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我的1979

75、定論

    “輝叔,你又取笑我,”潘庾笑的很勉強,“我爸這也不知道哪里不對勁了,瞧這事情鬧的。”

    又希冀的看著李和,“二和叔,你要不幫我說說,我都這么大年齡了,不能沒有一點自由啊。”

    盡管知道希望渺茫,但是他還是想努力尋求一點支持,哪怕是在他老子面前隨便說一句,也頂的上他說一百句!

    “你們的家務事我可不摻和,”李和笑著道,“再怎么樣,那也是你兒子,你不虧啊,別和孩子計較,你這好好培養,后繼有人了。”

    “這不著急啊...”潘庾欲哭無淚,他才三十來歲,精彩的人生才剛剛開始,找接班人?

    這著的哪門子急啊?

    簡直是開國際玩笑!

    “你啊,還是好好和你老子說一說,”李輝笑嘻嘻的道,“你老子只是暫時在氣頭上。”

    “希望如此吧。”潘庾把煙頭往地上狠狠一踩,剛想轉身就走,才想起來這是李老二家的門口,趕緊彎腰撿起煙頭,攥在手里,往自己家去。

    潘廣才站在門口,冷冷的瞅了他一眼。

    “呦呵,我以為你就不回來了呢。”

    “爸,我是兒子是不是?”潘庾臉上由陰轉晴,笑嘻嘻的道,“我又沒招你惹你。”

    既然是父子,他就明白他老子的性格,吃軟不吃硬,所以他采取的策略只能是:他強由他強,清風拂山崗;他橫由他橫,明月照大江。

    只是陡然看見屋子里的那個女人的時候,他的臉上立馬就不淡定了。

    “媽媽,我要喝水。”被女人牽在手里的小男孩突然開口了。

    “喝水啊,奶奶給你弄。”潘廣才老婆殷勤的去了廚房。

    女人任由老太太把小男孩領走,死死的盯著潘庾。

    “來了就找個地方坐著,別在那傻站著。”潘庾的語氣很是生硬。

    “有你說話的地方沒有?”潘廣才立馬就不樂意了,“要是不高興,現在就給我滾蛋。”

    潘庾身子一哆嗦,深吸一氣,還是立在了那里。

    潘廣才沒再搭理他,轉身回了屋。

    太陽已經落下,火辣辣的光沒了,可是空氣越發的悶熱。

    “活不了了啊,”李和光著膀子,拿一把蒲扇,搖的胳膊都脫力了,“往年也沒這么熱啊。”

    “空調吹的人發虛,可不能再吹了。”李輝把襯衫拿在手里,一個勁的抹臉上的汗,“年齡大了,真不服輸不行,上月跟了半天貨車,整個人直不起來,年輕會一跑就是一天,也沒這么慫啊。”

    “以前打牌打麻將,我能熬夜呢,現在就不行了。”一到中午,他就不自覺的犯困,他以前中午雖然也午睡,可是是極少,不像現在,幾乎每天都是午睡。

    “這小子有點出息啊,還能挺的住?”李輝朝著潘家的門口望了望,低聲道,“要是按以往,哪里能受得了他老子這么排擠?”

    “老潘也就是刀子嘴豆腐心。”李和笑著道,“最后怎么安排,都說不準。”

    畢竟那孩子還小著呢,從另一方面來說,潘庾還年輕,還能下崽,許多事情都不能下結論。

    在潘家辦完酒席,上完墳的第二天,何舟回來了。

    屋里有空調,他不愿意出門,劉佳偉跑他這里尋求安慰,他懶洋洋的都沒有多少話。

    “我征求你意見呢。”劉佳偉急了。

    “我也給不出意見啊,關鍵是你自己怎么想,如果你做好承擔家庭責任的準備了,你大膽把孩子生下來就是,當然,你也得征求下她的意見,因為她還有學業,挺著肚子在學校里過來過往,能不能受的住非議。”何舟打開冰箱,拿出一瓶礦泉水丟給他,“別喪氣啊,就你這熊樣,你女朋友看到了,還不知道怎么樣想呢,她現在壓力估計比你還大呢。”

    “我這不腦子亂嘛,來找你是問你意見的,可不是讓你來批評我的。”劉佳偉漲紅著臉道,“我現在跟沒頭蒼蠅似得呢。”

    “你爸怎么說的?”何舟灌口水,然后問,“不能就這么把你打完就了事了吧?”

    “我爸說我自己決定,只要我不后悔就行。”劉佳偉耷拉著腦袋,嘆口氣道,“亂糟糟的,我這心。”

    “那你女朋友是怎么想的?你們倆商量了沒有?”何舟問。

    “她還沒敢跟家里人說呢。”劉佳偉撓撓頭,“就是直接跟我說的,然后我跟我爸說了。”

    “那你自己又是怎么想的?想承擔責任,就去人家家里,陳懇的坦白了,這沒有多難吧?”何舟把他從床上拉起來,“頭皮別落我床上。”

    “都什么時候了,還想著這些雞毛蒜皮的。”劉佳偉有點著惱。

    “這種事我又不能替你擔責任,說來說去還是得靠你自己。”何舟沒好氣的道,“你啊,現在應該和她好好商量,跟我商量,沒一點用處。”

    他氣劉佳偉的優柔寡斷。

    “哎,跟你說話真是沒勁。”

    劉佳偉轉身就走,咣當一聲,摔門而去。

    “別把門給我摔壞了。”何舟朝著他喊,跟著他下樓,只見他怒氣沖沖的往河坡的方向去了。

    “你怎么把佳偉得罪了?”招娣好奇的問。

    “他不就那點事嘛,非得來問我,我能有什么主意?”何舟無奈的攤攤手。

    “這孩子也夠讓人操心的。”招娣無奈的搖搖頭,接著道,“你追上去看看。”

    “他一大男人,不會有什么事....”這么熱的天,何舟不愿意出門。

    “這種事沒落你頭上,你無所謂。”招娣笑著道,“要真落你頭上,說不準你比他還發愁,趕緊的,去看看,感情上的事情哪里是能一下子就定論,能想明白的。”

    “好吧。”何舟把椅子上的襯衫套上,往劉佳偉的方向追過去。

    劉佳偉蹲在河坡上抽煙,瞥了一眼,沒說話。

    “沒這么小氣吧?這就生氣了?”何舟拉了拉他,“咱們去魚塘棚子吧,這里烤的慌。”

    “怎么,你不是瞧不上我嗎?”劉佳偉冷哼道,“追上來看笑話了?”

    “別啊,我是特意來夸夸你的,”何舟拖著他往魚塘方向走,“我剛剛也在想了,如果我遇到你這種事情,我估計都沒勇氣,也沒膽量和家里說。你很勇敢,這點比很多人強。”

    “真的?”劉佳偉半信半疑。

    “廢話,”何舟笑著道,“我什么時候說過假話?你不是要聽我意見嗎?那我就說了,如果你真的在乎她,那就生吧,領證吧,有什么好怕的!”

    “你支持我結婚?”

    “前提條件是你是因為愛情而結婚,而不是因為她懷孕了,你感覺愧疚才結婚。”何舟太了解劉佳偉了,心軟,但是偏偏膽子又大。
试机号759历史记录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