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我的1979

85、小威

    李和還沒來得及吃晚飯,小威跟盧波兩個人就回來了。

    盧波找了三張三輪車,都是直接拉過來的。一箱子六瓶,也才50箱。

    李和直接開了一瓶,倒了一杯,砸摸了一下味道,然后讓他們放到了一間空屋子里面。

    盧波又給了小威500塊錢,小威傻樂呵的走了,這一票比他一年的工資還多,能不樂嘛。

    他對李和說,“那丁世平的朋友已經來了兩個,松哥問你要不要去見見?”。

    李和道,“不去了,你們招待好就行,人怎么樣?”。

    “一個能空手劈磚,而且是兩塊磚,我看的手都跟著疼。還有一個那幾米高的大楊樹,蹭蹭就爬上去了。都是有本事的”,盧波對這兩個人贊不絕口。

    “那就對人家客氣點”。

    李和也沒留盧波吃飯,就讓他直接走了。

    何芳開學比李和早,第二天她收拾好行李,問,“送我不”。

    “沒問題”,李和也就直接去推了摩托車。

    不少地方都是在修路,李和騎著摩托車沒少繞圈。

    把何芳送到學校回來,看著空蕩蕩的宅子,李和突然覺得心里也空落落的了。

    就坐在大門檻上,沐浴在絢爛陽光中閉目養神。一個人根本沒做中午飯的打算。

    小威過來笑嘻嘻的給李和一根煙,“哥,你抽煙”。

    李和沒管好壞煙,接到手就點著了,抬起頭問小威,“你這可又是曠工?沒請假?”。

    小威不以為意的道,“沒事,只要不是連續超過7天,頂多扣點工資,我還能在乎那點工資。好多人都這樣干,我好歹還寫了請假條呢,他們請假條都不寫”。

    廠內秩序混亂,遲到、曠工、上班睡覺、趕街司空見慣,打架斗毆、酗酒鬧市、盜竊物資無人過問。

    “就沒人管?”,李和問道。

    “以前沒人管,只要每個月定額任務完成就行。不過馬上可能要管了,聽說有個政策已經出來了,說是廠子里以后不用給政府交錢了,我們廠長高興了好幾天”。

    “利改稅?”。

    “對,就是這個什么利改稅。以前不光工人干多干少一個樣,就是各個廠長干多干少也一個樣,完成定額任務就好,沒什么廠子愿意加班生產。聽說我們以后就要加班了“。

    所謂的利改稅就是將國營企業上交利潤改征所得稅,利改稅之前,對于一個國營企業,或者對于當時占絕對統治地位的公有制經濟來說,國營企業的所有利潤全部是上繳的。

    對于一個正常企業,上繳全部利潤意味著什么?

    企業原地踏步走啊!不用上新生產線,不用更新技術設備,不用擴大產能,大家一起原地踏步等死就好了,反正搞好搞壞都一樣,贏了虧了都一樣。

    這實際違反了公司企業原本就是追求利益最大化的本質。

    從1979年到1984年,就屬于國企改革中的放權讓利、擴大自主經營權階段。

    雙軌制實際也就是這個放權讓利階段的自然產物。

    企業自主經營就會產生一個結果,它生產積極性提高了,生產效率出來了,一定能多生產產品出來,這部分產品怎么辦?

    于是自熱而然的開通了市場軌道。

    一環套著一環。

    基本每個月都有新的法規、政策出臺,以適應當前的經濟發展需要。

    李和雙手背著頭閉著眼睛,又靠在門框上,懶洋洋的道,“不好好上班也不要瞎溜。你能玩的過誰?”。

    “哥,你不能瞧不起我啊,你說別人能掙大錢,為什么我就不能掙大錢?”,小威有點不服氣。

    他甚至想說,盧波還是個瘸子呢,瘸子都可以,為什么我不可以?

    “不要說鄉下多少人還有多少人吃不上飯,就是在城里,你不干這工作了,立馬就有一群人搶破頭來掙你這工作。你這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李和主要覺著小威這孩子有點好高騖遠。

    “那我離職?”。

    “那我管你呢”,繼續逼著眼睛假寐,不想再說一句話。

    小威見李和不搭理他,就悻悻地走了。

    李和不知道怎么就門檻上睡著了,天不熱不冷,太陽暖烘烘的舒服極了。

    醒來后,鎖上門,就去旁邊的飯館吃了點東西。

    吃飯完李和還是坐在門檻上,兩邊臥著兩條狗,被李和捋毛捋舒服了,也不愿意離開。

    “小王八羔子,老子今天打死你”。

    只見小威在前狂奔,他爹拿著火鉗子在后面氣急敗壞的追。

    他老娘在后面喊,“一定要往死里打,給他長長記性”。

    爺倆在巷口追了好幾道圈。

    巷口也不少人出來看熱鬧。

    李和立馬興趣來了,走過去問另一個常跟小威一起玩的孩子王新民,“這怎么了,還攆著打?”。

    王新民嘿嘿笑道,“小威出息了,把工作給辭掉了,他老子能不打他嘛”。

    “啥?辭工作了?”,李和樂呵了,倒是高看了一眼,想不到這孩子還有這個大出息。

    “辭了,嘿嘿,不知道腦子哪里抽了,哈哈”,王新民還不忘記幸災樂禍,可不是腦子抽了么,那可是肉聯廠,多少人也擠著腦子進,都進不去。

    “辭職也要時間啊,哪里有這么快?他老子去把辭職信拿回來不就完事了嘛?”,李和不解的問道。

    “所以他唬啊,嫌棄人事科辦事慢,還跟人事科吵了起來,人家氣的當場給他摁了章,這不他歡天喜地的拿了退工單回來。這是一點回頭路沒了,他爸差點氣的吐血,這不打他打誰啊”。

    晚上,李和自己煮了碗面條,剛剛吃上嘴,大門就被拍響了。

    李和去開門,一看是小威,那臉上的五指印還清晰可見,看來他老子真是氣急了,沒留手。

    “往我這來干嘛,還不回家?”,李和問道。

    “哥,我在你這住上一晚成不,等我老子消了氣我就回去”,小威垂頭喪氣的說道。

    “別,跟我沒關系,你去王新民家去睡,你倆處的那么好”,李和急忙要關門,萬一給他老子看見了,以為是李和挑唆小威離職的呢。

    小威急忙撐了下要關的門,“別啊,哥,王新民他爹媽不留我”。
试机号759历史记录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