大全仔細的給他解釋:“我去你~媽了隔壁。”

    不空臉色立即漲紅。

    到手的鴨子飛了。

    佛學和武學,本應該是相輔相成的,但是不空顯然并沒有與武功同級別的佛學修為。

    聽到高大全如此折辱他,最重要的是高大全拒絕了他的求~歡,不空內心潛藏的暴戾立刻釋放了出來。

    “衙內是準備敬酒不吃吃罰酒了?”不空怒極反笑。

    高大全冷笑:“廢話真多,本衙內看見你就惡心,你說呢?”

    不空震怒,僧袍一甩,星力激蕩,高大全頓時感受到了撲面而來的壓力。

    與此同時,不空身后出現佛光,照耀在他身上,讓不空恍若靈山真佛,而站在他對面的高大全,自然就是十惡不赦之輩。

    甚至在這一刻,高大全自己都感覺自己罪不可赦。

    不對。

    高大全立刻意識到了自己的不對勁。

    這絕不可能是他會產生的想法。

    心神一清,高大全立刻從不空帶來的壓力中脫離出來。

    佛門武功,先天壓制魔道功法,不是沒有原因的。

    單單這份直指心靈的壓迫,就讓人心生戰栗。

    好在高大全并不是普通的三星武者,他的意志力,要遠比尋常三星武者強大的多。

    所以他并沒有迷失,反而越發挺直了自己的脊梁。

    怎么能在不空面前低頭?

    這個時候,墨十一也已經擋在了高大全的身前,雙掌橫在身前,結成一個奇怪的印記。

    隨后,墨十一大喝一聲:“起。”

    不空臉色一變。

    他感受到了強烈的壓制氣息。

    “縛星陣,墨家。”

    不空對于高大全了解很深,自然也知道墨十一的存在。

    不過他沒想到墨十一對于太尉府的改造居然到了這種程度,隨時都能起陣。

    墨十一臉色也不好看,低聲對高大全說:“不空功力在小天位巔峰,目前縛星陣對他的影響并不算太大。”

    高大全心中凜然,卻并無恐懼之意。

    拍拍墨十一的肩膀,高大全向前一步,直面不空,“禪師當真要在太尉府就撕破面皮嗎?”

    不空臉上神情陰晴不定。

    他這一次來,既沒有得到高大全,也沒有拿下張貞娘。

    于他自己而言,可謂是一敗涂地。

    可是讓他繼續動手,不空還真沒有這個魄力。

    太尉畢竟是名義上軍方的大佬,而大相國寺一家,絕對不能和軍方抗衡。

    也正是因為如此,他這次來本就只打算與高大全成就好事,并沒有打算和高大全結仇。

    可是高大全決然的反應,實在是出乎了他的預料。

    所以現在不空騎虎難下。

    高大全看出了不空的遲疑,瞬間意識到了一個問題,“禪師此來,只怕并沒有知會不凈主持吧?”

    大相國寺對于顛覆趙宋皇權再不熱衷,始終也是八大派之一。

    若說不空的行為受到了大相國寺高層的默許高大全相信,但是大相國寺真的全面倒向朝廷,高大全不覺得大相國寺有這個魄力。

    別的不說,陳摶老祖的存在,對于所有人都是一種威懾。

    不空狠狠瞪了高大全一眼,卻還是將自己的氣息收斂起來。

    他到底是慫了。

    “既然衙內不準備合作,那只能后果自負了。”不空語氣平靜,顯然已經下定決心。

    “不知禪師能否告知,高某會有什么樣的后果?”高大全似乎是在真心請教。

    不空只留下一聲猖狂的大笑,閃身便消失在原地。

    高來高去,如入無人之境。

    看著不空離去的方向,高大全眼神閃爍不定。

    他知道,自己這個舉動,得罪的不僅僅是大相國寺,還有趙構。

    墨十一此時開口:“衙內,大相國寺不是一個善地。”

    “你知道什么?”

    墨十一遲疑了一下,還是將他所知的情況說了出來。

    “不空對衙內感興趣,不是沒有原因的。”

    “佛道兩家,和別派不同。他們習武,必須要有與武道實力相比配的心境。但是想要禪武雙修,難度實在是太大了。大相國寺不是少林寺,沒有那么深厚的底蘊,所以必然會有側重點。”

    “毫無疑問,大相國寺以武為重。而習武之人,精力都是十分旺~盛的。他們佛學修為方面跟不上,所以必須要找一種方式發泄~出來。”

    “如果找女人的話,大相國寺很容易就會被千夫所指。所以,大相國寺另辟蹊徑,但凡是在大相國寺的記名僧人,其實都是像不空這樣人的發泄對象。”

    “久而久之,大相國寺上行下效,培養出來的弟子也對這種事情習以為常,最終導致不空這樣無法無天。”

    高大全聽的目驚口呆。

    他從來沒把大相國寺想成佛門圣地,但是這也太離譜了吧。

    “十一,你說的都是真的?”高大全還是有些不能置信。

    要知道,大相國寺那些記名弟子,很多都是從六七歲就入寺培養的。

    如果墨十一說的全都是真的,那豈不是說這些小沙彌從童年時期就各種被性~侵?

    “這并不是秘密,不然衙內以為為什么不空談起魯智深來一臉厭惡?因為魯智深不僅身份特殊,相貌也不為他所喜,所以始終和大相國寺的核心格格不入。”墨十一道。

    高大全淡定不能了。

    他本來以為自己已經夠沒有底線的了,但是大相國寺這樣行~事,還是超過了他的接受底線。

    那些無辜的孩子。

    這種遭遇,是他們不該承受的。

    “我決定了,一定要替天行道。”高大全十分堅決。

    墨十一露出一絲微笑。

    如果高大全真的是一個毫無底線的人渣,他又豈會如此盡心盡力的幫他?
试机号759历史记录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