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 五鼠鬧東京

    上位者掌控話語權。

    在清流圈子里,大儒是站在最頂端能夠隨意評價別人的。

    而在江南武林,掌控話語權的就是八大派。

    八大派之外,說句不客氣的話,都是螻蟻。

    八大派共同進退,把其他江湖勢力擠壓的潰不成軍。

    展昭是一例。

    否則真當展昭貪慕榮華富貴嗎?

    也是實在被八大派逼得受不了了,所以干脆投身公門,真刀真槍的和八大派干。

    而展昭提到的“五鼠”,比起展昭更加的悲劇。

    混江湖的,綽號都非常重要。

    很多時候,世人都不會記住你的名字,反而會記住你的綽號。

    所以很多人都絞盡腦汁的想要給自己取一個好的綽號。

    可是無論從哪個方面來看,以老鼠稱呼別人,都算不上夸贊。

    給“五鼠”一個機會,他們百分百要去掉這個綽號。

    但是他們去不掉。

    因為這個綽號,是八大派扣在他們頭上的。

    和展昭獨來獨往不同,五鼠義結金蘭,乃是五個生死相托的好兄弟。

    五人聯手,自立了一個山頭,名為陷空島。

    這五人本事都不小,而且是真正的共同進退,沒有絲毫的勾心斗角,所以展極為迅猛,乃是江南武林新晉勢力之。

    如果能夠一直按部就班的展下去,那自然是極大的好事。

    可惜,他們的崛起,打破了八大派極力維持的平衡,所以自然而然的遭到了八大派的制裁。

    陷空島縱然團結一心,但是在八大派面前,依然是潰不成軍。

    八大派甚至都沒有怎么出手,只是稍微引導了一下輿論,五鼠立馬變成了武林敗類。

    老鼠嗎?整天窩在地下,干的全都是見不得人的事情。

    五鼠都是武人,論起玩弄手段也比不上八大派,陷空島日漸衰落,他們改變不了這個趨勢,一怒之下干脆直接把陷空島解散了。

    然后他們上京來投奔展昭。

    從前,五鼠和展昭還是有些交情的,尤其是五鼠中的老幺“錦毛鼠”白玉堂,和展昭更是不打不相識。

    現在他們是把八大派恨到骨子里去了,卻又沒有能力和八大派正面對抗,所以只能寄希望于名氣更大實力更強背景也更厚的展昭。

    但是他們高看展昭了。

    五鼠來投奔展昭已經有一段時間了,展昭卻幫不上他們的忙。

    開玩笑,八大派的對手是皇室,莫說是一個展昭,就算是十個一百個,也不是八大派的對手。

    五鼠這段時間也逐漸認清了這個現實,都有些心灰意冷,他們甚至都準備去別的大州東山再起了。

    就在這個時候,高大全橫空出世。

    聽完展昭的講述,高大全真的是喜出望外。

    想睡覺就有人送枕頭,五鼠的武功還真不怎么高,但是五鼠都是輕功高手,最擅長隱匿行蹤,用來找大相國寺的麻煩,真是再合適不過了。

    高大全雷厲風行,立刻就讓展昭介紹五鼠和他認識。

    大相國寺的壓力對他來說如芒在背,時刻不敢放松。

    所以高大全必須要以雷霆反擊先制人。

    見到五鼠之后,高大全也不客氣,直接把他和大相國寺之間的矛盾全說清楚了,并且專門強調了他們要做的事情的危險性。

    “五位都是展大哥的朋友,高某這里也叫五位一聲大哥。五位大哥,剛才你們也都聽到了,這次高某是和大相國寺懟上了。我要做的,就是讓大相國寺從此在江南州境內人人喊打。而大相國寺肯定也會拼命守護自己的秘密,所以,任何想要揭開黑幕的人,大相國寺都會和他們不死不休。”

    “以五位大哥的本事,離開江南州,想要混出頭可以說不費吹灰之力。但是如果真的決定幫助高某,就要時刻做好掉腦袋的準備。何去何從,五位大哥自己考慮。”

    高大全十分坦誠,五鼠更是義薄云天。

    “錦毛鼠”白玉堂是五鼠中最年輕的一個,卻也是武功最強的一個。

    年少成名,白玉堂自然心高氣傲。被八大派如此打壓,白玉堂早就憋了一肚子火。

    白玉堂大手一揮,“衙內不用再說了,姓白的自從出來闖蕩江湖,就沒有怕這個字。大相國寺既然敢做出這樣的事情,就別怕別人知道。”

    高大全只是點頭,卻并沒有附和。

    他知道白玉堂武功雖高,但是在五鼠中卻并不是主導地位。

    不過緊隨白玉堂之后,“翻江鼠”蔣平也隨之開口了:“衙內是個實誠人,把所有危險都和我們說清楚了。大相國寺天位高手就有不少,要滅我們五兄弟,難度并不大。”

    “可是,我們五兄弟自詡俠義中人,被八大派打壓到如此地步就不說了。大相國寺作出如此罄竹難書之事,既然衙內找到我們頭上了,再當看不見,有何面目說起‘行俠仗義’這四字?”

    直到此時,高大全才臉色一喜。

    蔣平的拿手絕技是游泳,能在水中潛伏數個時辰,并且開目視物,在水中來去自由,因此得名“翻江鼠”。

    不過,最重要的是,蔣平是五鼠的智囊,為人最是機巧靈便。

    他一旦開口,基本就代表五鼠的態度了。

    果然,五鼠的老大,“鉆天鼠”盧方一錘定音:“衙內,這件事情,我們五兄弟攬下來了,即便豁出性命,也一定為衙內辦成此事。”

    高大全也不客氣:“五位大哥若是能辦成此事,高某獲益匪淺。高某可以向五位大哥保證,不管此事成敗,只要高某還在一天,一定為五位大哥著書立說,讓世人知道五位大哥所受的冤屈。”

    “另外,五位大哥一定小心,活著回來。小弟在江南電視臺還有些關系,第四期《師師有約》,小弟豁出去這張臉,也一定讓李姑娘為五位大哥做一期專訪。”

    五鼠悚然動容。

    著書立說,《師師有約》。

    縱然高大全畫的只是兩張大餅,卻也已經足夠動人了。

    武林中人,活著就是為了一個虛名。

    五鼠彼此對視,哈哈大笑:“世人都認我們五兄弟為賊,那我們五兄弟就大鬧一番,就讓世人見識一下我們五兄弟的厲害。”

    貧賤相交,生死相許。

    這才是江湖最動人的地方。

    不管有再多的勾心斗角,始終有一些人,初心不變,英雄俠義。
试机号759历史记录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