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5 冷落(小帥盟+5)

    高大全不覺得惡心。

    官場本來就是最考驗演技的地方,而地位越高的人,演技肯定也就越厲害。

    像霸王那種單純的王者,實在是很少很少。

    在劉邦身上,有很多高大全欣賞的地方。

    從一介白衣,成長為今日的一方霸主,劉邦身上絕對有常人并不具備的優點。

    這種人,值得所有人學習。

    當然,值不值得效仿,就仁者見仁智者見智了。

    不過有件事很奇怪,按說高大全的身份并不是秘密。

    他一出現,就應該被所有人都認出來才對。

    但是不管是八面玲瓏的張良還是很會來事的劉邦,都對高大全視而不見,哪怕他就站在老夫子的身邊。

    很明顯,這是一種故意的忽視。

    他們哪來的這么大膽子?

    “夫子,你對他們交代了什么?”高大全忽然問道。

    “沒交代什么,只是提醒他們離你遠點。層次不同,我怕他們被你害了還不自知。”老夫子坦然說出了實情。

    高大全哭笑不得:“你未免也太低看我了吧。”

    “是你自己提醒了我。”老夫子認真說道:“你提醒了我,你只是一個天位,所以可以肆無忌憚,那些武神之間的潛規則,對你都是無效的。”

    老夫子眼神中,有深深的警惕。

    高大全忽然心中一動。

    老夫子是怕了。

    本來漢王今天的表現接近完美,最少相比霸王的沖動,漢王的行事風格明顯更得人心。

    但是霸王得到了九州鼎。

    哪怕只是九鼎之一。

    這就意味著,這片土地上的氣運是承認霸王的。

    對于老夫子來說,他看重氣運更勝于個人的努力。

    老夫子信命,作為改命的強者,他卻相信命運,不得不說這是一件很匪夷所思的事情。

    所有的武神,都有逆天改命的傲氣,并不將既定的命運放在心上。

    但是老夫子一直嚴格尊崇命運的指示。

    只不過現在命運給他開了一個玩笑。

    九州鼎,是九州最能代表氣運的神物之一。

    老夫子開始懷疑人生了。

    想通了這點,高大全心中忽然產生了一個想法。

    “夫子,不如你我一起扶持霸王如何?”高大全試探著問道。

    老夫子斷然拒絕:“圖南你又在妄言了,學宮支持的人只會是漢王,而且你雖然想扶持霸王,但是霸王可不一定領你的情。”

    高大全本來也是一次試探,如果武神這么好拉攏,那也未免太小看武神的心志了。

    不過很快,高大全就意識到了老夫子的前瞻性。

    有老夫子的提醒,漢王一行沒有和高大全發生任何沖突,但是也沒有任何交流。

    高大全本不以為意,但是回城之后,他卻感覺到了異樣的排斥。

    表面上,所有人都對他十分恭敬。

    實際上,卻是所有人都對他敬而遠之。

    馬上就到了簽訂停戰協議的日子,鴻門的貴賓一個接一個,霸王也經常舉行接風宴。

    但是每次宴請,高大全都沒有收到請柬。

    不僅如此,高大全甚至察覺到,霸王開始有意識的阻止其他人來拜訪自己。

    這是在軟禁他?

    還是在報復高大全對他的毆打?

    高大全感覺很可笑。

    不過很快,他就笑不出來了。

    “你遞交辭呈了?”

    高大全看著坐在對面的范增,眼中難掩震驚。

    “只要再堅持一天,在鴻門宴上,就能夠致漢王于死地,這個時候你選擇遞交辭呈?”

    對高大全的質問,范增只是長聲一嘆:“老祖,我累了。”

    高大全無言以對。

    “霸王因為虞姬來找老祖的麻煩,我力勸霸王,讓他不要與老祖發生沖突。”范增開始描述自己的遭遇。

    高大全皺眉,對接下來的事情已經有所猜測。

    果然:

    “但是霸王不聽,不僅不聽,還對我說了他的心里話。我第一次知道,我對自己這個徒弟到底有多陌生。我親手教出了一個英雄,英雄怎么能夠做君主呢?”范增痛苦道。

    “只要解決掉漢王,霸王便是唯一的君主。”高大全勸道。

    “不會的,羽兒這種性子,即便殺死了霸王,也會輸給其他有野心的人。他不懂我的良苦用心,我不明白我做這一切,都是為了他好。”范增極度痛苦:“我今天遞交辭呈,羽兒連樣子都沒有做,直接就批了。”

    高大全徹底沒話說了。

    君王登基也好,大臣辭官也罷,潛規則都是三請三讓。

    不管你內心的真實想法如何,表面上必須惺惺作態,這已經是公認的規矩。

    霸王卻連留一下的話都沒有說。

    范增不見得真想辭官,可是項羽這么不給他面子,即便他不辭官,在楚國內部也已經威嚴盡喪。

    對于范增這種人來說,尊嚴比生命更重要。

    “老祖,您有沒有感覺自己被隔絕在眾人之外了?”范增問道。

    高大全點頭。

    “是項伯的吩咐,不過項伯也是奉了羽兒的命令,不然他還沒有這么大膽子。老祖顯然教訓羽兒教訓的不輕,不過這樣的一國之君,連您都敢輕易得罪,國家談何未來?”

    “還有,虞姬也被羽兒冷落了。羽兒后宮三千,從前雖然獨寵虞姬,卻也不是非她不可。現在因為老祖,他對虞姬也產生了心結。”

    說道最后,范增簡直是心力交瘁。

    遇到這樣一個主公,讓他怎么輔佐才好?

    高大全從始至終,都十分冷靜。

    他不像范增那樣自怨自艾,而是十分理智的說道:“我從來也沒打算讓霸王喜歡我,只要解決了漢王,霸王是什么態度,無關緊要。他看不清現實,我幫他看清就是了。”

    “怕是也困難了。”范增苦笑:“據我所知,羽兒已經多次在公開場合表態要與漢王停戰,而且鴻門宴上,他不準備請您了。”

    “不準備請我了?”高大全面色古怪:“他知道自己是在干什么嗎?本座千里迢迢趕過來,他敢消遣我?”

    “正常情況下,自然是不敢的。不過老夫子自告奮勇,說當日會來找您下棋。”范增道出一則隱秘。

    高大全殺機皺起。
试机号759历史记录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