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我的1979

706、落毛鳳凰

    

    “你的意思我理解,如那茄子苗、樹苗、花苗長壯了,得修剪打叉,不然枝枝蔓蔓都是拖累。 ”壽山手里的煙鍋子被拔的越發光亮,煙末燃盡,在鞋底下使勁地磕幾下,復裝旱煙末,又點。在臉前的悠悠青煙里,繼續道,“做公司也是這個道理,得往走,不相干的得給清理掉,可是咱們眼前這些人公司的根底子在這放著呢,才剛剛施過肥,還沒來勁,是個幼苗呢,剪得太早,反而不妙。”

    他的骨子里雖然很自傲,甚至有點小嘚瑟,但是真要和李和分開,他是肯定不樂意的。

    再說,能分得開嗎?

    四海酒店和四海餐飲李和是大股東,萬一李和要賣,至少作價2個億以,他壽山雖然眼前有點閑錢,可是絕對不多,能出來二三百萬算不錯的,即使是貸款,也總共超不過一千萬,是沒能力接盤子的。

    那么,李和只能賣給別人了。

    賣給別人,他這樣的小股東肯定是沒有好果子吃的,哪里還敢想讓閨女接班,不被趕出去是阿彌陀佛了!

    反正肯定是沒有現在逍遙自在!

    能像李和這么好說話的老板可是不多的!

    在場的大部分人基本都是他這個想法。

    要是李和撒手不管,他們這些人除了手里還能剩下一點閑錢,簡直和普通人沒兩樣了,還想做總經理?還想做董事長?

    做白日夢呢!

    至于另起爐灶,沒有李和的資金支持,完全是空話。

    現在和過去也不一樣了,離職、下崗成了一個普遍的現象,腦子活絡一點的,都在追求自己先富裕,競爭激烈,以前一兩千,兩三萬本錢能撐起來的生意,現在二三百萬不見得有效果,正說李和所說,野蠻時代過去了,不費點腦子只有等死的份。

    何況他們已經習慣了大場面,氣魄大了起來,再讓他們做百十萬的小生意,丟不起那個人!

    如平松自己開的咖啡廳和舞廳,每年也掙個幾十萬,但是他是一點看不眼,全部都交給了他弟弟平虎。

    剩下的其他人都是一個樣,盧波利用自己開商場和批發市場的便利,給自己也開了兩家小門面賣電子產品,可是那三瓜兩棗,他更是看不眼。

    連跟著李和時間最短的小威,都被他老子股東起來開了兩家具店,不少賺,但是他問都懶得問,與京美電器每天千萬流水,簡直不值一提。

    出門去,再把京美電器總經理的名片朝外一遞,要多神氣有多神氣!

    可能再過階段,他的名片可能是董事長了。

    “哥,我覺得壽師傅說的對,咱們還是有發展潛力的,慢慢來唄。”最心慌的是小威,一想到萬一李和真賣了京美電器,他豈不是要雞飛蛋打?

    京美電器有多少底子,他肯定最清楚,只要李和放出出售的消息,肯定一桿子人排著隊要!別的不說,光是國內幾大電器廠商能給他包圓了。

    李和搖搖頭道,“慢慢來?有多少時間給你們慢慢來?玉泉路的大我去看過,有4000多平,你任何一家店的規模都大。報紙我估計你也沒看,建康的蘇寧交電集團也準備到省外開分店,也是會和你同場競爭。”

    “大的老板我熟,他們是賣音響的,和我們不沖突。”小威的眼神有點不屑,大的老板看到他點頭哈腰的,他根本不認為這是威脅,“蘇寧交電只賣空調,沒我們貨品全。“

    李和冷笑道,“一個是國專業音響器材第一店,一個是空調專營行業第一,你有什么資格看不起?你這么篤定他們會這么死守在音響和空調這一項?”

    “他們不會只做這一個。”在隔壁桌子吃完面條后一直站在小威身后的黃國玉眉頭緊皺,忍不住插話了,“它們的售后服務做的我們好,如果它們也做電器城,在它們所在的區域,我們沒法跟它們競爭。”

    “那不得了。”李和攤攤手,訓斥小威道,“別天天以為天老大,自己是老二,要是繼續這個態度下去,那走著瞧。”

    首都人民口頭禪,要是不信邪‘走著瞧’。

    郭冬云笑著道,“人無遠慮必有近憂,李先生的眼光看的很長遠,我同意李先生的看法。”

    對平松、壽山這幫人她早看不順眼了,自然是以他們的痛苦作為自己快樂的源泉。

    李和見大家還是不明白,繼續道,“這幾年國內經濟的發展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但是還是沒有深刻體會,那我說個讓我很深刻的事情吧。大家都知道的,我是83年大學畢業的,那會呢,實行的是統包統配,是說畢業了不瞅沒工作,只要是個人,各家單位都是搶著要,天子驕子,很驕傲,不得了。

    但是呢,大概是89年社會形勢又變化了,走商品經濟,教育制度也改革了,實行的是‘不包分配、雙選業’,大學生的畢業分配越來越反而成為了難題,即使是分配了,退回率也很高。你們看看,這才幾年時間?”

    一向按照國家統一分配的局面被打破,所謂的“鐵飯碗”保不住,以前只要下下象棋,打打牌,然后保證門門功課及格能得分得好單位的日子結束了。

    雖然總的形勢還是大學生供不應求,但是局部地區卻是供大于求,大城市對于人才的需求已經趨于飽和,小城市和邊遠地區成為接收畢業生的主要場所,可是對于畢業生的要求卻是越來越高,不滿意是直接退回。

    對一些企業來說,在計劃經濟體制下,只管悶頭生產行,反正有國家統購統銷,人才浪費、人才積壓,對企業領導來說無所謂。

    但是經濟體制改革,進入商品經濟以后,一切向市場看起,在用人問題不得不向經濟效益看起,對于分配過來不滿意的畢業生,當然是要回退,從哪里來回哪里去。

    天子驕子變成了落毛鳳凰。

    “是的,這個我的印象也很深刻。”吳淑屏在一旁感慨道,“我和于先生剛來內地的時候,想招幾個大學生都很難的,但是現在卻很容易,許多畢業生以進外資企業為榮。”

    李和點點頭,“伴隨市場經濟的發展,人才已開始進入市場,特別是許多優質的人才已經不滿足于現狀。如果我的預估沒錯,不需要兩三年,大學生業會很快成為一個難題。”

    往年不少大學畢業生向往機關、院校,而今觀念大變,投身于經濟主戰場已成為多數人的由衷愿望。

    他這種搞導彈的都想著去賣茶葉蛋,何況性格未定的大學生,當然是一切向錢看。

    
试机号759历史记录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