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 都是千年的狐貍(第三更)

    理論上來說,文試是一個公平的比試。

    一方選擇文壇前輩做評委,一方選擇比試地點。

    主場優勢不能說沒有作用,而親自去拜訪那些文壇前輩,無論如何也能混一個臉熟。

    不過從現在的局面來看,高大全選擇的主場,已經成功被站在陳世美那一邊的人所占領。

    而那些評判的文壇前輩,是陳世美一人請來的。

    僅僅從現在來看,高大全在戰前準備中已經落入了絕對的下風。

    很多人都是不知情的,尤其是圍觀群眾,他們看向高大全的眼神中已經蘊含憐憫之色了。

    不過如高俅、包拯等人,都好整以暇,看上去沒有絲毫擔心。

    按照禮節,他們紛紛向太后和皇后行禮,但是不卑不亢,并不低人一等。

    在江南州,皇室做不到一呼百應,而且姿態也放的極低。

    大宋的官員,對皇帝來說并不是奴才,準確的說更像是合伙人。

    這方面九州任何一州風氣都沒有江南州開放,對皇帝皇后行跪拜禮那種事情是不會在江南州發生的。

    所以高大全不懂陳世美的驕傲。

    當上一個駙馬,有什么可驕傲的?

    以往在科舉考試中脫穎而出的那些狀元公,不乏當上政事堂宰相的,人家那才是真牛逼,與皇室共治天下。

    太后和皇后也沒有理會高大全,她們和高俅包拯簡單說了幾句話,然后向周圍的圍觀群眾打了幾聲招呼,引起了四周一片歡呼。

    當周圍平靜下來,太后皇后還有那些文壇的前輩都一一落座之后,直播也準時開始。

    留在正中間的,只有三個人,李師師、高大全和陳世美。

    而四周的攝像頭,則不斷的轉動。

    李師師先為大家介紹今天與會諸人。

    太后、皇后、二程,還有很多的文壇名士。

    甚至當朝諸公都來了三分之一,其中不乏看熱鬧的。

    這些人倒不一定是全部站在陳世美那邊,很多人對于高大全也是十分好奇的。

    愛蓮先生的名聲,在目前還是要比陳世美好的多,也硬的多。

    陳世美歸根到底還是底蘊不夠,而且攀龍附鳳太過熱切,這點并不為文壇所喜。

    要不是二程示意下面的學生為陳世美吹捧,陳世美是不可能有現在的支持率的。

    總的來說,單以文名來看,今日到場的文壇名士,還是以二程兩位大儒為首。

    這才是很多人眼中對高大全最不利的事情。

    因為明眼人已經看得出來,高大全并不為二程所喜。

    雖然程頤理論上還算是高大全的老師,但是世人都明白,高大全在太學中并不顯眼,程頤也根本沒教過高大全什么。

    這個師生關系,很不牢靠。

    高大全取得的成就,都是他自己的,不可能有人夸程頤一句名師出高徒。

    不然的話,程頤早就來招安高大全了。

    實在是也沒有臉把這個功勞占為己有。

    等李師師一一為大家介紹完畢,又是程序化的一陣鼓掌。

    這個時候,高大全和陳世美依然沒有成為主角。

    李師師開始了采訪。

    一般在文試之前,在場的評委一般都會做一個預測,認為誰更有可能獲勝。

    這不是這些評委想干的事情,確是圍觀群眾喜聞樂見的事情。

    畢竟成功了,能夸這個評委一句先見之明;失敗了,丟臉的也是這個評委,他們只負責看熱鬧就好。

    這些評委很無奈,但是既然決定來了,他們倒也干脆。

    反正答應了邀請,他們就已經有了這個心理準備。

    陳世美去請他們的時候,是帶上了自己一些詩詞歌賦和策論的,對于陳世美,這些評委都有一個直觀的認識。

    而對于高大全,他們卻是僅聞其名。

    果不其然,今天有資格評判這場文試輸贏的,加上二程一共有十個人,僅有兩個看好陳世美,其他人包括二程,都是一邊倒的看好陳世美獲勝。

    陳世美獲得了壓倒性的支持率。

    舞臺正中間,陳世美臉上露出了志得意滿的笑容。

    在柔福帝姬的支持下,他親自拜訪的這些人,把禮數都做足了,甚至又借了別人幾萬九州幣。

    這才換來了今日這種一邊倒的支持。

    看著一旁氣定神閑的高大全,陳世美心中冷笑:蠢貨,我看你拿什么跟我斗。

    在陳世美心中,高大全就是那種迂腐的文人,絲毫不知道變通。

    文試又不是科舉,說到底評委的觀感太重要了。

    高大全把請人的機會交給他,自己卻選擇了比試地點,這個選擇讓陳世美直接認為高大全就是一個蠢貨。

    這個時候,李師師采訪到了皇后。

    圍觀群眾都發出了一陣怪異的鼓掌聲,甚至有人吹口哨了。

    大家都知道李師師和官家的那些緋聞,現在小三和正宮碰上了,還不得死掐?

    不過讓他們失望的是,不管是李師師也好,皇后娘娘也好,都表現的無可挑剔。

    皇后也是無條件的支持了陳世美獲勝,看來陳世美沒少在她面前賣弄才華。

    到了太后那里,就更是語出驚人了。

    “哀家想賺點零花錢,所以在陳狀元身上押了一百萬九州幣。就算看在嬛嬛的面上,哀家肯定也是要支持陳狀元的。”

    “原來如意賭坊押陳狀元勝那一百萬九州幣是太后押的。”李師師故作驚奇。

    其實這件事情她早就知道了。

    這個時候,皇后插了一句:“可不止是太后,官家也押了陳狀元勝呢。”

    李師師沖高大全眨眨眼,然后笑道:“衙內,感覺你要完蛋了啊,所有人都不看好你。”

    全場大笑,高大全也笑。

    好死不死的,這個時候皇后又開口了:“話說回來,本宮聽說如意賭坊在結束盤口之前,又接到了五百萬九州幣押高衙內獲勝的。師師姑娘知道是誰押的嗎?”

    這件事情,也是現在汴京城的熱點新聞了。

    而皇后當著這么多人的面問出這句話,也是個玲瓏心思。

    皇后本以為李師師會避而不答,沒想到李師師居然爽快道:“有四百萬是我押的,還有一百萬,應該是高太尉吧。”

    李師師話音落下,滿場嘩然。

    皇后眼中卻閃過一絲喜意。

    一個女人愿意押四百萬賭另一個男人勝,這說明什么,官家應該也明白吧。

    她問這話的目的,李師師自然也懂,但是李師師就這樣坦然說了出來。

    皇后看向李師師的眼神忽然變得和善起來。

    身為宮斗的精英,皇后已經意識到,李師師對官家還真沒有什么心思。

    本書最快更新網站請百度搜索:uu小說,或者直接訪問網站www.wvmjqu.live
试机号759历史记录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