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我的1979

350、談判

    350、談判

    地產業總歸要從粗放管理回歸到極致化管理,野蠻生長是做不了長久的。

    所以此刻他倒是不排斥合作的,誰讓他手底下是一大堆的撲街呢,連他自己都是個撲街,耍嘴皮子還可以,實際操作就難了。

    “那我等李先生的消息。”陳立華站起來朝李和伸出手。這是要送客的意思了。

    “再見。”李和只是輕輕的握了一下手。

    從酒吧里面出來,喇叭全說,“李先生,你再不出來,我就準備拆了這里了。”

    他在外面已經等得煎熬不已,好幾次差點就要沖進去了。

    “沒事。她們富華集團,又不是流氓。”

    “原來是富華。難怪我覺得那個女人眼熟呢。”喇叭全喃喃自語,這一天見識到的大人物,比他一輩子見識到的都多了。

    何芳現在吃飯已經和大家分開吃了,由老太太單獨給的菜單。李和抱怨說,這也太單調清淡了,早上豆漿、牛奶,中午是白飯豆腐,晚上稀飯醬菜,幾乎天天如此。

    于老太太說,“她身子骨好著呢,盤子也大,這都快到預產期了,不需要補那么多,真補多了,生起來就受老罪了。”

    話是這樣說,可是于老太太確是沒少給她吃水果,蘋果、菠蘿、獼猴桃、芒果這些,每天變著花樣來。

    老四跟老五待的急躁了,幾乎每時每刻都嚷著要回家。

    何芳說,“你先把她們送回去吧。我在這由于嬸子陪著呢,沒事。”

    她已經下定決心在香港生孩子了,只是因為出門逛商場看本地的小孩在游樂場玩的歡快,她心里立馬就軟了,她只是從一個母親的角度希望她的孩子將來也跟這些孩子一樣快樂。

    她是吃過大苦的,受過大累的,她自是不希望她的孩子跟她一樣,將來再受一樣的罪,否則她寧愿不生這個孩子。

    她做出這個決定后,心里不舒服了好幾天,這是不是意味著背叛?

    于老太太說,九七香港要回歸內地的,孩子照樣是中國人。我祖籍是蘇北,可是我卻出生在晉北,都是一個道理。

    這樣,她的心里才算平靜了。

    李愛軍兄妹倆暫時不準備回去,加上同伴宋明,三個人在新買的房子里忙著裝修呢。外墻的瓷磚,房頂的瓦塊都重新鋪了一遍。

    屋里屋外都是煥然一新。

    李秋紅拾掇哥哥把李和家鏟下來的草皮,重新鋪在了自家的院子里,用碎石劈了塊小徑,舊木頭搭了個桌子,可以喝茶喝咖啡,有了點陽光花園的味道,高興地樂不可支。

    她高興的對老四說,“你們家的草皮功不可沒,我已經給它記了一等功。”

    “得了便宜賣乖。”老四自然不能高興,她家的東西,反而便宜了李秋紅,兩個人雖然處的好,可是就是不高興看見李秋紅這么騷包氣。

    李愛國要辦個喬遷宴,所有人都搞不清楚狀況,都曉得他不是愛顯擺的人,一般情況下,都是能湊合就湊合。當然更不會圖大家隨份子的,本身他臉皮薄,再一方面他不是差錢的人。

    他要求李和來吃飯,不能再穿大褲衩和背心,讓人瞧見了不好。而他自己呢,襯衫、領帶、一層不染的黃色皮鞋,頭發都梳的根根直立。

    他這次說死也不下廚了,說怕身上嗆著油煙,惹人反感。他讓她妹子親自下廚,李秋紅不樂意,他還板起了臉,真是少見。

    李秋紅氣呼呼的說,有了媳婦就沒了妹妹。

    只要不是傻子,一群人大概都能明白了。

    等龔敏來的時候,大家都明白了,這是喬遷的名義約妹子。

    其他人過來,都是來充場子的,只是為了避免妹子一個人的尷尬,主角只有龔敏一個。

    李秋紅活干到一半就不想干了,看到他哥哥跟哈巴狗似得對著龔敏噓寒問暖就覺得來氣。

    對,就是像哈巴狗一樣,她哥哥,對她都沒這么和氣過。

    老四也把家里的阿姨也帶了過來,幫著在廚房打下手,伸手在李秋紅眼前晃了晃,說,“你要是準備讓你家老大打一輩子光棍,你就盡管作吧。”

    李秋紅把鍋鏟往桌子上一摔,氣呼呼的說,“那我還怎么做?去給那個女人獻殷勤啊?”

    老四點點頭,調侃說,“恭喜你,回答正確,你終于聰明了一回。趕緊的吧,向你未來的嫂子,表達你李秋紅同志由衷的歡喜!”

    李秋紅突然聳了聳鼻子,聞到了一股味道,看了看鍋,立馬拿起鍋鏟,驚叫道,“糊了。”

    還是照樣老老實實地干起了火。

    龔敏在隨著李愛軍在樓上樓下,屋前屋后逛了一遍后,不管李愛軍的阻攔依然去了廚房幫起了忙。

    李愛軍顧不得整潔,捋起袖子,屁顛屁顛的在廚房里洗菜摘菜。

    李秋紅又重重的嘆了口氣。

    這一天是老四姐妹倆要回家的日子,兩人起來的都很早,回家的心情自然是迫不及待的。可是太陽出的老高了,何芳已經在外面散了幾圈步了,還沒見李和從樓上下來。老五先按捺不住了,把李和屋里的門拍的砰砰響。

    李和沒轍,只得起來隨意吃了兩口稀飯,然后送老四和老五出關。

    剛出關,在公路的路口就遇到了早早在那等著的蘇明和二彪。

    二彪說,“哥,你放心,我親自送她們,保證萬無一失。”

    “行,那麻煩你了。”讓其他人送,李和是絕對不放心的。二彪雖然忙,可是耽誤兩三天并沒有大礙。

    他親眼見著二彪帶著老四和老五上了飛機,才算心里安慰了。

    二彪帶著姐妹倆下了飛機已經是下午的四點鐘,按照老四的路線,才輾轉到了縣城的汽車站。

    到了縣里汽車站的時候,已經六點鐘了,天氣悶熱的不行,汗珠子在身上滾個不停。

    老四說,“出城是我三哥的收購站,到了那里就行了,就能跟我哥拖拉機回家了。”

    姐妹倆同時松了一口氣,一只喊累的老五這時候也不累了,一直跑在最前頭。
试机号759历史记录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