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我的1979

114、長大后的悲哀

    被楊淮盯著瞅,渾身發毛,接著問,“干嘛?”

    楊淮道,“發現你臉皮越來越厚了,真不是一般的厚。”

    “你啊,這就是你和哥哥說話的態度?有女朋友這就飄了?”李沛調侃道,“既然要結婚了,哥呢,就免費關照你一點話,不要對女人太寵著,太慣著,要不然她什么都不用做了,就沒對你好的動力了,你都無條件對她好了,她為什么要委屈自己對你好?

    一旦哪天你不順心,態度稍微毛躁點,完了,都是你的不是了,真情不一定有回報的,只能證明你是一個好人。”

    “說了這么多,你還是沒女朋友。”楊淮笑著道,“難怪說你隨姥爺,這調調都是一樣的。”

    帶著伍泊君回家的當天,李兆坤就鄭重其事的告訴他:女人不能慣。

    唯一不同的是,他姥爺說的簡單粗暴,看著有點大男子主義。

    而他表哥哪怕是說歪理,也說的有理有據。

    這就是讀書和不讀書的差距。

    “哥跟你說的都是真理,愛她七分足夠,剩下三分留著好好愛自己,寵的太多,甜了,膩了,最后還得變質,”李沛確之鑿鑿的道,“女朋友哥不會差,只是這結婚就要多考慮了,這是一輩子的事情,婚姻不是光提供物質價值就可以的,還得提供情緒價值,你覺得現在有哪個女人值得哥去哄?

    如果都不開心,這場婚姻對誰都不好。”

    “這話去跟老舅說去吧。”楊淮笑著道,“看老舅聽不聽你這套歪理。”

    兩個人不自覺的走到了淺水灣的泳灘,李沛問,“游一會?”

    “你可拉倒吧,剛吃飽,別給整抽筋了,”楊淮摸摸撐飽了的肚子,“高士林家就住這里,要不我們去看看?”

    “不去。”李沛擺擺手,“那家伙我看著就煩,蠢的不忍直視。

    別看眼前繼承了他老子財富,是個什么地方首富,你看著辦,不要幾年,就能被這家伙敗光,我都不敢跟他親近了,深怕忍不住對他下手,你說與其將來讓人騙光,便宜了別人,不如我來忽悠,真流落街頭了,看在大家是同學的份上,我還能拉一把,給他一口飯吃。”

    楊淮道,“他老子是鋼鐵大王,幾百億身家,哪里能讓你這么容易騙干凈的,你啊,想多了吧。他現在對鋼鐵這種實業沒興趣,玩起了金融資本,據說收益還不錯。”

    李沛道,“我也不喜歡實業啊,又是成本控制,又是銷售管理,多煩啊,哪里有資本游戲好,只需要動動腦子下下指令就可以了。

    上千億的企業說關門就關門,說破產就破產,案例多了去了,這種百十億規模的企業,現金未必有多少,既然敢投身金融,玩資本游戲,一個不慎,就是沒了。”

    資本市場真正的兇殘之處在于殺人不見血。

    “這就是你不回家接手的原因?”楊淮突然問起了這個問題。

    李沛道,“也算一個原因吧,好好的扯這個干嘛。既然這小子現在玩資本,我倒是可以借助他資金成事。”

    “千萬別,大家朋友一場,何必那么做呢。”楊淮趕忙勸解,“你要是缺錢,我這里可以給你調一部分頭寸。”

    “用你的錢算什么本事?”李沛不在意的笑笑,“我是帶著他一起掙錢,他吃肉,我跟著喝湯,你哥哥我還沒到為成功不擇手段的地步。

    其實呢,我給你指條路子,你未必就不能做,最近內地的銀行業發展勢頭不錯,你可以看看,入股一批銀行,弄個大股東當當。”

    “到時候看情況吧,你呢,別玩太過火,”楊淮忍不住提醒道,“你忘記咱們剛來香港那會,受人欺侮....”

    “得,是他幫我們打抱不平嘛。”李沛打斷道,“要不是看在他對我們好,你以為我能忍到現在?

    我早就把他忽悠的他媽都不認識他了。

    上次他要投資一家什么游戲企業,硬是被我給攔住的,要不然這幾億又得打水漂。”

    想起那個蠢萌蠢萌的胖子,他會心一笑。

    他朋友不多,對他推心置腹、掏心掏肺的朋友更加的不多,高士林就是其中的一個。

    他和楊淮剛來香港的時候,人生地不熟,總免不了受欺侮,每次都是坐在他們后排的小胖子高士林替他們出頭。

    他們的友情已經有二十多年了,經過了時間的考驗。

    楊淮掛掉了一個電話,然后笑著道,“等著吧,他在家,馬上就過來。”

    李沛道,“那咱們去那邊坐著休息一會。”

    兩個人走到了一處咖啡館門口,一人要了一杯咖啡,坐在外面的椅子上,翹二郎腿。

    不一會兒,從遠處走過來一個大胖子,走路的時候那肚子一抖一抖,走進跟前摘了墨鏡,喘著粗氣抱怨道,“哎呀,你倆,害的我熱死了。”

    “胖子,你該尋思減肥了,”李沛拍拍他渾圓的肚皮,“哪個姑娘跟你過,也是倒了八輩子血霉。”

    “胡說八道!老子就要結婚了!”高士林得意的昂著頭。

    “我上次見到的那個小明星?”李沛問。

    高士林不悅的道,“怎么,不行?”

    李沛道,“當然行了,我支持真愛。”

    高士林猛灌了一杯可樂,然后問,“你倆找我有事?”

    楊淮道,“請你吃飯不行?”

    高士林道,“吃飯?開什么玩笑,我現在分分鐘幾千萬,哪里有功夫吃飯。”

    李沛不屑的道,“就你這樣,分分鐘不被人騙幾千萬就不錯了。是兄弟,才給你說實話,安分點,上次那個投行的人是誰給你介紹的?”

    “干嘛?”高士林警惕的問。

    “我去打死他。”李沛來氣了,“給你的那份重組方案我看了,完全是拿你當冤大頭啊,你們公司的財務是光吃飯不干活的嗎?這種方案也能同意?”

    “你怎么看得到?”高士林露出的不是驚悚,反而是疑惑。

    “你忘記老子是做什么的了!”看到他這態度,李沛更加不耐煩的道,“你這什么態度?老子還能賣了你不曾?”

    高士林哼唧道,“我爸爸說了,跟你們這種聰明人打交道,要多留幾個心眼。”

    “滾你娘蛋。”李沛被氣的齜牙咧嘴。

    楊淮哈哈大笑。

    “那你說怎么辦?”高士林轉而又問起了注意,他習慣性依賴于楊淮和李沛,“現在鋼鐵全行業虧損。”

    “怎么辦?”李沛沒好氣的道,“我怎么知道怎么辦。你要是聽我的,除非你聽我的,要不然我就不說了,不然也是浪費我口水。”

    “你說,我一定聽。”高士林急忙道。

    李沛道,“鋼鐵你沒興趣,索性不做就不做,那就賣了吧,沒個五六年整個行業都沒法轉暖,就你這性子,肯定撐不了。”

    “說來說去還是一樣啊?”高士林本來就是打算賣的。

    “能一樣嗎?”李沛道,“挺著大肚子,你找誰接盤啊?聽投行的話,你保準賣不出什么好價。

    現在要做的就是流產,養好身體,打扮的漂漂亮亮的,這才能賣出價格啊!

    懂不懂?”

    “我又不傻。”高士林感覺被侮辱了智商。

    李沛深吸一口氣,揉碎了,掰開了,仔細的給他分析了鋼鐵公司眼前的現狀,然后在他欽佩的眼神中飄然離開。

    “你不是忽悠他的吧?”回去的路上,楊淮警醒的問。

    “放心吧,我沒混蛋到那個地步,”李沛笑著道,“不過,貌似你對我的人品有所懷疑啊?小楊同志,是誰給你的膽量!”

    “切,你的人品,我真不敢恭維。”楊淮笑著道,“行了,他夠可憐了,明明是人生贏家,卻有可能把自己活成悲劇,大家能幫襯就多幫襯。”

    “哦,對了,剛才大姑在我沒敢問,”李沛猶豫了一下,還是道,“楊格是什么情況,好像有不滿啊?”

    楊淮停住腳步,愣了愣神,嘆口氣道,“我明白她的心思,只是她沒明說罷了。”

    “什么?”李沛好奇的問。

    “可能年齡還小,對家里有點誤解,以為咱家重男輕女。”說完露出一臉苦澀。

    “這丫頭....”李沛驚訝的合不攏嘴,“這心思也太重了吧....”

    “不患寡而患不均....”此刻,楊淮理解了這話里的深意,“你別和爸媽說,要不然他們心里肯定難受,他們被蒙在鼓里呢,以為她只是脾氣大一點,叛逆一點。”

    楊格和他在一起的時間比父母還多。

    “你說李柯會不會也有這個想法?”李沛膽戰心驚的問。

    “應該不會吧,小柯挺好的,全家都拿她當寶貝似得慣著,她應該不會...”楊淮慢慢又不那么自信了,“從小到大,我奶和我爸媽都都沒少揍過我,楊格連句重話都沒得過。”

    現在大了,反而疑心父母重男輕女、偏心,實在讓人很不解。

    “真是女人心海底針啊....”李沛撓撓頭,有點著慌,嘟囔道,“我本來以為挺和諧的,沒有想過這種破事會發生在我們家里。”

    楊淮吐個煙圈,“長大了,真不好玩了....”
试机号759历史记录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