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我的1979

55、誰比誰忙

    如果眼前的這個人愿意,辛格相信,完全有能力買下全世界的鐵礦資源。

    “所以,我的話聽明白沒有?”李和站得累了,坐在了椅子上,“你還是小公司,小公司得有小公司的覺悟,不要摻合大企業的事情。”

    “李先生,我們會繼續保持原價。”但是,李和說他是小公司,這個辛格表示不能認同,“我們是全球第五大礦業公司,2009年該泰利森合并銷售收入256億美元,比2008年增加45億美元;

    凈利潤高達62億美元,2009年力拓經營現金流高達89億美元,為10年來最高,而全年派息22億美元也創下了歷史的新紀錄。”

    泰利森作為全球第五大的資源開采和礦產品供應商,不僅向全球提供鐵礦石,鋁、銅、鉆石、能源產品、黃金、工業礦物等產品,還是全球最大的鋰礦開采和供應商。

    這些都是他辛格努力的結果!

    李和這樣的話,完全是否定他的功勞!

    他辛格!受不了這個委屈!

    “這么賺了?”李和壓根沒想到一個破礦產公司,居然能賺這么多錢!

    “李先生,我每年都會向銀島公司遞交財務報表的,”辛格哭笑不得,他差點忘記,眼前這個人是有名的三不管,不管財,不管事,不管人,“泰利森礦業集團在全球擁有9座礦山,已經建成1200公里的鐵路,并且擁有9000多節火車廂。

    我們的鋁土礦和銅業務也取得了強勁的生產業績,證明了我們正在進行的礦山到市場全產業鏈生產力提升戰略的成功。

    并且在成本持續增長的環境下,這一策略變得日益重要。

    我們對創造現金流的持續關注,配合嚴格的資本配置,將確保我們在短期、中期和長期內繼續為我們的股東帶來更高的回報。

    現在,我我們為了提高效率,節省成本,正在開發智能火車系統,經過郭冬云小姐和董事會的批準,斥資3億美元,引進全新的信號系統、通訊系統、輔助駕駛技術等...”

    “干的不錯,繼續保持。”李和有意或者無意的聽了一個大概,對于礦業,他不是沒有興趣,只是因為,聽了也是白聽,完全是外行。舉起啤酒瓶子,“來,敬你,謝謝你的付出。”

    兩個啤酒瓶子碰的咣當響。

    “謝謝你的理解,李先生,我想再也找不到你這么善解人意的老板了。”

    遇到這樣的老板,辛格自己都不曉得是幸運還是不幸。

    一方面,李和從來不插手具體的經營事務,可以讓辛格放手施展,另一方面,李和的不管不問,又讓他覺得自己是個無依無靠的孤兒。

    “放心吧。”李和拍拍他的肩膀,“我將一如既往的支持你。”

    “李先生,謝謝你,這里我想斗膽向你向你引薦我的一位朋友,希望你.....”

    “默多克?”李和沒有等他說完。

    “是的,新聞集團的主席,他是一位睿智的人物,我想你倆肯定有不少共同語言,我很期待你們見面能夠擦出智慧的花火。”

    “抱歉,辛格,我想我該給我女兒一個電話了。”李和看看手腕。

    “那么,再見,李先生。”辛格悻悻得出了李和的房間,他辜負了朋友的囑托,但是沒辦法,不是任何人都有資格接近李和的。

    李和撥通李怡的電話。

    “這么久才接電話?”

    “剛剛洗完澡,正準備頭發干了就睡覺。”

    “我后天可能就走了。”李和拿著手機坐在沙發上,翹著二郎腿,又喝了口啤酒。

    “爸,我可能沒法送你了。”李怡頓了頓道,“我這幾天的學習很好,要急著交一個paper。”

    “好,忙你自己的,不需要你送,你照顧好自己就可以。”手機差點沒拿穩。

    “爸,你也找點睡吧,媽媽現在是更年期,”李怡想了想還是道,“你讓著她點,可不能跟她僵著。”

    “這個不需要你交代,你放心吧,我跟你媽媽都好好的。”李和笑著掛了電話。

    掛完之后,在房間張望了一圈,突然發現這個房間的布局好丑。

    “酒會結束沒有?”李和問正走進來的王子文。

    “還沒有。”王子文能看出李和心情不好。

    “告訴伊萬諾夫,下次我肯定不會再住這樣的房間,風水不好。”李和指著大門道,“首先床門正對著房間門,很容易就會被外界干擾的,還有就是外面很容易就能觀看房間的內容,臥室外面有外面的氣場的,和臥室氣場對著的話,是真的會對沖的,相互影響后會有不好的結果的!”

    “是的,李先生。”王子文雖然不明白李和為什么會突然研究風水,可是盡管不明白,他也得裝著明白。

    “把燈安裝在臥室床的上面,這是哪個混蛋干的!”李和怒氣明顯上來了,:“這是要照瞎我的眼睛嗎?任何物件都是有使用年限的,如果燈壞了,砸到我該怎么辦?”

    “是,李先生,我會讓伊萬諾夫整改。”王子文除了應好,不知道該怎么辦。

    “行了,出去吧。”

    出發這天,他站在機場門口站了好一會,然后才慢慢騰騰的挪進了飛機。

    抵達從首都機場是早上十點多。

    “邱亮和宋谷跟著我,其他人都回家,都有老婆孩子,那么長時間不見了。”

    “李先生...”王子文和身后的幾個人還要說什么,發現李和已經鉆進了汽車。

    李覽正蹲在門口逗弄著一條大黃狗,看到李和的車子停在門口,站起身,跟著接著走出來的李和打了招呼,“爸爸,你回來了。”

    “你什么時候回來的?”李和問。

    “你們去美國的第三天我就跟著回國,只是一直在學校,今天我媽說你回來,所以趁著下午沒課,我就抽了空回來。”李覽個子不算高,頂多也就和李和一般,但是他身姿挺拔,從表面上看起來,倒是比李和高了許多。

    “你們比老子還忙。”李和冷哼一聲進了屋。

    李覽跟在身后撓撓頭,他老子又哪里吃錯了藥,有氣撒他身上。

    ps:咸魚也有夢想.,...求票...
试机号759历史记录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