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我的1979

149、課

    “包括我剛才說的斯賓諾莎、弗洛伊德、愛因斯坦、費曼等人,大家有沒有發現一個有趣的現象,這些人都是猶太人。在中國最出名的猶太人是哪一個?”,李和又開始了新學期的科學史的課程,課堂上講究的是有趣,如果照本宣科是要被學生看不起的,所以偶爾他也會說些有的沒的。

    坐在地下的同學想也不用想,異口同聲的回答,“馬克思”。

    “對,從個體上來講,猶太人是非常優秀的。但是從整體上來講,猶太人政治上還是比較弱勢的,滿世界的讓人追了2000多年,東躲西藏,一直到1948年才在西亞地區建立以猶太人為主體民族的國家”,李和也是防微杜漸,市面上又充斥著一種進化論,把猶太人推崇到世界上最優秀的民族,還有一些華盛頓砍櫻桃樹的雞湯故事。

    “我們看待這個問題要有歷史觀。猶太人并沒在人類歷史五六千年中永遠都占據頭把交椅,直到近代100多年才有復興的趨勢,主要得益于西方的工業化革命和商業政策,這個猶太人以前被被禁止從事其他行業,只能做商業和銀行業,反而給了他們機會。所以不是他們血統好,只是搭上了西方經濟的便車,而中國人就沒搭上,才有近代史的一系列屈辱”。

    猶太人踩上時代的節奏一個老鄉帶著一個老鄉出來干,才有了近代的成績,他們算不上世界上最優秀的民族,他們倒是算得上世界上最苦逼的民族,走到哪里都讓人追著打,簡直是過街老鼠,說他們苦逼也不為過。

    中國版的猶太人的故事,基本上是一些不講數據不要邏輯缺乏常識只講感覺的反思型知識分子構造的一個神話而已。

    “所以我說大家讀書一定是最好讀專著和論文,有論點、論據和論證,這才是讓人信服的書,這才是讓人長知識的書。并不是所有的書都是讓人明智,也可能讓你變成腦殘”。

    李和把“腦殘”兩個字寫在了黑板上。

    教室里又是一陣哄然大笑,又學到了一個讓人親切的新詞,他們總感覺李和的話讓人信服,讓他們欽佩。

    下課后回到宿舍,劉乙博提議晚上搓一頓,開學到現在還沒聚過餐。

    老規矩還是湊份子。

    劉乙博提議去四海飯店。

    李和倒是愣了,想不到四海飯店這么出名了,壽山去年新開的飯店就在這里,是由周萍跟他男人管著的。

    他想著也確實是想吃那里的粉蒸肉了,也就同意了。

    孟建國道,“那家我知道,可常常都是爆滿,不一定有位置。而且價格死貴死貴的,咱這些窮教書匠能吃著啥好的”。

    穆巖道,“想多了吧,誰提議誰兜底,去了可勁點菜,土財主在這呢,怕啥”。

    提議去的自然是劉乙博,土財主說的自然是李和了。

    李和道,“走吧,都算我的”。

    周萍的飯店并不是在繁華的街口,只是道邊不起眼的三層小樓,不用說產權也是李和的。

    雖然位置不好,但是生意是好的很,這才六點鐘,已經全部坐滿了,還有不少人在排隊。

    也有不少小情侶在排隊,男子在不斷的安慰女孩子,“不要著急,咱不是領了號牌嘛,一會就輪到咱了。我跟說這家好吃的不得了,以前可是宮廷菜,皇帝才吃的上的”。

    也有在吹噓的,“我跟你說,這老板咱交情深,不然一般人根本訂不上位置”。

    李和看著那粗俗的飯店名字,“四海飯店”,一股蛋蛋的憂傷。這壽山也太能吹牛了,宮廷菜的招牌都拿出來唬人了,他發誓這絕對不是他教的。

    穆巖看滿滿的人,笑著道,“走吧,到隔壁另外找一家吧,這里人也太多了,估計一會半會也輪不到咱們”。

    劉乙博道,“別啊,排隊就是了,好飯不怕晚”。

    李和笑著道,“走吧,跟我上去就行了”。

    他徑直就進了飯店,飯店的服務員是個俊俏的小姑娘,哪里識得他,把他攔下道,“幾位先生,請先到旁邊的椅子上坐等會吧,現在沒空位了。我給你號牌,有空位我立馬喊你”。

    “我早就跟你說了,沒位置輪不上,現在傻了吧”,穆巖揶揄李和道。

    李和道,“你們老板呢我找你們老板”。

    服務員也不是沒見過李和這種自以為是的,以為擺個強調就能讓老板給幾分面子,好安排個位置,不過在這里不好使,誰來都得排隊,但還是耐著性子道,“先生,你稍等會吧,沒位置找我們老板也沒用,不能把正在吃飯的客人趕走給你騰位吧”。

    劉乙博拉拉李和,“咱等等別著急,都在排隊呢”。

    李和打個手勢,讓劉乙博別說話,還是對小姑娘道,“你還是喊你們老板吧,喊出來就行”。

    小姑娘不耐煩了,她還要招呼其他客人呢,不能在李和幾個人身上耗著,冷著臉道,“先生,你別為難我好吧,真的需要排隊的”。

    排在李和前面的一個男的說,“喂,你哪個單位的?還想插我們前面不成?”。

    “對,對,都排隊,老子都拍了半小時了”。

    李和還要說話,卻見周萍出現在了大廳里,他慌忙舉手晃晃,好讓周萍看見。

    周萍在大廳正往門口看呢,在一大排隊的人里面,一眼就找見了李和。

    急忙過去,把小姑娘趕到一邊,看了看李和,又看了看李和身后的幾個人,心下了然,說道,“跟我來吧”。

    這么多客人,她不好跟李和寒暄。

    李和幾個人就跟周萍后面了。

    旁邊老老實實排隊的人不滿了,對周萍喊道,“老板娘,你過分了啊,咱可都是排了一個多小時的了”。

    周萍示意小姑娘把李和等人帶上二樓,然后回過頭跟下面排隊的人打圓場,“不好意思,真不好意思,剛才幾位客人都是提前交了定金,預定了位置的”。

    待轉身上樓,見小姑娘還在旁邊跟李和幾個人干站著,“站在這干嘛?“。

    小姑娘委屈的跟周萍低聲道,”這真沒包間了“。

    周萍白了小姑娘一眼,直接招呼李和上了三樓的閣樓包間。

    ”你們坐,小姑娘剛才不認識你,我等會跟小姑娘交代聲就行,以后直接上來就行“,周萍不好意思的跟李和解釋道,大老板被堵在飯店門口,怎么說都不像話。

    李和道,“沒事,拿菜單來吧,這幾個人都是我同事,按他們口味點就行”。

    小姑娘戰戰兢兢的把菜單拿上來,生怕剛才不小心得罪了人,她知道這間貴賓包廂一般是不開放給外人,只有一些特殊客人來了才會給,生意再好,也得空著。

    李和指著穆巖幾個人對小姑娘道,“把菜單給他們就可以了”。

    點完菜,待周萍和服務員出去,孟建國意味深長的看了李和一眼,“據說這家飯店的貴賓包廂,不是一般人可是進不來,上次系主任想在這個包廂請客,都是沒如愿”。

    李和想不到周萍已經做到這么風光了,完全出乎意外,笑著道,“跟老板是朋友罷了。看得起我就給個包廂,和正常啊”。
试机号759历史记录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