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9 再見貞娘

    漢土的事情其實沒有解決完。?

    王翦雖死,但是王莽和他建立的新朝卻還在。

    漢軍精銳俱在,可是身為漢軍精神領袖的劉秀卻已經死亡。

    這讓漢土的未來變得十分不確定。

    而且很快,道門就出手了。

    黃巾起義,震動了九州。

    “蒼天已死,黃天當立”的口號,更是瞬間成為了網絡熱門詞匯。

    不過這一切,高大全都暫時拋在了腦后。

    漢土的局面,需要時間來作為酵。

    他更多的時間是要防范妖皇臨死前拼命釋放出的帝流漿,以及明州即將出土的龍脈。

    當然,還有故人。

    杭州。

    高大全召集了江南武林各大派,召開江南武林大會,通報了前些日子在漢土所生的事情。

    帝流漿下,萬物皆可通靈。

    這是武神也無力改變的趨勢。

    所以他必須要動所有的人一起防范。

    其他大州也在如此做,江南地區,他自然就當仁不讓了。

    七大派并沒有徹底隕落。

    燕青執掌了英雄樓,而張貞娘繼承了瑤池。

    其余的幾家倒是滅的滅,逃的逃,但是有華山派坐鎮,再加上金錢幫的異軍突起,江南武林的實力其實是不漲反增的。

    這一次江南武林大會,來的大多都是高大全的故人。

    將大體的事情和要求講明白之后,高大全就宣布散會了。

    有他親自坐鎮,有華山派一枝獨秀,江南武林不存在有人想做武林盟主搞東搞西這些事情。

    不過在大部分人都退場之后,高大全忽然叫住了張貞娘。

    “張掌教,你停一下,我有事情和你說。”

    燕青踏出房門之前,看了張貞娘一眼。

    對于張貞娘和高大全的事情,在場的人都有所耳聞。

    燕青自然也不例外。

    不過他和其他人一樣,根本不敢亂傳什么風言風語。

    張貞娘停下了離開的腳步。

    等其他人都走光之后,張貞娘才淡淡的問道:“老祖還有什么吩咐嗎?”

    她的語氣平淡,神情也十分淡然,沒有絲毫情緒波動的痕跡。

    盡管高大全也知道瑤池心法十分擅長控制情緒,制造冷美人,但是此刻在他的全力觀察之下,居然真的沒有現任何波動。

    這讓高大全感到一絲落寞。

    這和他預想中的完全不一樣。

    當初在得知他的身份之后,張貞娘需要時間冷靜一下,而瑤池掌教姬有情投誠,看在張貞娘的份上,高大全沒怎么動瑤池,便讓張貞娘接掌了瑤池。

    現如今看來,這段時間,還真的讓張貞娘變得十分冷靜了。

    高大全也克制住自己,對張貞娘出了邀請:“最近天氣不錯,我們去郊外走走吧。”

    沒等張貞娘拒絕,高大全又主動道:“順便和你說一下防范妖族的事情。”

    高大全將話說到這份上了,張貞娘自然無法拒絕。

    兩人來到了郊外。

    踏青的行人不少。

    因為曾經出演過《貍貓換太子》的緣故,張貞娘的名氣還是很大的。

    高大全此刻也是用的本尊。

    兩人一出現,就成為了眾人關注的焦點。

    等第一個人試探著拿到了合影之后,他們瞬間就被人群包圍了。

    足足用了半個小時,他們才滿足了人群的要求,得以擁有了二人空間。

    張貞娘擦了一把頭上的香汗。

    這些日子她一直在瑤池,已經很少經歷這樣火爆的場面了。

    高大全適時的遞過手帕。

    張貞娘一愣,不過還是接過。

    “老祖果然是一個惜花之人,這種手帕都隨身攜帶。”

    她到底還是沒有忍住,似贊又似諷。

    高大全笑了。

    如果張貞娘真的放下了,那根本不會產生任何的情緒。

    就像最開始面對他那樣。

    她現在的表現,反倒是證明了她還沒有放下。

    這個道理,張貞娘自然也懂。

    話一出口,她就有些后悔。

    她看了一眼高大全。

    高大全忽然心中一痛,再也笑不出來了。

    因為他能夠感覺到,張貞娘看向他的眼神,有隱藏極深的恐懼。

    隨著地位的改變,她再難以恢復原來的心境了吧。

    這才是她忽然變得冷漠的真正原因吧。

    高大全明白。

    但是他不可能改變這種改變。

    “你忘了,這個手帕還是你送我的。”高大全開口。

    張貞娘一怔。

    隨后她翻過手帕,果然看到了一個“貞”字。

    她立刻陷入了回憶。

    其實高大全沒有說真話。

    這條手帕并非她送給高大全的,而且高大全直接搶的。

    那個時候,兩人的關系還有些緊張。

    她還是林沖的妻子。

    只是因為要對付英雄樓,她面臨來自英雄樓和瑤池的雙重詰難,不得不暫時托庇于高大全。

    而兩人各懷鬼胎,互不信任。

    高大全便搶了她的貼身手帕,故意占她的便宜。

    時勢所逼,當年她不得不含羞忍辱。

    張貞娘本以為自己已經忘記那些事,但是此刻回憶起來,歷歷在目。

    她明白,她其實根本忘不了。

    越是刻意忘記的東西,記憶就越深刻。

    “你……你居然還留著。”張貞娘的聲音有些酸澀。

    “你送我的東西,我都有悉心保存。”高大全輕笑道。

    笑容比起從前要純粹的多。

    張貞娘心中一柔,但是也有些失落。

    因為她并沒有從高大全身上感覺到從前的影子。

    現在的高大全,予取予求,完全褪去了青澀。

    而這種形象,她本以為會在很久很久以后才能夠看到。

    “我們向前走走吧,這里人太多了。”張貞娘悄然的轉移了話題。

    高大全沒有拒絕。

    他開始關心瑤池的情況。

    “你回歸瑤池之后,姬侍如還有找你的麻煩嗎?”

    “姬侍如已經和張鼎真成婚了,現在已經離開了江南。”

    聽到張貞娘的回答,高大全心中一悔。

    原來,已經生了這么多的事情。

    而自己,卻著實忽略了張貞娘。

    這種事情,他只要稍微關注一下,就能夠了解情況。

    張貞娘倒是沒有在意這個,提到瑤池,她情緒變得有些振奮。

    “我要謝謝你呢,我媽對我比以前好多了。”張貞娘笑了起來:“哪怕我知道她是因為你,可是我也很高興。”8
试机号759历史记录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