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我的1979

936、搶錢啊

    “來深圳做什么?”李和不禁多問了一句。

    付彪道,“我看著一群人一起的,有不少的外國佬,看著好像是來中國開發市場的國外公司,在深圳和廣州見的太多了,大多都是這場景。”

    李和問,“現在還在酒店住嗎?”

    付彪道,“我給酒店的迎賓塞了幾百塊錢,他會隨時幫我盯著的,要是走了應該給我打電話,這幾天沒給我打電話,就說明應該還在酒店。”

    “你倒是機靈了一次。”李和鼓勵道,“做的不錯。”

    付彪道,“周主任受了這么大的委屈,這么多年不聲不響的,估計也是憋氣啊,咱們別的做不了,可是打聽消息沒問題,所以當然要留下心。”

    “明天帶我去看看。”李和改不了八卦之心。

    再說,從另一方面來說,她想去看看這個女人怎么樣了,好給周慶打個報告。

    萬一對方過的不好,周慶說不準會開心呢!

    “我現在就安排人去盯著,一出現咱們就及時趕到。”付彪站起身就去打電話安排。

    “那最好。”李和對這個安排自然沒有意見。

    趙明霞的出現,讓他突然覺得有事可做。

    晚上,吃好飯后,他把付彪的小洋樓里里外外的參觀了一遍。

    拍拍金黃色的墻紙道,“都是進口的?”

    付彪笑著道,“除了磚和水泥都是進口的,包括中央吸塵系統、塑鋼包實木的窗、玻璃甚至瓷磚。”

    李和白了他一眼道,“你是做工程的,你好意思說?”

    付彪無奈的道,“普通裝修國內都能湊合裝,可是只要是涉及到高檔別墅裝修的材料都是從國外空運或者船運過來的。”

    “這成本高了吧?”李和不是太了解這一塊。

    付彪點點頭,“不管是仿香港樣式或者美國樣式的別墅,一平攤下來,要一萬多。”

    “搶錢啊,這是。”土豪如他李老二,也不禁咋舌。

    “別墅還是以外銷型為主,需求對象大概就是駐華機構、三資企業高級管理人員和海外華人、港澳臺三地的人,有的是真的用來住,有的是看中咱們國內的發展潛力用來投資的。

    咱們國內有錢人很少買別墅,即使有這個消費能力,有沒有消費的勇氣。”

    李和感嘆道,“做建材果然是好門路啊。”

    付彪笑著道,“所以羅培那小子現在就不搞石棉瓦了,改行在佛山做瓷磚,可是沒少鉆。”

    “哦,他也來了。”李和沒再多問。

    他也沒有留在付彪家里住,還是堅持去入住了金鹿酒店。

    等到第二天付彪面色古怪的來找他,他笑著問,“便秘了?這個難受樣。”

    “不是。”付彪很是尷尬。

    “那有什么話趕緊說?是趙明霞有消息了?”李和興致勃勃的問。

    “是有消息了。”付彪遞給李和一根煙,然后道,“不過不是我找到的她,是她來找的我。”

    “她找你能有什么事?”李和點著煙,把煙灰缸往身前一拉,問,“難道美國公司要到中國來開發房地產?”

    “哥,我也覺得蹊蹺,可是她找我除了地產方面的事情,我還真想不出什么事情?”對于李和的稱呼,付彪隨時都在變。

    李和問,“約了時間?”

    付彪點頭,“約了,她說到公司親自拜訪。”

    “幾點?”李和顯得很關心。

    “下午兩點。”

    “走吧。”李和把煙蒂掐掉,換了一雙鞋,“先去吃點東西,然后我也去你公司,十來年沒見了,就是不知道還能不能認得出來我。”

    “哥,你是世界首富,她不認識你那就是瞎。”付彪自認為很聰明的捧了一句。

    他跟著李和這么多年,李和先生曝光亞洲首富,他不驚訝,也不懷疑,可是當李和變成世界首富的時候,他就有點驚悚了!

    他自己都絕對沒有想到,他會跟著世界首富混這么多年!

    猛然想他覺得有點玄幻,但是仔細一想,還真是可能!

    郭冬云、沈道如、潘友林這些人,他哪個不認識呢?

    但是他打死都想不到這些人手里會控制著這么大的體量,雖然他靠著李和的資金支持已經是南方最大的地產企業,可是同這些人一比較起來,差點不是一星半點!

    偶爾想的多了,他會有點失衡,真是人比人得死啊!

    “少說這些沒用的。”李和笑著踢了他一下。

    “嘿嘿,車在門口。”

    像個老小孩似得,付彪不以為恥,反以為榮,能值得李老二笑罵的,可沒幾個人!

    午飯,李和拒絕去大館子,開車一路瞎瞅,最后在一家羊雜面館停了下來,他好長時間沒吃面了,總是吃米飯,他有點煩躁。

    到了面館,董浩幫著給了店老板100塊錢,老板高興地由著李和自己拿著大勺子撈羊雜,盛面湯。

    齊華反應慢了一拍,暗恨自己還是不夠李和了解李和的習慣,結果讓董浩搶了先。

    “吃啊,你們愣著干嘛,要是不習慣吃面,你們到隔壁吃飯去,不用跟我一樣。”李和說完就悶頭吃自己的。

    “我可以。”董浩的面條已經吃完了一半。

    “不用。”齊華吃的慢條斯理,看李和說話,不禁加快了吸溜的速度。

    “我吃羊雜得勁。”付彪的碗里基本沒有面,全是羊雜。

    要去撈第三碗,看到飯店老板肉痛的模樣,又很是大氣的丟了一百塊錢。

    “吃,吃,多著呢。”飯店老板高興地不得了,一天下來要是多幾撥這樣的客人,想不發財都難。

    幾個人吃好飯,直接去了付彪的公司。

    向陽地產經過這些年,已經成為了多元化經營的集團公司,15層樓的集團總部在繁華的深圳已經不像當年初建的時候那么吸納眼球了,面對周邊如雨后春筍般拔地而起的高樓大廈,儼然成了一個小蘿卜頭。

    哪怕是公寓,現在都很少有低于15層的了。

    對于眼前的情景,付彪哭都沒眼淚,場面早就被比下去了!

    他倒是想重新建個集團總部,可是資金的審批權在李和手里,李和不同意,說啥都是白搭!

    他發狠要努力發展,不說建吳淑屏那樣的超級摩天大樓,起碼要蓋個像郭冬云那樣的集團園區。

    “搞的不錯。”李和進了付彪頂層的辦公室,這里拍拍,那里摸摸,調侃道,“奶奶個熊,你們一個個的,都比我會享受。”

    付彪把茶壺端給李和道,“哥,你要是喜歡,我就讓給你了,有你坐鎮,我求之不得,這樣向陽地產也能走入快速發展的快車道。”

    “少扯這些沒用的,我又不是沒辦公室。”李和突然想起來他在地大集團總部的辦公室長蜘蛛網沒有,自從去過一次之后,就再也沒有去過了。

    再說,他還有中國再生資源集團的辦公室,雖然是比較簡陋。

    突然辦公室的電話響了,付彪接完,對李和道,“趙明霞來了。”

    “幾個人?”李和問。

    付彪道,“就她一個,前臺說名片是美國的一家啤酒廠。”

    “一個?”李和納悶,“要是公事吧,不可能就她一個吧?除非是探了你底細,是想和你敘敘老鄉情誼?”

    付彪琢磨道,“還倒是真有可能。”

    李和往老板椅上一坐,“讓她進來吧,我會會她。”
试机号759历史记录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