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我的1979

50、規劃

    李和說,“開家具廠可不簡單,光里面的設備你都認不全吧,推臺鋸、封邊機、冷壓機、熱壓機、多排鉆、涂膠機,哪樣你會用?可不是空口白話就行的,你要懂才行”。

    付霞乖巧的給李和擦干凈腳,把洗腳水倒出去,被門外的冷風吹的一縮脖子,慌忙關上門,才回屋里繼續道,“哥,你說的那是國營廠,咱用不著那么麻煩,我問了一些老師傅,他們說只要有裁板鋸、排鉆,還有簡單的木匠工具就成了。人家師傅還說了,只要給個圖紙樣式,他們都能做的出來”。

    李和明白了,這是要將山寨進行到底啊

    家具廠成本主要在機械上,一臺cnc設備要好幾百萬人民幣,當然也還沒地方買,而買幾臺幾萬塊的機械也能做家具廠。一套現代化加工生產線要幾千萬的投資,而用幾臺半自動手工的機械加工的小作坊也可以叫家具廠。

    從原木開始到一把椅子叫家具廠,從方才毛料到一個椅子腿也叫家具廠。

    山寨就山寨吧,他心里早就沒那些清高的想法,不自量力的要搞什么大新聞,攀科技樹,也太幼稚了,凡是涉及到科技攻關不只是研發,不只是砸錢這么簡單,許多都涉及到資源的調動,資源的整合。

    李和直接上了坑,用被子把自己包嚴實了,吸了一口冷氣,道,“你回去睡覺吧,這事不是一時半會說得清的。年后等我回來我們再談”。

    付霞道,“別啊,哥,別等你回來,你平常都那么忙,日理萬機,哪里有時間管我這種小事情”。

    付霞沒有把李和說動,反而越說越把自己說的激動。

    突然一個噴嚏,鼻涕都出來了。

    李和給他丟了張草紙,“行了,這么冷的天,你看你都感冒了,趕緊回去睡覺”。

    哪知付霞一下子甩了棉拖鞋,一下子就跳到了坑上,直接進了坑的另一頭,跟李和腳對腳,咧著嘴笑道,“不冷,不冷,炕上不冷,我還能給你暖腳呢”。

    李和對付霞這種上房揭瓦的舉動,也是無可奈可,想想兩個人都是光屁股見過的,也沒啥羞不羞了,他還能怕一個丫頭片子不成。

    “那你想怎么做,總歸有個計劃吧,不能腦袋一熱說干就干吧。你還是說說你想怎么干吧”,李和直接靠在墻上,懶洋洋的閉著眼睛,墻上糊的一層報紙都快給他磨蹭破了。

    付霞見李和這樣的表情,明顯一看就知道不上心,嫌身上的大襖子臃腫,襖子也給自己脫了,又往李和邊上靠了靠,“我插隊的地方你知道在哪不?”。

    “河北,你都說過八百遍了”。

    “哥,你說的對也不對。那你知道香河縣不?”。

    “對就是對,不對就是不對。什么叫對也不對。香河我知道,那是廊坊的”,李和當然知道,那是后來中國四大家具集散地之一,北方最大的最為成熟的家居市場。。

    “哥,你又錯了,早先天津專區改為天津地區,香河改屬天津地區,后來天津地區改稱廊坊地區,香河就歸廊坊管”。

    “什么亂七八糟的,沒聽懂,說重點”,李和聽得稀里糊涂。

    “這有什么難懂的,實際上就是原來的天津專區的政府機關改到廊坊了,香河歸廊坊,那么香河實際不是河北的,戶口上是天津,但地方人實際都是河北人”,付霞又慢條斯理的說了一遍。

    李和這次是聽懂了,建國以后全國行政區劃改來改去,一般人很難搞懂,誰會沒事抱著地圖研究,“那你想說什么,香河縣跟這家具廠有什么關系”。

    付霞又朝李和挪了挪,就直接靠在李和的肩膀了,“香河沒啥出名的,就是木匠出名,我聽老輩人說,想當年就那明朝皇帝朱棣建皇宮都找香河人。而且我在那插隊的時候,基本家家的男人都會一手木匠活”。

    “你想在香河開家具廠?”,李和對付霞搭過來的那只手視而不見,這娘們膽子是越來越大了。

    “恩,恩,就在那開,不然哪里找那么多的木匠。而且我跟那邊熟,說話也好使,就以村集體廠子的名義開。更何況一個個日子過得恓惶,給錢誰還能不干啊”,何芳信心滿滿的說道。

    李和說,“你估計大概要多少錢?”。

    李和想著,其實真做起了,絕對是虧不了的,既然付霞愿意做,就讓她做。而且付霞這人表面看著柔弱,其實骨子里是極有主見又有擔當的,也是個不肯吃虧的主。這種經歷過大風大浪的女人,哪里是那么好想與的。

    這句話把付霞問懵了,不過還是小心翼翼的說道,“我估計怎么也要五千塊吧,主要是木材錢,一些設備可以暫時不買,等賺著錢再買”。

    李和一陣好笑,他以為多大的款數呢,笑著道,“五千夠干什么,我給你五萬。做好做壞我都不管了。當然要是做不好,還是可以老老實實的回飯店來上班”。

    他只愁手里的人民幣花不出去,雖然瘦猴走了,生意少了很多,可是現在盧波每個月都依然能送來接近30萬的現金,他現在只愁怎么讓錢更值錢。

    付霞聽了李和的話,沒有驚喜,反而突然哭了,一下子撲在李和身上,“哥,你為啥要對我這么好,從來沒有人這么對我好過”。

    李和趕忙把他推開,“趕緊回去睡覺,哭啥哭,有啥好哭的”。

    ,哪知付霞好像沒聽見似的,就是緊緊抱著他不撒手,李和反而沒有推開,。

    李和的心臟接觸到那手軟的地方,該有反硬的地方都有了。

    李和只得勉強換了一個更舒服的躺姿,手不自覺的捋了捋付霞額前散亂的頭發,“行了,就這樣了,回去吧”。

    李和雖然有把付霞撲倒的沖動,但是必須人有時心里都有一道坎,這跟道德感和責任感無關。

    他可以心安理得的去搞大保健,他為了歡快,人家為了錢,各取所需,穿衣服各回各家,互不干擾。

    但是他沒法去玩弄感情,這玩意互相傷害心靈,折磨的。

    要想明白,人生都是這樣,經歷多了自然會走向成熟,不能給付出感情的人承諾,就不要亂吃。
试机号759历史记录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