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6 微店快遞員明空(保底)

    這一次高大全并沒有準備坑朱熹。

    理學也注定會有很多的擁簇者,朱熹第一個將他提出來,對他地位的提高很有用處。

    事實上如果不是理學的理念和他的行為是完全的兩極分化,高大全甚至都想將之據為己有。

    做理學的開山祖師和集大成者,基本就等同于奠定了成圣之基。

    歷史上朱熹背負那么多的爭議,但是地位卻無可動搖,已經說明了理學的成功。

    但是高大全思索再三,還是放棄了自己出面。

    因為理學里宣揚的觀點,注定和他的行為格格不入。

    如果他提出這些觀點,那就是在瘋狂的打自己臉。

    言行合一,是做人的準則。

    如果言行不一,是會受到世人鄙視的。

    所以偽君子可以做,但是絕對不能被人拆穿。

    高大全一旦選擇為理學站臺,那他日后就一定要維護帝王的利益,站在女性的對立面。

    一旦做出與之相反的行為,都會被人指著鼻子罵。

    這是高大全不能接受的。

    既如此,索性將這一切拋給朱熹。

    讓他去承受這份榮耀和爭議,高大全只要控制住朱熹,就等于控制住了理學。

    等理學的影響力酵的差不多了,再把王陽明的心學拋出來。

    其實單論戰斗力,理學還是要勝過心學的。

    但是理學的受眾注定不如心學多,心學服務的是所有人,理學卻將很大一部分人排斥在外。

    這是理學成功的根源,也是理學最大的缺陷。

    有高大全在背后力,相信讓心學徹底蓋過理學并不難。

    更不用說,朱熹也會任他拿捏,大不了最后讓朱熹“大徹大悟”,拋棄理學成為心學門徒就是了。

    祖師爺都叛變了,理學的受眾者還拿什么理由堅持?

    所以,高大全現在絕對不能把朱熹收作弟子。

    不是高大全矯情,而是時候不到。

    至于朱熹會不會背叛高大全,這個問題很好解決。

    只要高大全比朱熹強一天,朱熹就不敢冒這個險。

    更不用說,微店的丹藥商城第一次上線,高大全就現了傀儡丹這枚丹藥。

    只要吃了傀儡丹,天位之下,配合簡單的咒語,就會成為別人的傀儡。

    八萬九州幣一枚的傀儡單,雖然不便宜,但是用在朱熹身上,高大全還是舍得花這個錢的。

    對高大全的想法,朱熹一概不知。

    但是他這次來,本來就是來投誠的,所以倒是沒有任何不悅。

    相反,他聽出了高大全有意讓自己做他的先鋒,反而很是激動。

    看來他的投誠,終于被高大全所認可。

    朱熹有一種熱淚盈眶的感覺,這次總算沒有白廢功夫。

    等高大全將準備好的資料到他微信上之后,朱熹稍微過了一遍,就激動的渾身顫抖。

    “博士,這……這……這真是太驚人了!”朱熹驚喜的都有些結巴了。

    他雖然沒有全部看全,但是窺一斑而見全豹。資料里內容,讓他有一種相逢恨晚的感覺。

    每一字每一句,都好像說到了他的心坎里。

    高大全心中偷笑。

    把你未來的著作拿給現在的你看,當然驚人。

    表面上,高大全則是云淡風輕,“你喜歡就好。”

    “早就知道博士才學驚人,卻沒想到在著書立說上也如此出人意料,博士果然是圣賢人物。”朱熹心服口服。

    從前他只服氣高大全的才華,但是現在,他再也不懷疑高大全的底蘊。

    著書立說,都是人生到了一定階段之后,才會選擇做的事情。

    二程已經算是天縱奇才,可是也蹉跎到了現在,依然沒能想出一個完整的學說。

    可是在朱熹心中,高大全卻已經走完了二程要走的路。

    “博士,你不準備親自出面宣傳這份學說嗎?”朱熹吞了一口唾沫。

    他不是一個蠢人,但是這一次高大全給他的誘~惑太大,讓朱熹很難做到心如止水。

    高大全搖頭,說出的話讓朱熹又驚又喜,“這是給你準備的,事實上,這是基于二程一直以來的主張,然后我更進一步的推演,才有了這些東西。但是這份學說我并不喜歡,所以不準備親自出面。你不同,你也曾經在二程門下聽課,由你來表這些觀點,世人都會稱贊你青出于藍。”

    朱熹先是狂喜,然后才逐漸的冷靜下來。

    巨大的利益背后,總是伴隨著很多紛爭。

    朱熹算是明白了高大全的想法,這是在利用自己做鋪墊,高大全手中肯定還有更加高端的學說。

    只不過,即便是為高大全做嫁衣,朱熹也認了。

    至少,能夠越二程,已經是他難以想象的地位。

    “博士,學~生不會讓你失望的。”朱熹保證道。

    高大全點頭,“我一直相信這一點。”

    兩人相視一笑,一切盡在不言中。

    這一次朱熹來高府,本來是負荊請罪的,沒想到收獲了這等意外之喜。

    朱熹急于將高大全給他的資料完整的看一遍,又和高大全寒暄了兩句之后,就開口告辭。

    高大全也沒有留他。

    親自將朱熹送出門,關上之后才現張貞娘用很奇怪的眼神看著自己。

    高大全撓撓頭,問道:“你怎么了?”

    “沒怎么,我就是為朱熹可憐。被你賣了,還幫你數錢呢。”張貞娘一臉同情。

    她對什么學說之類的東西不了解,但是對高大全的人品卻很了解。

    高大全臉上有些掛不住了。

    “這話說的,我可沒打算坑他。相反,有了我給他的資料,朱熹很快就能夠名動九州,成為一代宗師。”高大全說這話的時候,有些底氣不足。

    因為就算沒有他幫忙,朱熹也能做到這一點。

    區別只不過是晚幾十年罷了。

    張貞娘白了高大全一眼,對他的厚顏無恥已經沒有什么吐槽的欲~望了。

    “飯菜做好了,該吃飯了。”

    “上得廳堂,下得廚房,瑤池的培養真不是蓋的。”高大全稱贊道。

    相比瑤池致力于培養一個好妻子,花坊在這方面就差了很多。

    當然,兩者也沒有可比性,因為花坊的弟子一旦結婚,對花坊基本就等同于死人,花坊自然不會著重訓練這種技能。

    高俅不在,蔣平沒事就往秦香蓮那邊跑,現在真正留在高家的人,其實只有寥寥幾個。

    而有資格和高大全、張貞娘同桌吃飯的,只有墨十一一個。

    不過墨十一受不了高大全和張貞娘之間那微妙的氣氛,到了飯點自動消失了。

    等張貞娘將碗筷剛端上來,大門忽然又響了。

    高大全皺眉:“朱熹又回來了?”

    沒有過多思考,高大全走過去打開大門,入眼的是一個看上去十分瘦弱的少女。

    十五六歲的年紀,素面朝天,衣衫樸素,還有,額,前面很平,后面也很平。

    總體來說,她看上去十分營養不良,一看就是窮苦人家的孩子。

    “你是誰?”高大全很奇怪。

    “你是高大全?”少女的眼睛極大,其中蘊含的神色讓人極為憐惜。

    高大全點頭,“小妹妹,你找我有事?”

    看上去很和藹可親,但是內心高大全已經提高了警惕。

    最近隨時有人要殺他,不警惕不~行啊。

    不過很快,他就打消了自己的擔心。

    這個少女從背包里拿出一個盒子,對高大全道:“有一個大姐姐給了我一個盒子,讓我把它送給你。”

    高大全心中一動,幾乎是立刻就想到了滅天丹。

    沒想到,這次的動作居然真這么快。

    高大全接過盒子,并沒有立刻打開,而是很和善的問道:“小妹妹,你吃飯了嗎?”

    少女眨巴著大眼睛,弱弱的說道:“大姐姐告訴我,只要我把這個盒子送給你,你就會請我吃飯的。”

    頓了下,少女眼中已經有淚花在閃爍:“我已經餓了兩天了。”

    看到少女這副模樣,高大全登時就是心中一軟。

    他不是什么愛心泛濫的人,不過這個少女確實從外表看就像是從難民營里出來的。

    這樣的人賣可憐,他還是信的。

    另外,他的確有很多話想問這個少女。

    眼珠轉了下,高大全頓時輕笑道:“大姐姐說的對,小妹妹你跟我來,我請你吃大餐。”

    雖然還不知道這個所謂的“大姐姐”到底是誰,在搞什么鬼,但是滿~足一個少女的口腹之欲,高大全還是能做到的。

    他總感覺給微店送貨的,肯定都不是一般人。

    第一次通過墨家就不說了,第二次無聲無息之間潛入自己房間,而墨十一根本毫無察覺,顯然也是一個頂尖高手。

    這一次就找了這樣一個少女?

    高大全不信,二十五萬九州幣才買了一枚滅天丹,中間出了任何差錯,都是一件不小的損失。

    這個少女,高大全是真沒有看出什么古怪,他猜測真正的幕后人物應該是少女口中的“大姐姐”。

    不過現在,那位“大姐姐”沒有露面的意思,那高大全就只能從少女身上找突破口了。

    他的武功有限,眼光也不如張貞娘。

    高大全是打算讓張貞娘用瑤池觀人秘術徹底觀察一下這個少女,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看走眼了。

    “這是?”

    張貞娘看到這個少女之后,也是一愣。

    她沒想到高大全出去一趟,回來就領了一個小女孩。

    “有人托這個小妹妹給我送點東西。”高大全回了一句,然后把少女安置在座位上,“小妹妹,盡管吃,別客氣。”

    張貞娘準備的是三個人的量,墨十一消失了,多出來的正好給這個少女。

    少女也不客氣,看到食物就兩眼光,一點都不見外。

    趁著少女在大快朵頤的時候,高大全坐到了張貞娘的身旁。

    “看出什么不對勁了嗎?”高大全低聲問道。

    張貞娘同樣低聲回道:“很普通的一個小女孩,沒有絲毫武功,怎么了?”

    聽到張貞娘這樣說,高大全先松了一口氣。

    以張貞娘瑤池弟子、天位高手的眼光,她都說這個少女是一個普通少女,看來是沒問題了。

    除非這個少女是不世出的天才,小小年紀武功就已經越了張貞娘,讓她看不出底細。

    但是這種天才,萬中無一,高大全不相信自己會有那個人品。

    “到底怎么回事?”張貞娘問道。

    高大全想了想,還是透露了一些秘密:“滅天丹,聽說過嗎?”

    “滅天丹,傳說中是魔教的毒丹,市面上很少會出現。”張貞娘見多識廣。

    “有人托這個少女給我帶了一枚滅天丹。”

    高大全的話,把張貞娘嚇了一跳。

    然后她又仔細打量了少女一遍,還是沒有現任何的異樣。

    高大全也不著急,等少女將食物掃蕩了一遍,吃飯的度總算是慢下來了,才開口問道:“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是哪里人?”

    “我叫小月,就是開封本地人。半個月前,我四弟弟出生。兩天前我父親帶我出來玩,臨時有事要辦,讓我在原地等他。我等了他兩天,他都沒有出現。”

    少女委屈的聲音,讓高大全和張貞娘同時心中一疼。

    “小月,你家里有錢嗎?”張貞娘問道。

    小月搖頭,“我家很窮,每天只吃兩頓飯。”

    “你四弟弟是什么意思?你有四個弟弟嗎?”

    “是啊,我是姐姐,下面有四個弟弟。”

    說到這里的時候,小月先是有些驕傲,而后情緒很快低落下來。

    這個年紀的少女,并不是不懂事。

    高大全和張貞娘對視一眼,同時看到了對方眼中的憐惜。

    顯然,這個小女孩被她父母拋棄了。

    一個貧困的家庭,負擔不起五個孩子的成長。

    理所當然,被放棄的是家中唯一的女孩。

    不過,可憐歸可憐,關心的重點高大全并沒有忘記。

    “小月,你還記得給你東西的大姐姐長什么模樣嗎?叫什么名字?”高大全問道。

    小月眨眨眼,“大姐姐長的很漂亮。”

    張貞娘插了一句:“有我漂亮嗎?”

    小月看了張貞娘一眼,然后又看了一眼面前的食物,有些糾結,不過最后還是小聲道:“大姐姐比你還要漂亮一點。”

    張貞娘那個氣啊。

    這和她預想的答案完全不一樣。

    高大全連忙安慰張貞娘:“童言無忌,童言無忌。”

    張貞娘也不想和一個小女孩生氣,頓時將郁悶全都泄在了食物上,看的小月很是心疼。

    她從來沒有吃過這么好吃的東西。

    高大全也看到了小月對食物的渴望,輕笑道:“小月,告訴哥哥那個大姐姐叫什么名字,哥哥以后每天都請你吃好吃的。”

    “真的?”小月眼前一亮,“大姐姐說她叫明空。”

    張貞娘聽到這個名字,毫無反應。

    高大全則直接噴了。

    這個名字,對他來說簡直是如雷貫耳。

    本書最快更新網站請百度搜索:uu小說,或者直接訪問網站www.wvmjqu.live

    |

    |

    |

    |

    |

    |
试机号759历史记录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