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我的1979

228、舞會

    令李和意想不到的的是秦有米隔三差五的過來,讓他煩不勝煩,不要說他自己是有媳婦的人,哪怕是沒有媳婦,他都懶得搭理她。雖然秦有米在一般人眼里看起來跟七星娘娘織女似得,可織女也不是好的,天上一日,人間一年,一年鵲橋相見,織女夜夜做新娘,牛郎夜夜對空床。

    李和為了避開她,偶爾也就在學校宿舍湊合住了,惹不起躲得起。

    常靜說,“她雖然性子是不好的,可心眼不壞,小孩子脾氣罷了,你讓著她點,你倆可以湊成一家。”

    她的那張光滑細膩的臉,把李和瞅的一陣恍惚。

    “我自己是有對象的,跟她湊合不來。”

    不知道為什么,這句話說完,他看著常靜的臉色,感覺心痛。

    他陷進了溫柔鄉,很難自拔。

    “傻愣愣的看啥呢”,說她不明白這樣年輕小伙子的心思也是假的,可是在她看來,左右是不現實的,她都三十多了呢。

    “沒事。”

    他也要躲著常靜了。

    水缸里的兩條紅金龍無精打采的,李和直接放進了水塘里,經過幾次的清淤,池塘寬闊了不少,也變深了,里面的荷葉也就一個勁的長枝干,不然荷葉漏不出頭。

    魚進了水里很是活躍,不過院子里的鴨子看到魚高興壞了,鉆了好幾個猛子要找金魚,金魚嚇壞了,立馬鉆進了石頭縫里。

    李和拿竹竿把鴨子趕了上去,關進了籠子,這點水不夠鴨子禍害。

    老四對幾只鴨子早就有想法了,“那大的有七斤重了,要不咱給它燉了吧。”

    “我怕血,算了吧。”他可能是心里作用,一輩子沒殺過牲口,下不了手。也不敢看別人殺生,都躲著不敢看,他害怕,也不知道害怕什么,可是吃他照樣吃,比誰吃的都歡。

    老四說,“你幫著我抓住翅膀和爪子就行,我來動刀,一下子就好了。馬上夏天了大糞熏死人,還浪費糧食,養著干嘛。”

    “你要干自己干,菜場賣的少啊。”

    李和沒管。

    老四癟癟嘴,最終不了了之。

    小威自作自受待了一個星期的局子出來了,剃了板寸,眼皮都塌了。

    “哥,臺球室做不下去了。”

    臺球室幾伙人打架,好死不死的亮了刀片,他還參和了進去。

    “歇著吧。多長點教訓。”

    李和打算這次不會再縱容小威。

    “這次真的不是我的錯。他們打我朋友,我不能在一邊看著啊。”

    “朋友?你歇一階段,看誰能拿你當朋友”,李和又對盧波道,“看著他,再鬧事,盡管揍。”

    盧波點點頭,“知道了。”

    小威再一次跌入了谷底,每天都在黃國玉電器店的門口混日子。

    有一天沒一天的帶著大奎溜達。

    各種各樣的舞會開始流行,已經有了許多的舞廳,一到晚上就被躁動的男女給擠爆了,入場券一票難求。

    各個廠子喜歡開舞會,各個文化宮喜歡開舞會。

    就是學校里都是不平靜,只要是女生多的文藝社團,必定是火爆的。

    剛從食堂吃完晚飯,孟建國就問李和,“馬上七點了,咱們也去吧,女同志有很多的。”

    “沒興趣”,李和刷完吃飯的搪瓷缸就要走人。

    “這次是這種舞”,孟建國見周圍沒人,還做了兩個舞蹈動作。

    “哈哈,你臊不臊,不去”。

    應該叫探戈吧,胯是要貼在一起的。走步子基本就是從對方腿中間邁過去,貼那么近能感覺到女生的體溫……

    肯定不是那種枯燥的隨時要保持君子風度的圓舞曲。

    “別啊,你晚上又不回家,你哪怕不喜歡你陪我去吧,你閑著也是閑著啊。”以前孟建國跟穆巖、劉乙博是形影不離的,現在他們都結婚了,他只能跟李和混在一起了。

    “咱是老師,在學生堆里好嗎?”

    孟建國道,“不懂了吧,學生們都在食堂大廳,老師們另外有根據地,在職工中心,晚上我帶你去。”

    李和實在推脫不過,就答應了。

    兩個人回到宿舍把東西放好,就開始換衣服。

    孟建國襯衫領帶皮鞋打扮一新,對李和的鞋子不滿意,“趕緊換皮鞋,時間來得及,七點鐘開始。”

    “我不跳,我陪著你去,然后就去跑步了。”

    李和上課的時候穿了皮鞋,平時就不怎么穿皮鞋了。

    “就你沒勁的很。”

    走路過去,還是走了二十分鐘才到地方,畢竟學校很大,沒有孟建國帶著,李和都不一定找得到。

    舞會已經開始了,里面人很多,音響聲很大,男的穿西裝襯衫,女的都是裙子黑皮鞋,表情嚴肅,手搭手遙遙相望。

    孟建國迅速的找到了自己的舞伴,跟李和打了聲招呼,就自顧自了。

    李和有點不習慣。在旁邊的椅子上百無聊賴的坐著,一個女老師落落大方的要請他跳舞,他趕緊說了聲抱歉,他是真的不會跳舞。

    他清晰的聽著女老師咕噥了一句,不會跳舞來干嘛。

    他越發感覺呆著沒意思。

    就出了噪雜的舞廳,在門口的花壇邊站著抽煙。

    “你天天真是煙不離手哦。”

    “章老師,你們也在這。”

    章舒聲笑著道,“我聽說這邊挺熱鬧的,就過來看看,你不進去跳舞?”

    “我是陪著孟老師來的,我不會跳舞。”

    他也沒有學的打算。

    “跳舞很簡單的,只要跟著節拍跳就行了,沒復雜的,要不我教你?”

    “不了,謝謝,我不是那塊料,對音樂一竅不通。”

    “你謙虛過頭了吧,你的那兩首《追夢赤子心》和《中國人》簡直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你都敢說一竅不通,你讓其他人怎么活。”

    ”這種歌,一輩子也寫不出來了,沒那種靈感很難再寫了“,李和尷尬的笑笑,倒是有版權公司來找他談過,不過人家那副看得起他的態度,讓他很不舒服,統統給拒絕了。

    當然,也更有人說,他不去藝術系可惜了。

    “那你不進去跳了?”

    李和笑著道,“你進去玩會吧,我等會去跑步了。”

    章舒聲看看李和腳上那雙白球鞋,笑著道,”看來你真沒打算去跳舞的,那我先進去了。“

    看著章舒聲的背影,李和悵然若失。
试机号759历史记录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