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我的1979

216、粑粑

    “事不在你身上,你倒是會說取巧話。”

    穆巖對李和的這種偉光正的言詞不屑一顧,虱子不在他頭上,他不怕癢。

    “我可說的都是真心話,老趙你記得吧?”

    “中組部的趙永奇?”

    穆巖想不起來李和為什么要提起他。

    “他媳婦就是從鄉下過來的,在家里閑不住,出去賣烤紅薯,也沒見人家說什么啊。”

    “你就蒙我吧”,穆巖猶自不相信。

    “我蒙你干嘛,你說你媳婦千里進城圖個啥?”

    穆巖道,“當然奔我來的,這還用說。”

    “你說她千里迢迢奔你來的,人生地不熟,家務活就那么點,這么個勤快人還不憋死。早晚要整出心病,她不開心你能開心嗎?再說,我覺得讓她出去擺個攤挺好,多接觸點人,就有自己朋友圈了,不至于一個人發霉。自己賺的錢,感覺很有成就感,這種成就感你也給不來。至于什么面子不面子的,自己開心就好了,何必管別人什么意見。這么能干的媳婦,別人羨慕還羨慕不來呢。如果你真的瘸不開面子,就不要在校門口擺就是了,這附近的大學多的是,哪里不能擺。”

    穆巖道,“你說的好聽,你想想,這各個大學門口都是人家擺長久的,各個攤子之間都有默契的了,你一個生人過去搶生意,人家怎么可能樂意,還不讓人給欺負死。怎么想著都不靠譜。”

    李和正要說話,這時候陳蕓回到了辦公室,穆巖不好久坐,就走人了。

    他越想李和的話,越有道理。

    回到宿舍,整個樓道一股嗆鼻味道,各家開灶以后,一到晚飯時間,鍋里的煙味就能塞滿窄窄的樓道,煙來不及竄出樓道兩端的窗戶。

    楊玲見穆巖回來笑著道,“晚上還吃炒臘肉”

    她把臘肉肥瘦一起切成大片大片的,用干紅椒和大蒜葉在油鍋里炒的滋滋響。

    穆巖把包放好,習慣性的抱起了桌子的茶杯,打開就喝了。這都是楊玲掐著下班時間給泡好的。

    他端坐在桌子跟前,就等開飯。

    楊玲端上一盤炒臘肉,一盤涼拌萵筍,“這么老的筍都要花錢,真是沒轍了,你想咱家里一下雨,想挖多少沒有啊。”

    穆巖道,“鄉下的日子你還沒苦夠啊,也不能天天吃筍啊,那玩意又不頂餓。”

    “那也比在城里被人喊鄉下土婆子強。”她給穆巖倒滿半杯酒,“喝點”

    “你放了蝎子?”,穆巖看著玻璃瓶里面目猙獰的蝎子渾身打冷顫,哪里還敢喝。

    “我上次刷鞋的時候,發現鞋盒子里爬了蝎子就給夾了起來,泡酒再好不過,喝點吧。”

    穆巖道,“不喝,這玩意哪里能喝,喝死就壞了。”

    楊玲堅持把酒給穆巖,“喝不死,你爹也泡酒,我爹也泡酒,怎么就不能喝了。你喝死了,大不了我守寡,我都不怕,你怕什么。你喝吧,你半夜就發虛汗,喝了酒就好了。”

    “這完全沒有科學依據”,穆巖剛開口,就不想繼續說了,說多了都是徒費口舌,這個女人什么都好,就是執拗起來太要人命。而且有時邏輯不在一條線上,在她看來守寡比死了還嚴重。

    “信我的行不?”

    “我留著下次喝吧”,穆巖還是腦子里還是那條蝎子,在老家他也見過人家喝,他父親也喝,可是在他看來那是不尊重科學的表現,有問題上醫院就好了。

    楊玲就默不作聲的站在他身邊,他知道不喝下去,今天這頓飯是吃不安穩了,只能閉著眼睛,捏著鼻子一下子悶到了肚子,好像穿腸毒藥一樣。

    “慢點,慢點”,楊玲欣喜的給他夾菜。

    穆巖沒好氣的道,“這下可以了吧”

    “可以了,可以了。”

    吃完飯后,兩個人溫存一番,晚飯時候的芥蒂,煙消云散。

    穆巖告訴她允許她出去擺攤的時候,楊玲摟著穆巖的脖子狠狠的親了好幾口。

    他還是免不了擔心,一得空就躲在遠處抽煙,楊玲開攤的前幾天,確實不出他所料,真有找茬的,他寡不敵眾,光榮負傷。

    楊玲后悔的腸子都清了,直嚷著再也不去擺攤了。

    李和過來看望穆巖,見沒大礙才放心,笑著道,“認得人吧”

    “怎么不認識,安保科老葵他侄子,一直霸著校門口那塊。”

    既然認識人就好辦了,李和開始在樓道里喊人,能打架的男老師有一個算一個,湊了五六個人,當晚就打回去了,除了孟建國單薄一點,可沒一個文弱書生,都是身經百戰的打架狠角色。

    扎海生要湊熱鬧,被李和攆到了一邊。

    安保科主任老葵見親侄子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挨揍,連個屁都不敢放,這里面打人的不是教授、就是校團委書記,甚至還有司法部的一個科長。

    他連上報給學校的膽量都沒,真上報了就意味著他這個主任干到頭了,這些人哪個是他能輕易招惹的,人家老師們說一句小混混滋事,正當防衛或者見義勇為,就完事了,都沒地方說理。

    關鍵他侄子真的是小混混,到時候學校是聽小混混的話,還是聽這么老師們的話,結果很清楚。

    不過這事還不算完,他嫌棄他侄子還不夠慘,拿了搟面杖在他侄子腦袋上又磕了點血,在他侄子發出鬼叫聲之后,也沒包扎,就帶著侄子登上穆巖的門,給穆巖道歉。

    穆巖懶得跟這種人計較,糊弄了幾句,就把人趕走了。

    此事也才算了結。

    扎海生說,“辛虧我來的巧,要不還沒熱鬧看呢”

    李和道,“要不是你在旁邊大呼小叫,黑燈瞎火的,人家根本瞧不清打人的是誰,現在知道了,傳出去多難聽。”

    扎海生道,“放心吧,他真不知道好歹,我治他。”

    李科笑著擺擺手,“沒事,老葵不是傻子,哪里敢一次性得罪這么多人。”

    穆巖請大家吃了一頓飯,一結完帳,才大呼虧死了,“我媳婦得賣多少粑粑才能掙回來。”

    眾人大笑。
试机号759历史记录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