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6 擂鼓戰金山——風華絕代

    “黃天蕩!”

    在金兀術得知韓世忠的消息之后,身在杭州的高大全也得知了這個消息。

    出乎意料的是送給他消息的這個人岳飛。

    汴京城被破之后,大宋在江南的統治就已經落下了帷幕。

    趙宋皇室和七大派的爭斗,從明面上來看,是以七大派的勝利告終的。

    這個時候,周侗自然已經沒有理由再繼續囚禁岳飛了。

    周侗只是在等待趙構妥協而已。

    當然,周侗也沒有讓岳飛現在就領兵的意思。

    岳飛經過這些時間的囚禁,也已經認清了現實,完全冷靜了下來。

    周侗不再禁止他外出,他也不再和周侗發生沖突。

    岳飛開始精研兵書,偶爾出門會友。

    高大全的《新青年》雜志社,就是他經常來的地方。

    高大全在杭州重建了《新青年》雜志之后,岳飛經常過來拜訪。

    他有求于高大全。

    為了讓高大全幫他,岳飛一直在給高大全提供最新的前線消息。

    作為周侗的弟子,再加上岳飛在軍中的關系,現階段消息比岳飛靈通的人并不多。

    高大全從岳飛這里,也及時掌握了最新的動態。

    高大全從地圖上找到了黃天蕩,腦海中也浮現出黃天蕩的地形。

    黃天蕩是江中的一個斷港,早已經廢置不用。

    那里只有進去的路,而沒有出來的路。

    韓世忠將戰場選在這里,明顯是做好了赴死的準備。

    當然,韓世忠并不是關勝呼延灼那等勇將,他是帥才。

    所以即便是準備慷慨赴死,也絕不會是關勝那種求死,而會在死中求生。

    “岳兄,江南水師戰力如何?”高大全問道。

    黃天蕩周圍四面環水,江南也被稱之為水鄉,所以水軍是宋軍不可或缺的一個兵種。

    不過具體的戰斗力,高大全絲毫沒有信心。

    岳飛給高大全吃了一個定心丸。

    “別人麾下不好說,不過韓將軍的水師,戰斗力絕對是這個!”

    岳飛豎了一個大拇指。

    高大全松了一口氣。

    “不過現在問題最大的還是韓將軍手下人太少了,韓將軍手下只有八千水師,而金兀術一旦得到消息,必然會集結大軍。韓將軍面臨的,將會是很慘烈的局面。”岳飛皺眉道。

    高大全抿抿嘴,不過沒有說話。

    因為他知道,說了也沒什么用。

    岳飛如果能夠率軍救援,他早就去了。

    七大派是絕對不會派人支援韓世忠的,甚至七大派就是在等韓世忠戰敗,讓趙構失去最后一個和他們周旋的籌碼。

    果然,高大全沒有猜錯。

    岳飛坦言道:“師父他們選擇袖手旁觀,而且金兀術那邊也已經得到消息,十萬金兵在向黃天蕩集結。八千對十萬,即便是在九州戰爭史上,也找不到幾個比眼下更加兵力懸殊的戰局。”

    “韓將軍有希望贏嗎?”高大全問道。

    “當然有。”岳飛毫不遲疑的答道:“我和韓將軍雖然相交不深,但是對他的能力心知肚明。韓將軍的軍事才華絕對不下于金兀術甚至要超過,他麾下的八千水師,也都是以一當十的精銳。金兀術的軍隊大多都是陸軍,不擅水戰,這就是韓將軍最大的機會。”

    說到這里,岳飛停頓了一下,還是沒有隱瞞,將軍中的一些隱藏秘密也說了出來:“現在官家也在黃天蕩附近,肯定和韓將軍有過交流。官家手中握著大宋最具殺傷力的武器,那是朝廷和墨家共同研發的,從來沒有面世過,但是所有的軍中大將都心知肚明。如果官家愿意出手的話,這一戰就十拿九穩了,金人的軍事硬實力相對來說比我們還是差很多。”

    “你認為官家會選擇出手?”高大全沒有這個信心。

    岳飛也有些猶豫,不過他的理由也很充分:“官家再不出手,只怕難逃一劫,更有可能寒了韓將軍的心。”

    高大全嘴角勾起一抹譏諷的笑容。

    真正的政客,會怕寒了別人的心嗎?

    高大全沒有和岳飛爭論這個問題,因為即便是他猜對了,他也沒有絲毫的成就感。

    反而會感覺更加惡心。

    他換了一個話題。

    “黃天蕩一戰之后,周侗應該就會放你出去了吧?”高大全問道。

    岳飛點點頭,輕嘆道:“這一戰不管勝敗如何,我都要接管軍中勢力了。韓將軍若勝,我出面會制衡韓將軍,讓他不至于一家獨大。韓將軍若敗,那江南軍隊,只能以我為首了。”

    雖然說的是很自傲的話,可是岳飛臉上卻沒有絲毫驕傲的神情。

    相反,他神情陰郁,眼中閃爍的是單純的惡心。

    在軍隊中,他和韓世忠是兩個極端。

    他出身名門,很快就在軍中嶄露頭角,再加上有英雄樓的扶植,所以岳飛的升遷之路走的很是順暢。

    但是韓世忠不同,他出身平凡,加入軍隊的時候只是一個普通人。

    韓世忠在軍中的崛起,完全是靠著戰功一點一點累積起來的。

    不過即便人生軌跡完全不同,私下也并沒有多少交流,但是岳飛和韓世忠的關系卻并不差。

    相反,他們頗有些惺惺相惜之感。

    如果可以,岳飛絕對不想這樣冒犯自己的知己。

    “岳某有愧,天子蒙難,韓將軍擎天保駕,岳某卻只能事后撿便宜。”岳飛搖頭苦笑道。

    “這不是你的錯。”高大全擺擺手安慰道:“任何一個了解你的人,都不會把你看成是這種人。而且我既然已經答應了要幫你,就一定會讓世人看到一個真正的岳飛。”

    岳飛臉上露出感激之色。

    “我不怕被人非議,但是岳某麾下有數萬將士忠心為國,家中老母諄諄教誨恍如昨日。若因岳某一人之故,讓他們蒙羞,岳某百死莫贖。”岳飛有些動情。

    “岳兄,自古忠孝不能兩全。你要我做的事情,我肯定沒有二話。但是一旦開始,你就會站在英雄樓的對立面,你要有心理準備。”高大全提醒道。

    “早就準備好了。”岳飛仰天長嘆:“師父的教導之恩,這些年我也已經報了,下面岳某也該為這片土地做一些事了。”

    雖然岳飛在軍中的崛起可以說是英雄樓一手扶持的,但是英雄樓也不會做無本的買賣。

    這些年岳飛在軍中的強勢崛起,讓英雄樓的觸角深入了軍隊當中,極大的擴充了英雄樓的硬實力。

    若說岳飛還欠英雄樓多少,早就已經是無稽之談了。

    沒有岳飛,英雄樓拿什么號令軍隊?又憑什么把英雄樓弟子送入軍中?

    見岳飛已經下定了決心,高大全也很爽快。

    “我向岳將軍保證,《精忠報國》這部電視劇,會比《貍貓換太子》制作的更加精良。”高大全認真道。

    是的,岳飛想請高大全拍攝一部電視劇。

    電視劇的主題內容是岳家軍。

    戰爭發展至今,岳飛至今未出,被稱贊為大宋第一強軍的岳家軍也沒有展現自身的實力。

    這讓岳飛本人和岳家軍都承受了一些壓力。

    正如岳飛所言,他可以接受對自身的誹謗,卻不想那些將性命都交給自己的漢子也被世人用異樣的眼光看待。

    大好男兒,馬革裹尸他會心疼但不會惋惜。

    可是他們不應該成為權力斗爭的犧牲品。

    岳飛想讓高大全拍攝一部電視劇,為岳家軍證明清白。

    《貍貓換太子》上映的那段時間,岳飛有過關注,影響力在江南可以說是無人能及。

    只有高大全說出的話,江南百姓才會信。

    只有高大全愿意幫他這個忙,岳家軍才能夠真正的洗白成為愛國之師。

    為了岳家軍,岳飛愿意付出一切。

    正因為是這個原因,周侗才對岳飛私下和高大全的接觸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如果能夠提高岳家軍和岳飛本人的名聲,那也是英雄樓樂見其成的事情。

    不過周侗并不知道,岳飛沒有給他講實話。

    岳飛讓高大全幫忙拍攝的,是大宋的岳家軍,而不是英雄樓的岳家軍。

    這兩者有本質區別。

    為了讓高大全答應自己的請求,岳飛已經做好了大出血的準備。

    只不過出乎他意料的是,高大全并沒有提出什么過分的要求,只是讓他透露一些最新的前線進展,還有就是希望他日后能夠盡快恢復失地。

    除此之外,別無其他。

    直到現在,岳飛已經明白,想要守護這片土地的,并不只是他一個人。

    此道,不孤!

    岳飛有一種死而無憾的感覺。

    “衙內高義,岳某無以為報。”

    “不需要將軍報答,日后馳騁疆場,收復失地,我親自為將軍慶功。”高大全許諾道。

    《精忠報國》,他準備拍攝成一部紀錄片,然后再剪輯成電視劇。

    他想要確認,這一世的岳飛,會不會被師恩所阻撓?

    這一世的岳家軍,還是不是那個保家衛國的正義之師?

    如果還是,他會讓他們名留青史。

    如果他們變質,高大全也不會為虎作倀。

    就在這個時候,突然有人推門進來了。

    只有關系極為親近的人,才會連敲門的步驟都省略。

    岳飛轉頭一看,是李師師。

    他知道,這是高大全的紅顏知己。

    “李姑娘有事找衙內吧?那岳某就先告退了。”

    岳飛并不是沒有眼色的人。

    不過李師師卻攔下了岳飛。

    她的表情有些慌張,略微還有些焦慮。

    “岳將軍稍待,我就是來找你的。韓世忠韓將軍現在是不是在黃天蕩?”李師師問道。

    岳飛先是皺眉,隨后想到了李師師的背景后又有些恍然。

    以魔教的情報,知道這個消息也在情理之中。

    “怎么?魔教也對江南感興趣嗎?”岳飛感覺有些棘手了。

    如果魔教要插手,那威脅甚至要超過金人。

    李師師卻搖搖頭,表情更加焦慮了。

    “也就是說,韓將軍真的在黃天蕩了,我得到的消息沒錯。”

    李師師喃喃自語,從進門之后到現在都沒有和高大全說過一句話。

    “師師,你怎么了?韓世忠將軍和你有親屬關系?”高大全猜測道。

    不然他不理解李師師為什么一副要死媽的表情。

    “韓將軍和我沒關系,但是我收到消息,我師父為了他也去了黃天蕩。”

    李師師看著高大全,眼淚忽然奪眶而出。

    “高大全,那是我師尊,沒有她,我在圣教早就死了八百回了。可是她現在叛教去了黃天蕩,按照教規,日后會受到雪府無窮無盡的追殺。”

    李師師情緒崩潰,淚流滿面。

    花坊的人,不能動情。

    一旦*又失心,雪府就會出面清理門戶。

    高大全完全摸不著頭腦,岳飛此刻卻是心中一動,以前聽到過的一些傳聞涌入腦中。

    他脫口而出道:“是梁紅玉梁姑娘?”

    高大全一個趔趄,這個名字他也聽過,也是江南很出色的一個名妓,不過比李師師高了一代。

    原來梁紅玉也是花坊的人?

    高大全只見到李師師哭著點頭。

    岳飛臉上出現欽佩之色:“原來梁姑娘是花坊傳人,怪不得讓老韓如此鐘情。世忠危難之際,梁姑娘破教而出,讓人敬佩萬分。”

    “敬佩有什么用?師父這個傻子,不死在金人手里,也會死在雪府手中。”李師師悲痛欲絕。

    女人的心,沒有男人那么大。

    她們只想自己關心的人平安。

    李師師關心她的師父梁紅玉。

    而梁紅玉則關心她的男人韓世忠。

    在這個時候,破教而出,顯然梁紅玉用實際行動證明,她已經*又失心。

    花坊不容許出現這樣的恥辱。

    但是在情郎危難之際,梁紅玉已經將生死置之度外。

    ……

    黃天蕩,大戰在即,一個紅衣女子忽然從天而降,驚艷了八千水師和十萬金兵。

    韓世忠先是愣神,隨后臉色大變:“瘋婆子,你來干什么?”

    紅衣女子一巴掌將韓世忠打懵,隨后身形一晃,來到了戰鼓之前。

    她環顧四周,吐氣開聲:“老娘來陪你一起死,老娘既然嫖了你,就要對你負責。”

    下一刻,戰鼓轟鳴!

    八千水師之前,面對十萬金兵。

    一個紅衣女子雙臂揮舞,一步不退。

    風華絕代!

    韓世忠眼睛有些發紅。

    他沒有繼續兒女情長,只是大喊了一聲:“打!”

    血花綻放!

    尸骨橫飛!

    那一抹紅,始終閃耀在戰場之上。

    君不負我,我不負君!

    ps:本章4000多字,如果哪天是一更,那肯定就是四五千字的大章,我不會和大家耍心眼的,所以大家也不用看著一更就認為我偷懶。字數沒少,只是有些章節適合一氣呵成,不適合斷章。梁紅玉出現的篇幅不會很多,不過這是很驚艷的一個人物。包括韓世忠,我今天在公眾號上總結了一下他的生平功績,傳世人杰。希望大家能喜歡,求訂閱,求月票
试机号759历史记录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