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我的1979

138、馬王爺

    李和跟穆巖高高興興的回來,經過走廊孟建國宿舍的門是開著的,孟建國卷著褲腰,露著屁股爬在床上。

    李和好奇心重,就抬腳進去了,見孟建國的屁股那是青一塊紫一塊。

    穆巖瞧得仔細,盯著屁股看了一眼,然后笑著問道,“你這怎么這么多針眼,還鼓包了”。

    孟建國把手里的書一扔,斜著身子跟兩個人說道,“真是倒了血霉了,我感冒了就去醫院扎個針,那小護士沒經驗,一見回血就不敢扎了。老子好歹是讀書人,沒跟她脾氣,讓她不要怕,繼續來。可她娘的,連續扎了七針也沒扎上!”。

    李和笑瘋了,然后道,“做爛好人的下場就是這樣”。

    多送針了,還得鼓勵人護士沒事不要緊張,大不了再來一針。

    “你這靜脈這么明顯,這護士也是眼瞎啊”,穆巖又仔細看了下道,“哎,不對,你這不止七針啊,你這針眼這么多,還瘀血了”。

    孟建國道,“所以說倒血霉啊,后面又來了個年齡大的護士,我想這下該心安了吧,可沒想到也是送了八針才進去”。

    李和笑著道,“感冒好了?要不要給你打飯?”。

    孟建國道,“一身汗都嚇出來了,感冒能不好嘛,看看食堂有沒有稀飯,幫我帶點上來,對了饅頭也能吃幾個,多帶幾個”。

    李和道,“行了,既然遇到了就當為培養國家醫療人員做貢獻了”。

    下午是最后一節課是他的物理課,他總感覺這樣的排課順序不對,奈何跟教務處說了好多次都沒用。

    “任何一個物理學家,都必須是一個過得去的數學家。最簡單的比如咱們后面涉及到的量子力學,高等量子力學,數學中的線性代數,常微分方程,偏微分方程,隨機過程都是必須掌握到的知識。那么涉及到量子場論,就更復雜一點,拓撲學,泛函分析,復變函數,少學一個都不行。所以很多數學的東西,大家課下還是要通過自學為主,依靠時間積累”。

    下完課,郭東跟齊功勛兩個人又來了。

    “李老師,你的課是越來越精彩了,我們在門外聽了這一小會,收獲良多啊”。

    李和心里不屑,這倆人也都是書呆子,夸人都不會,他這堂課其實基本沒講什么內容,主要是一些物理學擴展技能。

    “二位這是最近不忙,有功夫來找我?”。

    郭東道,“李老師,咱們找個地方談談吧”。

    李和道,“去我辦公室吧”。

    平常最后一節課辦公室的人都是走干凈的,要么回家,要么去實驗室。

    進了辦公室給兩個人一人倒了一杯茶,“喝點水吧”。

    “好茶,聞著就香的很”,郭東笑著說道。

    “一般吧”,這茶確實是好茶,是李和從周慶那邊順過來的。

    齊功勛從包里掏出一個信封,遞給李和道,“李老師,我們連載你兩次論文,這是付你的稿費”。

    為了滿足這二人的期待感,李和還是當面拆開了信封,驚詫的叫道,“哎呀,這么多,還是美金,這也太多了吧”。

    心里想的是,你們賺個幾千萬美金,也好意思拿個1000美金來打發我,這付出與收益沒法成正比。

    李和的態度都在兩個人的預計之中,郭東笑著道,“李老師,你別客氣了,這個錢是你應該得的”。

    “也不怕二位笑話,我一直想買個洗衣機,可是這手里就是差這外匯券。這下有美金啥都不愁了,真是不知道怎么謝謝才好”,李和露出了小白兔一樣的純潔笑容。

    齊功勛把一份材料放到桌子上,“李老師,你看看這個”。

    李和只是掃了一眼封面,笑著道,“這是我的那篇研究生論文”。

    郭東笑著道,“不好意思,沒經過你的允許,先睹為快了”。

    李和心想,你哪次經過我的允許了?

    還是笑著道,“沒事,沒事,論文不就是給人看的嗎,二位多指正才是”。

    “李老師,你在論文中說單片本征硅作為制作可見光和近紅外焦平面的材料之一,這個是什么依據呢?”,齊功勛客氣的問道。

    “今年三月份在美國圣地亞哥召開的單片本征硅物理和化學專題討論會二位知道吧?”。

    兩個人顯然一頭霧水,不過兩個人都知道李和是一本活著的參考文獻,他說出來的肯定是沒錯的,只得匆忙記下,回頭找資料。

    “美國目前至少有三十多個實驗室在做這項研究,這種材料在衛星觀察、靶成像和導彈跟蹤方面有廣闊的應用前景”。

    “我這篇論文主要是針對傳感器技術,主要課題之一是如何改善制作紅外焦平面列陣的碲鎘汞材料的品質。這種列陣位于電子器件上面,由大量的探測元組成;整個列陣器件可產生高分辨率的圖象。因為hgcdte的光譜響應范圍恰好在紅外波段,而且其工作溫度比較適中,因此它是制作更好的焦平面的最佳應選材料”。

    兩個人在紙上記錄的速度也趕不上李和說話的速度。李和洋洋灑灑的說了一個多小時,根本沒給兩個人插話的機會。

    “cdte沉積層的形成是亞碲酸還原的延續,其電結晶成核機理因電位階躍值、沉積溫度及溶液ph值的改變而由hteo擴散控制的三維瞬時成核轉變為二維瞬時成核機理;對hgcdte,其電沉積過程的動力學步驟可設想為”。

    等到李和說完,兩個人才難受的甩甩胳膊。

    兩個人剛想提問一些問題,卻都不知道怎么提問,因為好多涉及到高分子化學、物化、分析內容他倆也聽不懂,聽不懂怎么問?

    兩個人尷尬了。

    李和見兩個人的記錄本上把高分子式都寫錯了,接過本子,微微一笑,善解人意的幫著修改了。

    兩個人低著頭,羞愧難當。

    內心的吶喊估計只有自己才能聽得見了,老子可是留蘇高材生!

    李和見他倆匆匆離開的身影,才得意的一笑,不給點厲害瞧瞧,不知道馬王爺幾只眼,每次來找他,問這問那,問的他有點煩了。

    也是有點驕傲的,師兄只能幫你到這了!

    希望這篇論文,可以幫助國內在本征硅的研究課題上提升五六年的進度吧。
试机号759历史记录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