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言情小說 > 我的1979

207、心遠地自偏

    削瘦的臉上原本是沒有二兩肉的,此刻眼角一擠,臉上的肉挪在一起,還是照樣抖了一下。

    “說好的人艱不拆,咱父子倆,沒有必要這樣互相傷害吧?”

    李和把手放在暖氣片上試了試,望了望書架,眼睛瞇縫起來,直接抽出來,撕吧兩下,點著后,扔進了垃圾桶,“寫小人物煽情,以個體偏見入文,自以為擁有博大的胸懷,掛羊頭賣狗肉,卻回避根本性問題,所謂的大江大海是忽悠涉世未深的年輕人的。

    成熟的政府是需要成熟的人來治理的,不是那些狗屁不通的學生。

    希望這個世界如何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認清這個世界事實上是怎樣的,并在接受這樣的事實的前提下努力去做一點事情。”

    一邊燒書,一邊瞥了一眼兒子,“這話不是我說的,是新加坡的那位本家說的。”

    屋里一時間煙霧彌漫,李覽被嗆得眼淚水都出來了,趕忙拉開窗戶,顧不得吹進來的冷風,大口的吸了兩口氣,笑著道,“你真是我親爹。我也不喜歡她,看了兩頁就放下了,懶得看。你別這么瞧不起我,好賴我還是分得清的。”

    一本書終于在李和的手中,被撕的干干凈凈,拿著掃帚把頭在里面攪合兩下,經過充分燃燒,最后剩下的只有一片灰燼。

    李和同樣站在窗口,深吸了一口氣,笑著道,“對于這種文化流毒,誤人子弟的書就要秋風掃落葉,毫不留情。”

    李覽沒說話,靜等屋里的煙散干凈,煙散的差不多了,可是屋里的暖氣也跑的差不多了。

    他凍得渾身哆嗦,打了個噴嚏后道,“咱們去隔壁屋吧,這屋是沒法站人了。”

    李和抬起手腕,看看手表,笑著道,“走吧,吃飯時間到了。”

    李覽道,“我們去飯店吧。”

    李和道,“去什么飯店,真當家里開銀行的啊,一點不曉得節儉。”

    李覽想說,不去飯店吃,在家里喝西北風啊?

    他平常雖然也在家里做飯,但是家里備的菜不多,也就夠吃兩三頓的,現在這么多人,光吃米飯是夠,可菜都不夠一人一筷子。

    等他下樓卻發現,原本擠滿人的客廳,只坐著潘松和齊華兩個人,轉過頭,吳淑屏和陳大地兩個人正在廚房有條不紊的忙著。

    他走進廚房,已經坐好了兩道菜,一道萵筍炒肉,一道橋底炒辣蟹,卻都不是他家里的,他家里既沒有萵筍,也沒有海蟹,不用猜,他們都是有備而來的。

    吳淑屏笑著道,“捏一塊試試,嘗嘗你陳叔的手藝。”

    李覽用手拿了塊蟹腿,嗦溜了一口,砸吧道,“陳叔的手藝簡直是沒的說的,五星級大廚名不虛傳。”

    陳大地一邊掂鍋一邊道,“好多年沒下過廚房了,手藝早就生了。”

    他同吳淑屏的配合很好,不一會兒,又整了四道菜出來。

    飯桌上,因為李和不喝酒,氣氛不是太熱烈,李覽倒是喝酒,只是與他們畢竟有代溝,也提不起興致,隨意喝了半杯,也就草草結束了。

    下午,陳大地和潘松等人都在走了,令他意想不到的是他老子居然留下來了。

    李和在那逗弄已經長到膝蓋的獅王,笑著道,“來的時候養的?”

    李覽把他老子杯子里的水續滿,道,“買只做個伴,一個人挺無聊的。”

    李和問,“不能找個女朋友?”

    李覽道,“能不能說點有建設性的話題。”

    李和嘆口氣道,“年終之問就要來了,你準備好了嗎?工作找了嗎?對象有沒有?你以為只有我一個人會這么問?”

    李覽道,“那到時候再說。不過,春節我不一定回去。”

    李和道,“回去不回去,我倒是沒問題,就怕你媽不同意。再說,你妹妹今年要是再不回來過年,家里也只剩下我和你妹,那能算過年嗎?”

    李覽道,“你們不是和阿爺他們一起過嘛,人一多也熱鬧。”

    李和道,“你阿爺怎么可能稀罕和我們一起過年?他想的是和你們一起過年,總之一句話,今年過年是必須回去的,李沛和李柯那邊我就不說了,你通知一下。”

    話音未落,好像又想起來什么,“楊格那小犢子是什么情況,連續有兩年沒回家過年了吧?”

    聽說大姐家這個丫頭,他有時候也得承認,他這個做舅舅的關心的有點少。

    李覽道,“她最近好像也在浦江,我找她幾次了,請她吃飯,她都沒搭理我。”

    李和皺著眉頭道,“這丫頭現在這么大的骨氣了?鬧什么?”

    李覽猶豫了一下,還是道,“不患寡患不均。”

    李和沒耐性的道,“說人話,什么意思?”

    李覽攤攤手道,“字面意思,你隨意理解唄。”

    李和道,“撥下她電話,死丫頭,越來越不讓人省心。”

    李覽咳嗽了一聲,認真的道,“那你可得小心點心臟,這丫頭跟炸藥包似得,生人勿進。”

    “廢話這么多?”李和瞪了他一眼。

    “得,我咸吃蘿卜淡操心。”李覽還是撥通了楊格的電話,嘟嘟兩下,剛接通就被掛了。

    李和道,“繼續撥。”

    李覽連續撥了三四遍,最后變成了‘你呼叫的用戶正在通話中,請稍候再撥’。

    李和道,“這丫頭出息了啊。”

    披上外套,招呼在門口的宋谷走人。

    李覽趕忙喊住道,“爸,這么大雪,你往哪里去啊?”

    李和道,“我去看看她。”

    李覽道,“你又不知道她在哪里?”

    李和依然上了車,扔下話道,“你老子想找的人,就沒有找不到的。宋谷,開車。”

    李覽還要說話,宋谷沖他點點頭,然后開車壓著積雪而去,留下的是一長串的汽車輪胎印跡。

    天上的云層越來越后,天愈來愈黑,雪更加的大。

    李和的車子剛出小區門口,后面又接著跟上五六輛車子。

    宋谷耳朵里的耳麥先是一陣噪雜聲,后來又傳來一陣清晰的語音。

    他對李和道,“李先生,在華能酒店。”
试机号759历史记录查询