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我的1979

97、中山狼

    中午,太陽更毒,李和就懶散的躺在葡萄藤下。

    何芳把幾個人臟衣服收起來放到井邊的盆里,一邊哼著小調:

    ..........

    姐兒巧打扮哪

    去把那戲來觀

    模樣兒長得呀

    賽如那天仙啊

    .........................

    歌詞委婉曲折,但是吐詞清晰明快。

    李和自覺的過來幫著打水,一桶一桶往盆子里倒,“唱的不錯啊,六度、七度的大跳,我都唱不來”

    何芳笑著道,“這是《小看戲》,大秧歌的時候小媳婦老娘們都會唱,有時老爺們都能吼幾句,你們南方的小調曲曲折折,咿咿呀呀的,一個調恨不得拖個十年八載,一點不爽利,軟綿綿,跟嘟嘴似得,我才唱不來呢”

    “哎呦,鄧麗君的我也沒見你少聽啊”

    何芳抬起頭,“你非跟我抬杠是吧?”

    事實上證明,女人講道理不講道理,跟他的文化程度沒關系。

    千萬別和女人抬杠,否則分分鐘玩暈你。

    李和把收音機打開,吱吱嘎嘎的電機聲,磁磁啦啦的底噪聲,這是一臺二手的索尼機。

    這時候的收音機已經成為結婚必備三大件,也不是稀奇東西了。

    不過這進口的索尼機,還是稀罕貨,可以輕松泡個女生,小姑娘見到了,眼神都是發光。

    根據人的習慣經驗,任何在你出生時已經有的科技都是稀松平常的你覺得理所當然,任何在你之后誕生的科技都是將會改變世界的革命性產物,看著都是稀奇的不得了。

    放了一盤李谷一的磁帶,躺在椅子上,隨著那首鄉戀不斷的打著節拍,偶爾跟在哼幾句。

    迷迷糊糊的就睡著了。

    被李老頭拍醒的時候還一臉茫然,“我睡多長時間了?”

    李老頭道,“現在都3點了,今天還想辦過戶手續,咱就抓緊走,看好房子就辦”

    三個人頂著悶熱,走的并不快。

    李老頭背著手走的很慢,講究貴人之行,如水而流下,身重而腳輕,走路都講究這規矩。

    李和心里吐槽這真是個事媽兒。

    不過好歹就在老墻根街,距離并不是多遠,轉了二個巷口就到了。

    京城的布局方方正正、勻勻稱稱,這樣布局齊整得幾乎像棋盤似的地方,絕對是沒可能迷路轉向的。

    全城主干街道就沒幾條斜的。

    還是一座四方四正的老宅子,李老頭上去拍了門,一個年輕的女人開了門。

    李老頭道,“小高呢,上次談好來看房子的”

    女人把三人迎了進去,又出來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

    個子高挑,斯斯文文,兩只眼睛盯著何芳就沒放,上上下下打量。

    李老頭咳了一聲,“你別杵著啊,還賣不賣,趕緊帶我們轉一圈”

    年輕人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那你們跟我看看,我這房子一個大院子,6間屋子,另外一個是廚房雖然舊點,可不漏風不漏雨,還是扎實的很”

    何芳推開一間屋子的門,仔細看了一下,跟李和的房子一對比簡直沒法看,面積小不說,屋子都很舊,幾個窗戶的玻璃都沒了,甚至墻皮都掉了。

    但是轉念一想,這里隨便整修一下,倒是靜謐的不得了,一個人住再合適不過了。

    關鍵這里離學校也近,離李和也近,只要價格合適,似乎沒有比這更合適的地方了。

    何芳沖著李老頭點了點頭。

    李老頭會意,笑著道,“小高,你這房子實在破的不成樣子了,整修起來又是一大筆錢。不過,你還是出個價,要是價格合適,大家再談談。”

    年輕人推了推鼻子上的眼睛,道,“不過老叔,你得答應我一件事,我才能跟你談價”

    李老頭用腳試踩了地面石頭的硬度,說道,“得,你說,我聽著”

    李和也側耳聽著,感覺奇怪,那也賣房子還沒談價格,就開始提要求的。

    “那是我一個遠方親戚,現在沒地方去,你們只要讓她住到年底,她家里人自會接她回去”年輕人指了指院子里正在曬蘿卜干的女人,又打量了幾人,“看著你們條件也不差的,不在乎多一個人住。吃喝她自己解決。我馬上出國了,糧本什么的,我都會留給她”

    何芳幾個人互相看了一眼,這算什么事。

    那個女人一直關注著這邊談話,她心里都沒有底兒,也慌忙說道,“我這人就手腳勤快,平常就在家糊火柴盒。洗衣做飯,你們盡管使喚,”

    何芳倒是有點于心不忍了,好像她跟惡人一樣。

    李老頭臉色有點不悅,“你小子玩心眼了?實話實說,不然我左領右舍一打聽,你還能瞞住什么事”

    年輕人立馬不好意思了,把李老頭拉到一邊,低聲說了幾句。

    李老頭立馬一叫,“什么?你混賬啊你”

    年輕人立馬拉住李老頭,“師傅,這是個人自由,你可管不著”

    李老頭瞪了一眼不搭理他,把事情跟何芳李和說了。

    李和冷冷瞧了一眼年輕人,倒真不是好東西。

    何芳聽到肺都要炸了,果然知人知面不知心,簡直是糟踐人的中山狼,冷哼道,“這房子我買了,你開價吧。你媳婦,不,人家現在不是你媳婦了,這大姐歸我管,你只管出價”

    這年頭逼一個女人跟自己離婚,跟逼人死是沒區別的。

    年輕人被這樣猛呵斥,面子下不來,也氣呼呼的道,“哼,2000塊,我出國剛好差這些錢,低于這個數,我沒法賣”

    李和一算計,這屋子還不如自個從李老頭買的屋子呢,就這樣也敢開口2000.

    李老頭是老姜,也不手軟,直接道,“1500,多一個大子沒有,這也是行情,走到哪,都不可能再有我這個價。再說我還得管你這個爛攤子”

    這種鄉下媳婦,城里負心漢,分分合合的事情,李老頭倒是也沒少見。

    年輕人真的急著出國,開價2000也確實是漫天要價,這階段來看房的確實是沒有高于1500的,但是最終還是抱著希望掙扎一下,”加100吧,1600,我們立馬去房管所“

    李老頭堅定的搖了搖頭。

    年輕人無奈只得從了這個價格,幾個人一起去房管所辦了過戶。

    何芳拿到房本子,倒是滿心的歡喜,有了自己的地盤,還不是由著自己折騰。

    年輕人拿了錢,自是喜不自勝,覺得離了夢想又近了一步。

    拿著錢就急匆匆的走了。

    三個人回去的時候,再經過那個宅子,院子里又傳來一陣罵聲,”哭什么哭,咱倆現在沒關系了,要不是你個拖油瓶累贅,老子早就輝煌騰達了,哪還能窩這鳥不拉屎的地方“

    李和要踢門進去,一把被李老頭拉住,“人家的閑事,片警來了都一樣管不著,你操的哪門子心”

    李和只能心里咒罵,太平洋沒加蓋,你吶趕緊拜拜。
试机号759历史记录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