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我的1979

382

    李和出了屋,對探頭探腦的姜姐說,“現在不用管他們,等他們吵累了你再進去收拾。”

    又不是殺父之仇,不共戴天之恨,兩個人鬧騰完了,削了脾氣,估計應該能歇著了。

    到了他們這種年齡,能引起他們回憶的東西已經不多了,剛剛好也能讓他們憶苦思甜,這是屬于老年人的特權。

    姜姐點點頭說,“好。”

    然后拉住旁邊的司機,一起不管不顧的去了廚房。

    太陽剛剛下到了海平面,那金色的海水也輕輕地,悄悄地向西流去。軟軟的海風一陣一陣的吹在人身上,也吹散了身上的酒勁。

    潮水已經漲上來了,大黃早上才拱出來的大坑,已經找不見了。

    何芳赤著腳,抱著孩子,對著碧綠的水花看的出神。

    老四和老五正卷著褲腳,提著籃子在海邊撿貝殼,各種顏色的貝殼。

    李和問何芳,“看什么呢?”

    “想到馬上要回去了,舍不得這海罷了。”

    “你什么時候這么多愁善感了?”

    “你抱一會吧,我手都麻了。”何芳把孩子塞到了李和懷里,笑著道,“愛美之心罷了,哪里算的多愁善感。”

    李和鼓勵道,“喜歡這里就留這里就是了,誰讓你非要回去的。”

    “大江浩渺,風聲呼嘯,我在這里就體會不到,我就知道我不屬于這里,你懂嗎?”她有熟練的英語,她有熟練的粵語,可是她始終覺得跟這里有隔閡。

    李和點點頭,笑著說,“我懂。”

    他一樣覺得在這里踏實不了,好像整個人都飄了,落不了地。

    何芳又笑著道,“不過我得謝你。”

    “謝我什么?”

    她俊俏的眼光在他身上掠過,說,“起碼我真的可以不用為經濟狀況發愁了,物質上有了安全感以后,我可以真心做我自己想做的。”

    李和憐惜的摸了下她的頭發,說,“傻蛋,我掙錢當然給你花的。”

    臉上似乎很得意。

    “不準你得意!”何芳道,“我以為你成熟了!”

    李和調侃道,“什么叫成熟?”

    “就是可以不在意別人的眼光,不在意別人的想法!不需要靠外界的褒揚來獲得存在感。”

    李和沒好氣的說,“我在意的你的眼光也有錯?”

    何芳昂著頭大笑道,“那必須肯定沒錯的!”

    李和把李老頭和湯老頭的事情說了一遍,道,“不知道兩個人現在怎么樣呢?”

    “回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何芳從李和手里接過了孩子,一起往家里去。

    堂屋里,并沒有那么亂了,地面已經被阿姨打掃干凈了,桌子也擺正了。

    可兩個老頭仍然在對罵,一個罵對方是吃人血的地主老財,一個罵對方兵痞流氓。

    李老頭罵道,“要不是怕打死你,老子絕對揍你!老東西!老棺材囊子,你沒幾年好活了!現在揍你也是臟了老子的手!”

    湯老頭冷笑道,“麻痹,你來試試,有種你來揍,老子還手不是人!”

    “不是,我說,兩位能不能消停會?”李和有點摸不清狀況,剛才還一個追,一個躲呢,怎么這會就變了呢?

    何芳給每人面前倒了一杯茶,笑著說,“都喝點茶,這么大年齡了,有必要嘛。”

    李老頭道,“你是不曉得啊,他這種兵痞走到哪里都是禍害,還專門禍害地方,到地方上駐扎,要求人家給送個幾十個漿洗燒飯的女工,實際上啊就是借著名義禍害大姑娘小媳婦。”

    湯老頭氣急,罵道,“放你娘的屁!老子就是個小兵蛋子,飯吃不吃不得上都是兩說。反倒是你們這些地主老財,專門放印子錢盤剝窮人,乖乖,你們是不知道,多少人給逼的家破人亡啊!”

    “湯師傅,我先送你回去休息吧。”這兩個老頭還是分開的好,李和不能任由他們繼續這么吵下去了。

    “好!老子先放過他。”湯老頭冷眼瞧了李老頭一眼,就要邁出了屋子。

    “心虛了,心虛就要急著走。”李老頭兩撇稀疏的胡子抖了抖,聲音異常高朗。

    湯老頭轉頭道,“知道你是激我!老子偏偏不如你意!”

    這時候司機開車過來了,替他推開車門,他就上了車,還沖李老頭比劃了一下中指!

    李和氣的渾身發顫,沖出去要把手里的紫砂壺扔過去,李和嚇得一把給奪下了,“你是我大爺了,行不行,我這壺本來就不多了,禁不住你這樣敗了!”

    他想不到何芳會用這個壺給他們泡茶,不過慶幸吃飯的時候給他們泡茶的茶碗不值錢,不然這一桌子掀翻的東西非心疼死他。他上次親自摔碎了一個紫砂壺,到現在還心疼呢,他為了這事把小威罵了整整一個月!

    小威更委屈呢,“這壺不是我扔的!”

    李和振振有詞,“你他娘的,接不住還有理了?”

    他氣呼呼的沖小威踹了好幾腳。

    李老頭氣呼呼的說,“這就是你請的客人,請的什么玩意。”

    李和笑著說,“我這是替你解開了千古謎案啊!你不謝我也就算了,怎么還怪上我了?”

    李老頭道,“那老小子進門我就瞅上了,那顆痣我太熟悉了啊!那老小子我小時候就見過,第一次來我家,長得黑又丑,臉上還有痣,那就更瞅了,我就沒見過長的這么丑的。”

    李和好奇的問,“你家老大真的拿蔥油餅喂狗了?”

    李老頭白了他一眼道,“我家老大是混賬不假,可是混賬就不代表沒善心。再說兵油子兵痞子都不好得罪,幾張餅子才值當幾個錢,給了就是了。本來蔥油餅子就是給他們準備的,可那幾個貨色,到我們家門口吆五喝六的,好像給吃給喝都是應當應分。還想要錢,那意思分明是你們家錢多,多給一點也無所謂。我家老大一氣之下,直接就給狗吃了。不就得罪了他們嘛,大概我那后廂房的屋檐低,他們容易爬上去,沒想到把大糞灌我屋子里去了。”

    睡到半夜,大糞從天而降,給他留了一輩子的心里陰影,今日遇到仇人,自然不能善罷甘休。
试机号759历史记录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