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4 天帝手段,真武之心

    笑口常開,笑天下可笑之人。

    僅從這一句話當中,就可以看出彌勒佛的自負。

    但他確實有這個本錢。

    所有人都要承認,在佛祖天帝沉默的時候,東來佛祖就是無敵的。

    孫悟空從黃眉大王手中逃了出來。

    一直在冷眼旁觀的陳摶怎么看都是黃眉自己放水的,不然以人種袋的威力,孫悟空根本絲毫都蹦跶不起來。

    而孫悟空逃出來之后,第一選擇就是向靈山求援。

    但是這一次,觀音連面都沒有露,靈山上下更是唯恐避之不及。

    開玩笑,在靈山,除了佛祖之外,還敢找彌勒佛的麻煩?

    即便是燃燈古佛,也要退避三舍。

    孫悟空無奈,只能將希望寄托在天庭上。

    張百忍多雞賊啊,無緣無故得罪彌勒的事情,他才不會干呢。

    不過張百忍畢竟是天庭之主,若是什么都不做,倒顯得他怕了彌勒。

    所以張百忍眼珠一轉,就想到了一個毒計。

    “悟空啊,本來幫你也不是不可以,不過黃眉畢竟是東來佛祖的童子,朕和東來佛祖向來交好,去找他童子的麻煩,傳出去名聲也不好聽。”

    孫悟空也不是白癡,自然能夠聽懂其中的推脫之意,不喜道:“那俺老孫就去找東來佛祖理論。”

    “莫急莫急,東來佛祖行蹤不定,你去找他也找不到。這樣吧,你既然求到我門下,我也不能袖手旁觀。真武蕩魔天尊麾下的戰將,是天庭最出色的戰將,你去請他們如何?”

    張百忍終于說出了自己的真實意圖,而孫悟空并不知其底細,一口答應下來。

    等孫悟空領著龜、蛇二將和五大神龍出現在九州的時候,張三豐的臉立馬黑了。

    他直接找到了陳摶。

    “張百忍太不是個東西了,這些人都是我的心腹。”張三豐罕見的罵出聲來。

    真武蕩魔大帝,昔日干的就是殺戮之事。

    他麾下的戰將,說是天庭最精銳的部隊,并不是無稽之談。

    后來真武下界,但他的部下并沒有也不能追隨,輪本就是一件極兇險的事情,張三豐不可能讓自己的部下和自己一同去冒險。

    但很顯然,這些人一直保持著對張三豐的忠誠,否則他們若是投靠了張百忍,就不會被張百忍如此設計了。

    讓他們去和黃眉大王拼,無論勝負,都不是一件好事。

    而在張三豐看來,這一戰只有負,沒有勝。

    “除非我把太極圖借出去,否則他們拿什么和人種袋爭鋒?”張三豐很郁悶。

    “那你就借出去啊。”陳摶看熱鬧不嫌事大。

    張三豐瞪了陳摶一眼:“這么多年過去了,你怎么知道里面沒有張百忍的人?萬一肉包子打狗有去無怎么辦?”

    他敢借給陳摶太極圖,是相信陳摶的人品。

    但是時間能夠改變一切。

    昔日里那些忠心耿耿的部下,這些年真的還對他一如既往嗎?

    張三豐不覺得他們有這個義務,他也不認為自己有這個魅力。

    但他知道,自己欠他們的。

    不管在哪里,當首領的一旦跑路,下面的人都不會好過。

    “老祖,這些人都是我昔年的兄弟,我實在不忍心他們受折磨。”張三豐皺眉:“你幫下他們,就當我欠你一個人情。”

    陳摶拒絕了。

    “不是我不想幫你,而是現在并不是我們出手的好時機。你沒有看出來嗎?彌勒在配合我們,想要將佛祖逼出來。”

    陳摶意識到了彌勒的想法,其實張百忍也意識到了,所以他們才會任由彌勒耀武揚威。

    黃眉大王的囂張,代表的不僅僅是世人對彌勒佛的敬畏,還有對佛祖的質疑。

    讓一個小小的妖王頂著雷音寺的名聲興風作浪,傳出去最丟人的當然還是真正的雷音寺之主。

    彌勒既然有這個膽量玩下去,陳摶和張百忍沒有理由不配合一把。

    事情鬧的越大,佛祖就越下不來臺。

    而佛祖一旦出手,他自身出問題的概率就會大增,達摩逆襲的機會也會大大增加。

    為了張三豐昔日的部下,陳摶做不到犧牲如此大好局面。

    但張三豐決心已定。

    “老祖,我永遠爭取勝利,但我也絕不會為了勝利,去犧牲無辜的人。我自己可以犧牲,但是沒有權力去犧牲別人。若是追求沒有底線的勝利,那我昔日就不會選擇背棄天庭。”

    張三豐擲地有聲,陳摶默然無語。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逆鱗。

    這件事與他無關,他當然笑看風云。

    但張三豐不是。

    陳摶有陳摶的行事準則,可張三豐并非是他的應聲蟲。

    不過,這不是陳摶轉變態度的理由。

    因為,在這件事情上,暫時保住黃眉大王,對九州來說是更有利的選擇,他不允許出現破壞性的意外。

    見陳摶堅持,張三豐神色微變,輕嘆道:“看來,我要出面去找一下彌勒了。”

    “不行,你去域外危險太大了。”陳摶面色終于變了:“你去了域外,天庭和靈山甚至有可能聯手圍剿你,不值得。”

    “值得,絕對值得。”張三豐似乎想通了:“你做的不錯,我不能因為自己的故人,就破壞九州的大計,甚至破壞達摩的重生。但是袖手旁觀,我做不到。既然如此,這件事就由我用自己的方式解決。”

    每一個人都是自私的。

    陳摶如此,張三豐也是如此。

    但武神之所以是武神,就在于他們做的都是常人做不到的事情,而他們的擔當,也遠比常人要來的強太多。

    達摩和龜蛇將軍比,后者和張三豐更親。

    他絕不能輕易放棄這些人,可他也不能因為這些人,就強迫其他人站隊。

    尤其是在有很大可能侵犯到達摩利益的前提下。

    所以,他只能去找彌勒。

    張百忍,這就是張百忍的手段。

    陳摶猛然意識到,他還是小看這位天帝了。

    三界爭鋒,各為其主。

    張百忍身為天庭至尊,又怎么可能會全力配合他去設計佛祖呢?

    誰都會有私心。

    張百忍這一劍,斬的是張三豐。

    但張三豐必須硬接。

    武神有武神的榮耀,張三豐有張三豐的堅守。

    “其實就算他們落到黃眉大王的手中,我不信黃眉大王敢殺他們。”陳摶做最后的努力勸說張三豐。

    但他也知道,這是徒勞的。

    果然。

    “老祖,你能允許陳踏法他們顏面盡失嗎?”

    張三豐一句話,就讓陳摶無言以對。

    他當然不允許。

    因為那是他的徒弟。

    而對于張三豐來說,龜蛇將軍他們,是他曾經的戰友、兄弟。

    他們曾經一起并肩作戰,獲得了無上的榮耀,稱尊整個天庭。

    如果他們折在黃眉大王手中,他們日后何以自處?

    如果一個做大哥的,任由小弟丟人現眼,他憑什么做這個帶頭大哥?

    張三豐,從來都不是一個拋棄責任的人。

    域外。

    張三豐剛出神州城,就見到了一個老朋友。

    “仙翁,是你。”

    張三豐停下腳步,神情復雜。

    他想到了,這一路不會好走。

    但他還是沒有想到,張百忍的手筆會這么大。

    南極仙翁,新晉的天庭巨頭。

    最重要的是,南極仙翁補的,就是他真武大帝的缺。

    每個地方的位置,都是一個蘿卜一個坑。

    “真武,你知道,我欠了天帝的人情。”

    南極仙翁也是苦笑。

    任何一個聰明人,都不想和張三豐為敵大打出手。

    但是張百忍為帝多年,帝王手段早已經爐火純青。

    不受他手段束縛的人也有,如東華真武,但他們都選擇了跳出天庭。

    因為在天庭上,他們永遠都斗不過張百忍。

    而其他選擇留在天庭上的人,自然就是被張百忍帝王手段馴服的存在。

    南極仙翁,也是如此。

    所以,張百忍讓他來,他就必須來。

    養兵千日,用兵一時。

    南極仙翁不能不認這些年張百忍給他的好處。

    可天帝的好處,哪里有這么好拿的?

    “不說廢話了,真武,你若頭,我保證你一路坦途。”南極仙翁做最后的努力。

    張三豐的答,是祭出了太極圖。

    沒什么好說的,那就只能一戰。

    這一戰發生在域外,并不為世人所知。

    但很多存在都在關注。

    天庭,凌霄寶殿。

    張百忍站在昊天鏡前,背負雙手,至尊威嚴充斥每一寸空氣當中。

    但他身邊有一個人,與他并肩而立,絲毫不顯局促,反而在張百忍的至尊威嚴當中如魚得水,顯現出了自身獨特的氣質。

    兩人都在觀看張三豐和南極仙翁的交戰。

    良久之后,張百忍輕笑一聲:“不出朕所料,南極仙翁還是不敵,真武蕩魔大帝,不愧是有資格撼動朕的存在。”

    他身邊的那人轉身,風華絕代。

    “我不明白,你為什么不親自出手?你也知道,沒有人會和真武死拼的。”

    如果陳摶他們看到這一幕,一定會驚呼出聲。

    因為這個說話的人,赫然是西王母。

    面對西王母的問題,張百忍仰天大笑:“我們打一個賭如何?這一次我不出手,若張三豐身死,你就做我的王母娘娘。”

    西王母神色清冷,果斷拒絕。

    “不賭。”

    “為什么?”張百忍奇怪問道。

    西王母的答很簡單:“既然你這樣說了,那就一定有五成以上的把握。勝算不超過五成,我就不賭。”

    張百忍看向西王母的眼神更加欣賞:“不愧是朕看上的女人。”

    西王母淡淡一笑,不以為意。

    張百忍似乎勝券在握,將張三豐放在了腦后,轉而全力攻擊西王母的心房。

    “王母,你知道,我對你是有容忍度的,但是這不代表我喜歡看到你接二連三的背著我幫其他男人的忙。”

    說到這里,張百忍眼神微冷。

    西王母如一座冰山,紋絲不動,連說話的聲音都么有絲毫起伏。

    “你號稱帝王至尊,有容納天下之肚量。你明知東皇愛慕我,卻依然愿意讓他做東皇。你如此態度,我又何須顧忌?”

    “朕能容許情敵的存在,只是因為朕從不認為他有資格成為朕的對手。王母,朕不相信你的眼光會差到如此,但更不喜歡你和他牽扯過多。三界最美的女人,當然要選擇三界最強的男人。”張百忍仿佛口含天憲,一字一句,都讓人有心悅誠服之感。

    但這一套,對西王母沒有什么用。

    “東皇愛慕我,是真實存在的。你追求我,只不過是為了和祖神看齊。因為娥選擇了祖神,你就希望擁有我。只有這樣,才讓你在祖神面前有面子,是不是?”

    張百忍坦然點頭:“王母,到了你我這等境界,不會還在乎那愚蠢的情愛吧?”

    西王母沒有說話,她選擇了低頭。

    眼神深處,有難掩的黯然。

    有張百忍這樣的男人追求,誰不欣喜?

    征服張百忍這樣的男人,誰不渴望?

    可是,僅僅為了滿足他的**嗎?

    這豈是西王母能夠干出來的事情?

    西王母,自然有西王母的驕傲。

    哪怕,她對身邊的男人,其實從很久以前,就一往情深。

    但,她不要茍且的愛情。

    這個世界上,有很多事情,都比愛情更加重要。

    在張百忍心目中,是事業。

    在西王母心目中,是尊嚴。

    哪怕她相信,即便她真正嫁給張百忍,張百忍也一定會給足她面子。

    但,那不是她想要的尊嚴。

    所以,只能陌路了。

    而此時,張三豐經過一番苦戰,終于擊敗了南極仙翁,再次踏上了征途。

    但他并沒有走多遠。

    而且他可能再無法向前。

    因為這一次,攔在他面前的,是一尊在很久之前就已經和他不相上下的三界巨頭太乙天尊。

    “太乙,你也欠天帝人情嗎?”張三豐擦了一把嘴角的鮮血。

    南極仙翁那一關,又豈是那么好過的。

    太乙天尊手持拂塵,眼神憐憫。

    “真武,你既然知道九靈,難道還猜不出天帝的手段嗎?”

    張三豐點頭:“是了,九靈元圣的實力完全不差于你我,看來這一次,你必須要給張百忍拼命了。”

    “是,這份人情大到我必須用命來還。真武,得罪了。”

    太乙天尊是真的抱歉。

    因為他身邊的虛空當中,又出現了九靈元圣。

    死局。

    絕殺。

    為了今天這一幕,張百忍已經布局了幾百年。

    張百忍可以容納任何強者,但是注定不會臣服的人,他當然有雷霆手段。

    張三豐苦笑,咳血,但沒有絲毫后悔。

    比起帝王手段,他從來不及張百忍。

    但他比張百忍快樂。

    人活一世,有些東西比起性命更加重要。

    比如兄弟情。

    這是張百忍永遠都無法理解的東西。

    也是張三豐愿意拿命去守護的東西。

    完美破防盜章節,請用搜索引擎搜索關鍵詞(uu小說),各種小說任你觀看
试机号759历史记录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