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我的1979

1153、天寒地凍

    何芳開始收拾老太太的行李,按照她的意思是隨便帶幾件過冬的大襖子就可以了,但是老太太不同意,回去就是不準備再回來了。

    “住養老院去,有人伺候吃喝,多好的事。”老太太笑著道,“過去哪里有這條件,現在算是趕上了。”

    “娘,你胡思亂想什么呢,我陪你回去住,”何芳想控制眼淚,可是最終還是沒有憋住,“你別擔心孩子,讓二和在家看著可以的。”

    老太太搖搖頭,“就是讓人陪也輪不到你啊,這你弟弟的事,他不做,得讓人脊梁骨罵呢,要不然就是我一個人,清靜呢。”

    何芳道,“什么年代了,兒子女兒都一樣。”

    “哪朝哪代都不一樣,”老太太自己在頭底下加了一個枕頭,笑著道,“我連著幾晚都夢見你爸了,你說奇怪不奇怪,就是他死那會我都沒見過呢。

    咱家老宅子門口也沒河啊,我就偏偏做夢拉一板車的豆粕去過河,你爸見著我了,就問,你咋老成這樣了?

    我就生氣的說,你嫌棄了還咋的?

    他還是那性子,低著頭就不吭聲了。還想多聊幾句呢,不知道怎么就醒了。”

    說著說著,她自己就笑了。

    “咱爸溫和。”何芳也跟著笑了。

    老太太道,“哎,人家說東北男人暴躁,大男人,他就一點不像爺們,什么都溫溫吞吞,慢條斯理,我有時候就想,他要是揍我一頓,興許能消停一點,他就是太縱著。”

    何芳道,“我爸那是好男不好女斗,興許是想和你講道理。”

    “我是講道理的人嘛....”老太太笑的更大聲了。

    孩子放假后,李家和何家人終于開始了北上的行程。

    老太太站著都費力,基本都是靠何龍和李和輪流背著。

    飛機在冰城降落,通過王元的關系,李和從林場租借了兩架直升機,直飛呼瑪。

    零下34度,這是官方天氣預報給出的溫度,大興安嶺地區是中國最冷的地區,沒有之一。

    李和顧不得自己哆嗦,同何芳一人抱著一個孩子,上了方家姑爺趕的大馬車上,要上廁所,都得憋著。

    “這雪什么時候下的啊?”老太太卻是陡然神采奕奕,扯下頭上裹著的嚴嚴實實的圍巾,甩甩上面的冰渣子,和方家姑爺敘話。

    “你捂著點,別讓寒氣進了嗓子眼。”方家姑爺看著躺在板車上的老太太,心里很不是滋味。

    到處是冰天雪地,李和雖然凍得沒多少心情看,但是還是發現這個邊陲小城同以往有了不一樣,起碼人氣忘了一點,陸陸續續的有了不少的外地游客,不少飯店的生意都很紅火。

    何家在縣城里的房子還是李和頭一次上門的時候幫著買的,兩套房子打通的,面積很大,完全是夠兩家人住的。

    一聽說何老太太要回來,何家的親戚們都幫著提前收拾了,暖烘烘的屋子,李和瞬間喘氣就順當了,感覺整個人重新活過來一樣。

    李怡和李覽卻是好像不怕冷似得,看到其他孩子出去玩,他們在家里就待不住了,李和沒辦法,只能又陪著他們出去玩雪橇。

    方全在前面拉,倆孩子在上面坐著,李和深一腳淺一腳的跟在后面。

    方全拉累了,就怕繩子丟給了自己的兄弟方力,和李和并排走在一起,“姐夫,晚上請你去飯店吃魚,冬捕魚好吃。”

    “什么魚啊?”李和好奇的問,說完話又把圍巾拉緊了一點,哪怕沒有風,也感覺皮膚像刀割一樣疼痛,所以必須帶上護臉的大口罩或者圍巾。

    方全道,“我們本地叫土包魚,入口即化,那口感就像嫩豆腐一樣,很多外地游客就是奔著這些魚來。”

    “大晚上那么冷,還是不出去了,家里老實待著吧。”李和再口饞,也不想在大晚上的去飯店,有命去,就怕沒命回來。

    方全道,“那我下河鑿去。”

    “怎么鑿?”李和問。

    方全道,“冰镩子鑿冰洞,一個入網口,一個出網口,體力活兒,簡單的很。”

    李和道,“明早我陪你去。”

    對于撈魚,他還是有興趣的。

    計劃趕不上變化,一大早,剛上馬車,還沒走上二里地,他就凍得不行了,眼淚鼻涕都成冰渣了。

    “你們去吧,我回去。”

    他穿的可是加拿大的頂級的御寒羽絨服,國際登山隊用的,怎么就不如這些本地人抗寒呢?

    “那你在家等著。”方家姑爺哈哈大笑,掉轉馬車,又送李和回去。

    連著天天不是魚,就是肉,不要說幾個孩子吃的受不了,就是李和這樣的肉食動物吃的都有點寡味,所謂的蔬菜并不多,只有毛結瓜和冬瓜。

    這樣挨到春節。

    在家里過年,看著絡繹不絕來拜年的親戚,何老太太比任何一個春節都要開心。

    她很大方,來拜年的小輩,都給了一百塊錢。

    她還是不能下地,依然吃的很少,把炕上的被子往跟前攏了攏,讓孫子何虎上來盤著,笑著對何龍道,“我看了,你爺倆沒一個隨你爸的。”

    “我爸不也挺怕你的嗎?”何龍也照樣怕老婆。

    老太太不屑的道,“你能跟你爸比?他是讓著我,慣著我,不愿意和我計較,挨批斗,人家把他骨頭都給敲折了,就讓他服個軟,他都沒愿意,我當時就哭著求他說,我說不就是寫幾個字的事情嗎?

    他這輩子什么都聽我的了,就這個沒聽我的,死扛。

    只是沒想到,這種事情都挺過來了,讓一個肺炎整沒了。

    你啊,有你老子一成的骨氣,我閉眼都放心。”

    何龍尷尬的道,“大過年的說什么死不死的。”

    “知道我為什么喜歡你姐夫嗎?”老太太問。

    何龍道,“姐夫一直照應咱們呢。”

    老太太道,“哎,這也是一方面,主要是你姐夫像你爸,特別是那股子倔勁。”

    “我姐夫這人多懶。”論勤快,何龍自認為比他姐夫強的。

    “你姐夫能屈能伸,苦能吃,福也愿意享,這方面跟你爸是一樣的,你以為你爸能下廚房,扶油瓶?”老太太反問。
试机号759历史记录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